不顾一切

作者:居筱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年华

      三月的午后,和煦的阳光穿过茂密的枝叶缝隙落到苏晓沐的身上,星星点点的光斑暖得她白皙的脸颊比刚入院时要红润一些。
      
      她披着一件千鸟格的长外套坐在医院花园的长椅上,双眸出神地看着不远处几个在草坪上嬉闹戏耍的小孩子,他们看起来跟小尧差不多大,正是享受天真烂漫的快乐童年的年纪。
      
      可小尧不同,即使她拼尽全力也还是代替不了一个父亲的位置,甚至他还反过来照顾自己。
      
      早上他从学校打来电话,先是跟她简单地说了自己这些天在学校发生的事,又担心地问她有没有发病,千叮万嘱她记得随身携带喷剂,不要去人多的地方,要按时吃饭吃药,这哪里是一个才九岁的孩子会说的话?
      
      儿子早熟得让她心疼,在医院醒过来的那天她就想,如果哪一天她不在了,儿子孤零零的该怎么办呢?她突然有些心酸,是她自私地让他在没有父爱的环境下成长。
      
      “啪”一下,像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苏晓沐下意识低头看去——是一本财经杂志,她的睫毛轻轻一颤,忍不住弯下腰把它捡起来,披在身后的长发随着动作划出一抹好看的弧度。
      
      杂志的风格简洁利落,封面人物是一个男人高大挺拔的近身照,他的侧脸英俊深邃,表情是他惯有的淡漠冷然,那一身蛊惑的黑色给人一种无法忽视的神秘感。她很早就知道,他就像一个无底的漩涡,一旦陷下去,就是一辈子的无法自拔。
      
      当年方老师的陶艺课程无缘无故地结束,再次见到他已经是半年后。
      
      那天天色很晚,晚上还起了大雾,虽然刹车及时,可那辆炫目的阿斯顿马丁还是把刚结束家教的她给吓得倒在了地上。她一时没反应过来,傻坐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把洒落在身边的资料和书本收拾好夹在腋下,便单手撑地想借力站起来,哪知试了几回都不行,脚踝处疼得要命根本使不上劲。
      
      很快就有人扶起她:“你没事吧?”
      
      仿佛闻到了熟悉又陌生的古龙水味道,她抬头一看,目光惊愕地灼热起来,是他?
      
      晕黄的路灯下他侧脸的轮廓很是清隽,她努力地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勉强笑言:“没关系的,我没事。”估计他对自己没印象了,这是她第二次跟他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他拂过的气息让她的心跳漏了好几拍。
      
      他微挑起眉,退开一步跟她保持距离,她失去了支撑,身体的重量让脚踝的疼痛加剧,整个人摇摇欲坠。似乎是意料之中,他勾了勾唇:“我送你去医院。”年轻的声音里透着不寻常的沉稳,再伴着淡淡的红酒味,魅惑到了极致。
      
      她涩然地笑了笑:“还没严重到要去医院的地步,可能是扭到了,我自己回去擦点药酒就行。”
      
      他没有接话,径自去打开车门,视线从她的脚又转回她的脸上:“上车吧。”那双眼睛深不可测,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却有种凌驾于人的力量,让人只能听从他的意思。
      
      在他的迫视下她只能乖乖地上车,性能极好的跑车飞驰在雾色弥漫的黑夜里,车里太安静了,她有些不安,忍不住悄悄地从倒后镜里观察他,他浓密的黑发打理得很有型,鼻梁又高又直,衬衣的领口微开,外搭一件双排扣的黑色西装,绅士优雅得仿佛是刚从某个宴会里出来。
      
      他好像察觉到她的打量,头微微朝她的方向一侧,她立马把脸转向车窗外,默数着一盏又一盏的路灯,无奈地勾了勾嘴角,暗笑自己花痴。
      
      而他至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他们很快就到了医院,不用挂号也不用候诊,而且这么晚了居然还有一位骨科的主任医师给她看诊,她不禁想起了陶艺班同学中的传言,说他的背景很深。
      
      医生初步判断是扭伤了筋骨,可为了保险起见,又建议她拍了片,最后确定并没有伤到骨头,擦点药酒休养几天消肿就行了。
      
      出来的时候,她看见他站在科室走廊的窗台前若有所思,挺拔修长的背影与清冷的月光很相称,她没有打断他的思绪,扶着门框站了一会儿。
      
      直到手机响了他才回神,见她定定地站在自己面前,他眼里闪过讶异,不过很快又掩去,抬手接通电话:“嗯?到了?你直接到三楼。”挂了电话后他对她说,“我的助理马上就到,他会送你回去。”
      
      她点点头:“好,谢谢你。”然后极力忽视心头那莫名的失落。
      
      “景先生。”他的助理王皓急急忙忙地赶来,大冬天的居然出了一额头的汗。
      
      他从容不迫地说:“剩下的事你来处理。”越过她身边的时候,他的脚步停顿了一下,视线落在她的挎包上,略微迟疑地问她,“你也学陶艺?”
      
      “嗯,学过一点。”苏晓沐脸上看似很平静,可心里隐隐地有些小兴奋,以为他记得自己。
      
      “挂件很特别。”他说完这句就先一步离开。
      
      她微微握拳,冰冷的手指僵硬地卷曲着,那个陶瓷挂件是结课的时候方老师送她做纪念的,后来她才知道,那是方老师女儿的作品。
      
      有老板的口令在,助理王皓坚持送她回家,还彬彬有礼地递给她一张名片,说如果还有什么问题,可以拨上面的电话找他解决。
      
      那个电话她一直没有打。
      
      后来有一次,她哮喘复发又去了一趟医院,意外地看到他的车停在住院部的门口,她故意等了一会儿,一直等到看到他很温柔地抱着一个女孩子出门、上车,不知道那女孩子跟他说了些什么,他微微颔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她有一霎那间的失神,原来那样冷漠的人,也会笑得这么温柔,再冰冷的天也因之而生暖。
      
      “谢谢你的帮忙。”银铃般的声音让苏晓沐瞬间抽离了记忆,只是当初的砰然萌动还在她的心头萦绕徘徊。
      
      “不客气。”她把杂志递过去,这才发现面前的女孩子坐着轮椅,少了一条腿,左裤管空荡荡的。
      
      她的脸上带着恬静的笑,接过杂志以后又礼貌地道了一声谢谢。
      
      不多时,一个高大的男生从后面草坪跑来,额上出了薄汗,皱着眉抱怨:“你怎么又到处乱跑了?真让我好找。”他的表情很不赞同,话语里却极尽温柔。
      
      “呆在病房里闷死了,你又不来陪我,我出来透透气也不行吗?对了对了,你快看,这个男人好帅哦。”女孩子指着放在腿上的杂志封面笑意盈盈地说。
      
      男生一面推着轮椅,一面不服气地嚷嚷:“哼,有我帅么?”
      
      “没有……才怪!人家多有范儿啊!”女孩子调皮地吐吐舌。
      
      他们的声音越来越远,温馨的背影却一直锁住苏晓沐的视线。这世间最难得的,便是不管发生了什么事,相爱的人能够不离不弃相濡以沫地直到世界的尽头,能够在茫茫人海里遇到彼此,他们何其幸运。
      
      苏晓沐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星期才出院,她出院那天凌子奇特地请了假接她离开。
      
      凌子奇帮她办好了手续,推门进来时她正在收拾最后一点东西,他看到她把一本杂志往行李包里塞,那封面的人物让他眼神黯了黯,忍不住握拳。
      
      等苏晓沐转过头的时候他已经恢复平日里吊儿郎当的表情,倚着门扉,手指头勾着车钥匙调侃:“有我这么二十四孝的朋友忙前忙后的,你该怎么报答啊?苏小姐?”
      
      苏晓沐微微扬起下颔,明亮的眼睛直视着他,大方地说:“那你想我怎么报答?尽管开口。”
      
      “以身相许如何?”凌子奇笑睇着她。
      
      苏晓沐镇定地把目光移开,提着行李包走过去亲密地挽着他的手,言笑晏晏:“别介,要你勉强接受一个半老徐娘多委屈啊,我还是请你去吃大餐吧,你不是喜欢吃法国菜吗?我知道有一家餐厅,味道特别好……”
      
      “是你自己想吃吧,别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凌子奇好气又好笑地接过她的行李,任得她拉着自己往门外走,她的手很瘦,尤其这次病了以后整个人都清减了一圈,他忍不住用力地回握了一下。
      
      苏晓沐一怔,低着头,竟有些鄙视这样故作无知的自己。
      
      刚离开医院没多久就遇上大塞车。
      
      跟凌子奇聊了一会儿,苏晓沐闲不住打开了音乐电台,DJ磁性暗哑的低音驱散了等候的烦闷,车子连动都没动过,节目已经进入了尾声,是一首稍显悲伤的情歌。
      
      伴着音乐,主持人缓缓地读了结束语:“徐志摩说,一个人,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PS:此文慢热,情节颇为狗血,开头几章会穿插有过去的回忆。
    再PS:景先生不素装酷,是他性格就是那样子滴,只对自己爱的人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