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顾一切

作者:居筱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最初

      曾经被死神抚摸过的脸庞显得苍白而沉静,病号服宽大的袖口衬得她的手十分清瘦,手背还插着冰冷的针管,病房里全是消毒水的味道,她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沉睡着。
      
      她做了一个梦,一个被她刻意遗忘十年的梦。
      
      陶艺室外的走廊很窄,那天,她捧着刚烧制好的花瓶走向作品展览室,半身高的花瓶挡住了她的视线,听到有脚步声,她下意识地侧了身想给对方让路,可发麻的手指却因为突然改变动作而打了滑,使得她整个人的重心都不受控制地往前倾,在千钧一发间,那人机敏地将她连人带花瓶稳稳地扶住,这才幸免于难。
      
      她穿的是一条削肩雪纺裙,对方攫住自己光洁肩膀的手宽厚而有力,应该是位男士,掌心微热的温度让她脸红起来,她连忙站好,偏头从花瓶后露出半边笑脸,礼貌地向他道谢:“真是谢谢你了。”
      
      不过那人并未有任何表示,只是把手收了回去,一言不发地越过她的身边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她转过身,目光忍不住地随他冷然的背影而动,他穿着笔挺的条纹衬衣,袖口随意卷到手肘处,单手插在卡其色的休闲裤口袋里,从背后看去,很干净俊朗的打扮。
      
      空气里还残留着他身上疏淡的古龙水香味,据说人的嗅觉记忆是视觉记忆的三倍,所以她很容易就记住了他的味道。
      
      当时她并不知道,那样一次平淡无奇的午后偶遇,那样一个男人,足以改变她的一生。
      
      后来她又在陶艺室里见过他几次,他的五官很深邃,眉色也浓,就是嘴唇有些薄,虽然抿起来的时候极为的好看,有种无法比喻的魅力。之后听别人说,他心仪的对象是方老师的女儿,这样的传言让她感到莫名的失落,好的男人——总是属于别人的,是她痴心妄想了。
      
      ……
      
      好好的,怎么又想起这些陈年往事了?
      
      苏晓沐缓缓醒来,皱着眉,呼吸还有些不顺畅。
      
      侧了身看去,百叶窗半拉起,下了好几天的春雨已经停了,阳光暖暖地照进来,光线让她的眼睛忍不住溢出泪水,而凌子奇就闭着眼睛倚在床沿上,沙发那儿搭着他的外套,还有一只迷你的行李箱。
      
      她微曲的手才动了动,凌子奇很快就醒了,轻按着她冰凉的手背,缓声说:“别乱动,还有半瓶才滴完。”
      
      “怎么回来了?你不是要去日本学习一个月吗?这才几天啊?”苏晓沐的声音有些干涩的沙哑,只能勉强给他一个笑容。
      
      凌子奇没有回答她,而是站起来摁了床边的升降器扶她靠着枕头坐着,低声问:“你现在还有哪里不舒服?呼吸怎么样,还觉得胸闷吗?”
      
      苏晓沐摇摇头:“我很好,你还信不过你师兄吗?他都说我没事了……”她的话在他越来越冷的目光中渐渐消音,扁着唇像个委屈的小孩子。
      
      凌子奇缓缓收紧拳头,不带温度的声音一字一顿道:“没事?都出现紫绀了你还敢说没事?是不是,是不是要……”那个字他没敢说出口,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转过身背对着她,抿唇说,“你现在暂时只能吃流食,我叫护士去给你送碗粥来。”然后像逃避什么似的匆匆离开了病房。
      
      他靠在走廊的墙上,渐渐平复自己的心情,直到刚才亲眼看到她醒来,他提着的心这才安了下去。在日本接到他师兄的紧急电话说她病情复发入院,差点就得进ICU的时候,他脑袋一片空白,什么都顾不得就赶了最早的班机回来,那种害怕失去的恐惧滋味,她懂不懂?
      
      护士送来装了白粥的保温瓶,凌子奇拿进病房,将粥倒在碗里,一句话也没说,苏晓沐最怕他这样沉默的时候,他平日里总是笑意盈盈谈笑风生,脱下了白袍后更是风流倜傥的混迹于各大酒吧,在女人眼里他是帅气多金又没脾气的“好情人”,这种人不发飙则已,一生气起来就难收拾了,好比现在。
      
      她乖乖地就着他的手把一碗粥吃完,再忐忑地瞄了他两眼,这才敢打哈哈地求饶:“你别生气啦,新郎是我的主编,盛情难却,也不好不去,不过我不知道他会那么大手笔地将整个婚宴都摆满了新娘喜欢的小雏菊,而且我说了几句祝福的话就走了,真的。”春季是花粉飞舞的季节,雏菊又名延命菊,可之于她却是致命的菊科过敏源。
      
      听了她的解释,凌子奇目光幽深,一边把碗放在桌上,一边淡淡地说:“小尧知不知道你进医院了?”
      
      “我怎么敢让他知道?你别看他早熟得跟个小大人似的,真知道我入院了也会扛不住。好在这几天他参加了一个比赛,由学校统一安排住宿,正好能瞒着他。”苏晓沐一说到儿子眼睛都亮起来,那是她的心肝宝贝,比什么都重要。
      
      “原来你还会惦记着小尧的年纪还小,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么鲁莽?”凌子奇的脸色稍缓,过了一会儿,他又低沉而慎重地说,“晓沐,答应我,不要再有下一次。”
      
      “我知道了,别担心。”苏晓沐点头,又回忆起那天,“婚礼,鲜花,祝福……子奇,看到新娘脸上的笑容我就知道她很幸福,怪不得别人都说女人结婚那天是她一生中最美丽的日子。”
      
      凌子奇一怔,半开玩笑似的说:“你恨嫁了?”他蓦地凑近她,慢慢地说,“其实你不用羡慕,只要你开口,我们可以马上去登记结婚。”他的心里有微微的激动,他知道自己不是在开玩笑,他在等她的回答。
      
      果然。
      
      他们太靠近了,呼吸就在耳边,苏晓沐哆嗦了一下,半转开脸故作轻松地揶揄:“我可不敢做你的单身终结者,先别说外头的,光这医院里你的爱慕者一人一吐沫就能把我淹死咯!凌医生您行行好,饶了小女子吧!”
      
      “也对。”凌子奇淡笑着抽离身体,吊儿郎当地说,“我也舍不得那一片森林,不过是哄哄你,千万别当真。”他还记得,在她还没醒过来之前的梦中呓语,她反复呢喃着那个名字,景衍。
      
      苏晓沐暗暗松了口气,有些事她不是不知道,而是只能假装不知道,子奇是她最重视的朋友,她不能失去他。
      
      凌子奇陪了她一整天,直到她嚷嚷着困了,裹着被子躺下,他又独自坐了很久,一直等她呼吸平缓地睡着以后,这才熄了灯离开。
      
      他关门的声音很轻,苏晓沐躺了一阵子,最后实在睡不着,又在黑暗中慢慢撑着身体坐起来,打开小台灯,拉开抽屉从自己的手提包里取出钱夹子,在内层里藏着一张照片。
      
      照片里的女孩子扎着马尾,亲昵地挽着身旁年轻男人的手臂,笑得很开心,男人的脸上没什么表情,薄唇紧抿,显得很倨傲,他很低调,从来不肯对着任何镜头,她到现在还记得当时自己要求和他合影时他惊讶的样子,比他面无表情的时候好看多了。
      
      这是她从前爱的男人,现在,也是。
      
      而这个男人在梦里对她说,你没什么不好,只不过你不是我想要的女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