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顾一切

作者:居筱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清醒

      也许人这一辈子,真的需要不顾一切地爱过一回才不枉此生。
      
      车内小小的空间里除了音乐,便是瞬间留白的沉寂。
      
      凌子奇用余光看去,苏晓沐的脸色有些发白,一头长发松散地盘在脑后,带着几分温婉柔和,沉静的眼睛望着前方若有所思。
      
      岁月在她脸上没有留下多少痕迹,不由得忆起第一次见她时才二十出头,竟然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老师在弥留之际是这样交代他:子奇啊,晓沐是个坚强的女孩子,以后你要替我多多照顾她。
      
      他对她,一开始是恩师托付的责任,那现在呢,是什么?他无声地转开目光,朝窗外微微出神,直到车龙开始松动,后头响起不耐烦的喇叭声,他才发动车子缓缓向前驶去。
      
      接着,等他们享受完一顿细腻考究的法国餐后已经是晚上九点了,苏晓沐安静地品着饭后甜酒,凌子奇不知道从哪里变来一本图册,轻轻推到她面前。
      
      苏晓沐一愣,抬起头来,问他:“这是什么?”
      
      “你先看一看啊。”凌子奇的表情有些孩子气,唇角勾起淡淡的笑容说:“有句广告词怎么说来着?哦,是这样,‘总有一个你喜欢的’。”
      
      翻开图册,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幅拍摄精致的风景图,小小的一本,内里乾坤却很大,有全国乃至世界各地旅游城市的详细介绍,衣、食、住、行通通都包含其中。
      
      苏晓沐怔怔地看着,眼里浮着恍惚,明知故问:“你给我这个做什么?我不去旅游。”
      
      凌子奇却不许她逃避,亮亮的眼睛仔细地睨着她:“适当的换个环境住一段时间,对你的病情有帮助。”
      
      苏晓沐把宣传册推回去,避开他的目光说道:“没这个必要啦,我现在挺好的。”
      
      “好?开春到现在你已经发病三次了,这还叫做好?”凌子奇终究没了耐心,隐去了笑容,甚至失控地抓住她放在桌上的手,语气是少有的严肃冷然,“苏晓沐,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收集了一堆那个人的信息,又想做什么?
      
      苏晓沐微张着嘴,神色有些被人看穿的惊慌,用力把手抽回来,匆匆起身说:“我,我去一趟洗手间。”伴着高跟鞋踢踏声的,是落荒而逃的背影。
      
      凌子奇并没有生气,只是怔忡地盯着自己张开的五指,上面仿佛还留有她的温度,然后缓缓收紧,却什么也抓不住。
      
      他自言自语着:“苏晓沐……怎么世上还有你这么傻的女人?”
      
      洗手间在入口的另一侧,苏晓沐明明走得很急,却又在拐角的地方猛然停了下来,甚至把自己藏在大理石柱后面。
      
      不远处,景衍修长挺拔的身影在她视线里定格,一直到他上了车消失在她面前,她才一点一点地重新找回自己的呼吸。他们分手以后她尽量避开他会出现的场合,所以他和她几乎没有见面,偶尔碰到的几次,还都只是她看见他,没想到今天居然险些擦身而过。
      
      这是天意么?
      
      她用冷水敷了脸,冰凉的触觉让她的理智回笼,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好几个晚上睡不着觉,眼底已经有黑眼圈,枯瘦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如此沧桑。
      
      子奇问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其实她还能想些什么?自景衍走进她世界的那一刻起,已经由不得她了。
      
      在她醒过来的那些没有尽头的夜晚,一个很疯狂的想法开始折磨着她的神经,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如果她真的会死,那么请允许她自私一回,让他知道她的存在小尧的存在,让他知道她还爱着他,如果老天有眼,如果可能,那就让他也爱上她。
      
      虽然景衍爱上苏晓沐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苏晓沐自嘲地摇摇头,把脸上的水渍擦干净,推门出去,凌子奇就倚在她刚才站的地方等着她。她本来还有些忐忑,可凌子奇对她轻松地笑了笑,体贴地把挽在手上的外套披在她肩上:“你怎么这么久才出来?我先付了账,天晚了,我送你回去,早点休息。”
      
      “好。”苏晓沐暗暗松了口气,看来他没把刚才的尴尬放在心上。
      
      凌子奇的车技很好,车速快却稳当,不多时就到了苏晓沐住处的楼下,她下了车,弯腰说再见,却发现他熄了火,也跟着走了出来,平静地说:“你上一次就是在电梯里昏倒的,我不放心,先送你上了楼再走。”
      
      一旦牵涉到她的病,他医生的立场站得很坚定,她没有置喙的余地。
      
      电梯里很安静,今天的他们,好像少了点什么,苏晓沐思来想去,终于想到一个合适的词——自在,他们忽然变得不自在了,她甚至不敢跟他正视,更怕他再问自己些什么。
      
      一进门,就能看到用苏晓沐和小尧的照片放大的背景海报,她的家不是很大,却布置得足够温馨,所有的装潢都是她亲自设计的。
      
      凌子奇看着她照片上灿烂的笑容,有一瞬间的闪神。
      
      苏晓沐走进敞开式厨房,问道:“你要不要喝点什么?”
      
      凌子奇摇摇头,替她开了一扇窗户通风,小高层的夜晚风挺大的,吹得他的头发微乱,他静静地看着她,低声说:“晓沐,你再考虑一下我的提议,如果你是怕陌生的地方不适应,我可以陪你。”
      
      凌子奇穿医生袍的时候总是一丝不苟,下了班又变得玩世不恭,让人看不透他的本质到底是什么,苏晓沐从前就控诉他是个双面人,他还幽默地回她一句,你还真说对了,我是双子座呢。
      
      可他最近却是少有的认真,所以苏晓沐想装作如无其事都不行,她笑笑:“小尧还要读书呢,我走不开,至于我的病,以后注意点就是了,你不用太担心,这么多年不也活过来了?”
      
      “你是走不开,还是不想走开?”他抿着唇,又靠近她一步,深邃的目光灼人,厨房的灯光下他的脸颊微微泛红,身上还带着红酒的淡香。他不给她机会反驳,继续说,“你牺牲的一切,那个人真的会珍惜吗?值得吗?”他不清楚她和景衍之间发生过什么事,应该说几乎没有人知道小尧的父亲是谁,就连他也是无意中知道的,也仅仅知道,他是她的曾经。
      
      从没有愈合的伤疤被他无情的揭开,苏晓沐有些恼羞成怒,瞪视着他:“我不需要任何人珍惜……唔……”
      
      突如其来的吻。
      
      凌子奇把她困在洗手台前,勾住她柔软纤细的腰身,温柔,又深切地吻了上去。
      
      苏晓沐反射性地猛力推开他,难以置信地仰高头,冰凉的唇失去了颜色:“子奇!你疯了不成?”
      
      凌子奇仿若未闻,眼里滑过浅浅的失落,然后听见自己苦笑地喃喃:“晓沐,你爱他,他就会爱你了吗?”那我爱你,你就会爱我了吗?
      
      被戳中死穴,她很快就给了他答复,却是致命的一击:“那又怎么样?即使他不爱我,我也不会爱你!”不经大脑思量的话就这么突兀地蹦了出来,接着出现短暂的空白。
      
      凌子奇一怔,放在她腰间的手,慢慢的,缓缓的放开,半晌后,他的神色已经变为从未有过的平静,他抬头看看挂钟,语气也冷淡下来:“已经很晚了,我先离开。”然后木着脸,转身往门口走去。
      
      等苏晓沐真真切切地意识到自己说了怎样伤人的话时,她什么也顾不得就冲了出去,脑子里涌上了过去的一幕幕,小尧高烧不退的时候是子奇日夜陪着她,家长会她在外地是他替她出席的,节日的时候他总是抽出时间来陪他们,更不用说她发病那会他丢下工作为她忙前忙后……还有很多很多,这么些年了,一直是他。
      
      她怎么能怎么敢怎么会那样伤害他?
      
      悔恨的泪水像下雨一样,淋得她一脸狼狈。
      
      “子奇……”她在电梯口截住他,又怯懦地不敢再靠近一步。
      
      凌子奇的身体滞了滞,却没有回头。
      
      看着他抗拒的背影,苏晓沐心里一阵难过,将自己骂了一千遍一万遍,咬紧唇带着哭音解释:“子奇,对不起,我刚刚是一时冲动……”不过她的话还没能说完,电梯“叮”一下,门开了,凌子奇快步走进了里面,她模糊的眼里只能看到他冰冷的侧脸。
      
      在电梯合上门之前,他略一低头,轻轻地说:“晓沐,该道歉的是我,今晚我有些醉了。”
      
      而你只是,让我清醒过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文名河蟹为《不顾一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