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顾一切

作者:居筱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感情

      天际传来轰隆的雷鸣声,薄凉的雨水拍打在玻璃窗上,滴滴答答,渐渐地淹没了苏晓沐藏在眼神深处的情感。
      
      他越是这样问,她越是不能表现出什么情绪,因为那是她防御的最后底线。
      
      她偏着头,目光恬淡地看向他,他总是这样冷淡的表情,好像没什么事能让他动容半分。可奇怪的是,她每每想起他的时候却都是他笑的模样,微抿的唇线上扬,眼角带着浅浅的笑纹,看了会让人像着了魔般的心悸。
      
      可景衍是个出色的生意人,习惯了将一切掌握在手里,也不允许有任何的不确定跳脱他的预期,所以明知道自己这么问很残忍,他依旧说了出口:“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有些事情说清楚比较好。”
      
      苏晓沐将捂在手里的茶杯转了转,锡兰红茶的味道吸入鼻尖,有种可以凝神的力量。
      
      沉默了一小会,她颇为冷淡地笑了笑:“怎么?莫非你以为我是因为爱你才这么做的?”见他抿唇不答便知自己猜的不错,她半晌不说话,掩去心里的苦涩,然后很慢很慢地说,“那我说,现在你只是我孩子的父亲,仅此而已,这个理由你满意吗?”
      
      她的话音刚落,景衍嘴唇微张还没来得及说话,口袋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不知是今天的第几遍了,看来真的有很重要的事。
      
      他并没有理会,看她的眼神有些莫测,似乎在判断她话里的真假,随后站了起来:“说清楚就好,我先走了,晚上还有个会议,至于结婚的日期……你来定。”一如既往地冷淡得仿佛那是一件毫不关己的事。
      
      “好。”她听见自己麻木地说。
      
      直到他离开,她还是维持同样的姿势,慢慢张开自己的手掌,手心已被瓷杯的热度烫得红了一片,像针刺的火辣辣,也只有那样才能让她清醒,别再奢求那样心硬如石的男人会回报自己的感情。
      
      苏晓沐不知道自己在客厅里坐了多久。
      
      反反复复地在想,自己这么做,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不过即使是错的又怎么样?她也只能一错再错。
      
      “妈?天都黑了,你怎么不开灯呢?”
      
      她一愣,抬眼看去,小尧揉着睡眼迷迷糊糊地从房间里走出来,怕他摔着,她连忙开了落地灯:“这么快就醒了?”
      
      转而望出窗外,原来已经很晚了,雨停了,没有星星的夜空浮了一层暗红,估计未来几天天气都不会好。
      
      小尧先在客厅转悠了一圈,这才慢吞吞地在母亲身边坐下:“妈,爸爸他走了?”说着就软软地窝在她大腿上蜷成一小团。
      
      苏晓沐微颔首,温柔地摸着他的小脸蛋:“嗯,走了。”
      
      他的手拽着睡衣上史努比的耳朵把玩,顿了一下,说:“妈,以后我们要和爸爸一起住吗?”
      
      苏晓沐一怔,难道景衍已经跟儿子说了他们要结婚的事?
      
      她低头看着儿子黑溜溜的大眼睛,轻声反问他:“怎么?你不喜欢爸爸吗?多一个人疼你呢!”依她的观察看来,他们相处得还不错啊。
      
      他一会儿摇摇头,一会儿又猛点头:“不是不喜欢,就是觉得怪怪的,那么多年他都没跟我们在一起,又忽然出现,快得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他猛地爬起来,抱着苏晓沐的脖子很认真地问,“妈,我是你和他很相爱很相爱以后生下来的吗?”
      
      很稚气的大人式问话。
      
      “这是什么问题?当然是啦,没有感情怎么会有你?”苏晓沐点点他的额,回答得很快。她知道如果在这个问题上她犹豫了半分,那对小尧的影响就不只一星半点儿的,这个孩子太早熟太敏感了。
      
      况且她也没骗儿子,她对景衍的感情是真的,至于景衍他怎么想的,就不是她能左右得了的。
      
      小尧明显地开心笑了笑,又忽的踟蹰:“那……你们当初为什么会分开呢?”
      
      苏晓沐出了一会儿神,显然在斟酌措辞,她想了想才解释说:“那时啊,你爸爸和我都还年轻,觉得彼此性格不合就任性地分开了,然后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到现在再次见面,我们商量了以后又想重新在一起,这么说你明白吗?”她试着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希望儿子能理解,又不会造成太大的负担。
      
      小尧似懂非懂,像猫儿似的在她怀里磨蹭着:“明白了!反正只要不和你分开,有一个爸爸也是好的。”
      
      苏晓沐笑了,什么叫有子万事足?无论如何,儿子始终把她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人总是要往前看的,她相信一切只会越来越好的。
      
      五月初六,宜嫁娶。
      
      这是苏晓沐跟景衍约定去民政局登记的日子,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结婚,不过不管是怎么结的,她终究是要婚了。
      
      送小尧到学校以后苏晓沐折回家里,稍微化了个淡妆,又站直身体对镜子里的自己打量了一会儿,藕色的雪纺裙配垫肩小外套,没想到这样的打扮还挺精神的。她抬眼瞧了瞧挂钟,九点二十分,约了景衍九点半来接,时间刚刚好。
      
      在玄关,她扶着鞋柜穿鞋子,包包里的手机响起来,她以为是景衍,看也没看,一手穿鞋一手把手机搁耳畔:“这么快就到了?请你再等一等,我准备出门了。”
      
      信号好像有些不好,除了沙沙的电流声,什么也听不到,苏晓沐正觉得奇怪,就听见遥远的那一边低语:“是我。”这样醇厚温柔的声音,属于凌子奇。
      
      她的手指轻微一抖,小心翼翼地问:“子奇?你回来了?”
      
      凌子奇沉默了一会儿,才淡淡地笑道:“没呢,暂时不回来了。”这样的话让苏晓沐的心突突的跳,下一秒他又说,“我想留在这边再深造一段时间。”
      
      “你……”她很想说点什么,又觉得自己根本没有立场,还能怎么样呢?她心里酸酸楚楚的,明知道他的心意,却无以为报。
      
      仿佛知道她要问什么,凌子奇大方地说:“我是打来恭喜你,勇敢地走进婚姻的围城。”轻快的语气没有露出半分的端倪。
      
      这件事,她只给要好的几个朋友发了EMAIL通知了一声,并不打算张扬。
      
      过了许久,苏晓沐苦笑:“恭喜什么?你我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他又问:“真的打算跟着那人一路走到黑?不后悔?”还调侃地补充,“再想哭的话怎么办?我可不在你身边了。”掩埋在他笑意底下的,是无尽的伤,没有人知道,在收到她邮件的那一天他是怎么过的。
      
      “嗯,那我就闭着眼睛往前走。”前面是悬崖也好是大海也罢,她认了。
      
      “傻姑娘!”千言万语,只化作了这三个字,怪只怪,上天让她先遇见的,不是他凌子奇。
      
      没聊几句凌子奇就说有急事挂了电话,却又一动不动地坐在原位置,手里的那只小盒子被他捧得温温的,他师兄敲门进来就见他抿着唇一言不发,打趣道:“嘿,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寂寞了吧?都叫你跟我回国了,留在这里做什么?”
      
      凌子奇微勾起唇笑笑:“想留就留呗。”
      
      他高深莫测的样子让他师兄摸不着头绪,耙耙头发说:“对了,我明天的飞机,你前两天说要托我带什么东西回去的?现在给我吧!”
      
      “不用了,已经无所谓了。”他微倾身,拉开抽屉把手里的东西放到里面去,也把自己的心,藏了起来。
      
      “耍我呢,臭小子!”师兄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也没察觉他的异常,最后硬是拉着他出去帮他践行。
      
      这样也好,喝醉了,就听不见,看不到,梦不着,也不用怕思念成了魔。
      
      感情,最喜欢兜兜转转。
      
      苏晓沐收拾好因那通越洋电话而变得沉重的心情,下楼的时候已经迟到很久,景衍的车远远的停在小区路口。
      
      她上车后先道歉:“不好意思,有些事耽搁了一会儿。”
      
      他与她近在咫尺,又沉默着,是以她有些拘谨地双手交叠在膝上,等车子平缓地驶出小区,才听见他静静地说:“以后……不用跟我这么客气。”
      
      很久,很久,苏晓沐才意会到他的意思。
      
      她默然地看着他深邃的侧脸,一颗心不由自主地怦怦然跃动着,呼吸也跟着乱了。
      
      接下来,结婚登记的手续不算繁复,九块钱,一人一个小红本。
      
      苏晓沐攥着红彤彤的结婚证,觉得有些不真实。
      
      ——他们,竟然是夫妻了。
      
      车窗半开着,越来越大的风让苏晓沐不得不回过神来,看窗外,马路上的车流渐渐稀少,好像到了郊区。
      
      她愕然地转过身,问身旁一言不发地开着车的景衍:“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景衍没看她,却细心地把车窗调高了一些,低沉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卖了关子:“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可等真正到了目的地,苏晓沐又惊讶又感动,嘴张嘴合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喉咙哽咽着,而他在自己身边淡淡地说:“今天,我和你应该来这里看看的。”
      
      她咬紧唇,泪珠在眼眶里打转,模糊地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出神,景衍啊景衍,你这种让人一念地狱一念天堂的本事,真的叫人又爱又恨。
      
      叫我,怎么不爱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情节上和《占有/独爱》会有穿插,不过可能时间上会有出入,大家权当这篇是独立的文吧,阅读基本没有影响。
    天气很冷,但是有你们陪伴,觉得很暖,很暖。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