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顾一切

作者:居筱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心意

      满山郁郁葱葱,微风吹过松涛时有如碧波绿浪翻涌,鼻尖还能闻到树木独有的清香,让人心旷神怡。而这里,正是苏晓沐的父母亲长眠的地方。
      
      整个墓园依山而建,此时早已过了清明时节,因此来扫墓的人并不算多,为了显示尊重,他们把车停在山脚下,步行进入陵区。
      
      苏晓沐快步跟在景衍身边,不经意间在出入口附近瞥见卖祭品的店铺,她低头看了看两手空空的自己,才意识到少了什么,遂压低声音对他说:“你等我一下,我去买点祭拜的东西。”说着就要往另一边走去。
      
      不过她很快就顿住了脚步,转过眼神,看见景衍轻轻地握住自己的手,朝她摇了摇头,沉稳地说:“我都让人准备好了,不必再买。”
      
      她的体质偏寒,六月的天,手心还是一片冰凉,一直到他松开自己的手,她还能感觉到指尖留存的余温,也很快明白那个“再”字是什么意思。在上山的入口处,早有工作人员捧着一大束的栀子花,还有御斋坊的糕点和清酒等着他们了。
      
      景衍接过东西,见苏晓沐还在出神,低声提醒她:“你父亲喜欢栀子花,我没记错吧?”
      
      苏晓沐点了点头,表情稍微有些复杂,为什么,他能记得这样清楚?
      
      在商议结婚以后她就提出应该跟他的家人见面,毕竟就快成为一家人了。她也清楚地记得那时他冷冰冰地回绝自己,落得个自讨没趣,以为他觉得她逾矩了,就没有继续这个“多余”话题,毕竟他们的确没关系,只是名义上的结婚。
      
      可他今天却这样正式地来拜见自己的父母,而且准备周到,尊重的心意毋庸置疑。
      
      鼻尖酸酸涩涩,她暗里花了很大力气,才让自己免于沉沦在这种所不属于自己的温柔里。
      
      将近一千级石阶,苏晓沐来到父母亲的身边。
      
      她蹲下身,把花放下来,用手帕轻轻擦拭墓碑上的照片,母亲的照片很年轻,梳着旧时的发式,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她对母亲的印象已经有些模糊,一直就是父亲独力把她带大的。照片上父亲笑得很含蓄,是她所熟悉的温暖的笑容,好像他还在自己身边,慈祥地看着自己喊道,晓沐,乖,来爸爸这里。
      
      她从包包里拿出结婚证,在父母亲面前打开,缓缓地说:“爸,妈,我今天结婚了,你们都替我高兴吧?下次再把小尧一起带过来,他最近在长身体,又长高了不少呢。”她的眼角渐渐湿润,有太多的话想说,又无从说出口。
      
      爸,妈,这个男人,是我爱的人。
      
      你们都看见了吧?他很优秀,对不对?
      
      景衍就站在她的身后,静静地看着她偎依在父母的墓前轻声呢喃,如小孩子般撒着娇。这个女人很矛盾,时而坚强时而脆弱,却又是他儿子的母亲,这种感觉很奇妙,也许连他自己都未发现,看她的眼里已带着一丝的怜惜。
      
      良久,苏晓沐缓缓站起来,吸着鼻音说:“好了,我们走吧。”
      
      她怕不忍心,擦了擦眼角就转身离开。不过走了两步也没见到他跟上来,回过头,他正弯下腰在墓前倒了一杯酒,似乎是对着父母说了什么。她拼命按捺住探询的心,只当是不知道,因为今天他已经给了自己足够的惊喜。
      
      可她没想到,原来惊喜远远不止这些。
      
      回程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回家,他载她来到C大校区的南湖畔,那里有一家位置风景俱佳的咖啡馆,有时等小尧下课她会来这里坐上一坐,这里生意也好,就不知怎么今天会关了门。
      
      她有些不解地望着景衍:“怎么来这里?”她刚才看了时间,“现在还没到点数接小尧啊。”
      
      景衍从口袋拿出一串钥匙递给她,语气依旧清冽:“这里已经登记在你的名下,如果想好怎么装潢,我可以给你介绍设计师。”
      
      送一家黄金地段的咖啡馆,好像送一块巧克力一样轻松随意。
      
      可苏晓沐自在不起来,她深呼吸,一字一句道:“景衍,你并不欠我什么,不需要这么破费。”
      
      她的眉也拧得紧紧的,口吻生疏了不少,吹散了一直弥漫的温情。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喜欢这里的,靠近湖区,依山傍水,而小尧又在C大附小就读,一切都符合她的预期。
      
      只是有一点他肯定不知,她当初学煮咖啡,只因为,他喜欢。
      
      尽管她的语气有些冲,可景衍并没有生气,反而耐着心淡淡解释:“你别误会,这是我送你的结婚礼物。”他定定地睨着她,“我们结婚了,不是吗?”
      
      结婚,礼物,他们结婚了。
      
      手里钥匙的分量顿时变得很重,很重。
      
      他们只是为了儿子而结婚,他却记得到她父母的墓前拜祭,还送自己礼物,她刚才却还用那么尖锐的语气质疑他的用意。
      
      这一瞬间,苏晓沐显得有些局促,抓着包包的流苏低喃:“可是我什么礼物都没有准备……”
      
      景衍嘴唇微微勾起来:“小尧已经是你给我的最好的礼物。”
      
      是啊,小尧,那么乖巧的孩子,是他们的儿子。
      
      这时刚好有一对新人在湖边取外景拍婚纱照,新郎新娘都笑得无比幸福。
      
      景衍顺着她欣羡的目光看去,自然也见到了那一幕。
      
      苏晓沐心念一起,也没经过思考就把想法说出口:“景衍,我们也去拍一套结婚照吧?”说完对上他深思的眉眼才惊觉自己得寸进尺了,可木已成舟,她只得小心翼翼地补充,“那个……不用一整套,一张就好,随便挂在哪里,免得小尧以后问起来。”她尽量找了个妥帖的理由。
      
      她已经打定主意景衍会拒绝的了。
      
      谁知道他却很快地答了一声:“嗯,可以。”
      
      她觉得不可思议,愕然地抬起眼眸,他背对着自己,她看不到他此时此刻的表情。
      
      就像当年她提出拍一张合照向父亲交代,他明明不愿意,却还是答应了她的要求,今天也一样,她真的看不懂他的心到底在想些什么。
      
      景衍也在问自己,为什么在她面前总是没办法将拒绝的话说出口?
      
      前几天儿子打电话给他,问道:“爸爸,你准备和妈妈结婚了,对不对?”
      
      他回答说是。
      
      儿子想了想又问:“那你送了什么给妈妈当结婚礼物?”见他有一阵子不说话,他就不满嘟嚷着,“什么嘛,难道你都不想送礼物给妈妈么?一点诚意都没有,我不想把妈妈嫁给你了!”
      
      很赌气很孩子气的言语,他有些想笑,还是忍住了:“那跟爸爸说说看,你妈妈……喜欢什么样的礼物?”
      
      儿子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倒是很认真在思考,然后慢慢说:“唔,妈妈喜欢画画和煮咖啡,可是她已经有画室了,不如你送她一家咖啡馆?她老喜欢去我们学校附近那家店喝咖啡的说。”孩子稚言稚语,对金钱的概念模糊,并不知道咖啡馆的价值几何,只因为母亲喜欢,便这么替她着想了。
      
      不过好在他不缺这么一点小钱,也不反感送结婚礼物这件事,所以在第二天那家咖啡店就转让到了她的名下。
      
      可他明明,不是这样心软的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基本每周2-3更。
    那个,有谁想看景先生景太太度蜜月的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