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顾一切

作者:居筱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理由

      到底没有去成欢乐谷。
      
      天还没亮全入夏以来的第一场雨就突然而至,由远及近由疏到密,整个城市的上空笼着灰蒙蒙的一片,而且雨势越来越大,一点儿停的意思都没有。
      
      苏晓沐犹犹豫豫地看了一眼一直趴在窗台发呆的儿子,想了很久还是给景衍打了个电话。
      
      响了两声,那边接起来,听到景衍低沉的声音说:“嗯,你们都准备好了?再我等一会儿,就快到了。”
      
      苏晓沐顿了一下,才慢慢解释:“不是的……我想跟你说,今天的雨下得太大了,你就别过来了,下次再去也是一样的。”
      
      景衍抬腕看了看时间,皱着眉说:“我已经在路上了,况且昨天答应了小尧,不能言而无信。”他下意识地往车窗外看去,果然,阴霾的天气和瓢泼的大雨让街上能见度不高,比他刚出门的时候还要糟糕,这下他的眉拧得更紧了。
      
      “可我怕小尧会着凉。”隔了许久,苏晓沐深深吸了一口气,“他上一次不小心淋了雨,高烧了整整三天才退下来,那种滋味并不好受,希望你能体谅我的心情。”
      
      “好,那就按你的意思。”景衍坐着没动,抿着唇妥协了,然后吩咐司机:“掉头,回公司。”可司机刚要打方向盘,又听见他说,“不用了,还是去那里。”
      
      司机下意识地抬眼悄悄看了看后视镜,发现他的老板微微眯起眼睛,交叠的手指在触摸屏电脑上敲了敲,不知道在看些什么,黑亮深邃的眼眸很专注,里面暗淌着让人读不懂的情感。
      
      恰恰应了外界对他的评价——谜一样的男人。
      
      雨越下越猛,可儿子一直恹恹地做什么都提不起情绪,让她心里也不好受,她将他拉到自己身边,摸摸他的头安慰说:“下个星期再带你去好不好?”
      
      小尧只是没什么兴致地哦了一声,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摆玩着茶几上的叠叠高。
      
      她叹了口气,知道他对今天的出游期盼很高,想了想又说:“乖,你别不高兴啦,欢乐谷什么时候都可以去,过两个月等你放了暑假,我带你去香港的迪士尼还有海洋公园,怎么样?”她深知儿子的脾性,不动声色地抛出诱饵。
      
      “真的?”小尧猛地抬头,眨眨眼望着她,终于扫去阴霾,露出些许兴奋的神情。
      
      苏晓沐笑起来,拧着他的鼻尖哼声:“你妈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耶!不许反悔哦!”小尧乐得了跳起来,不过下一秒又忽然问:“那……他也会去吗?”
      
      苏晓沐怔了一下,缓过神来才明白小尧说的“他”指的是谁,这就是父子吧,才见过一次面他就在小尧心里占了重要的位置,以前小尧一直都是她一个人的,现在她说不清楚自己是该嫉妒还是高兴。
      
      小尧敏感地发现了母亲的表情很不自在,他忽然有些不知所措,急急地从身后抱着她的脖子含糊道:“妈,我只是觉得多一个人会热闹点儿,没别的意思。”他还小,不知道越是解释越是掩饰不了自己真正的意思。
      
      苏晓沐拉着他的手拍了拍,淡淡地说:“到时候我们可以问一问,如果有空的话你爸爸他应该会答应的。”
      
      “嗯!”小尧又悄悄瞅了母亲一下,确定她没有生气以后才放心地舒了一口气。
      
      没过一会儿,门铃响了起来,苏晓沐和儿子对看一眼,起身去开门,居然是景衍。
      
      景衍今天穿了件浅褐色的外套式衬衫,再配上白色的休闲裤和皮鞋,很明快温和的打扮,英俊得让人心颤。
      
      他的出现有些出乎苏晓沐的意料,她抬起头看他:“不是说好不去欢乐谷么?”她说着就接过他手里的伞,身体很自然地退开一步让他进门,自动自觉地换上家居拖鞋。也许他们俩都没发现这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熟稔得跟老夫老妻似的。
      
      “你给我电话的时候我已经快到楼下了。”景衍这话说得面不改色,侧头看着她问道:“小尧呢?我给他带了礼物。”
      
      苏晓沐无奈地扬了扬下巴:“喏,在那呢!”可不是嘛,小家伙已经闻声跟着出来,探头探脑好半天了。
      
      “请问这是送给我的吗?”小尧有些别扭地走过来,在景衍面前定定地站着,黑亮的眼眸兴奋地盯着他手里提的盒子,苏晓沐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包装应该是一款游戏,而且看名字有点眼熟。
      
      景衍颔首,微弯腰跟他平视:“当然是送给你的,自己会装吗?”嘴角的笑虽然淡淡的,可还是被她发现了。
      
      “当然会!我在小宇家玩过的!”小尧连忙点头,想伸出手接过盒子,又很快缩了回来,忐忑地看了苏晓沐一眼,“妈,我可以玩吗?”
      
      苏晓沐拍拍他的肩膀:“嗯,去吧。”等小尧兴冲冲地去了书房,她回过头不期然地对上景衍的视线,又匆匆移开,转身走进客厅,边走边说,“你的记性真好,我一直说要给他买的,却老是忘记。”而小尧只是昨天给他提过一遍他就记住了。
      
      “嗯,刚巧是我名下一家游戏公司的产品,就顺便带过来了。”跟着她身后进来的景衍随意应了声,虽然脸上的笑容已经淡不可寻,不过语气倒是很温和。
      
      她没再搭腔,只是轻轻点了下头,就去厨房倒茶,出来的时候发现景衍已经不在客厅,抬眼看过去,书房的门半掩着。微推开门,两父子随意地盘腿坐在地上兴致勃勃地讨论着游戏,尤其是小尧,显得比平日力还要活泼几分。
      
      他睁大眼睛指着屏幕,好奇地问:“咦,怎么跟我在小宇家玩的不太一样?”
      
      景衍揉揉他的头发,说:“这是新开发的第二代产品,做了一些改进。”
      
      小尧赞叹地“哇”了一声:“怪不得呢,装备好酷!”随着景衍一步步教他破关卡,小尧看他的眼神除了崇拜还是崇拜,缠着他问东问西的,一点儿都不生分。
      
      苏晓沐把目光投向景衍,他府绸料子的衬衣随意地挽到手肘上,白色的裤子直接往地上坐,她都替他心疼,隐约记得他只穿几个定制的牌子,这么一身衣服也够在首都买几个平方米的了,不过想来这个男人应该也没什么金钱概念。
      
      她安静地离开这个只属于父子的空间。快到吃饭的点数,她才重新进去,静静地问:“你在这里吃饭吗?”
      
      景衍一愣,没有马上回答,倒是小尧本来期盼的笑脸有些失望,放下遥控板垂着脑袋嘀咕:“才来一会儿就要走了吗?其实妈做的菜很好吃的说……”
      
      景衍眼眸里掠过一丝犹豫,顿了顿才低声说:“我今天没别的事,可以陪你玩一整天。”其实口袋里的手机不知道震动了多少次,因为明天就是一桩上亿的并购合作案的签约仪式,他居然一次都没有理会过,这样轻忽生意的自己,像是全然陌生的另一个人。
      
      小尧的脸色立马阴转晴,还不忘回头跟苏晓沐说,“妈,我要吃京酱肉丝。”然后仰着下巴跟景衍极力推销,“相信我,真的很好吃的!”
      
      景衍又笑了:“哦?那一定要尝一尝了。”说着还若有所思地睨了苏晓沐一眼,这反而让她很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他和她都知道过去的她厨艺其实并不好,尤其是景衍这种无论对衣食还是住行都有高要求的男人就更加挑剔,能吃过那么一次已经是很给她面子了。好在这十年来,除了养一个儿子,她的厨艺和煮咖啡的手艺都精进了不少。
      
      这样的天气,若是平日只有她和小尧两个人,随便煮点东西就对付过去了,可还有景衍就万万不行。外面的雨还下得很大,她带了伞步行去了小区附设的超市,挑挑选选了半个多小时才结账。
      
      她手里挽着两袋东西,吃力地想撑开雨伞,蓦地,有人握住她的手腕:“我来帮你拿。”也没等她回答就接过东西,她一仰头,看见他单手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身材修长,只消一个侧影就能麻痹她所有的神经。
      
      她垂眸掩饰自己的情绪,嘴角勾起和悦的弧度:“你怎么也来了?”
      
      景衍说得云淡风轻:“小尧不放心你,要我一定来看看。”感觉到手里的两袋食材并不轻,他斜眼看去,她的肩膀很瘦削,不,应该说她整个人都偏瘦,就这么一个娇小的女人竟然独立抚养了他们的儿子九年,他被袋子勒紧的手不由自主地攥起来,“我们走吧。”
      
      “嗯。”苏晓沐笑笑,没有再说话。
      
      伴着滴滴答答落在雨伞的声音,仿佛有些什么,在蔓延。
      
      后来苏晓沐暗地里舒了一口气,景衍吃了两碗饭,而且看表情也没觉着他有多勉强,就不知道他是不是不想令儿子失望才这么配合就不得而知了。
      
      可转念一想就觉得自己傻,她又不欠他的,凭什么每次见他都得小心翼翼的赔小心呢?她在心里狠狠地教育了自己一番。
      
      小尧兴奋了一上午,吃完饭又勉强玩了一会儿,没多久就睡着了。
      
      景衍从儿子房间里出来,看到苏晓沐在厨房里来回走动收拾着,将厨具收拾得井井有条,可往日见她,又不觉得有多少油烟的气息,仿佛还只是当年那个爱笑又爱哭的女孩。
      
      他就这么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若有所思。
      
      刚才小尧悄悄地在他耳边喊了一声:“爸。”
      
      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他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
      
      “不讨厌我了?”他问。
      
      小尧把薄毯蒙过头,咕哝了一句:“是妈叫我喊的。”然后再不肯说话。
      
      他一怔,原以为重遇后他们的关系那么剑拔弩张,他稍显冷情的做法多少应该让她恨上的,现在的情况让他有些意外,他不由得想起了昨晚那幅画,眸色渐渐加深。
      
      苏晓沐收拾好东西,猛然发现他倚在厨房门前瞅着自己,顿时有些不自在,擦擦手不咸不淡地说:“你有事就先走吧,我听你电话都响了好几回了。”
      
      景衍静默了一会儿,对她说:“可不可以和你谈一谈?”
      
      苏晓沐点点头,冲了两杯茶。
      
      忽然听见他轻声说:“我想为我之前的失礼道歉。”
      
      “啊?”他的道歉让苏晓沐有些愕然。
      
      景衍接着说:“你们的出现对我来说太突然,而我习惯了迅速解决问题,没有考虑太多。”
      
      苏晓沐眉梢微微挑起,捧着茶杯合情合理地说:“没关系,大家说清楚就好,在小尧这件事情上我也有不对,毕竟是瞒了你的。”
      
      “你……当初为什么决定生下小尧?”他和她都知道,那一晚,只是个意外。
      
      他锋锐的眼一瞬不瞬地睨着她,仿佛要看穿她的灵魂似的,不许她逃脱半分。
      
      她低头看着杯子里的茶色,轻缓说道:“当时医生说我的身体并不适合做流产手术。”
      
      “却更不适合怀孕。”他接着说。
      
      此时此刻,景衍清冷的声音对苏晓沐来说,是至柔的水,也是至尖的刃。
      
      她心里一紧,果然,一切的温情只是假象。
      
      最后,她平静地迎上他的目光,不疾不徐地说:“那不如你来告诉我,你希望从我这里听到什么理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看来这个周末注定与亲戚同眠了,热水袋是个好帮手,也谢谢大家提供的各种方法,我这是老毛病了,每次都特疼特难受。
    下一章别扭的两只会将结婚提上日程,不过貌似两人的关系又被我搞僵了,嘿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