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然清穿

作者:月光之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见面

      直到进府,陈翠才从别处打听到到李卫的下落。原来就在他们约好的那个下午,李卫出门的时候,却被临时告知要去通州的一个庄子上替四爷拿东西,至今未归。这样的信息搞得陈翠很郁闷,就好比你拼死拼活的考试,本想让别人羡慕一番的,结果老师没改卷子。
      
      那是种有气无处撒、有怨无处撒的心态,想要找那位云姑娘撂狠话,却没想到他们不是一个工作单位,日常几乎没有碰面的可能性。于是陈翠只好躲在自己的屋里,画圈圈诅咒一切觊觎李卫的丫鬟和宫女,最终自己给自己折腾了一肚子歪风邪火。
      
      因为陈翠的工作性子是早就规定好了的,所以她每日只在小厨房里帮忙,偶尔打个小手什么的,倒很轻松自在。这个小厨房是专门预备给主子们熬粥做点心的地方,正处在前院和后院的交接位置,两边是片竹林,只是初冬时节已经看不出来好的景致了。
      
      刚开始的时候,福晋还是很好奇陈翠这种签了活契进府之人的,可观察了一段时间之后,福晋实在是发现不了陈翠有什么大奸大恶的动向,四爷也没怎么和她接触,也就不再管她了。
      四爷从陈翠进府到现在一个多月了,不要说见面,就是让人吩咐陈翠做粥的事情都没有过。
      
      因此陈翠成了四爷府里彻彻底底的闲杂人等,睡饱了就晃去小厨房洗个菜、切个寡什么的,困了就去睡觉,无人敢管。慢慢的陈翠对这种生活越来越习惯。
      
      陈翠本来还有些怀疑四爷的动机不纯,毕竟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四爷家的银子又不是花不完。如今也放了心,开心的想着或许她真的走了狗屎运。
      
      闲散的日子过久了,陈翠就开始胡斯乱想起来,首当其冲的就是李卫,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才能见到李卫。
      
      每天陈翠闲来无事的时候,就会很矛盾的逛到一个地方——后院与前院交接的门口,并在这里徘徊良久。她既希望能够瞄到李卫,顺便告知他进府这件事情,又不想见到李卫,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她进府这事。
      
      在高邮,李卫交代瘟疫横行期间不要让任何人进门,她却让四爷一行人进了门;李卫不想让她进府,她最后还是头脑发热的进了府,这些事情,她陈翠还真的挺不好意思的。
      
      李卫从通州回来的当天,怀里揣着几个热腾腾的糖火烧就直接去了小院。本来想着与陈翠见上一面,为前些天的失约道歉的。可奇怪的却是小院的大门紧闭,无论怎么拍门都没人应。可恨当初自己把这里收拾的太好了,爬墙都找不到下脚的地方。
      
      到了晚上李卫碰见来这边办事的堂哥,才知道陈翠大半个月都没在这住过了。按照堂哥的说法,这人八成是进了雍亲王府。李卫当时就生气了。
      
      当初为了两个人的未来着想,千叮咛万嘱咐不要进去。那丫头可是当面答应的,背后居然给他弄个措手不及,真是皮太痒了欠收拾。
      
      进了府、交了差,李卫就开始在府里秘密的打探陈翠的下落,因为实在是想不透陈翠进府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又担心陈翠不适应府里的生活。所以这些天李卫都很烦躁,兜兜转转的找不到出口,连觉都没怎么睡好。
      
      不久之后,李卫就得到了消息,陈翠在府里的小厨房,小日子过的有滋有味。
      
      月黑风高,星无云疏的夜里,瞅到机会的李卫终究还是排除万难到了陈翠的房门口,所幸陈翠是一个人住。这期间躲过了两批侍卫的检查,三个太监的巡夜、四名宫女的夜谈。
      
      “李卫!”听到外边轻轻的敲门声,迷迷瞪瞪的陈翠一打门看清来人之后,就将困意抛到了九霄云外,欣喜的喊道。
      
      “嘘!”李卫赶忙捂住陈翠的嘴,用脚将门轻轻关上。才开口说道:“小点声,嫌我命太长啊?”
      
      “哦!”陈翠太兴奋了,古话怎么说来着?踏破铁鞋无觅处,见李卫不用费功夫。这阵子,恐怕前后门中间那几个守卫差不多都认识她,每天两趟、雷打不动、探头探脑、鬼鬼祟祟。
      
      “为什么进府?”阻止陈翠点灯的动作,李卫黑着脸很严肃的问道,让自己睡不着的罪魁祸首也别想太好过关了。
      
      陈翠扭捏着不肯回答,看看地、望望屋顶,也不管李卫看不看得见,很爽朗的给人一个大大笑容。
      
      “说话!”
      
      “这么久没见,你都不想我吗?一见面就这样,小心我会生气哦!”拉住李卫的胳膊,晃来晃去继续饶弯子,先撒娇了再说。她越可爱,李卫就越下不了黑手。
      
      “劝你还是实话实说,我可以考虑放你一码。”李卫很诚恳的说道,憋着笑意无视陈翠的傲娇行为。
      
      “真的吗?”李卫真是大好人。
      “理由?”
      
      很明智的找了个安全的地方,陈翠才小声的说道:“我说我是来做工赚钱的,你信吗?”
      
      “你觉得呢?”连想都可以省略了,李卫直接挑眉问道。说句话就敢跳那么远,还一副逃跑的架势,一定是在撒谎。
      
      “呃!其实吧,我也不太相信耶!”讪讪的笑了两声,陈翠讨好的蹲在李卫面前说道:“对不起嘛,人家也是有原因的。”陈翠也很沮丧的,自从进府没有一天不后悔的,当初只想着占地盘了,居然忘了很多现实性问题。
      
      “把原因说来,我听听。”整整衣服,李卫一脸严肃的坐在床上说道。那表情,那动作,再加一个惊堂木那就是包公在世了。
      
      委委屈屈的走了过去,立正站好将那些天的情形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包括遇见四爷、三个男人的闲话、契约上的条件,和一些签契约的过程。末了还狠狠的埋怨了李卫在自己需要的时候为什么不出现。
      
      “你是说四爷准你签活契?”李卫惊讶的问道,彻底忘了和陈翠算账的事情。
      
      “是啊!我当时好奇的要死。”陈翠从开始说话就观察着李卫的动作,直到他没有刚才的正襟危坐才笑着走到李卫身边,很没正性的坐在床上,倚在李卫身上说道。
      
      李卫皱眉陷入了沉思,京城各大王府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例子,在他看来签死契不是表示成为奴才,而是忠心的一种表示。如今四爷让陈翠签活契是什么意思?
      
      “先别皱。”陈翠轻轻的抚住李卫的额头,笑着从枕头底下拿出两张纸递到李卫的手上说道:“这是当时签的契约,你听我说把话说完再皱眉也不迟。”
      
      把东西放在李卫的手上,陈翠得意洋洋的把契约的内容大致说了,末了很自豪的给出自己的想法:“这份契约和二十两的银票,我一直贴身带着,不管什么时候一有不对劲我立马赎身走人。如何?”陈翠本人对那份契约还是很满意的,无论是薪酬还是工作条件、福利都一一标出,大不了她拍屁股走人。
      
      “四爷怎么会和你签这种东西?”很仔细的听完陈翠的描述,李卫把契约上一些条条框框翻来覆去的想,却怎么也找不到头绪,不仅好奇的问出了口。
      
      “不知道,也许我天生丽质难自弃,或者我举世无双天下无敌,又或者四爷觉得我手艺精湛所向披靡,很多种原因的。”夸完自己,看李卫还在那里一副冥思苦想状。陈翠又加了一句:”李卫啊李卫,你是哪辈子烧的好香呢,找到我这样的气质美女,上的厅堂,下得厨房。?”在李卫的面前,陈翠放的越来越开,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做,只要李卫在身边,出事了也有人给自己善后。
      
      “噗~”这种自恋的话,饶是憋了好几天火气的李卫也受不了,直接笑道:“是拉,是拉,我上辈子烧的好香,让我找你这么好的姑娘。”那个“好”字说的极重,讽刺味道十足。说罢,还象征性的捏了捏陈翠的脸,好似十分的满意。
      
      “切~”陈翠摆摆手,大大咧咧的走到李卫身边从新坐下,掰人家手指头玩儿。
      
      “对了,我一直想问,以前你是不是和四爷见过面?”李卫想起进京途中发生的事情,开口问道。
      
      “怎么想起问这事儿?”心里一咯噔,陈翠心想完了,高邮县的事情要曝光了。
      
      “没,只是上次见面的时候,四爷提过你做饭好吃的事,怎么他以前吃过?”李卫百思不得其解,照四爷所说,他们应该是在高邮见得面。可是当时市面那么混乱,陈翠不该和别人有接触才对。
      
      “我跟四爷可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那个时候怎么可能见面呢?呵呵。”不知道为什么,陈翠就是不敢让李卫知道她和四爷在高邮见过面的事情,直觉里李卫肯定会很生气的。
      
      “奇怪,我怎么觉得….”
      
      “你渴不渴,我给你倒杯水吧?”陈翠赶忙转移话题。
      
      “不渴。”
      
      “饿不?晚上从小厨房顺了些点心,我给你拿去。”
      “不饿!”李卫果断制止住陈翠任何逃避问题的可能性,拉住欲走的陈翠不放。
      
      “那我给你按按吧?李哥哥好可怜哦!辛辛苦苦为了陈翠来回奔波。”逃避不成,陈翠迎头赶上,先虚伪的讨好总是没错的。
      
      “好啊!我脖子酸。”
      “哦!”老老实实的拖鞋上床,蹲到李卫的身后边认命的按压起来,这李卫怎么就不知道心疼人呢?按摩很花力气的。她什么时候可以出头啊,怎么老被李卫欺压着做小媳妇啊?
      
      “肩膀!”
      “哦!”换了个阵地,使劲的按。
      
      “下边点!”
      “哦”这肩膀是什么做的怎么这么硬?
      
      “上边!”
      “……”忍字心头一把刀。
      “算了,还是按脖子吧。”
      
      无语,抬头望望天,陈翠再次后悔进府这件事情。她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不在小院里好吃懒做、混沌过日,居然跑这里给李卫当按摩师傅。
      
      “要不,我躺着给你按吧,腰那边也酸的难受。”憋笑太难受了,肚子有些不舒服,还是换个姿势享受吧。只是陈翠这些怪异的动作组合起来,让李卫更加的确认,陈翠绝对有事瞒着自己,她在愧疚。很好,别让他查出来。
      
      陈翠眼睁睁的看着李卫也脱了鞋子,在自己面前躺下。动作自然的让陈翠咬牙切齿,切~小媳妇果然不是人当的,有些人得了寸果然会进尺。
      
      “啊!你谋杀亲夫啊?”坐在床边,李卫皱着眉头揉腰部。还真下的去手,痛死人了。
      
      “谁让你得寸进尺来着?”陈翠得意洋洋的说着,估计刚才自己那掐人的劲头,李卫腰上不脱层皮也会青紫一大片,嘿嘿,敢得罪我陈翠。
      
      “是我得寸进尺还是你做事不地道?”扶着腰,慢慢的坐了起来。死丫头,下手真恨!“可怜我从通州一路快马加鞭,一心想着让你尝尝刚出炉的糖火烧,结果呢?”
      
      “什么东西?”
      
      “大顺斋的糖火烧,刚出炉的。”李卫没好气的说道,当时他可是费了好大劲才保住那糖火烧的。要不是为了让味道更好些,他至于快马加鞭吗?
      
      “你给我买东西了?”陈翠控制不住开始傻笑,心里无限的幻想,李卫出门居然还会买东西,一路快马的把东西送过来。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李卫也离不开我呢。哎!后悔啊!她干嘛不再等几天才进府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前几天看大清律例,有一条太可爱了。
    大清律例刑律第324条:凡罵人者笞一十互相罵者各笞一十
    这里“罵”不知道是不是我理解中的骂呢?
    这些天都没更新,就因为看这个大清律例。全是繁体字不说,还晦涩难懂,要不是后边有些地方要用到,真不想看这东西。



    重生皇后
    失意皇后重生之旅……



    名门庶媳
    大家庶长媳,日子很有看头。



    怡然清穿
    李卫与陈翠的甜蜜爱情~



    红楼同人之牵绊
    我的短篇——贾元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