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然清穿

作者:月光之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劳动合同

      “陈姑娘不是说家里还有事情吗?”陈翠刚进雅间的门,高福就上前一步问道,搞得陈翠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尴尬无比。
      
      “呵~家里那些子都是小事情,伺候咱们王爷才是正事。”眼珠子一转,很快速的将刚才的心急火燎转化为谄媚。
      
      陈翠边说边快走两步,拿起旁边的紫砂陶壶,慢慢的往四爷的杯子里蓄水,功夫到家,完美无缺,一滴不洒。
      
      “王爷,刚,呃,刚您好像说如果我进府,条件随我开?”陈翠小心翼翼的询问着。
      
      “那是刚才,现在爷改主意了。”口不渴,完全无视陈翠倒茶的殷勤,胤禛用手指轻叩桌面,答答的声音不大也不小,刚刚够给陈翠加压。
      
      “呵呵~”陈翠的笑容满脸立马就有些挂不住了,当时就有种想走的冲动,为了一个没影子的事情犯不着卖了自己还让李卫不开心。
      
      “把你的条件说来听听。”
      
      “我不签死契,我要签活契。”
      
      高福有些吃惊,府里可是从来没和人签过活契的,这人还真以为主子离了她不行?
      
      “为什么?”胤禛也有些好奇的问道,一般人不都应该先提月钱吗?
      
      “我进府那是为了赚钱,赚钱则是为了享受。如果签了死契,不仅要给你们干活,还要不死不休的,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好好享受?干起活也没劲了。”想起李卫临走时的交代,有一条说的就是不想让她一辈子困在府里,婚丧嫁娶没一点自由。
      
      “噗~”高福的抗压能力还是不够,冷不丁的听见这话,当时就被搞喷了。只是自家主子一个警告的眼神飘过来,才强压下冲动平复了心情,立正站好。
      
      “咱们府里可以签活契吗?”
      “回主子,不仅咱们府里没有,这四九城各大王府都没有。”
      
      “你也听到了。”胤禛随意的把话说完,就不再搭理陈翠了。
      
      “那算了!”说完这话,陈翠行了个礼,就准备离开。她有这个自知之明的,天上掉的馅饼,不是坏的也是馊的。不在最开始的时候保护好自己的福利,日后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胤禛本来只是试陈翠一下,一看见陈翠提篮,转身的动作没有丝毫的犹豫,这才开口喊住了她,很爽快的答应了陈翠这个要求。
      
      “我要是想走,赎身银子是多少?”听见胤禛答应了,陈翠心里再次盘算着,眼前这个可不是一般的小角色,万一那天自己赎身的时候,他来个大开口要几十万两,她就是卖了骨头榨油都不够赎身,那样和签死契有何分别?
      
      “爷还能贪你那点东西?”胤禛有些生气了,不过是喊她进去做几道菜的事情,竟敢如此拿大。
      
      “签契约,我秉承先小人后君子的原则,咱们现在说清是为了日后就没有那么多的纠纷。”陈翠理所应当的答道,反正现在她还是自由身,如果签约就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利益。
      
      “哦!还有什么要求?”心头一跳,一种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胤禛大致上觉得他知道为什么对这个陈翠好奇了,原来他们居然是同一种人,这种人太理智,遇事别人想三分,这种人偏偏要想四分。
      
      “每隔一段时间,能不能让我出府一趟?”嘿嘿,出府当然是会情郎。
      
      “这个不行。”胤禛断然拒绝,一个女子没事在街上乱跑,成何体统?以前的事情他可以不管,可进了府就代表着自己家的面子,绝对不行。
      
      “可……”有些话,陈翠不知道能不能说。
      
      “还有什么事你找高福商量罢。”胤禛心里有些烦躁,不想在这里和她推五扯六的。起身交代了高福几句很快就离开了。
      
      胤禛一走,这里就独留下高福和陈翠二个人了。没有了主子在身边,两个人就开始激烈的争吵,为了自己的利益互不相让。
      
      一个是急于敲定赎身银子和办公福利,另一个则坚持不肯让主子吃了亏,两个人就这样针对细枝末节大眼瞪小眼,谁都不肯让一步,一时间陷入了僵局。
      
      高福是觉得陈翠不识好歹、坐地加价、恃宠而骄;陈翠是看不起高福婆婆妈妈,几两银子也和她计较,丝毫没有王府总管的架势。互相瞪视的两个人,谁都不让谁,唯恐让一步就功亏一篑,自此无法翻身。
      
      相较与高福伺候人所练的不动如钟本事,陈翠实在是无法比拟,果然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她就败下阵来,哀怨的趴在桌子上说道:“高公公,今儿个我看还是算了吧,咱们肯定说不到一起去,白白浪费时间。给我三天,你让我回去好好想想,你也去和四爷商量一下,如何?
      
      这高福一想,也是这么个理,与其大家都不肯让步,还不如让这女子好好的冷静冷静,想清楚现实。自己呢也可以好好的揣摩一下主子的心思,最好能弄出来主子的底线。
      
      互相道了别,约好三日后老地方见。陈翠就很兴奋的离开了,她准备晚上和李卫商量一下,李卫肯定不会害自己的。要是李卫觉得条件不错,她又没损失,她就进府;可要是李卫不同意,反正她也没损失,大不了日后见了四爷躲着走就行了。
      
      只是陈翠的想法是好的,计划却赶不上变化。陈翠辛苦一天做出来的菜,从热气腾腾的被端上来,到现在冷的彻底,连个热气都不冒。从月亮刚刚爬上山坡,到它行至中天,吴刚树都砍完了,不要说李卫的人了,就连影子都没有出现。
      
      叹了口气,把凉掉的菜一口一口的吃掉,不管酸甜苦辣都是一个味儿,这已经是李卫第三次放她鸽子了,每次都让他激动等待,郁闷收尾。哀怨的想要出门打群架,回头收拾的妥妥当当的屋子,心里就来气,这谁啊?把房子收拾的这么规矩,不知道越乱越有家的味道嘛?
      
      躺在床上,很认真很认真的考虑白天的事情,脑子里有俩个小人在吵架。一个说不应该去,另一个就会立马摆事实讲道理证明应该去。
      
      说应该去的一方理由充足,分析合理,条件具备。譬如就近看着李卫不准他摘花、情况一不对立马赎身跑路、赚钱早日结婚,五花八门的理由被陈翠想了个编,就连可以近距离观看乾隆出浴的理由都被她给翻了出来。
      
      可另外一个小人就一句话:“李卫不同意。”于是,牙好胃口好、吃嘛嘛香身体嘣棒的陈翠,失眠了。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拿出最好的衣服换上,陈翠就进了内城直奔雍亲王府的后门,想着找人打听一下李卫的下落,最好能把他喊出来。只是这次又让她失望了。
      
      雍亲王府旁边还有好多的王爷、郡王、贝勒府邸,就算只是在后门徘徊,可陈翠这么一个鬼鬼祟祟探头探脑往里看的人,时间长了难免被人注意到,因此还没等陈翠等到人打听李卫的时候,她就被四处巡逻的侍卫们盯上了,为了自己的小命,陈翠只好悻悻的回家。于是第二天夜里,从来沾枕头就睡、没心没肺的乐天派再次的没有睡着觉。
      
      第三天是和高福约好的日子,陈翠差点了自己身边的银两,确定了可以承受的赎身数。就无精打采的顶着一对熊猫眼,跟个幽灵般晃悠到高福指定的地方。至于路上吓哭几位稚童,不在她的考虑范围。
      
      高福呢这些天也没有怎么睡,他时时刻刻都在观察着主子的一举一动。一心想从出了主子哪里知道点什么,可胤禛只在高福回去的当询问了事情的进展。从此再也没有下文了。
      
      因此这高福的心理也是七上八下的,除了知道主子想让陈姑娘进府,其他的还真确定不了主子的意思。只是觉得府里丫头是二两银子,最少也要把人留在府里一年,也就是二十四两的赎身银。这才忐忑的去了约定地点。
      
      等到了地方,高福有些傻眼,出门抬头看看匾额,是悦来茶楼没错啊,可那个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的女子又是谁?长的像陈姑娘,可又不像的。陈姑娘前些天可是精神抖擞,胡蹦乱跳的。
      
      “高公公,你来了。”
      “呃,陈姑娘?”高福怀疑的问了一句。
      
      “高公公,是我,你不用在怀疑了,咱们还是说正事吧。”陈翠看见高福进来,突然生出一种早死早超生的感觉。多好,无论签还是不签,今天晚上终于可以睡觉了。
      
      “我的赎身银子是多少?”切身利益那就是最有效的强心针,一牵扯到自己,陈翠立马就有了精气神。除了两天没睡好的黑眼圈整不掉,整个气场那就是一圣斗士。
      
      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陈翠拿出和人砍价的架势,跟高福来了场实打实的辩论赛,最终两个人敲定陈翠的赎身银子是二十两,在府里有单独的房子,工作性质是做饭,日常不干活的时候她可以在后院自由活动等等问题,双方谈拢后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俗话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既然已经确定日后和高公公是同事关系,而且这同事还是顶头老板的贴身小蜜。陈翠当然要好好的孝敬一番,趁着高福写契约的时候,招来店小二要了些茶和点心,全当这三天折腾的赔罪。
      
      捏着高福写好的契约,陈翠很仔细的辨认着繁体字,虽说有些字不太认得,到底咱中国的老祖宗聪明,不要说这繁体字了,就是甲骨文都能蒙出来几个,所以陈翠可用蒙的把这契约看个通透逐字逐句,点点滴滴。因为没有标点符号,陈翠又费了好大的功夫来研究短句,省的日后出现我知道你不知道事件。
      
      大约半柱香的功夫,陈翠确认了所有需要注意的细枝末节,这才把契约放下说道“高公公,我还想加上一句话。”
      
      “加什么?”高福已经无语了,这人也太谨慎了吧,薄薄的一张纸研究半柱香?末了还要再加东西。
      
      “本契约最终解释权归陈翠所有。”
      
      “呃,为什么要加上这个?”高福有些奇怪的问道,加上这句话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陈翠这是通病,总觉得自己钱的都是霸王条款,所以提前下手说好,免得被人算计了,想了想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样我才能更放心。”
      
      “好。”高福想了想这句话,倒也没有什么意思,遂爽快的答应了。
      
      两个人修改好契约,陈翠又让高福从新抄了一份,算是总共写了两份文书,一人一份。高福虽然觉得陈翠这是丑人多作怪,可架不住是主子亲点的,料来也没什么大错,也就同意了。两个人约好第二天进府,这才心满意足的各自拿走各自的那份契约,各归个的家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知道你不知道事件:就是因为短句不同而有歧义的意思,如:我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你知不知道。晕死我了,幸亏咱们有标点符号。
    陈翠这张契约可以让她随时合法的跑路。



    重生皇后
    失意皇后重生之旅……



    名门庶媳
    大家庶长媳,日子很有看头。



    怡然清穿
    李卫与陈翠的甜蜜爱情~



    红楼同人之牵绊
    我的短篇——贾元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