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然清穿

作者:月光之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牛郎织女艰难相会

      雍亲王府的大小师傅、干活杂役们,这些天很惊奇的发现了一个怪事。前阵子那个每天都无所事事、游手好闲、东游西荡的陈翠,居然也会老老实实的窝在屋里,不是个干活就是发呆。偶尔有人经过的时候,还能听见她在振振有词的念着什么。
      
      “翠儿,一天到晚的你念叨什么呢?”和陈翠同组干活的,一个□□桃的大丫头好奇的问道。陈翠报道那天,就是由她带领着参观雍亲王府的。
      
      “没说什么啊,怎么了?”正在和面的陈翠惊讶的问道,满手的面粉,鼻尖上一朵白花盛开,一幅的滑稽样。
      
      “可我怎么听见你说什么二十两的?你缺钱花吗?”一旁择菜的碧玉听见这边的动静,也凑过来说道。
      
      “就是就是,我好像还听见什么房子。”春桃一听见有人附和她,立马将话题展开,和碧水争论一番。这才回头对陈翠说道:“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尽管说,都是在这干活的小姐妹,大忙帮不上,出个主意还是可以的。”
      
      呵呵,陈翠干笑了两声,赶忙提醒热心的春桃锅子滚了。这才将自己解救了出来。陈翠郁闷死了,她怎么这么忘我?难道是安逸的日子过久了,不知道什么是谨慎了?这样很不好。
      
      在心里狠狠的告诫了自己一番,日后再不能如今天这般。她不图什么荣华富贵、得主子青睐。只要让她安安稳稳的赚够二十两,不至于赔钱就行。
      
      哎!提到这个陈翠更加哀怨了,难道她注定被李卫压死?怎么一反抗就被压迫呢?早知道,昨天打死她也不敢掐李卫了。不过是小小的轻轻的掐了那么一下。结果被人家这样报复,真是以小换大。亏大发了。
      
      事情的起因是这个样子的:前天夜里在陈翠依依不舍的目光里,在花好没月亮的房门口。李卫临走前很没良心规定陈翠必须把契约的内容全部背下来,不论是正背还是倒背,必须做到条条滚瓜烂熟,否则就自动赎身。
      
      她陈翠进府是为了见李卫,结果见李卫犹如做贼,提心吊胆不说,还分时辰。好吧这个还是可以忍的,反正只有一墙之隔,她可以白天幻想李卫勤劳工作的场面,夜间偶尔发发春梦什么的。
      
      可是李卫让陈翠尽早赎身,在她一分钱还没赚到,反而要赔二十两的情况下,赎身是万万不能的。二十两可是她家李卫三四个月的月钱。誓死捍卫!
      
      那么就只能乖乖的被李卫欺压,老老实实的背契约。当初她和高福签约的时候,那可是怎么舒服怎么来,她入府后的福利待遇条条框框清楚明白,拉拉杂杂的有十几条。
      
      如今李卫让她全部背下来,简直是要她命!从高中毕业,陈翠就不知道什么事背诵了。于是,面对薄薄的一张纸,她后悔了,后悔进府、后悔为难高福签约,最后悔的还是没事找抽掐李卫。明明知道她这么善良可爱的小美女根本玩不过阴险狡诈的大灰狼,还屡屡想占上风。
      
      其实陈翠心里也清楚把条款背熟了对自己只有好处没坏处,李卫让她背也是为她的日后着想。可是李卫那混蛋拿大顺斋的点心和赎身做要挟,赤果果的要挟,让陈翠有种自己很没有骨气的感觉。沮丧!
      
      反反复复的背诵,来来回回的研究,果然没几天,那份契约书就在陈翠孜孜不倦的努力之下,无论是顺序背还是单挑背都是张口即来。完成了任务,思念就开始堆积。陈翠每天看着眼前的墙,眼都绿了。真想推翻阻碍她自由恋爱的墙,趾高气昂的跨过去。
      
      人都说雍亲王治下极严,整个王府锻造的如铁桶般坚固。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就是只飞鸟经过王府天空,府里也能把它抓下来看看雌雄。可是李卫却能够来王府后院找她,这让陈翠很自恋的认为雍亲王果然没她男人聪明。看!旁人都进不来的地方,李卫就是能够进来会情人。
      
      “怎么还没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前院到后院,愣是费了他半个时辰。幸好陈翠住的地方紧挨前院,在后院二道门之外,不算真正的后院,所以把守也不太严,要不然李卫真不敢来这里。
      
      溜到陈翠的房前,轻轻推门,那门嘎吱一声就开了。李卫皱眉看着这一切很想骂陈翠一顿,什么毛病?怎么老不记得上门。待进了门,看见陈翠炯炯有神、满脸笑容的的坐在那里,囧了。怎么有种守株待兔的感觉?
      
      “李卫,咱们俩真有默契耶!我就知道你要来。”陈翠兴奋的跳到李卫面前说道,才不告诉这可恶的家伙,最近她都等到好晚才睡觉的。
      
      无奈的叹了口气,李卫很无语,别人家的姑娘不都是应该含情脉脉、人未说话脸先红吗?这陈翠居然越来越不知道矜持是什么东西了,好怀念以前一逗就脸红的陈翠啊!
      
      “这东西,我正着背、倒着背,斜着背、单条背都会,你要用那种方式提问?”从门口把李卫一路拉到桌子旁边,几样糕点、一壶茶预先已经在桌子上摆好了。待李卫坐下后,陈翠才正正经经的坐在旁边满汉期望的问道。
      
      “不用了,我相信你。”
      
      “你还是提问吧,你不问怎么知道我有没有好好背呢?再说了,我这么聪明,也不会被你问倒的。“有些沮丧,李卫这家伙要是不提问,怎么对得起她日日夜夜翻来覆去呢?她怎么能够吹嘘自己聪明的脑袋呢?
      
      奇怪的看了陈翠一眼,李卫决定忽视掉陈翠的请求,傻子看到一个这么积极的人,也知道她准备充分了。慢慢的从怀里把前阵子在通州带来的东西递给陈翠,就自顾自的喝茶去了。
      
      “你可真会打击我积极性!”不满的埋怨两声,接过小包袱,陈翠就去欣赏千里迢迢的土特产。打开小包袱,只见几个已经硬掉的火烧在里边,陈翠很怀疑这东西还能不能吃。
      
      “放心吧,我买的时候,那掌柜的说了。这东西存放个把月都不会坏的,只是味道可能没有刚出炉的香罢了。”感应到陈翠的怀疑,李卫赶忙说道。
      
      “可是…..”陈翠还是很怀疑这硬梆梆的面团,真是那个享誉全国的大顺斋做的?
      
      “反正东西给你了,要怎么处理由你决定。”李卫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淡淡的说道。要不是她陈翠自作主张进府,那东西能放到现在吗?李卫有点幸灾乐祸,活该你陈翠吃不到好东西。
      
      “李卫,我们这样算不算偷情呢?好苦恼哦,偷情时很不地道的。”不满意李卫这种吊儿郎当的轻松模样,耸耸肩将东西认真的放好之后,站在李卫旁边摸摸鼻子想了一会,才趁着李卫喝茶的时候悠悠的开口问道。
      
      “咳咳…咳咳….”正喝水的当口,这么一顶大帽子扣下来,这样一句惊世骇俗的话,被一个女人轻松说出来,李卫很给力的被水呛到了。
      
      猛的咳嗽一声,才想起来现在的时间和地点都不对,赶忙瞪了摇头晃脑的陈翠一眼,复捂着嘴闷声咳起来。那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偏偏陈翠就是不太想让李卫轻松过关,再接再厉的说道:“黑灯瞎火,孤男寡女。”在说那个火和女字的时候,陈翠歪着头,眨着眼睛,故意放松音调,拉长声音,顺带一些夸张的动作。
      
      深夜很寂静,蛐蛐在求偶,几声乌鸦叫传来,李卫很拼命的压制自己咳嗽的声音,无奈于陈翠这种火上浇油的话,脸憋的通红,一手指着李卫,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看情况差不多了,再玩下去某些人会生气的,等李卫咳嗽的趴在桌上起不来的时候。陈翠摇头晃脑、慢慢悠悠的走到李卫身后,替他拍背顺气。“哎!这么大的人了,喝个水也能呛着。”扳回一局的滋味真好,占上风的感觉果然舒服。
      
      狠狠的拍掉陈翠那只貌似安慰、其实添油加醋的小手,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平复气息之后的李卫咬牙切齿的说道:“早晚被你害死。居然敢这么搞。”
      
      “你才不会让我有危险呢,哼!”吹吹自己玉葱般的手指头,漫不经心的说道。不用想也知道李卫宁愿压抑他自己,也敢大声咳出来的。虽然引过来人,对他李卫不过是几声训斥、几板子的小事,可是毕竟影响我陈翠的名节不是。嘻嘻!
      
      “就你知道?”白了陈翠一眼,不甘心的李卫起身走到陈翠身后,把她圈在怀里,再缓缓的边吹气边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呢 ?”
      “呃,你别…..”陈翠郁闷了,一时间有些燥热,口干舌燥,浑身上下不自在的捞起桌上放着的杯子猛的灌了一口。尴尬的连话都说不全,她怎么又找了李卫的道呢?
      
      收到满意的效果,就放开手不是手,脚不是脚的陈翠,双手抱胸站在旁边看一只仓皇的起身,飞快的奔到桌子对面的兔子。李卫又小声的鄙视了某个只会说不敢做,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
      
      “过几天,我可能要趟远门,你乖乖的等我回来。”
      
      “怎么又出去啊?”陈翠撅着嘴很不乐意的说道,为什么她要过织女一样的生活?她又没有犯天规。
      
      “不知道,感觉吧。这次应该是去扬州那边,顺道我也想去看看娘。”知道陈翠对岳思颖有着莫名的排斥,李卫虽然不知道里边的具体原因,可还是很聪明的没有说出来。
      
      李卫昨天出门的时候,偶然间见到岳思颖了。从高邮上京的路上,他就知道这岳姑娘进京的目的,再加上当时四爷的人在后边一路护送,李卫差不多已经可以遇见后边的事情。如今果然在京城内看见他们姐弟俩,四爷出京的日子恐怕不远了。
      
      陈翠听见李卫这么说,很直接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虽然以前知道李卫早晚会被派出去,可是她们才见了两次面而已,就要分别。她还是很伤心的,真想让李卫放弃前途,两个人从此采菊东篱下,想看两不厌。
      
      “乖啦!回来给你买好东西。”李卫好声好气的安慰着,看陈翠这样小儿女姿态,不仅没觉得陈翠小题大做,还开心与被人依恋的感觉,心里早乐的不知道东西南北了。
      
      “嗯!能不能不去?”不愿意就是不愿意,不知道她能不能求四爷带上她?反正四爷对她的厨艺很是赞赏。
      
      “大概不能。”李卫想了想又说道:“扬州那边,女孩子的东西很多,胭脂水粉之类的,以前我没法给你买,这次一次性给你添补全了。”
      
      “嗯!“陈翠心说你一个大男人买这些东西哪有我仔细?更何况扬州美女那么多,更是坚定了陈翠想一起下扬州的信念。
      
      “你没有什么话要说吗?”李卫尝试的问道,私心里还是想让陈翠留恋一把,陈翠这样答应了,让李卫失落之余却感觉到很奇怪,怎么他说什么就是什么,陈翠最拿手的不是反抗自己吗?
      
      “有,路边的野花不准采!”抬头,陈翠很有气势的要求道:“采了也白采。”只是那声音小了几度,所以这气势也被大大的打了折扣。
      
      “…..”李卫觉得自己在没事找事,白白的想让陈翠说几句贴心的话。可转眼又一想,要是陈翠说天冷了添件衣服、小心保重身体这样的话,他肯定是要怀疑一下某人又有坏水了。
      
      康熙五十二年,江南道御史岳子峰因直言上谏河道贪墨而被杀,被岳子峰之女岳思颖拼死告到了皇帝跟前。康熙皇帝极为震怒,连夜在养心殿召见雍亲王胤禛。当夜即发明旨,令雍亲王胤禛为主审,十三阿哥胤祥协助,全面彻查岳子峰一案。
      
      次日清晨,雍亲王胤禛,十三阿哥胤祥奉旨出京,一切从简,轻车速行至扬州。此举在江南官场掀起了极大的恐慌、河道官员更是战战兢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老四目前很忙,没空搭理女主。
    虽然咱不是日更党,可是咱每章字数都好多的,和日更也查不了多少吧?为了更新我黑眼圈都出来了。呜呜~



    重生皇后
    失意皇后重生之旅……



    名门庶媳
    大家庶长媳,日子很有看头。



    怡然清穿
    李卫与陈翠的甜蜜爱情~



    红楼同人之牵绊
    我的短篇——贾元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