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长胡须海马
  他拿开了双手。
  哦,不!地方还是那个地方,第一眼看到的还是那个海胆,只是,等等……
  海胆的身边站着……或者飘着一个长着长胡须的“海马”!
  
  海胆和海马离了非常远的距离,站在东西黑暗的边界,好像离近点儿怕让人引起他俩是熟人的误会一样。
  阿奇泪眼中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海胆被他一看,跳起来喊:“我不认识他!”
  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啊。
  “海马”似乎不为所动,仍然看着阿奇。
  “他……他不会不能说话吧?”海胆质疑起来。
  阿奇哭得累,没理海胆。
  
  他疑疑惑惑地问:“你是贝壳杯,还是海螺壶?”
  “海螺壶。”
  很明显海马不但能说话,嗓音还很好听呢。
  阿奇吸溜了一下鼻子。
  “那另一只贝壳杯呢?”
  “被你摔碎了啊,粉碎。”海马说的,好像为那个贝壳杯的命运很悲叹的。
  “哦……”也就是说,不是每一个物体——海君的物体都能变成一种生物。
  
  他咳了一下,很奇怪他现在想相信海马,看他有没有脑子,只在此一问。
  “你能帮我吗?”他话一出口,海胆不乐意了,迅速跳了起来。
  “我也能帮你啊!”
  海马很沉稳地飘了一下,非常郑重地点了点头。
  
  阿奇暂时放了心,靠不靠谱就在下一问了。
  “我想知道整件事是怎么回事,你能帮我解释解释吗?”
  “当然可以。”
  海马飘起来,和阿奇的视线平齐。
  
  “你是牧鱼人阿奇,我,还有他,全是你的‘鱼’,当然,还有好多鱼等着你去找他们呢!”
  “我……我怎么能是牧鱼人?你说我捕鱼人还差不多!”
  “不不不,你父亲才是捕鱼人……人是类当中的捕鱼人很多,但是牧鱼人却少之又少。”
  “那我怎么可能是牧鱼人?我才……”阿奇想了想,他本来想说他才12岁,可是他好像根本不确定自己多大年龄,为什么要用数字来表达他有多小,或者多大。
  海马笑了笑。
  
  “这样吧,你这样肯定不能解决问题的。就像你们说的,大海深不可测,事实上,比你们学到的知道的还要更深不可测的是大海本身。你既然被大海选中做‘牧鱼人’,那肯定要完成牧鱼人的责任。”
  “那我需要做什么?”阿奇想他说的是基本事实。
  “找到你的鱼,牧放他们,到所有海域。这是你的工作。”
  这难道是海君说的正事儿?
  “去哪儿找鱼?”阿奇想,这大概类似游戏里领着队友升级打怪,最后的大反派被KO了,也就GAME OVER 了。
  那就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时候了。
  
  而且,既然说找鱼,肯定不可能在这个有限的空间里找,只要出了这个地方,摆脱珊瑚沙发的捆绑,他就有机会逃出去!管他什么工作、责任!关他什么事呢!
  “好,那我们去吧!”
  阿奇作势要起身,无奈珊瑚臂非常及时地拦住了他,拦!不是捆!
  
  海马飘了飘,看了看。
  然后说:“这个珊瑚也是归你的!”
  阿奇泄气一坐,这一坐很重,好像故意报复珊瑚沙发似的。
  “归我?归我,为什么不能让我支配?他总捆我啊!”
  “我想,你可能还不知道。你牧放的‘鱼’有两类,一类是像我和他的……”海马看了一眼海胆,“我们能说话——你明白的话,也能听明白你的话,接受你的指令,甚至有的时候还会为你所用。还有一类——大概这株珊瑚就是,不能说话,也不听你的话。”
  
  “那我怎么‘放’?!”
  “我不是牧鱼人,我不知道。”
  “你的意思是,我不解决他,我还走不出去,也找不到其他鱼呢!”
  “没错!”
  “没有别的方法吗?”
  “我不是牧鱼人,我不知道。”
  
  本来以为海马还是个通情达理的,无奈好像智商也是有限的样子。
  阿奇不问了,眼前的问题是让这个“死心眼儿”珊瑚听他的话!
  为了降服这个珊瑚,他做了一些尝试。
  比如,站起来——珊瑚不让站!
  所以坐下是没有问题的。
  伸开前臂——没问题,伸开大臂——哦哦,又被绑住了。
  所以伸开前臂的位置是没有问题的。
  他想……
  “我饿了,想吃东西了。”
  阿奇问了一下,虽然他肚子好像并不饿。
  海胆看戏一样看他跟珊瑚斗。而海马飘来飘去,看样子像在手术室外等人。
  
  他们彼此对看了一下,没理阿奇。
  “我饿了,你们不饿吗?”
  阿奇以为他们没听清楚,又问了一遍。
  “你不能挣脱珊瑚,我们也没办法。”
  “你们难道不能给我找点儿吃的吗?”
  “不,我们需要你给我们找食物……况且,海君既然给了你一根头发,你应该没那么饿才对。”
  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呆头呆脑的海胆会说出这么逻辑清楚,勘察人内心的话。
  “我……”阿奇本来想辩解一下,可是他突然发现珊瑚非常放松,如他此刻一样——好像还有点儿皮地伸展了一下珊瑚臂。
  难道他——要睡了?那的确像一个呵欠!
  阿奇觉得这招可以,他试探着伸直了手臂……几乎是一瞬间,珊瑚臂又拦住了他!
  难道,珊瑚属于那种会读心的沉默生物?
  他会根据我的情绪判断形式?
  
  那如果我想让他带我出去找我的“鱼”们,应该用怎样的情绪呢?
  阿奇专注思考的时候,珊瑚就是静悄悄的,似乎在等着他。
  “这里有门吗?”
  “没门,但是他知道怎么出去。”海马一指珊瑚。
  “如果我没有完成牧鱼工作,会怎么样?”
  “不,你不会完成不了工作的,从你来到这儿开始,除了牧鱼,你没有别的事了,永远!”
  阿奇的眼珠子差点儿掉下来:这是什么强买强卖。
  他情绪有抗拒及时地被珊瑚捕捉到了。
  
  阿奇摊开手,表示屈服:“我……我也没别的意思。你看啊,我现也没那个能耐逃出去了。又要去牧鱼,他们……还有我们其他的鱼朋友们还等着我给它们开餐呢,你这样,你这样你不是也饿着呢吗?”
  阿奇话音未落,只觉得自己“嗖”地一下,被传送到“黑”之外的某处。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