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摔出个“海胆”
  真是不巧,海君“谈正事”的神态太像校长了,阿奇没憋住,不想认真听。
  眼神再一次出卖了他。
  
  海君的头发丝又动了动,动得有一点儿惊心动魄的感觉,也就是有瞬间,一丝蓝色发亮的“光”冲到阿奇面前,阿奇本能地伸开双手挡,没想到这如光一样的东西迅速穿透了他的手臂,手臂跟着被带到身侧——海君的一根头发丝绑住了他,并且以肉眼可见的形式融化到了他的“身体”里。
  
  阿奇抗拒地扭动的时候,珊瑚沙发早就准备好了,把他结结实实地绑住。
  这种从外到内,从内到外的捆绑让阿奇非常愤怒:“你个古怪老头,你干什么!”
  听到阿奇叫他“古怪老头”,海君非常放松地笑了笑。
  “小伙子,我做什么当然是为了你好。如果我不把你跟我绑在一起,你怎么在深海下面生活?”
  好像还挺有道理的。
  
  阿奇对抗珊瑚臂的力量缓和了一些,珊瑚臂的力道也慢慢地松起来,阿奇找到了挣脱珊瑚臂的方法,他故意放松,待珊瑚臂没有绑住他的手的时候,他突然抄起面前的贝壳杯,毫不客气地扔向海君。
  非常惨!
  贝壳直接穿过了海君的身体,碰到了黑暗某处,然后只听一阵“啊”由远及近,直接撞到了阿奇的脸上,阿奇毫无征兆地被一个“皮球”凿向了脸,他吃痛不住,弯下腰用刚才扔“它”出去的那只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你不能流血。”刚才被“穿身”的海君,此刻轻轻地说了一句。
  阿奇是觉得可能要流鼻血了,海君的一句话好像很止血,他直起腰,仰起头,用手背使劲儿按住自己的鼻子,眼睛也疼啊,他一直在使劲儿地眨眼睛。
  他试探着举起手背。咦,没有流血啊!
  
  “小伙子,做事怎么不考虑后果呢?”
  这不是海君的声音。
  阿奇警觉地看了看声音的出处,是那个“球”,此刻正站在小几上,以非常“威武”的姿势盯着阿奇。
  盯着……到底是用的哪只眼睛就不知道了,因为他满身都是眼睛!
  
  阿奇吓得差点儿跳起来,要说这东西像海胆不假,可是着实有点儿长相可怖。
  “干吗这么看着我?”
  满身是眼海胆回瞪阿奇,阿奇突然发现,海君不见了。
  “古怪老头呢?”像是个自言自语,像是在问海胆。
  
  他还没等到回答,只觉得身体有些隐隐的异样——难道是,刚才那根头发的作用?
  还是说,刚才他扔的这个“贝壳杯”穿过了海君的身体,他要么挂了要么伤了?
  
  “海君他老人家那么忙,怎么有时间跟一个牧鱼人废那么多话啊。”海胆明显不满意阿奇这么不恭敬的样子,“他老人家早就忙自己的去了。”
  “牧鱼人?”阿奇觉得视觉适应了,他可以盯着海胆了,只是不好聚焦,阿奇指了指自己,“你说牧鱼人?我吗?”
  “对呀!”海胆咕噜了一下。
  
  “什么意思?”阿奇皱了皱眉头,他听说过牧羊人,可没想到自己是个牧鱼人。
  “你是牧鱼人你不知道牧鱼人什么意思吗?真是的!”海胆这个委屈,好像这题是阿奇故意出了题考他的一样。
  阿奇想起来阿爹说过的一句话,他说:海胆都是没有脑子的。
  是了,海胆是没脑子的,我问他估计也得不到什么准确答案。
  
  “那个,那个古怪老头不是说要跟我说正事儿吗?他不在怎么说?还是他……被我杀了?”
  阿奇说这话的时候,还环视了一下这个漆黑的小厅。
  “什么?他被你杀了?啊?哈哈哈……”海胆边说边笑,边滚,然后他“噗通”一下掉了下去。
  “哈哈哈……”的声音从近到远,从远到近,他又弹了回来!
  阿奇再次看向漆黑的所在,他想,既然这“球”能两次弹走再弹回,说明前方和下方应是像墙壁一样的东西,而不是像“黑”一样完全摸不着头绪,他想,既然有墙,会不会有门?如果有门,我是不是能逃出去?
  
  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大概他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已经弹上来的海胆凑近了他,浑身是眼盯得他难受。
  “你干吗?”
  海胆像模像样地说:“既然海君给了你力量,说明你的责任更加重大一些。你的鱼呢?”
  这又把阿奇问懵了!
  
  关键是跟这个没头没脑只有眼睛的海胆说话实在是费尽!既然一个贝壳杯可以砸出来一个海胆,那这个海螺壶呢!
  阿奇抓起来海螺壶没有方向地一挥!
  又抓起来海君喝“毒药”的贝壳杯一顿甩,其中的“毒药”溅了出来。
  
  两种物体的去处暂时不提,这溅出来的“毒药”突然化作千万蠕虫,毫不犹豫地爬向了阿奇!
  阿奇惊恐地看着嫩绿色发光蠕虫的爬向,一边要起身逃跑。无奈珊瑚沙发好像是被输入了“只要他变姿势就绑住”的唯一指令的机器人,它再一次紧紧地绑住阿奇,阿奇瞪着双眼,看着蠕虫爬啊爬……
  触到他的脚,化作一道光消失了——或者被阿奇体内的蓝光给吸了进去!
  
  紧接着……阿奇无比痛苦地看着蠕虫们化作一道道可见的令人作呕的光进到了自己的身体里面。
  虽然对海胆来说是一眨眼的事儿,但对阿奇来说,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阿奇哭了,太恶心了,太莫名其妙了!
  
  他本来应该在魏老师的课堂上罚站,他本来应该跟着陈成去给魏老师抬水。
  他本来可以在学校混一混,混完了,就跟着阿爹出海打渔。
  为什么现在会这样?无论是梦境还是思绪走神的时候想到的一些杂乱的情景,让他熟悉,可是不该是这样细致,也不该持续这么长时间。
  
  ……
  他哭,他双手捂着眼睛哭,他希望这个梦在他拿开双手的时候,就醒了!大不了让陈成他们嘲笑一顿,那也比在这么黑的地方跟一个没脑袋的海胆对话强!
  哭了多长时间他也不知道,总之觉得累了,也觉得是时候该让梦醒了。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