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通情达理”
  不是失重的那种感觉,是被突然“运走”的不理解,阿奇很奇怪自己不想叫。
  哦……
  连阿妈都说我是沉默寡言的孩子。
  魏老师也说:“你倒是说话啊,你倒是说话啊?”
  说什么呢?说多了,也会被罚站的,或者去抬水……好吧,抬水也是惩罚,怪不得我每次都要去抬水,然后……
  然后这也是一处“黑”。
  
  为什么这么说呢?不同于刚才的那个空间,刚才不管怎样还有一处发着微光的小几。
  现在除了海马脑袋顶上的一个像萤火虫一样的小亮光,阿奇几乎感觉到处是墙壁,到处是伸手不见五指。
  这种感觉很窒息,而他很纳闷,为什么珊瑚大哥会把他“送”到这儿。
  说到“通情达理”珊瑚,他在哪儿呢?
  阿奇伸出手臂,张牙舞爪地摸了一圈,挥了一圈,毫无头绪。
  “我的珊瑚呢?”
  越黑的地方,光越亮,哪怕光线如萤。
  他还意外地发现海胆兄就滚在海马的背上。
  
  “我一开始还以为你们不熟。”
  “我们是不熟的啊。”海马说。
  “不熟。”海胆和海马同时发声——因为文字限制,完全呈现不出这个效果。
  “好吧,你们不熟,我跟珊瑚熟,他在哪儿?”
  
  他其实想确定他能不能逃走。
  他的想法一出,感觉两个手臂同时被外力攥紧了。
  “啊啊啊,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你在哪儿了。”
  他感觉珊瑚有可能变成了另外一种形态,他举起手腕,完全看不清楚那儿是不是戴了一副“手镯”。
  “这是哪儿?为什么这里到处这么黑?我看你们……”
  阿奇想了想,才说,“我看你们好像都应该是浅水里的海洋生物,为什么这里这么黑,你们怎么活下来的?”
  他这问题让人无语,他们不但活着,还活得好好的呢。
  
  “我们真饿了,如果再找不到吃的,我们会吃了牧鱼人!”
  海胆懒洋洋但是恶狠狠地说。
  这不对!
  “你们刚才不是说我完不成牧鱼任务,就要永远在这儿牧鱼吗?”
  “是啊,忘记说一个细节:除了被我们吃掉。”
  这不科学!
  “你们……你们不该吃我啊,我看过书的,你们有各自爱吃的东西,比如……”
  还没等阿奇说完,海马头上的灯突然灭了,阿奇觉得奇怪,四面全是“黑”墙,如果这是海底,为什么一点儿压力都没有?
  
  他没敢说话,毕竟初来乍到,或许“黑”是最好的□□。
  不知道“黑”了多长时间,海马头上的灯突然又亮了。
  如果你没有一个参照物,你根本不知道这到底发生了什么,比如时间,比如光线。
  阿奇觉得自己有点儿不正常。
  “我不是人了吗?”
  他怀疑人生。
  “……”
  
  “你刚才为什么会灭灯?”
  “我怕遇到‘海妖’!”
  “海……妖……这个名字我怎么这么熟悉?”
  “你当然熟悉,牧鱼人的头号敌人嘛!”
  “什么!”
  不,这么熟悉的感觉,不该是敌人,应该是……
  阿奇已经想不起来了。
  
  “但,通常海妖聚集的地方,会有食物。”
  海马说。
  “那你们不先吃点儿东西吗?”阿奇怕被这三小只不分青红皂白吃干抹净。
  “我们怕你打不过海妖,海妖不但会吃掉你,还会吃掉我们!”
  “哦……那我们就在一个黑里进到另一个黑里,怎么能找到食物呢?”
  “我们在这儿生活了很久,从出生就生活在这里,我们不觉得‘黑’。”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阿奇还记得那个“光明”的世界,而他除了熟悉那个生活模式,再无其他技能!
  “我是在飘,还是在走?我们是在前进吗?”
  “你好像是在走吧。”
  阿奇想到了一些画面,这话应该是像飘一样走。
  “这样吧。我阿爹跟我说做什么都像捕鱼一样,要有耐心,还要有技巧,明明鱼顺风聚到东面,你却跑到西面去撒网,那就是笨。”
  阿奇看看几位,没反应。
  “我先给你们起名字。”
  “海胆你就叫‘没脑袋’。”
  海胆好开心。
  “海马你就叫‘靠谱’。”
  海马没反应。
  
  他搜了搜自己肚子里的墨水,想,如果我的鱼很多很多,我没那么多名字给他们怎么办?
  机智的他想到了一个绝佳的主意,主要是他想到了校长张老师:编号。
  张老师说:无限编号也不会重复,当然,我想也有编号失灵的时候,那就是你自己都数不过来了。
  
  想法未落,他感到一张网围上了他!
  紧接着他被很多东西撞上了,力道很大,毫不保留,像一个个冰雹砸向了他。
  不行,我得救海马和海胆,还有珊瑚!我得保护他们!
  他的想法根本操纵不到他的手脚,他本能地护着自己的头,努力去找海马的萤光。
  “别怕,我们都在,‘通情达理’的网。”
  他觉得这声音熟悉,是“没脑袋”!
  “‘靠谱’呢?”
  “我也在!”
  “这都是什么东西?我的‘通情达理’没事吧?”
  “没事,你看……”
  
  怎么看?阿奇发现自己也“发光”了。
  是蓝色的光,是海君的头发丝!
  很亮,那亮光照到了“冰雹”们,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但可以确定是一种鱼,群居的鱼。
  海胆和海马有食物了!
  阿奇这么想的时候,他的“蓝光”像是长了手一样,伸出珊瑚网抓来了两条鱼。
  “我的‘通情达理’吃什么?”
  “他吃点我们剩的就行。”
  “在这里,能说话的比不能说话的消耗大,所以我们吃肉,他们吃渣。”
  这可不合理,“通情达理”虽然不说话,却无比贴心,还那么及时地保护我们……
  
  鱼群已过,阿奇这么想的什么,感觉自己的手里多了个东西,他心里一惊,直接扔了出去!
  那只扔东西的手缩回来的时候,手里还抓着一个东西!
  阿奇胡乱地甩了起来,他甩这个“东西”的力道搅起了周围海水的波动,波动很大,“靠谱”和“没脑袋”被跟着甩出去,离开他一段距离。
  “你别激动,那好像是一根鱼杆!”
  
  阿奇甩得手臂都麻了,那根“鱼杆”也没动,他就着海马的萤光看清楚了手里的东西,是个“直棍”,如果说刚才“通情达理”保护了他们,现在他应该就是手里的这个鱼杆。
  “我的天,我是有个百变‘通情达理’吗?”
  
  阿奇晃了晃鱼杆,从一只手倒到另一只手,在他接受的前提下,鱼杆也不死皮赖脸地贴着他了。
  一切都解释得通了,“通情达理”因为他特别义气的解读,变成了更趁手的“牧鱼工具”,虽然不知道这个杆子在这么深的水里有什么作用,现在拿在手里,总觉得可以当个兵器,自保或者保护他的鱼,都不错。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