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正事之前
  “啊……”
  如果你尝试过含着一口水发声,那么,你更像在刷牙漱口,此刻的阿奇就是这样“啊”着……
  “嘿,小伙子,喝水就是喝水,吞下去就好了。”
  
  我、我、我!阿奇刚刚从石阶上踏下来,跟陈成说“这不对”的记忆就像清风吹去的最后一捋青烟,阿奇想:我本来应该是去……抬水吧?可是现在呢?
  他正坐在一个明显是会客厅的地方,一只手拿着一个杯子——精致的贝壳杯,如刚才的那个声音所说,他的嘴里含着一口水,正发出像漱口一样的“哇哇”声。
  
  循着声音看过去,对面是一个年龄和张老师相仿的中年男子?可是他有一头拖地的蓝色长发,这让他想起来一句“蔚蓝的大海……”
  咦?这,这怎么这么熟悉?可他又实在想不起来为什么这么熟悉。他的表情有些“狰狞”,对一个刚过了12岁生日的孩子来说,他的表情还明显得幼稚!
  “哈哈……”对面的男人看似被他的表情逗笑了,可这笑声中,多少有些不怀好意。
  阿奇的语文老师魏老师总问他:“你将来想干什么呢?”
  “我们这儿的孩子都跟家里出去打渔了。”
  “你也想吗?”
  “我当然想,我现在应当想跟着阿爹去!你别再去我家了!”
  魏老师笑了笑,颇像对面这个男人。
  阿奇还在努力地保持着自己的记忆。
  
  “你这样很好,如果你想在这儿混得开,恐怕得需要你之前学到……哦,不,或者是之前就有的一些……小聪明。”长发男人似乎就是阿奇肚子里的蛔虫,他知道他在想什么!
  阿奇努力咽下一口水,清冽的水噎得咳了起来,他感到自己坐在一个有点儿会移动的“沙发”上,待他正前倨后恭咳完以后,他才发现自己是坐在一个“珊瑚沙发”上,珊瑚的触角隐藏着,但也随时准备着把他捆住。
  阿奇没有动。
  
  长发男人不动声色,但眼神中稍微露出一点儿赞许的眼神。
  他看了一眼长发男人,颇为不以为然地避开他的眼神,然后环视起他所在的这个地方。
  这的确是一个“会客厅”,面前的小几上摆着的除了阿奇手里的贝壳杯,还有海螺壶和长发男人贝壳杯里的绿色液体——阿奇想,那大概率是一种水草汁吧,就像我们所说的毒药,他没多看,怕自己吐出来。
  
  他疑惑这个小厅的光源,他觉得自己的视觉受限,非常不舒服。
  “不用看啦,就这么小。”
  长发男人自来熟这一点非常讨厌。
  “我在哪儿?”
  终究得问这个问题的,阿奇本来想另辟蹊径,找来找去也没头绪。
  “海底,深海海底。”
  
  “你的意思是,我在我家脚底下?”阿奇的反应好像司空见惯了一样。
  长发男人顺着他说:“你这么说,你也可以说,在你们学校的脚底下——非常底下,接近深海的轴心了。”
  “海妖呢?”阿奇指的当然是陈成。
  “海妖?”长发男人皱了一下眉,他这一皱眉,阿奇才看清楚,他的眉毛跟头发是连在一起的,也就是眉毛长得和头发混在了一起,混到了鬓角后面,一直拖到了连他也看不到的黑暗之处,“你指的海妖是我们说的那个海妖吗?”
  
  这没意思了,这跟绕口令似的——阿奇非常不客气地给了他一个“魏老师之瞪”。
  “我说的是我同桌陈成!”
  很明显的是,长发男人似乎是顿了一下,好像知道又好像不知道似的说:“我不知道。”
  阿奇想,可能只有他才会有这样的“待遇”,至少这里似乎有那么几个瞬间,他“眼神涣散”的时候来过这里。
  陈成一定是安全的,他去给魏老师抬水,安全返回,去了教室。
  不对,那个时候,他们就会发现我不见了,然后……
  
  想到这儿,阿奇“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同时快速反应的是“珊瑚沙发”,此刻珊瑚触角非常精准地“抓住”了他的手腕,然后一个反扭——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警察叔叔的身手!
  “平淡少年”阿奇刚才还风平浪静,此刻才回复了一个十岁孩子该有的活力:“你放开我,我要回家,我要找我阿妈,我要找我的同学老师,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阿奇平常跟阿爹干活儿,虽然年纪小,力气倒是不小,无奈被“反绑”,一身力气也没地方使,却越挣扎越觉得身体酸痛,最后一条腿单膝跪地,因为愤怒,他眼睛都红了,而那个长发男人,好像见惯了一样,坐在那儿喝他的“毒药”。
  怪不得他一开始好脾气的样子,完全是因为阿奇平静的反应,只有此刻的阿奇才是他见惯的“人类”,他得意了那么一会会儿:人嘛,都是一样的。
  直到阿奇红色的眼神逼近他,他才收起了他的得意。
  阿奇狠狠地质问:“你是谁?!”
  
  阿奇这样问,同样也放弃了挣扎,珊瑚沙发似乎感受到了他收起来的力道,随着他力道的收起,也慢慢地回弹,成为那个柔软乖巧的“沙发”。
  阿奇不想对抗,他觉得这大概就像一个梦,梦醒了一切都过去了。不料……
  “你不是在做梦,你这是在实实在在的深海海底,从这里直接通向你的家,你的学校……如果你想……我现在就能把你阿爹请来……”
  
  “不用!”没等他说完,阿奇非常果断地拒绝了他,如果真如他所说,阿爹此刻在出海,岂不是要成了他们说的“海难”了?
  长发男人轻轻点了点头:“不叫你阿爹来,你只要信了我就行。”
  “我信你什么?你是谁我都不知道!”
  “我是海君。这是你们的说法,事实上我最初的名字只有一个字‘海’!”
  阿奇语文课是常溜号,但此刻他真想学着魏老师说一句:“你这玩儿的什么文字游戏!”
  海和海君有啥区别?!
  
  “在你们来说,可能需要一些区别,因为人,非常非常有限——必须让有限的语言去界定,他们才会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海君又开始自动解读阿奇的想法了。
  “那你那么厉害,绑我干什么?”
  
  “主要是我,不想找那个麻烦,”海君悠悠地吸着“毒药”,然后轻轻地放在小几上,“比如你踢坏了什么,或者干脆跑到‘黑’里面,都比绑上你要困难得多。”
  阿奇竟然无法反驳,他气气地给了他一个“魏老师之白眼”。
  
  只见海君的头发丝丝飘起,这好像撩动了他的某个思绪,他正了正身子:“好了,现在咱们谈正事吧。”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