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渔村少年
  越过群山,经过平原,每一条小溪,河流和泉水都会择一处汪泽静静地蓄势,准备奔入那无边无垠的大海。
  
  人类的聚居处与此类似,傍山而居,傍水而居——更多的人住在气候宜人,生活和顺的平原区,更少的人,最后偏移到与大海相邻。
  
  与大海做邻居是一件冒险的事,人们想了很多方法讨好这个喜怒无常的怪邻,他总是一面满口应承,一面出尔反尔。他的满口应承出于真心:没有哪种造物能像他那样深知万事万物彼此休戚相关的秘密——他走过最远的路,上到天顶,下到地底,到处布满了他的神经;他的出尔反尔同样真诚:他的会客厅款待过最富有的,最贫穷的,最满面春风的,最窘迫潦倒的…他时刻要面临两面极端的环境,想要处处中和,那可真是太强海所难了。
  
  累时他浅吟低唱,怒时他掀起狂浪。
  他虽然是个外交手段了得的家伙,可真正能懂他的,迄今为止只有风了。
  
  风的能力大得惊人,迄今为止,人们知道他推波助澜地完成了几次洪灾,还帮助海底漩涡顺利登陆——每一次都冠以非常漂亮的名字——某某台风,这让他十分得意,作为一位资深的幕后推手,他当然非常非常清楚最近大海底部发生的一些事——他可没想袖手旁观。
  
  没有人真正能探入大海底部,很多的研究结果都自诩已经到达了一种人类现有技术能进入的深度——可是就不仅止于人所能知道的大海底层——人还远远不能探知大自然的哪怕万分之一。
  但是大自然为什么先于人类出现呢?好像他更加有生存的发言权一样,事实上要是没有人的话,他的存在感会大大降低,没准儿还会得一种类似于抑郁症的怪病,他有清楚的意愿想要奉献,甚至等待人的参与——参与他的一切行动和计划。
  
  现代文明已经让海岸线呈现出完全不一样的样貌,设施齐全的现代化器械很好地保护了人类,but……
  
  “鸣奇,请你把本课的最后一段读一下……”
  此刻思绪不知道游到哪儿的阿奇,拒绝似的看了看语文老师——魏老师。
  他的同桌陈成——外号“海妖”的,捅了捅他的腰:“蔚蓝的大海……”
  阿奇的腰一顿痒痒,他扭了扭身子,像个小姑娘一样站起来——全班的笑神经一致地动了起来,阿奇连书都没看:“蔚蓝的大海……蔚蓝的大海……蔚……”
  
  “去后面站着!”魏老师是语文老师,也是班主任,没跟他废话,“好了,我们接着往下分析……”很多同学都跟着阿奇,扭头往后走,魏老师不乐意了,拍着桌子,“都往哪儿看呢?看书!你们能来这儿读书容易吗?一节课就50分钟,有45分钟——我指的是某些同学都不知道在想什么!我一看你那涣散的小眼神儿,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
  
  老师的话当然指阿奇,大家一边稀稀拉拉地笑,一边回头看阿奇。
  魏老师的课堂还在乱糟糟的时候,突然有人敲教室窗户,大家一起扭头看——校长张老师——也就是他们的理科老师正在敲窗户,一边敲一边说:“魏老师,找几个男同学,把你的水抬到宿舍去。”
  
  同学们一听,顿时一阵骚动,几个男同学马上举起手,连带着全身,有的都站起来了。
  “坐好坐好,都给我坐好!鸣奇,陈成,你们两个去!”
  陈成一下子从座位上跳起来,魏老师瞪了他一眼。
  阿奇磨磨蹭蹭走着,边走边嘟囔:“怎么每次都让我抬水啊?”
  魏老师装作听不见,望着他的背影深深地看了一眼。
  
  终于自由了,陈成手臂一伸,搭在阿奇的肩膀上:“咋啦?你最近怎么总溜号啊?”
  “我怎么又溜号了?我好好听课呢。”
  “我一看你那涣散的小眼神儿,就知道你在想什么!”陈成学着魏老师的语气,原封不动地把这话回给了阿奇。
  阿奇一耸肩,就想耸掉陈成的“爪子”,张老师从路口拐了过来,没等他耸,陈成就自动把手臂拿了下来。
  
  “张老师。”“张老师……”他们乖乖地跟校长打招呼,张老师常年戴着一个帽子,大家都怀疑他是没有头发了,他是校长他最大,也没见他对谁脱过帽。此刻,他冲他们点点头。
  他们乖乖地跟在校长后面,拐到学校大门口的时候,校长一伸手:“还是老地方,我就不过去了。”
  阿奇和陈成都知道“老地方”是哪儿。
  
  渔村淡水全靠外运,每家每户都有水塔,想尽一切办法储存淡水。
  学校建在崖上,事实上是张老师家的房子又扩建了的,水塔就是张老师的水塔,自从魏老师来了以后,魏老师喝的水经过二次过滤,虽然她不肯,但校长不干了:“你肯来都感激了,我们这都习惯了,怕你连水都喝不到,想家,再走喽。
  ”
  魏老师没再拒绝,只是把自己的水每天烧两大壶带到教室,全班同学都能跟着喝。这招不错,有的家里想节省一个人的水量,就来上学。
  张老师家的水塔可以没水,给魏老师的二次过滤水绝不会没有。
  
  阿奇和陈成从石头台阶上一步一步地往下下,一级、两级、三级……
  “海妖,这不对,你看!”
  
  陈成边走边耍帅,一边吹着口哨一边看着波涛汹涌的大海……,突然听到阿奇大喊,他被吓一跳,阿奇本来就在他前面,石阶又是有曲折的,此刻他只能听到阿奇的声音,却看不到人,听声距离却是非常远的,他马上跑起来,边跑边大声喊:“阿奇,你在哪儿?阿奇……”
  
  刚刚好像还天边的海水此刻喧闹着攀上了石阶,好像他们化作一个个巨人,在比赛着攀岩,第一个攀到到陈成的嘴边的浪花把陈成的那个:“啊……”吃了去!
  陈成的舌头触到那……这水不是苦咸的海水,是清冽的淡水。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 ̄▽ ̄*)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