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如此主动

作者:小蘋罗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一

      
      木云枝午睡起来,屋子里格外安静,屋外的阳光透过窗户的缝隙照射在被褥上。
      
      光影斑驳。
      
      她张开手掌,阳光落入她手心。有些许暖意自掌心浮现。
      
      她不由想起那时候她满不情愿的嫁入东宫后,整日都在胡思乱想,心情郁闷,想着何时才能离开。长期忧思郁结,身体便大不如前,即便是炎热的三伏天,她也觉得身子冷。
      
      这会儿,身体却是暖洋洋的。
      
      她笑了下,掀开被子起身。身体一如既往的轻盈,感觉今天下午也可以好好练剑。
      
      走出房间时,她伸了个懒腰,抬起头,蓝天白云,太阳高高悬挂在天,散发着耀眼而热烈的光芒。
      
      青萝端着新鲜煮好的茶水过来,笑道:“太子妃,您醒啦,喝口茶润润嗓子吧。”
      
      木云枝点头,随着青萝回到房间。
      
      青萝为她倒茶时,木云枝忽的想起,自己好像在从皇宫回来的马车上睡着了,可她方才是从屋子里安然醒来的。
      
      “太子殿下呢?”木云枝接过青萝递来的那杯茶:“他又去忙了么?”
      
      “太子殿下和徐影大人在花园练剑。”
      
      茶杯递到嘴边,木云枝却愣住了。她挑了下眉,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青萝笑着重复了遍:“太子殿下和徐影大人在花园练剑。”
      
      木云枝吹了吹还冒着热气的茶,嘴角不由上扬,有点意思,太子殿下居然开始练剑了……
      
      她记得,太子殿下不会武,但擅文,是皇帝陛下最看重的儿子。
      
      茶凉了些许后,她抿了口,还是觉得有点烫,索性放下了。
      
      她起身:“这茶先放这里凉凉吧,这天气和暖,下回煮完茶后,可以放几个小冰块丢在里面缓缓热度,不然要等茶凉后再喝,可难等了。”
      
      青萝点头:“是,青萝记住了。”
      
      木云枝笑着:“走,我们去花园看太子殿下练剑去!”
      
      “好!”
      
      花园中,秦骁在徐影指导下,在练基本功。学武之人最重要的便是根底,地盘要稳,要扎实。
      
      秦骁正在扎马步,还特意去换了身更干净利索的衣服。
      
      木云枝兴致勃勃跑过去时,扎着马步的秦骁双腿在颤抖。平日里他要么坐着,要么躺着,如此这般,确确实实是没有。
      
      额头上汗滴大颗大颗往下掉,脸色有些许苍白,但还咬牙坚持。
      
      木云枝一看,愣住,反应过来后迅速跑了过去。
      
      徐影还没来得及行礼,木云枝斥道:“徐影!你干什么呢?这么大的太阳,怎么能让太子殿下在太阳底下扎马步?!你是不是傻!!”
      
      徐影:“……”
      
      斥完,木云枝转身看秦骁,他紧皱着眉头,满脸是汗,连衣服也被汗湿。
      
      她下意识蹙眉,抬起衣袖给他擦着汗。
      
      秦骁抬眼瞥了她一下:“太子妃不必生气,是我让徐影对我严厉指导的。”
      
      “不行!”木云枝拉住他胳膊:“你这细皮嫩肉的,又是堂堂太子殿下,要是因为扎马步而中暑晕倒,这责任谁担?”
      
      “我……”
      
      徐影立马上前:“太子妃说的有理,是属下考虑不周。太子殿下身份尊贵,即便要练,也不该顶着烈日练。”
      
      木云枝点头,就是嘛!
      
      若说太子殿下稍微有些根底,这样晒一晒也没什么,可看他这副快要虚脱的模样,显而易见是有些承受不住,不过是在强忍罢了。
      
      毕竟是娇生惯养长大的,怎能受得住这般历练?
      
      木云枝转头看秦骁:“太子殿下,凡事讲求循序渐进,你根底不好,不该一开始就这般劳累,得从更基础的来。”
      
      秦骁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插话,木云枝又看向徐影:“还有你,身为太子殿下身边的暗卫统领,怎么不知道太子殿下的身体状况?他显然受不住你的训练,你训练暗卫的方式不能直接用在太子殿下身上!”
      
      徐影一愣,连忙弯腰拱手:“是,太子妃教训的是,是属下的错,请太子殿下、太子妃责罚!”
      
      木云枝拽起秦骁胳膊,他踉跄了下,借着木云枝的力暂且站着。但双腿依旧有些颤抖,一时半会儿怕是缓不过来。
      
      木云枝又说:“徐影大人,我没有要责罚你的意思,只是提醒你一下。同样的错误,以后可别犯了。”
      
      “是!”
      
      秦骁侧目看着木云枝,见她蹙眉,一副严肃模样,轻挑了下眉,有点意外。
      
      木云枝转头看他,小小的瞪了他一眼:“还有你,自己什么身体自己不知道?你就不怕你晒一下午,明天就起不来了?”
      
      “……”
      
      秦骁轻轻咳嗽了两声:“太子妃何必如此苛责,小事而已,无需这般……”
      
      “这种事情我清楚,听我的!”
      
      “……”
      
      秦骁看了徐影一眼,给了他一个眼神。
      
      徐影会意,行礼后转身离开。
      
      木云枝拉着秦骁走到阴凉处,青萝立马递过来一块手绢,她拿着替他小心翼翼擦拭着额头上快要滑落的汗珠。
      
      秦骁注视着木云枝,她的眉头从方才开始便是拧在一块儿的,表情也是少有的严肃,看起来多少都有些不高兴。
      
      秦骁也不知道,他在太阳下扎个马步会让木云枝觉得不合适。他只是想……稍微锻炼锻炼罢了。
      
      他抿了下唇,问:“太子妃生气了?”
      
      木云枝看了他一眼,收回视线后又擦了擦他脸颊。
      
      “不是生气,只是有点担心。”
      
      “担心什么?”
      
      “自然是担心太子殿下你的身体,”木云枝望着他:“太子殿下身份尊贵,平日里定然不曾做过如此劳累之事,若是玉体有恙,整个东宫的人都有责任。再者……”
      
      秦骁注视着她,等她继续往下说。
      
      木云枝叹了口气:“再者,好端端的,你为何要练剑啊?”
      
      秦骁避开了她的视线。
      
      木云枝眯了眯眼,轻轻“哼”了一声以示不满后,将手绢递给青萝时,交代:“青萝,命人去准备一些清热解暑的莲子汤来,还有,准备热水,太子殿下要沐浴。”
      
      “是。”
      
      青萝笑着离开。
      
      秦骁看了木云枝一眼,她已经转身,往卧房那边走去。
      
      秦骁愣了下,连忙跟上。
      
      他走在她身后,觉得她肯定是有点生气,但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于是一路跟着,便跟在她身后回到了卧房。
      
      木云枝忽然转身,秦骁及时停住脚步,定在了和她有两步距离的位置,眼里有一丝慌张闪过。
      
      两人对视了会儿,木云枝开口:“殿下,你是真的想练剑?不是一时兴起玩玩而已?”
      
      秦骁点头:“是。”
      
      “绝对不会半途而废?”
      
      “不会。”
      
      木云枝点了下头,脸上似乎有些许笑意浮现。而后她转过身踏进了卧房的门。
      
      秦骁稍稍疑惑了下,也跟了进去。
      
      先前青萝端进来的茶,这会儿已经凉了不少,木云枝用手指触碰了下杯壁,有丝丝温度,但不烫。那么茶壶里的茶定然也不烫了。
      
      她拿过一个干净的杯子,倒了杯茶,递到秦骁面前。
      
      秦骁接过杯子喝下去时,木云枝忽然开口:“若是殿下真的想练剑,可以和我一起啊,我会的,我都可以教你。”
      
      他喝茶的动作一顿,眼神有些诧异,缓缓咽下后,他放下手中的杯子。
      
      木云枝见他表情有异,又问:“殿下是不愿意吗?”
      
      “不是,”秦骁看着他:“你练的剑法是木家家传,我练,是否不妥?”
      
      “有什么不妥?”木云枝一脸震惊:“你是我夫君,我们是一家人,你练我们木家剑法,哪里不妥?能有什么不妥?”
      
      “……”
      
      秦骁抿了抿唇,一家人……
      
      嗯,确实。
      
      “好吧,既如此,那便听太子妃的。”
      
      “这还差不多,”木云枝收回了方才的情绪,笑了下:“我这就让人去找我三哥,让他来教我们!”
      
      “这……”
      
      “没事,不用客气,反正他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劳动劳动也是好的!”
      
      “……那就听太子妃的。”
      
      热水备好后,秦骁去沐浴了。
      
      木云枝找来了徐影。徐影见着她,经方才一事,心中有些许敬畏之意,恭恭敬敬朝她行礼。
      
      木云枝笑道:“徐大人,之前的事,我稍微激动了些,语气重了点,你别介意。”
      
      徐影一愣,再次拱手:“太子妃言重了,本就是属下做错了事情,太子妃并未责罚,属下心中十分感激!”
      
      “哎呀哎呀,这种话便不必说了,我找你来,其实是想请你帮个忙。”
      
      “太子妃请讲。”
      
      “我和殿下说好了,他和我一起练我们木家剑法,你能不能帮我去一趟木府,把我三哥找来?”
      
      徐影抬头看了眼木云枝,她笑着,似乎真的没有生气。
      
      木云枝又道:“麻烦徐大人跑一趟了。”
      
      “是!”
      
      徐影并非第一次去木府,但上回擅自进去后,和木家三少爷打了起来,这回,还是规规矩矩走正门吧。
      
      得知徐影是来找木敛雨的,彩衣并未阻拦,直接放行。
      
      徐影诧异之余,还是走了进去。
      
      木敛雨在他自己的院中,并未练剑,而是躺在院中那颗树上偷懒。
      
      徐影去时,他闭着眼,翘着二郎腿躺在树干上,嘴里还咬着一根不知从哪里摘来的狗尾巴草,脚尖轻轻晃动着,一副惬意模样。
      
      忽而有风至,空中似有梨花的香气弥漫开。
      
      半悬空的衣决随风飘了飘,垂下的发丝被风吹动,轻飘飘的扑打在他自己脸上。
      
      他红唇微动,嘴里的狗尾巴草也随着动了动。
      
      徐影站在树下,仰头看他。
      
      少年稚气未脱的脸上有几分桀骜不羁,他嘴角微微上扬,浅笑时如微风拂面过,却又明媚似旭阳。
      
      徐影嘴角微微弯起,眼中笑意徐徐:“三少爷,我们又见面了。”
      
      闻声,木敛雨缓缓睁开眼,侧目看他。而后眉头轻蹙了下:“是你。”
      
      徐影笑道:“是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祝大家除夕快乐呀~
    本章评论区发红包,明天醒了之后批量放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