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如此主动

作者:小蘋罗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鸾凤宫内,前殿富丽堂皇,一眼看去便知道这是后宫之主的住处。內殿倒是装饰的素雅了些,屋子里摆放着些许花草,增添了几分温馨之意。
      
      在鸾凤宫大宫女金瑶的提示下,木云枝同秦骁一道给皇帝和皇后娘娘行礼,而后恭恭敬敬给他们敬茶。
      
      如秦骁所言,即便来的稍晚些,皇后也并未说什么,反而满脸温和笑容的拉着木云枝去了院中讲话,一边欣赏种植在院中的、由皇后娘娘亲自照料的花草们。
      
      秦骁和皇帝坐在內殿喝茶,父子俩人,对视两眼,相顾无言,跟皇后和木云枝那边是极其明显的对比。
      
      片刻后,秦骁主动开口:“父皇不用去处理公务么?”
      
      皇帝轻笑一声:“这不是还有你嘛,不急。”
      
      秦骁皱了下眉。
      
      他十六岁被封为东宫太子,那时起便开始接手处理朝中要务,到十八岁时,朝堂上大部分的奏折几乎都是他在看,他在批阅处理,皇帝每天做的事情,就是上个朝,随意翻看几本稍要紧些的奏折,然后在皇宫里闲逛溜达,看看风景,品品美食,日子过得无比滋润潇洒。
      
      倒是他,整日累得要死,还要被那些写奏折的老家伙们气。
      
      一想到那些,秦骁的火气就忍不住上涌。他还不是皇帝呢!
      
      秦骁压着怒意,缓缓开口:“父皇,儿臣新婚,想多花些时间陪太子妃,以后便不要送那么多奏折去东宫了。”
      
      “这……”皇帝顿时坐直:“太子啊,朕觉得太子妃会理解你的,毕竟,你是太子,忙于事务也是正常的。”
      
      秦骁又道:“你送了我也会派人给你送回来的。”
      
      “……”
      
      皇帝“哼”了一声,略显不满。
      
      秦骁倒了杯茶,右手食指和中指推着将它送到皇帝跟前:“父皇也要体谅儿臣才是,若是太忙,哪里有时间为皇家开枝散叶?”
      
      “可是……”
      
      “若是朝堂上大臣质问起儿臣为何成亲后依旧没有子嗣,父皇可愿意承担所有责任?”
      
      “……”
      
      皇帝一愣,下意识开口想要反驳,但又觉得秦骁说的有道理。纠结了下,皱起了眉头,端起那杯茶一饮而尽。
      
      “罢了罢了,既如此,近日奏折便不送去东宫了,太子可要抓紧些时间!”
      
      “嗯。”
      
      秦骁端起茶杯抿了口,嘴角弯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算计得逞后的笑意。
      
      桌上那壶茶喝完时,皇后娘娘带着木云枝回到內殿。木云枝脸上满是笑容,想必和皇后娘娘的交谈十分愉快。
      
      进来后,木云枝看了秦骁一眼,脸上笑意更深了几分,而后抬起衣袖半挡住脸转过头去,可她脸上笑意丝毫不减。
      
      秦骁愣了下,眯着眼打量了下木云枝,又看向淡然自若着坐下的皇后娘娘,心中顿时有种不详的预感。
      
      他有种感觉,不管她们说的是什么,一定和他有关,否则木云枝不会看着他笑成那样!
      
      秦骁忍不住发问:“母后,您和太子妃方才说了些什么?”
      
      “没什么。”皇后娘娘指了指她身旁的位置,示意木云枝坐下,木云枝会意,乖巧着坐下。
      
      “不过是些许你以前的顽皮事罢了,”皇后娘娘笑着看向他:“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
      
      她口中说的他以前的顽皮事该不会指的是他小时候做的那些蠢事吧?木云枝才嫁入东宫第一日,就和她说自己以前的糗事真的合适么?
      
      秦骁抬手扶额,心里有些许气愤,但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他看向皇帝,皇帝一脸看好戏的样子坐着,察觉到秦骁在看他,面带微笑的拿起桌子上一块糕点塞进嘴里,慢悠悠咀嚼了起来。
      
      “……”
      
      罢了。
      
      既然木云枝都知道了,他也没办法。知道便知道吧,哪个人小的时候没干过几件蠢事,他那时候也不是太子,只是个几岁的孩童,也很正常。
      
      他瞥了木云枝一眼,木云枝正看着他,她脸上的笑意似乎从方才进来开始便没有下去过,似乎心情很不错。也不知道他母后到底是用了多大的夸张语气,才能让木云枝这么高兴。
      
      他们在鸾凤宫用过午膳后才离开。
      
      回去的路上,木云枝有些乏了,坐在马车里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她双手捧着脸,努力睁着眼睛,不让自己的眼皮合上。
      
      她素日里有午后小憩的习惯,再加上平时要练剑,午后若是不睡会儿,一整个下午都会显得精神疲惫,什么都不想做。
      
      所以倦意还是战胜了木云枝的坚持。
      
      刚到一半路程,木云枝便睡着了,脑袋没支撑的左摇右摆了几下后,找到了一个支撑点。她满意的“嗯”了一声后,伸出手抱着什么,惬意的睡了过去。
      
      她身边的秦骁,在她脑袋靠在他肩膀上时,便愣住了,这会儿更是浑身僵硬着,不敢乱动,怕将她吵醒。
      
      他眼角余光瞥向靠着自己的木云枝,抿了抿唇,端正着放在双膝上的双手不由自主握紧,而后也闭上了双眼。
      
      马车在东宫门前停下。
      
      莫开掀开车帘时,车内的秦骁和木云枝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莫开一愣,压低声音询问:“殿下,需要帮忙吗?”
      
      秦骁缓缓睁开眼:“不必。”
      
      他将木云枝从马车里抱下来,径直走向卧房。
      
      床榻上,木云枝睡相平和,安静躺着。秦骁坐在床边,抬手按了按已经麻木许久的右胳膊。缓和好后,转身拉开被褥,小心翼翼盖在木云枝身上。
      
      临走前,还替她掖了掖被角。
      
      书房。
      
      桌案上摆着一堆奏折,是昨日皇帝早些时候派人送来的,因为大婚没来得及看。现在赶巧了,秦骁和皇帝约定了,以后奏折他得自己看。
      
      他抬手敲了敲那堆奏折最上方的那本,神色都比寻常时候要温和些,肉眼可见的心情愉悦。
      
      他转身:“莫开,把这些奏折装好,全部送回到陛下的御书房吧,记得,要小心,千万别弄丢了任何一本奏折。”
      
      莫开有些疑惑:“把奏折送回去?可是殿下,这些您都还没看呢,昨日才送过来的啊。”
      
      “我知道,”秦骁笑了下:“送回去吧。”
      
      莫开忍不住一哆嗦。
      
      平时太子殿下在他面前露出笑容的时候,总有一个人要倒霉。而且,他笑起来的时候,看着怪可怕的,总觉得下一秒他就要骂人,或者是砸东西。
      
      他连忙点头:“是,属下这就去办。”
      
      大概一个时辰后,所有看完的、没看完的奏折被悉数送回了御书房。
      
      皇帝的书桌,原本只有零散几本奏折,他甚至都准备看完之后去御花园里赏花,但此刻,已经被奏折堆满。
      
      他坐在桌案前,提笔的手都忍不住颤抖,笔尖的墨滴到奏折上,他也没顾得上,只觉得脑子疼,眼前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清楚。
      
      莫开见状,连忙行礼离开。
      
      皇帝捂着胸口,有种要吐血的感觉。好多奏折……好多奏折啊!
      
      他放下笔,双手撑着脑袋,发出悠长且沉重的一声叹息。
      
      头疼啊!
      
      “唉——”
      
      他身边的大太监旬公公笑着开口:“陛下,往日太子殿下辛苦,您还不信,现如今奏折被送回来,您亲自批阅,可觉着太子殿下辛苦了?”
      
      皇帝一边摇头,一边批阅奏折:“他年轻,又是东宫储君,辛苦一些也没什么,朕都一把年纪了,这般劳累,怕是骨头都要散了!”
      
      旬公公笑了两声:“陛下乃是九五之尊,宫中御医无数,自会好好照料陛下的龙体的。”
      
      “哼,”皇帝忽然捏紧了手中的笔:“太子那个臭小子,他要是没给朕生出两个孙子孙女什么的,没给皇家开枝散叶,他就等着瞧吧!”
      
      旬公公捂着嘴笑了起来。
      
      此时,东宫里,站在院中的秦骁忽的打了个喷嚏。
      
      他抬手摸了下鼻子,皱了下眉,现正是六月和缓的天气,是着凉了么?
      
      他也没管。
      
      他手里拿着上回木云枝送他的那把玄铁剑,站在院中,稍稍比划了几下。不过他向来不爱武,平时又忙,自然不懂剑术。
      
      徐影在他身侧,兼身为他的剑术师傅。
      
      秦骁提着剑比划了几个招式后,徐影脸上表情先是震惊,而后沉默,最后是无奈,甚至有点想笑,但是又不敢笑出声来,只能忍着。
      
      秦骁转身时,他将脸上所有情绪顿时收敛住,面色如常看向秦骁。
      
      秦骁问他:“怎么样?”
      
      徐影看了看秦骁的脸色,他一脸认真,的确就是在询问他练剑的情况如何。
      
      徐影纠结了下,先问他:“殿下是想要听实话吗?”
      
      “不然?”
      
      “殿下保证不会生气,不会迁怒到属下吗?”
      
      “……”秦骁蹙眉:“再不说就砍了你!”
      
      徐影笑了下,抬手摸了下鼻子:“那个,属下觉得殿下还是得从基本功练起,招式虽然没错,但软绵无力,几乎没有攻击性,也就是说旁人口中说的……花架子。”
      
      秦骁瞬间皱眉,眼神冷了几分。
      
      徐影立刻后退了三步,拉开了他和秦骁之间的距离:“殿下,说好的不生气的。”
      
      秦骁握紧了手中的剑,咬紧了牙,花架子……软绵无力……没有攻击性……?!
      
      他就这么差吗?!
      
      他闭着眼,深呼吸了下,而后迅速睁开,眼神冷冽了几分,他提着剑指向徐影:“基本功怎么练?”
      
      “殿下确定要练?”
      
      “废话!”
      
      “会很辛苦。”
      
      “我做好准备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