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如此主动

作者:小蘋罗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二

      
      木敛雨随着徐影来到东宫,下意识打量了下四周环境,眼里有几分警惕。徐影说是他家小妹喊他来的,但他并不是完全接受这个说法。
      
      今日才是他家小妹嫁入东宫的第二日,这就请他来做客,是否不太合适?而且,按规矩,明日是小妹回娘家的日子,今日将他喊来,怎么都觉得奇怪。
      
      木敛雨盯着徐影的背,眯了眯眼。
      
      徐影走在前头,木敛雨视线灼热,如针一般。他有些无奈,却也不好说什么,三少爷来之前便是一脸不信任自己,不见到太子妃,怕是不会放下戒心。
      
      东宫花园里,木敛雨见到了木云枝。
      
      她正练剑。
      
      木敛雨愣了下,不等徐影转身和他说些什么,他绕开徐影,大步朝木云枝跑了过去:“小妹!”
      
      徐影:“……”
      
      他收回了快要说出口的话,笑了下,走了过去。
      
      木云枝听见木敛雨的声音,收回剑招,笑容满面:“三哥,你来啦!”
      
      惊喜之后,木敛雨忽然意识到有点不对劲。如今木云枝已是太子妃,这身行头,这副在这里练剑的模样,怎的还和在木府时一样?
      
      木敛雨眯了眯眼,拉过木云枝走到一边,而后压低声音询问:“小妹,你这是什么情况?你怎么……”
      
      他指了指木云枝的打扮,又说:“你现在可是太子妃,怎么还跟在家里的时候一样啊?太子殿下知道吗?你是不是和他关系不好啊?他都不管你的吗?他人呢?不在东宫吗?”
      
      木云枝笑了下,不过是一日不见,她家三哥的问题还真是一个接着一个,他的话也是一如既往的多呀。
      
      她伸手拍了拍木敛雨肩膀:“三哥,我和太子殿下很好,什么事都没有。”
      
      “那你这是……”
      
      “我和太子殿下说好了,我不能荒废剑术,所以我打算在东宫弄一个小小的练武场。”
      
      木敛雨一愣,满眼错愕。而后木云枝略显得意的指了指他们脚下这块地:“就在这儿!”
      
      木敛雨望着木敛雨,欲言又止了两次,脸上写满了无奈。
      
      这和他想象中的可完全不一样啊,说好的太子妃端正贤淑,是东宫的女主人呢?他家小妹现在和“端正贤淑”四个字里的哪个字能搭上边儿?
      
      太子殿下真的允许她在东宫弄个练武场,还让她跟待在家里一样天天舞刀弄剑的?
      
      奇了怪了,这不像是他所知道的那位太子殿下会做的事情啊!
      
      木敛雨抬手轻摸了下巴一下,再次看向木云枝,木云枝眼里都是笑,半分不像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也不像是被人胁迫后逼着说出这些话来的。
      
      他暗暗松了口气。
      
      木云枝拉着木敛雨去旁边阴凉处坐下,青萝立马将茶端到他们面前,又摆上了一盘素日里木敛雨爱吃的糕点。
      
      木敛雨笑着看了眼青萝,点了点头。
      
      青萝也笑了下。
      
      木云枝说:“三哥,其实今日我喊你来,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木敛雨拿起一块糕点塞进嘴里:“咱俩可是亲兄妹,有什么忙你尽管开口,我肯定帮。”
      
      “太好了!”木云枝一拍手:“那你教太子殿下练剑吧!”
      
      “咳咳咳——”
      
      木敛雨瞬间被糕点呛到,捂着胸口一阵咳嗽。
      
      木云枝连忙端起桌上茶杯递到他面前,又给他拍背顺气:“三哥,你没事吧?”
      
      木敛雨将那杯茶一饮而尽,呼吸才稍微缓和了些。
      
      他看着木云枝,两眼诧异:“小妹,你是认真的吗?我?教太子殿下练剑?”
      
      而后他叹了口气,用衣袖擦了擦嘴,摇着头,满脸写着抗拒:“也不知道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爹和阿娘要是知道了,我的腿可就保不住了!”
      
      “三哥,你要是不帮我,我就回家告诉爹爹和阿娘,说你欺负我,你的腿啊,照样保不住~”
      
      “小妹,你这……”
      
      木云枝笑了下,忽的凑近木敛雨,压低声音又道:“而且,你逛青楼的事,我可还没告诉爹爹和阿娘呢~”
      
      “……”
      
      木敛雨“啧”了一声,压着嗓子反驳:“什么叫做逛青楼?我就是好奇去里面看了几眼,我很快就出来了好不好!”
      
      “衣衫不整出来的。”
      
      “……那是被青楼里那些姑娘拉扯的,非我本意!我是清白的!”
      
      木云枝笑出了声。
      
      木敛雨有点无奈,又有些委屈。一想到那时候的事,就后悔,就糟心,自己为什么非要作死的进去想看看青楼里面是什么样的呢!
      
      这也就罢了,偏偏自己从里面跑出来的时候还撞见了正好出门逛街买东西的木云枝!
      
      唉!
      
      他看着满脸笑意的木云枝,犹豫了下,问:“那太子殿下本人同意了么?”
      
      “自然是同意了的。”
      
      “那……好吧!”木敛雨一拍桌子:“但要是爹和阿娘问起来,这事你得帮我解释,不然我逾越身份教太子殿下练剑,回去肯定少不了一顿责罚!”
      
      “知道了,包在我身上了。”
      
      爹爹和阿娘那边,完全不需要三哥担心,她撒个娇就能解决的事,那都不算事儿!
      
      徐影请来了秦骁。
      
      秦骁和木敛雨算是头一回正式见面,两人面对面站立,四目相对,分外尴尬。
      
      秦骁看着他,他也看着秦骁,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开始凝固了。
      
      木敛雨想了想,秦骁好歹是太子,身份尊贵,自己得先给他行礼才符合规矩。于是弯下腰:“参见太子殿……”
      
      “下”字还没说完,木敛雨看见秦骁也弯腰了,一句“三哥好”卡在喉咙里,没来得及完全说出口。
      
      四目再次相对,尴尬到了极点。空气里似乎有阵阵寒意升起。
      
      这是个什么情况???
      
      木敛雨看着朝自己弯腰的秦骁,心如死灰,太子殿下给他行礼了,夭寿了!爹和阿娘要是知道了,他会死得很惨的啊!!!
      
      于是木敛雨身体往前一倾,跪在了秦骁面前。
      
      秦骁一愣,连忙上前伸出手要去扶他,旁边站着的木云枝也是满眼错愕,下意识走上前去朝他伸出了手。
      
      木敛雨抬手阻止了他们:“等等!”
      
      秦骁和木云枝同时顿住。
      
      木敛雨看着秦骁,恭恭敬敬行礼,道:“臣木敛雨,参见太子殿下。”
      
      秦骁:“……”
      
      木云枝挑了下眉,有点意外。
      
      而后木敛雨才起身,心里才踏实。
      
      不管如何,秦骁都是昭国太子,是储君,而他们木家为臣,臣在君前,怎能无视规矩礼数?
      
      秦骁缓了缓神,与木云枝对视了眼后,开口:“三哥,我……”
      
      话还没说完,木敛雨再次阻止:“太子殿下等一下!”
      
      秦骁:“?”
      
      “那什么,我年纪比你小。”
      
      “……”
      
      “你不用喊我三哥,你叫我名字就好。再说了,你喊我三哥,总觉得怪怪的……”
      
      “…………”
      
      商量过后,称呼定了下来,木敛雨还是尊称秦骁为“太子殿下”,秦骁直接喊木敛雨的名字。
      
      按照木云枝的意思,木敛雨在东宫教秦骁练剑,教的是木家剑法。
      
      木敛雨开始时有些许诧异,后来想了下,也无可厚非,何况,太子殿下能不能学会,是否可以理会其中精髓又是另外一回事。教教,也无所谓。
      
      木云枝告诉木敛雨,教导期间,徐影负责监督时,木敛雨顿时睁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
      
      “你说什么?他负责监督?”木敛雨指着徐影,一脸嫌弃:“我不干!”
      
      木云枝又道:“徐影大人是东宫暗卫营统领,负责监督绰绰有余。”
      
      “……”
      
      木敛雨翻了个白眼。
      
      木云枝看了眼徐影,又看向秦骁,笑着说:“太子殿下,既然我三哥不服徐影大人,不如让他们俩切磋一番如何?若是三哥赢了,便不用徐影大人监督,若是徐影大人赢了……”
      
      木敛雨立刻打断她:“我肯定赢!”
      
      木云枝挑了下眉,眼里有些许狡黠笑意浮现。
      
      秦骁看了木云枝一眼,点头:“那便听太子妃的,你们二位,切磋一番吧。”
      
      而后为他们让出场地。
      
      秦骁与木云枝坐在阴凉处,饶有兴致望着即将开始切磋的木敛雨与徐影。
      
      秦骁问:“太子妃认为,这场切磋,谁能赢?”
      
      木云枝淡然回答:“自然是徐影大人。”
      
      秦骁愣了下,有点意外:“为何?”
      
      “徐影大人能担任东宫暗卫营统领这么多年,自然有他的本事。上回他悄无声息便入了我木府内院,又与我三哥比试不落下风,怎么也不会是普通之辈。何况……”
      
      木云枝转头对秦骁笑了下:“徐影大人那回是让着我三哥,我可是看出来了,只有我三哥那个傻子看不出来,还以为两人武功差不多呢。”
      
      秦骁失笑,表情顿时柔和了不少。
      
      木云枝盯着他看。他……笑了?
      
      秦骁察觉到她的目光:“太子妃在看什么?我脸上粘了东西?”
      
      他抬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脸,但并未有任何脏东西粘着。
      
      木云枝眯眼笑了笑,一手托腮,眼中笑意盈盈:“太子殿下,我发现你笑起来真好看,以后你能不能多笑笑?”
      
      “……咳。”
      
      秦骁轻咳嗽一声,看向木敛雨那边:“还是先认真看比试吧。”
      
      木云枝笑:“好~”
      
      场上。
      
      木敛雨与徐影对立而站,他皱着眉,徐影却一脸轻松,仿佛觉着这是一场胜券在握的比试。
      
      木敛雨说:“我不会跟你客气,你尽管放马过来!”
      
      徐影点头:“没问题。”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