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永无乡

作者:SylviaKim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雨天的黑鸦

      第二章:雨天的黑鸦
      
      那是海圆历1521年的年初,马林梵多路边肮脏泥泞的冰雪尚未融化。一场不期而致的危机便席卷而来。起先只是四皇领地的交界,然后是整个新世界,没几天便肆虐到了伟大航路的每一个角落。简直像是一种可怕的病毒,每一个被感染的海贼团都开始丧失理智,发了疯似的在沿途的岛屿上杀戮,无数的城镇在瞬息间毁灭,数不清的求救通话从各地汇集到海军本部,电话虫的叫声终日在马林梵多回响,城镇与王国的掌权者们惊恐地锤击着电话,哭喊着央求海军快去救救他们。
      
      战火如瘟疫般地在这片海域上爆发,本部港口停泊的军舰仅剩寥寥无几,平日里总有脚步声急匆匆从门外跑过的军区近日里显得空旷无比,一笔笔的资金从内务部的账目上流出,成百上亿的军费一夜间蒸发殆尽。汉弗里德中将的脸色再也没有好过,这位负责人整日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几乎可以说是气急败坏地打着电话。
      
      这种突如其來、令人措手不及的恐慌令整个海军体系都疲惫不堪,没有人想到那几场小小的冲突会是如今这种混乱局面的开端。
      
      “该死的、愚昧不堪的铁公鸡。”多莉低声嘟囔了一句,“世界政府那帮蠢货。”
      
      我抓了抓头发,有些崩溃地趴在办公桌上:“申请,申请,申请……难道他们意识不到最近的形势有多严峻吗,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还需要写这么多这么详细的报告去申请军费?”
      这些天我难受得要命,马林梵多满街都是黑色的死气和执念未了所以飘回来的鬼魂,我头昏脑胀,浑身发冷,还要处理比起往日繁重数倍的事务。多莉是内务部下属财务部门的负责人,我现在还需要帮她一起紧急申请军费,不然海军的财力根本难以支撑那么多艘军舰同时出航。
      
      "说真的,我在海军待了二十几年,上一次这么混乱还是罗杰刚死的那几年,汉弗里德中将上次这么愤怒也是那个时候。"多莉同情地把她整理的海军出航记录递给我,“其实你不需要这么苦恼,只要在申请理由里写一条‘科学部新武器制造’,我们就能多拿到几亿贝利。”
      
      “但我记得贝加庞克上次提到的新武器根本还不能用。”
      
      “其实也没关系,反正……”多莉耸了耸肩,我觉得她的表情好像有些古怪,但我眨了眨眼后又觉得看上去并无异常,“总之世界政府又不知道这点,哪怕我们真在战场上用了什么新武器他们也不会知道,世界政府永远只会关注战役的最终结果。”
      
      哥尔·D·罗杰死后,开启了有史以来最为混乱的大海贼时代,海贼如雪花般从世界各地涌现,他们丢下手中的工具和家庭出航,奔向大海寻求传说中的秘宝。
      金钱、力量、杀戮、色.欲,海上的渣滓们脱离了陆地法律系统的束缚,在无法的广袤海域上肆无忌惮地发泄着自己的欲望。海军对数量迅猛增长的海贼束手无策,直至世界大规模征兵的开展和七武海制度的确立。以海军与七武海为代表的世界政府一侧,与四皇盘踞新世界、震慑四海的海贼一侧,双方势力最终维持着微妙的平衡。
      
      而如今,世界的平衡却在倾斜,固然海军与七武海的力量相对稳定,而四皇的势力却在迈向老迈和衰弱:白胡子守着自己的地盘韬光养晦,只对领地内为非作歹的海贼动手;BIG MOM的子女中年轻一代鲜少有出彩之辈,偌大的托特兰海域能够威慑强敌的只有“四将星”;凯多取得和之国后全世界到处自杀;而红发刚登上四皇之位三年,根基尚且不稳。
      混乱来自海贼一侧,世界政府对此根本无能为力,乱世注定再度开启,只是没想到……
      
      战火比起任何天灾都要恐怖,动乱像是一连串连锁反应,迅速席卷伟大航路,吞噬千万条性命。
      
      每一周,我都盯着桌上那厚厚的一叠殉职名单,视线顺着那一排排名字一路划下去。我觉得我开始眼花了,从前的名单是每月提交一次,也远远没有现在这么多张纸,现在我也许是看了太多名字,所以出现了幻觉,我总是看到我认识的人。有时是海军院校同期最为优秀的同窗,有时是我在青雉大将麾下共事过的少佐,有时是和我住在同一街道上的年轻一等兵。
      有时我发现那真的是我认识的名字,于是我盯着它看很久,想要像之前看到休斯的故事一样,弄明白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结果我被他们死前的痛苦疼得几近昏倒,多莉说我突然瘫倒在桌上□□呜咽,脸色惨白,浑身发抖,如果我再多失去意识几分钟就会被下属直接送进医院。
      我跟着他们被砍死了三次,炸死两次,死于枪林弹雨两次,掐死一次,活生生撕成肉块一次。
      
      整整一个冬天,天色一直是那样的阴沉,没有一丝的阳光,一如汉弗里德中将苍白发青的面色。
      
      那天的下午,马林梵多医院的楼上又跳下了一个人,整座楼的人随着那声巨响麻木地围拢在自己那层的玻璃窗前,低头看着他破裂的尸体。
      “我的天,又跳了一个……每个人从十楼摔到地上后都长得一模一样。”我的下属打破了这麻木的沉默,他跑去组织人手的样子已经看上去轻车熟路,首先是疏散并安抚医院各层看到这一场景的病人与家属,然后是去确定他的身份,处理他的后事。
      而我也需要组织人手疏散并安抚这层看到这一场景的人,不同的是这一层没有病人,只有家属——海军家属。
      
      混乱陆续平息,马林梵多在这周也开始有军舰返航,这些军舰带回的除了捷报,还有数不清的伤员。殉职者们早已被他们的战友海葬,只是他们的遗物仍需交还。而其中的不少海军……他们就在这座岛上出生和长大,在这里成家立业,生儿育女。
      我害怕他们的死亡。我害怕亲眼面对悲痛欲绝的家属,我害怕殉职报告上那些苍白的文字将由我亲口说出,我害怕亲手递出装着他们遗物的包裹。过去我总将这些工作都交给下属去做,仿佛这样就与平日里由报信鸟向四海送去遗物并没什么两样了,我一躲再躲,懦弱地把自己埋在文件中间,因为我害怕做那只不断送去噩耗的报丧鸟。
      但这次我是被汉弗里德中将点名派遣到海军医院,负责处理殉职人员的各种后事,于是我再无可避,正如从前被我派去干这项工作的下属们一样。
      
      “准将……”面前的人们神色间带着浓重的悲伤,近乎哀求地看着我,就好像只要我不说出那些死讯,他们的家人就还都活着。我试图用能力读取他们的经历寻求安慰他们的办法,可这一刻我听到的只有几十个灵魂在哀号恸哭叫嚣,他们的痛苦像是海啸般向我涌来将我吞没,我几乎溺死在那极致的绝望中。
      “很抱歉……”我无力地张了张嘴,想要安抚却又什么都说不出,“请各位……不要恐慌,请回到之前的位置上,内务部的人员会按序登记你们的信息,大约一个月后我们会发放……抚恤金。抱歉。”
      
      五金店的老板娘哭倒在我的脚下:“抚恤金……谁要那些抚恤金了,我只希望我的丈夫还能回来,埃斯特准将,没了他我要怎么活!”
      
      是啊,我认识的这个女人,没了自己唯一的家人要怎么活。
      
      事实上我的下属说得不对,每个人摔到地上的样子还是有些不同的。
      伟大航路的这场混乱期间,马林梵多发生了三场自杀事件,第一个我不知道,但上次跳下的是一位海军中尉,那个刚毕业一年的年轻人原本有着大好前途,被抬回马林梵多时却已经被海贼截去四肢。也许对这位海上男儿而言,比起在轮椅上残废一生,在战役中壮烈牺牲反而是更好的结果。我们在医院的楼顶找到了他的轮椅,没有人想象得出他是怎么凭那样残缺不全的身体攀过天台围栏的。
      
      而刚才跳下的人,她是四肢健全的。地上除了破碎的尸体,还有两个白色的帆布包裹,随着猛烈的撞击包口大开,包里的东西散落一地。
      
      我在愣怔几秒后迅速屏退了这个房间里的人,避免他们从窗边看清下面的场景。因为我认出了这个女人,甚至不需要用能力读取信息。
      她是五分钟前刚刚走出这扇门的海军家属,她的两个孩子都殉职了。
      
      我离开将领副官的职位并进入内务部已经一年,也离开了抗击海贼的前线一年,可战火与杀戮却似乎如影随形,从未远去。
      龟缩在办公楼的一隅固然给予了我更大的权力,却也并不能够如同我过去所想象的那样,令我能够更有效地从行政层面上改善海军机构内部的不足、维护这崇高的正义。单是内务部冗杂的事务便足以令我精疲力竭,更令我从不同的角度看到了更多。
      
      从前跟着将领们,我看见得最多的是击退了多少海贼,保护了多少个岛屿,固然也常有海军牺牲和退役,但这个世界总是会以最快的速度抹去他们曾经来过的痕迹。他们留在军舰上的血迹下午就会被清洗干净;他们会被裹着白色帆布葬入大海;他们的位置没多久便会被踌躇满志的新人替代;他们保存在衣柜深处最珍视的物品都会被粗暴地扔进一个包裹里,寄回入伍时填的家乡地址;而他们的大多数同僚亦会渐渐忘却他们的存在。
      
      我几乎从来没有想过,那些重伤退役的海军们离开马林梵多医院后会过上什么样的生活,那些海军们的家属失去了他们后会是什么样子。
      
      …………
      
      第二天,我将医院里的后续事宜暂时交给了下属,疲惫地回到内务部,准备向汉弗里德中将汇报家属的安抚情况和昨天的跳楼事件。我想我又要被他责骂了,但没想到他冲进我和多莉的办公室时,第一个找的是我旁边那个人。
      “自己看看摩尔冈斯都写了什么。”汉弗里德中将“啪”地一下把今天的《世界经济报》拍在多莉的桌上。
      
      多莉不明所以地低下头读了起来,没多久她拿着报纸的手就越攥越紧,纸的边缘和她的眉头一样皱成了一团。
      “这根本没道理,”她的眼睛几乎喷出火来,“他这次又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个消息!”
      
      我觉得她气得简直想要立刻冲到摩尔冈斯家里去,心想不知道那个世界经济报社的社长又夸大其词写了什么鬼东西,于是我也低下头,凑过去看她扔下的报纸,封面上有一张大大的海军本部照片——
      
      【线报!海军无力招架动乱海贼,疑因本部挥金如土浪费军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