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养章鱼少年

作者:星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塞西尔被兰尼的这一举动吓得措手不及。
      
      兰尼似乎意识不到自己的行为对于一位刚认识的少女来说有多冒犯,他眉眼弯弯,神色中有种不谙世事的纯粹。
      
      “我在和你玩啊。”
      
      塞西尔:“?”
      
      居然把这种行为说成单纯的玩耍……是这个家伙太纯洁了,还是她太敏感了?
      
      塞西尔微微蹙眉,如花瓣般娇嫩的唇抿成一条细细的线。兰尼认真地注视她,又抬手向那两瓣柔软而红润的嘴唇伸去。
      
      “喂。”塞西尔皱眉躲开了。这次她脸上的不悦已经非常明显,开口的声线也冷了下来,“不要随便碰我。”
      
      “为什么?”
      
      兰尼歪头,似乎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抗拒自己:“你不喜欢和我玩吗?”
      
      塞西尔冷冷道:“我不认为这是在玩。”
      
      接收到了她明确的拒绝,兰尼露出了困扰与不解的表情。
      
      “可是我们一直都是这么玩的……”他低声喃喃,听起来有些委屈。
      
      我们?是指他和他的朋友吗?
      
      塞西尔仔细地审视他,随即意识到他没有在撒谎。无论是兰尼的眼神、表情、还是他下意识做出的肢体语言……都找不出任何一丝撒谎的痕迹。如果不是演技过于精湛,那么就只能说明,他的的确确把这种直接的触碰当做了玩耍的一种方式。
      
      “……”
      
      塞西尔突然觉得自己是在和一只小动物跨物种沟通。
      
      她有些无奈地揉揉眉心,语气也慢慢软化了下来:“总之不可以再像刚才那样,就算真的很想用这种方式和我……玩,也要先问过我的意见,好吗?”
      
      她看上去耐心极了。至今为止,只有可爱的小动物能够让她如此耐心对待,兰尼算是少有的特例。
      
      这都是因为兰尼的一举一动太不像人了。
      
      虽然这个评价听上去很像是骂人,但这都是塞西尔内心的真实感想。她耐心看着眼前的黑发少年,等待着他的回答。
      
      “……好吧。”兰尼眨了一下漂亮的绿眼睛,不情不愿地妥协道,“那我们下次再玩。”
      
      塞西尔:“……”
      
      总觉得,她的意思被曲解了……
      
      塞西尔久违地产生了对牛弹琴般的无力感。稍微思索后,她决定放弃这种毫无意义的交流:“那就先这样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我回屋睡觉了,你也早点睡,晚安。”
      
      生怕兰尼再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她语速飞快地结束了这个话题。
      
      兰尼这次没有表现出无知与迷茫,在听到“晚安”这个词后,他出奇地安静了下来,仿佛很清楚这个词的意义是什么。
      
      他坐到床上,将自己缩成圆圆的一团,只露出那双剔透浓艳的碧绿眼眸:“晚安,塞西尔。”
      
      ……可爱。
      
      感慨的声音从塞西尔的心底传了出来,她眼神微妙地扫了兰尼一眼,转身熄灭了桌上的烛灯。
      
      希望能够安稳地度过这一夜。
      
      *
      
      翌日清晨,佣人们匆匆的脚步声吵醒了塞西尔。
      
      托兰尼的福,后半夜她没有再做噩梦了,睡得还算不错。原本以为这次能一觉睡到自然醒,没想到最后希望还是落空,塞西尔气得几乎想打人。
      
      听着外面嘈杂的动静,她不爽地拽了下被子,将自己整个人都捂在被窝里,试图隔绝掉外面的声音。
      
      但是效果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毫无作用。那些杂乱的脚步声、谈话声、器具的碰撞声,简直无孔不入,宛如根植在脑子里一样怎么也消除不掉。
      
      “……啧。”
      
      塞西尔终于忍无可忍。她愤怒地一把掀开被子,猛地坐了起来,正要起床发火,忽然对上了一双翠绿的眼睛——
      
      浓艳通透,像宝石一样清澈,又像深海一样幽寂。
      
      是兰尼的眼睛。
      
      这个漂亮的少年正无声地趴在她的床边,如同一只乖巧的狗狗,用那双碧绿的眸子,专注的、安静的注视着她。
      
      塞西尔:“……”
      
      这感觉实在是太诡异了。塞西尔努力平复心头的怒火,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你在干什么?”
      
      “在等你醒啊。”兰尼理所当然地回答。
      
      “……”塞西尔问,“为什么要等我醒?”
      
      而且为什么会出现我的房间里?
      
      后一个问题她没有问出口,因为她已经看到了虚掩的房门——是她大意了,只顾着睡觉,却忘了锁门。
      
      但这可是在她的家里哎,她又是脾气不好的大小姐,谁会想不开去闯她的房间呢?
      
      是她低估了,这小子根本就没有人类社会的基本常识,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把他当做普通人类来看待。
      
      “因为我饿了。”兰尼眨巴眨巴眼睛,认真地说。
      
      塞西尔:“……”
      
      他还真把自己当宠物啊?
      
      深深的无力感再次袭上她的心头,甚至驱散了她的起床气。她挥挥手,无奈地说:“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
      
      这话说得已经直接得不能再直接了,但兰尼却像没听见一样纹丝不动,依旧趴在床边直直地看着她。
      
      塞西尔惊讶于他的反应:“喂,我让你出去啦,拜托你动一下?”
      
      兰尼置若罔闻,甚至还将下巴搁到趴着的胳膊上。他仰起白皙漂亮的脸庞,透亮的绿眸在这种角度下显得更大更圆,闪着渴望的光:“可是我很饿。”
      
      塞西尔:“……”
      
      自从遇到这个兰尼,她无语的次数似乎越来越多了。以前凯文总是会对她的言行露出无法理解的表情,当时她还觉得这是她与成年人之间的代沟,现在她才明白了他的心情。
      
      “也许我应该好好教会你怎样表现得像一个正常的人类。”塞西尔慢条斯理地说道,莹白纤细的指尖渐渐凝出银色的光圈——
      
      “塞西尔,你已经起来了吗?”
      
      门外忽然响起阿诺德的声音。不等塞西尔反应过来,他突然推门进入,视线顺其自然地投向床的方向——
      
      毫无疑问,他也看到了趴坐在塞西尔床边的陌生少年。
      
      ………
      
      “他是谁?”
      
      短暂的死寂后,阿诺德听到自己发出了完全不像自己的声音。
      
      塞西尔:……啊,不好,被哥哥看到了。
      
      气氛一瞬间压抑了起来。兰尼并没有什么反应,但阿诺德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难看,甚至可以用可怕来形容。
      
      这是他自懂事以来,第一次如此失态。
      
      他心爱的、像花骨朵一样柔弱娇嫩的妹妹,被他小心翼翼、无微不至地保护了这么多年,还从未与任何除了父亲与他以外的男性接触过,更别提是在身着睡衣的情况下与对方共处一室!
      
      阿诺德俊秀的脸庞变得无比阴沉,似乎下一秒就会杀了兰尼。塞西尔意识到自己如果再不说点什么,阿诺德可能真的会对兰尼动手,于是她开口解释道:
      
      “哥哥,他是我们家的佣人啦。”
      
      阿诺德语气冰冷:“我不记得家里有这么一个佣人。”
      
      “呃……”塞西尔摸了摸脸颊,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是我昨天刚带回来的。”
      
      阿诺德闻言,将怀疑的目光转移到她的身上。她刚醒不久,穿的还是精致蕾丝边的白色睡裙,睡裙的布料柔软而顺滑,少女的曲线被勾勒的若隐若现,有种朦胧青涩的美。
      
      阿诺德的目光渐渐柔和了下来,心里升起隐隐的欣慰。
      
      这是他的妹妹,是他的家人,更是他无比珍爱的至宝。外人只以为她娇纵又跋扈,只有他才知道她的可爱之处。可是现在,居然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臭小子占了便宜……
      
      想到这里,阿诺德心头的怒火重新燃起。他快步走过去,一把拎起兰尼的后领,不客气地将他扔到一边,然后迅速脱下自己的黑色军服披到塞西尔的身上,将她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
      
      塞西尔:“……”
      
      太夸张了吧,搞得她像被侵犯了似的。
      
      “想要佣人的话,我可以陪你去挑更好的。”阿诺德搂着塞西尔单薄的肩膀,柔声道,“这个人不行。”
      
      “?”
      
      被说“不行”的兰尼歪了下脑袋。漆黑的短发卷曲着垂在脸畔,黑发映着雪肤,为他增添了一分柔软的无辜。
      
      没想到阿诺德会对兰尼如此抵触,塞西尔感到了些许的苦恼。
      
      “可是他很听话哎。”她试图为兰尼说些好话。
      
      阿诺德态度坚决:“听话的佣人很多,不差他一个。”
      
      塞西尔:“……”
      
      虽然在大部分情况下阿诺德都能无条件地顺着她,但也有某些方面是他绝对不会妥协的呢。
      
      意识到今天大概率是无法说服阿诺德了,塞西尔无奈地轻叹一声。
      
      “哥哥,先不说这些……我要迟到了。”
      
      阿诺德立刻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我送你去学院。”
      
      “不用啦,哥哥你不是也要去王宫吗?”塞西尔谢绝了阿诺德的好意,轻声说,“快去吧,我迟到没关系,你迟到了可不好。”
      
      “……嗯。”阿诺德温柔地应声,随后又冷冷地扫了身后的兰尼一眼。
      
      越看这小子越不顺眼。
      
      ——得找个机会撵走他才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可爱们圣诞快乐!!!!刚刚忘了说,今天发点小红包开心一下叭,就当是圣诞节的糖果好啦(不是
    感谢 温润如玉扔了2个手榴弹、7个地雷、我没有饼饼扔了1个地雷、來打醬油囉扔了1个地雷、花丸乌冬面扔了1个地雷、鲤鲤超可爱的扔了1个地雷,感谢 我没有饼饼、黑米糕真好吃、今泉阿道、野、acid、楠楠本尊、R、致青春、今泉阿道、Wt1-A、jsf灌溉营养液,大家节日快乐鸭!!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