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养章鱼少年

作者:星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塞西尔睡得不是很安稳。
      
      一开始她只是在做一个普通的梦,梦里她和小一大展身手,把莉娜吓得嚎啕大哭。
      
      到了后来,莉娜的身影忽然变得扭曲而模糊,小一的身躯则不断膨胀,逐渐化为一团鲜血淋漓的肉块,沾着血渍的肉屑从肉块上接连掉落,散发出腐烂刺鼻的味道。
      
      这一段堪比精神污染,即使在睡梦中也能感到明显的不适,塞西尔紧蹙眉头,不安地醒了过来。
      
      房间里很黑,几乎看不到一丝光亮。高高的天花板下,笔直的床柱在黑暗中隐约可见,如同忠诚的守卫般坚守着床上的少女,莫名让人感到一丝心安。塞西尔放松地躺在床上,看着这熟悉的光景,因为噩梦而微微加快的心律逐渐平静了下来。
      
      怎么会做那样的梦呢?无论怎么说也太恶心了。
      
      她想不通,忍不住又去回忆噩梦的细节。奇怪的是,刚才的梦境明明真实到令人作呕,每一个画面都仿佛无比清晰,可她再去回想的时候,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梦中的细节,唯一能够记住的,仅仅只有“这是一个噩梦”——这样的信息而已。
      
      这个状况倒是和上次一样,难道这也是通感留下的后遗症?
      
      塞西尔揉了揉太阳穴,再也没有睡觉的心情了。她坐起身,正要点亮床边的烛灯,忽然停顿住动作,然后慢慢坐直身体。
      
      刚才好像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动静。
      
      她侧着耳朵,屏住呼吸,认真地聆听外面的声音。
      
      隔着房间里那扇虚掩的窗户,一个湿黏的、细微的摩挲声正从蔷薇园的方向,一点一点、似有若无地传过来。塞西尔无法形容那是什么声音,但可以肯定的是,那绝对不是人类能够发出的声响。
      
      思索再三,塞西尔决定去看一看。
      
      她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但那毕竟是她心爱的蔷薇园,她不太想让奇怪的东西糟践了那些盛放的蔷薇。更何况她现在已经睡不着了,与其这样躺在床上胡思乱想,还不如出去好好探查一下。
      
      打定主意,塞西尔轻手轻脚地下了床,披上一件薄薄的外衣走出房间。
      
      沿着走廊一路蜿蜒,她很快来到寂静的蔷薇园前。夜晚的蔷薇园与白天相比显得更加阴冷幽静,一阵微凉的晚风吹过,塞西尔不由缩起双肩,环抱住自己纤细的手臂。
      
      庭园深处再次传来黏湿的动静,一阵一阵,宛如生命悠长的吐息。这声音并不悦耳,甚至是粗砺诡异的,但听在塞西尔的耳朵里,却透着隐隐的欢愉。
      
      躲在里面的那个家伙似乎很开心。
      
      塞西尔这样想着,继续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慢慢走去。直到眼前的蔷薇泛滥到几乎遮住她的视野,她才停下脚步,谨慎仔细地向前微微探出半边脑袋。
      
      站在这个位置,听到的声响最为清晰。此时那种类似呼吸的频率已经消失了,转而变成猫咪一样满足的咕噜声。
      
      难道发出奇怪动静的始作俑者是一只猫?
      
      塞西尔的心情在一瞬间变得雀跃。对猫咪的期待战胜了对未知的恐惧,她拨开错综杂乱的藤蔓,慢慢向前望去——
      
      一个面容陌生的少年正站在静谧的蔷薇丛中。
      
      塞西尔一瞬间愣在原地。
      
      不是猫?
      
      像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蔷薇中的少年忽然抬眸,朝她的方向看了过来,露出一张漂亮得不似人类的脸。
      
      银色月光下,他的肤色苍白,幽蓝的血管如同荆棘般在薄薄的肌肤下肆意蔓延。
      
      黑发蜷曲,鼻梁秀挺,猫似的眼瞳像翡翠一样浓绿,在黑夜中闪烁着幽暗的光。晚风微拂,他安静地立在那里,脚边隐约有漆黑的阴影缓缓蠕动。
      
      他身上穿的是莱维特庄园独有的佣人服装,但奇怪的是塞西尔从未在庄园里见过这个年轻人。
      
      是新进的佣人吗?可他看上去和佣人这种存在实在是相差甚远。
      
      塞西尔好奇地看着他,而他也一眨不眨地看着塞西尔,那副敌不动我不动的样子让塞西尔想到了躲在暗处观察人类的猫。
      
      猫对自己的猎物有着无限的耐心,但塞西尔没有。于是她决定率先开口,试探一下少年的底细。
      
      “你是谁?”
      
      这个问题似乎难倒了对方。黑发绿眸的年轻人因为塞西尔的提问而微微睁大双眼,娇嫩的脸庞呈现出近乎婴儿的天真与茫然。
      
      “我……是……谁……?”
      
      他慢慢发出生涩的音节,重复了一遍塞西尔的问题,而后陷入深深的困惑。
      
      塞西尔不动声色地审视着他的一举一动。这对普通人来说应该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但他却露出了困扰与迷惑的表情,仿佛他真的对此一无所知。另外,他说话的样子也很奇怪,与其说是十几岁的少年,更像是一个初生的、还未学会发音的稚子。
      
      这不是一个正常人会有的反应,但并不妨碍塞西尔觉得他有点可爱。
      
      少年仍然在努力地思考。仿佛过了很久,他终于慢慢歪了下头,用略微流畅一点的语调,说:“我……是……兰尼。”
      
      塞西尔:“……”
      
      原来是个小骗子,突然就不可爱了。
      
      虽然从未与正主说过话,但她也知道,兰尼是蔷薇园里那个人近中年、满脸疲态的园艺师,绝不是眼前这个面容昳丽的黑发少年。而少年此时穿着与兰尼一样的衣服,待在兰尼工作的地方,如果说他们只是非常巧合的同名,实在很难令人信服。
      
      更何况——塞西尔微移眼眸,余光轻轻扫过少年脚边的那簇枝叶。
      
      那里正躺着一副老旧的圆框眼镜,眼镜歪歪扭扭地横在草丛中,显然是不慎摔落下去的。
      
      当然,它是怎么掉在那里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镜片的边缘上沾染了一点暗红的血迹。
      
      塞西尔记得很清楚,那是兰尼的眼镜。
      
      似乎明白了什么,她将目光重新投向夜色下的少年。对方坦然面对她的视线,神情无辜而纯洁,比月光还要纯净。
      
      不可思议。
      
      真正的兰尼大概已经消失了,但塞西尔却感觉不到分毫的恐惧。相反,因为这个少年的出现,她的心底涌现出丝丝缕缕的兴奋与期待,她知道,这是自己的好奇心在作祟。
      
      ——那就把他留下来。
      
      她听到自己的心底发出了一个小小的声音。
      
      ——不行,这家伙很诡异。现在消失的是佣人,说不定下一个消失的就是你。
      
      另一个更为理智的声音立刻反驳道。
      
      ——可是,他看上去很有趣呀。
      
      听到“有趣”这个字眼,塞西尔心中的天秤渐渐倾斜了过去。
      
      她很珍惜自己的生命,因为它非常脆弱,随时都会因为世界的决断而消逝。但她仍然对一切有趣的未知充满好奇,这是流在她血液里的本性,是她生来就无法磨灭的东西。
      
      并且她从未想过去抑制自己的本性,因为她对追逐未知的过程甘之如饴、乐此不疲。
      
      所以她其实早就做好了决定。
      
      名叫兰尼的少年依旧安静地注视着她,碧绿的眼眸中流淌着浅浅的幽光。塞西尔对他露出微笑,目光温和而友好。
      
      “你好呀,兰尼。”她这样说道。
      
      *
      
      塞西尔接纳了新的兰尼。
      
      他们在蔷薇园中站了许久,晚风拂过,塞西尔不由打了个小小的喷嚏。兰尼顿时向她投去目光,翡翠般剔透的绿眸在暗夜中闪闪发亮,如同一只好奇的猫。
      
      塞西尔吸了吸发红的鼻子,朝他轻轻招手:“过来吧,再站下去就要着凉了,我先去给你找个房间住下来再说。”
      
      总不能让兰尼一直待在蔷薇园里,这里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放在她过去的世界里可是会被告虐待童工的。
      
      不过他似乎已经脱离了童工的范畴,看上去应该比她大一点?
      
      塞西尔忍不住考虑这个问题,一转眼,兰尼已经来到她的身边。
      
      “塞……西尔。”他眨了眨眼睛,吐出的音节与刚才相比已经流畅了许多。
      
      他的声音也很好听,清冽中带着丝丝的甜,像这样缓慢呢喃的时候,有种恋人间的亲昵感。
      
      塞西尔有些惊讶:“你知道我的名字?”
      
      兰尼轻轻点头:“嗯。”
      
      真是出乎她的意料。但转念一想,他都能假冒宅邸里的园艺师了,会知道她的名字也不足为奇。
      
      不过,佣人一般都是称呼她为“小姐”的,他这样直呼她的名字,说明他并不了解莱维特家的情况。那么他假冒佣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塞西尔对他越来越好奇了。
      
      银月洒下淡淡的光辉,照亮了整座花园里的纯白蔷薇。塞西尔领着兰尼离开蔷薇园,穿过漆黑的长廊,凭着勉强的记忆,他们进入了一个空荡荡的房间。
      
      塞西尔点亮灯,放眼扫视一圈。房间里的摆设虽然很简单,但日常需要的东西一应俱全,看上去一点都不简陋。这间房原本是用来招待客人的,但宅邸里最不缺的就是房间,这间客房就因为位置偏僻而被闲置了下来。
      
      “今晚你就先睡这儿吧,明天我再去问问管家怎么安排你。”塞西尔指了指墙边那张柔软干净的床,对兰尼说道。
      
      兰尼没有回应她,而是像一只初生的小动物般到处观察轻嗅。塞西尔看着他伸出苍白细嫩的手在床上试探性地慢慢触摸,忍不住笑了一下。
      
      这家伙怎么回事,连床都没见过吗?
      
      她的笑声轻而柔和,尾音像雾一样轻飘飘的落进兰尼的耳朵里。背对着她的少年停下触摸的动作,突然扭头望向她。
      
      他这样站在灯光下尤其好看。柔和的光线修饰了他过于雪白的肤色,为他增添了一点温暖的光辉。但即便如此,他的身上仍然有一种强烈的、黑暗而沉郁的气息,如同挥之不去的阴影般缠绕着他。
      
      塞西尔:“怎么了?”
      
      “塞西尔……”兰尼直勾勾地看着她,眸子宛如祖母绿的宝石般浓艳而剔透,“你的声音……真好听。”
      
      塞西尔:“……”
      
      她有一瞬间的茫然。明明刚才还是不会说话的状态,怎么突然就开始夸她了?
      
      “咳,多谢你的肯定,你的声音也不错。”怎么说也是在上流社会中混迹多年的贵族千金,最起码的恭维话她还是会说的。
      
      听到这句话,兰尼眨了眨眼睛,用略带雀跃的语调确认道:“塞西尔,你是在夸奖我吗?”
      
      短短几个来回,他已经从发音生涩进化到了完全可以正常沟通的状态,这惊人的学习能力——或者说是适应能力,令塞西尔小小地惊奇了一下。
      
      而且他似乎很喜欢别人的夸赞?
      
      这样猜测着,塞西尔微微侧脸,温和地告诉他:“对呀,我就是在夸奖你。”
      
      果然,兰尼闻言开心地笑了起来。
      
      他上身前倾,靠近到塞西尔的面前。塞西尔尚未反应过来,他忽然抬起手,在她的耳垂上轻轻碰了一下。
      
      冰冷的手指轻轻触碰到少女白皙柔嫩的耳垂,如同电流穿过,塞西尔的颈后瞬间翻起一阵鸡皮疙瘩。
      
      她骤然抬眸,目光充满警惕:“你做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球球不要养肥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