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养章鱼少年

作者:星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阿诺德离开了,顺便也把兰尼拖出了房间。
      
      塞西尔终于顺利换好了衣服,并简单地洗漱了一下。
      
      按理说这些事情一般都是由近侍女仆来完成的,但由于塞西尔不喜欢安妮的缘故,这些年也就省去了这一繁琐的步骤。
      
      理好雪白如缎的长发后,她来到玻璃水缸前,轻轻敲了敲透明的外壁。水里的小章鱼听到动静,从水草后探出乌黑的小脑袋,拨动触手,慢慢游到了水面上。
      
      他看上去非常安定,似乎完全没有被刚才的骚乱所影响。
      
      塞西尔习惯性地端起早已准备好的生肉,夹起一块扔进水里。然而小章鱼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开心地接住这块肉,反而慢吞吞地游开了,看上去似乎对今天的食物不屑一顾。
      
      怎么了?是肉坏掉了吗?
      
      塞西尔低头凑到盘子上闻了闻,随即疑惑地蹙起细眉。
      
      好像没坏呀,虽然味道很腥,但是闻上去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难道是在挑食?”她不确定地看向小章鱼。
      
      小章鱼依然在水里浮浮沉沉,琉璃珠子似的圆眼睛惬意地眯起来,看都不看那盘生肉一眼。
      
      ……肯定是挑食。
      
      塞西尔放下盘子,目光渐渐变得不善。
      
      好哇,天天好吃好喝地供着,不给她老实干活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敢挑食?看来还是日子过得□□逸了!
      
      塞西尔阴森森地盯着水缸里的小章鱼,不紧不慢地敲了两下玻璃外壁。
      
      “小一,出来。”
      
      小一:⊙﹏⊙!
      
      感受到了赤|裸裸的寒意,他莫名打了个哆嗦。小章鱼慢慢抬起脑袋,刚一对上塞西尔的视线,便吓得立马钻到水草后面,紧紧缩成一团,说什么也不出来。
      
      “小一——”塞西尔拖长了尾音,又喊了一遍。
      
      纹丝不动。
      
      “……”塞西尔缓缓阖上双眸,用平静到令小一毛骨悚然的语调一字一顿地说,“好,不出来是吧。没关系,我有的是办法……”
      
      听着她的威胁,小章鱼躲在水草后面瑟瑟发抖。就在塞西尔准备起身去取工具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毫无预兆地推开了——
      
      “塞西尔,我好饿。”被拖出去的兰尼从门后探出脑袋,可怜兮兮地看着塞西尔,“我想吃东西。”
      
      ……差点把这家伙忘了。
      
      塞西尔这才想起来兰尼也没有吃早餐。她斜睨水缸里的小章鱼一眼,恶狠狠道:“你不想吃饭,有的是人想吃。今天一口也别吃了,给我好好待在这里反省吧。”
      
      说完,她便起身走到窗边,将窗户关得严严实实,然后端起盛放生肉的盘子,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一阵清脆的“咔哒”声后,房门也被彻底锁上了。
      
      小章鱼第一次尝到了关禁闭的滋味。
      
      塞西尔拔出门锁钥匙,抬眸望向等在一旁的兰尼。黑发的少年正定定地看着她手里的银质钥匙,绿眸闪着幽幽的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也想被关在里面?”塞西尔挑起一边细眉,晃了晃手中的钥匙。
      
      兰尼立即摇头。
      
      “那就别盯着看了,过来和我一起吃饭。”
      
      塞西尔带着兰尼一起吃了早餐。
      
      阿诺德和凯文都去工作了,莉娜也早早去了学院,餐桌上只有她和兰尼两个人,虽然看上去有些冷清,但对塞西尔来说却是再惬意不过。据管家说,其实莉娜一大早就在她的门外等了很久,好几次想要敲门,但都踌躇着放弃了。后来阿诺德过来了,也许是不好意思,莉娜这才不舍地离开,独自去了学院。
      
      塞西尔猜测莉娜是想喊她一起上学,可惜她并没有想与莉娜打好关系的打算。不仅如此,今天她还要在艾利克斯的面前好好贬低莉娜一番,毕竟这是原游戏中出现过的剧情,她必须原封不动地复刻一遍才算过关。
      
      塞西尔一边思考接下来该怎么演,一边漫不经心地扫了身旁的兰尼一眼。这一瞥,她忽然发现兰尼一直都在默默观察她的一举一动,同时对她的行为加以模仿,包括她端坐的姿势、举起茶杯的高度、摆放刀叉的位置,每一件、每一样都精确到了完全一致的程度。
      
      ……救命,这家伙是个学人精!
      
      塞西尔默默放下了手里的骨瓷杯。
      
      兰尼也以同样的速度放了下去。
      
      塞西尔:“……”
      
      该不会她做任何事他都要照着学吧?那她要去上厕所了怎么办?
      
      一想到那个糟糕的画面,塞西尔顿时陷入了深深的困扰。兰尼不知道自己给塞西尔带来了怎样的难题,他侧着脸,专注地看着塞西尔,等待她下一步的动作。
      
      “啊呀,这不是小塞西尔吗?”
      
      一个温柔甜腻的声音突然打破了餐桌上的宁静,塞西尔顺着声音望过去,发现斯特拉不知何时出现在门边。
      
      原来她已经住下来了,怪不得一大早佣人们就忙忙碌碌的。
      
      “早上好,斯特拉夫人。”塞西尔乖巧地打招呼。
      
      “不用叫得这么客气啦,直接把我当做你的朋友就好。”
      
      斯特拉步伐袅娜地走到塞西尔的对面坐下,单手托腮,眼睫微掀,神态慵懒地看向她。那双紫水晶般剔透的细长眼眸里浮起柔柔的笑意,宛如夜河中缓缓流淌的涟漪,好看得令人移不开眼。
      
      塞西尔:“好的,斯特拉夫人。”
      
      斯特拉:“……”
      
      对话就这么生硬地断了,斯特拉却一点也不气恼。她将目光投向一旁的兰尼,轻笑着询问道:“这个孩子也好可爱呀,是你的朋友吗?”
      
      塞西尔:“是我的男仆,斯特拉夫人。”
      
      斯特拉:“……”
      
      这个美丽又柔媚的女人第一次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她皱起那秀美修长的细眉,用充满歉意的语气不解地询问:“小塞西尔,是不是我有哪里做的不对,惹你生气了?”
      
      塞西尔低垂眼睫,平静回答:“您没有哪里做得不对,斯特拉夫人。”
      
      斯特拉望向塞西尔的眼神里盈满浅浅的失落:“可是你每次见到我,似乎都不太高兴。”
      
      塞西尔反问她:“您为什么一定要在意我高不高兴呢?”
      
      这个问题的角度十分刁钻,斯特拉当即愣了一下。但她很快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抬手拢了拢耳边乌黑的碎发,扬起一个足以令人融化的轻柔微笑。
      
      “因为我们即将成为一家人呀。”
      
      非常美好温暖的一句话,但塞西尔不喜欢。
      
      她说:“斯特拉夫人,我不是您的孩子,您也不是我的母亲,没有义务必须照顾我的心情。如果您一定要和父亲的孩子做朋友的话,就去找莉娜吧,相信她一定会很乐意。”
      
      说完这番话,她便直接起身离开了餐桌。兰尼理所当然地跟了上去,陪侍的佣人们隐约觉得这位新夫人此时应该很尴尬,于是也都贴心地默默退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斯特拉一个人。她垂着脑袋,静静地坐在桌前,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伸出玉一样的手臂,跨过桌面,将塞西尔用过的骨瓷杯端到自己的面前。
      
      骨瓷杯小而精巧,边沿用细细的金粉点缀,因为被少女柔嫩的唇瓣贴过,而泛着尚未干涸的、水润的光泽。
      
      杯中的琥珀色液体随着斯特拉的动作而微微摇晃,倒映出她微微含笑的艳丽脸庞。她将茶杯送至唇边,微微阖上双眸,回忆着塞西尔身上的气味,而后将杯中的余液尽数饮下。
      
      “可我想要的只有你啊,小塞西尔……”
      
      *
      
      塞西尔坐上马车后,才发现兰尼也跟了上来。
      
      他直接坐到塞西尔的旁边,学习着她的坐姿,一言不发,低垂的面容沉静而幽深。
      
      “你怎么也来了?”塞西尔惊讶道。
      
      兰尼闻言,碧绿色的眼眸顿时微微弯了起来:“因为我是塞西尔的男仆。”
      
      塞西尔:“……”
      
      明明是很真诚的语气,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听出了一点恶作剧的意味。
      
      懒得细思这个问题,塞西尔低低叹了声气,忽然问道:“我刚才是不是很过分?”
      
      兰尼:“?”
      
      犹如自言自语般,塞西尔继续说下去:“我明明知道斯特拉没有恶意,却还用那种态度对她……明明她什么都没做错。”
      
      她很清楚,自己并不讨厌斯特拉,她真正讨厌的是意图让斯特拉代替母亲的凯文·莱维特。
      但她无法反抗这个男人,所以只能迁怒到斯特拉的身上。
      
      “要不还是等晚上回去以后跟她道个歉吧……”
      
      塞西尔慢慢冷静了下来。兰尼好奇地盯着她看,忽然开口道:“为什么要道歉?”
      
      “呃……”塞西尔短暂地停顿了一下,“因为我对她做了不礼貌的事?”
      
      兰尼慢慢重复了一遍:“不礼貌的事?”
      
      “就是令人不悦的事。”塞西尔耐心地解释,“让别人感到不悦就应该及时道歉,这是在人类社会中约定俗成的规则。”
      
      当然,她不需要遵守——塞西尔在心里双标地补充道。
      
      兰尼一脸若有所思。
      
      马车很快在学院门前停了下来。因为已经迟到了很久,此时门口空无一人,塞西尔与兰尼刚下马车,一个相貌平平无奇到几乎没有任何存在感的年轻人从树后走了出来。
      
      “莱维特大小姐,你可算是来了。”年轻人大摇大摆地走至塞西尔面前,向她伸出一只手,笑得贱兮兮的,“这个星期的报酬,应该给我了吧?”
      
      差点忘了这件事。
      
      塞西尔露出恍然的表情,示意兰尼留在这里,自己则转身向停在学院外的马车走去。
      
      这个年轻人也是圣埃德蒙学院的学生,名叫基恩,凭借熟练使用变形术的优势,在学生之间偷偷赚了不少钱——塞西尔就是他的金主之一。塞西尔每次逃课去黑塔,都是靠他变成自己的样子蒙混过各位老师的,至今从未被发现,当然,价格不菲。
      
      从马车上取了一袋金币,塞西尔不紧不慢地返回去。刚走了没几步,从兰尼与基恩所在的方向突然传来一声痛呼——
      
      “啊——!”
      
      塞西尔:“?!”
      
      她连忙跑过去。一转入门内,就看到基恩正躺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左手痛苦悲鸣,而兰尼则平静地站在他面前,垂着脑袋静静地看着他。
      
      塞西尔震惊道:“发生了什么?”
      
      听到她的声音,兰尼转过脸来,用温顺随意的语气告诉她:“他刚才用手指了我。”
      
      塞西尔感到费解:“然后呢?”
      
      兰尼:“我告诉他这不礼貌,但他不肯道歉。”
      
      “……”
      
      还挺会活学活用。
      
      塞西尔的内心有点复杂:“之后呢?你打了他?”
      
      看上去应该是被打了,只是不知道兰尼打了他哪里,居然会痛成这样。
      
      基恩仍然蜷缩在地上,发出微弱的□□。塞西尔蹲下来,小心翼翼地挪开他完好的右手,露出下面被防护起来的左手,瞳孔顿时微微一缩——
      
      这只手被翻折出了一种极其夸张的角度,即使皮肉尚且相连,仍然可见下面断裂的腕骨。
      
      “我没有打他。”兰尼也蹲了下来,凑到塞西尔的身旁,与她一起端详那只翻折的手,“我只是不喜欢他用这只手指我。”
      
      他的语调平静、温和、柔软,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
      
      塞西尔隐约猜到了什么,慢慢抬眸看向他。
      
      兰尼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两颗碧绿剔透的宝石。在基恩的哀吟声中,他露出了微笑,轻快的声音里有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恶意。
      
      “所以我把它折断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塞西尔:变态竟在我身边
    感谢小肥啾扔了1个火箭炮、温润如玉扔了1个手榴弹、唯以永不伤悲扔了1个手榴弹
    感谢双黄连口服液苦、可可、“”、红烧排骨、我没有饼饼、楠楠本尊灌溉营养液,你们都是我的翅膀!(x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