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你心动

作者:奶油有点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元兮到录音棚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她慌忙付钱下车。
      
      “兮,兮兮……”罗弋不过只晚了她一步,下车时就只来得及看到她消失在拐角里的背影。
      
      元兮到的时候,导演王智城还没到,其他人都在熟悉稿子。
      
      元兮刚松下一口气,肩膀就突然被人从后面揽住,“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晚?”
      
      元兮拉开南钰的胳膊,嗔怪似的瞪了她一眼,“你吓死我了。”
      
      南钰直接勾起她的下巴,抿着唇认真打量,“宝贝,你这是跟哪个小哥哥天雷勾地火了,这么猛。”
      
      南钰说话从来没个正形。
      
      元兮赏了她一记白眼,悠悠道:“我弟弟,你信吗?”
      
      “我靠?!”南钰双手重重地拍在她的肩膀上,一副吃惊的表情,“姐妹,你可以啊,骨科年下加男友力max的小狼狗。”
      
      话才刚落,南钰就想到了一件事。
      
      “不对啊,你妈不就生了你一个吗?难不成……”叶南钰想到了一种可能,“你爸跟你后妈又给你添了个弟弟?”
      
      南钰猛地捂住嘴巴,像是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颤着手指着元兮,“算年纪,你弟弟才三岁吧?一个三岁的小孩子你都不放过,你简直是太……”南钰烫嘴似的继续说道:“太丧心病狂了。”
      
      元兮毫不怜香惜玉地捏了捏她的脸,“那你可真是说对了,我丧心病狂到连三岁大的弟弟也不放过,所以……”视线在她身上上下游移,元兮一本正经地恐吓她:“你可要小心,说不定哪天我连你也生吞活剥了。”
      
      南钰猛地护住胸前,惊恐万状,“我,我至今为止性取向还正常。”
      
      “元兮?”
      “兮兮!”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交叠在一起,元兮闻声回头,前者是张屹凡,后者是罗弋。
      
      张屹凡也循着声音朝后看,罗弋双手插兜,掀了他一眼,径直越过他走到元兮面前。
      
      南钰一看眼前出现了个这么极品的男人,一把揽靠过元兮肩膀,眨着星星眼热情地跟他打招呼,“你好啊,帅哥。”
      
      罗弋扫了一眼她的爪子,沉着声音嗯了声。
      
      “这他妈还是清冷卦的,不过……”她小声在元兮耳边嘀咕道:“我喜欢。”
      
      元兮没管叶南钰,直接问罗弋,“还有什么事吗?”
      
      罗弋从口袋里掏出一支药膏,递到她面前,“这个,你忘了。”
      
      南钰好奇地勾头看了一眼,神色激动地接过药膏,眼神在两个人之间逡巡了一会儿,心下了然,却又十分愤慨,“元小兮,咱俩还是不是好姐妹了,你金屋藏娇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
      
      元兮像看智障一样扫了她一眼,附和道:“是啊,我金屋藏娇,藏的是我同父异母的三岁弟弟。”
      
      元兮从她手里夺过东西,敲了一下她的脑袋,“南小钰,你有这脑补能力不如去写小说,说不定还能像琼瑶阿姨一样火遍大江南北,到时候我一定见异思迁地抛弃我那三岁的弟弟,求你包养。”
      
      罗弋听到这话,愣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元兮在他面前,少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元小兮,你怎么能这么没有上进心呢!”南钰板着脸叉腰严肃批评道:“不应该是你努力赚钱发家致富,然后再来包养我吗?”
      
      元兮不想再搭理这个不知道哪个神经病院跑出来的孩子,直接朝罗弋交代了句,“药膏我收到了,你不是还有事吗?我也要上班了。”
      
      罗弋嗯一声,“那我就先走了,兮兮,工作别累着自己,注意休息。”
      
      元兮敷衍地朝她挥了挥手,拖着南钰直接进了录音室。
      
      罗弋目送她进去,转身直接对上张屹凡的视线,他双手插兜,微抬着下巴,啧了声,“昨晚是你给兮兮打的电话?”
      
      张屹凡闪了一下视线,又对上他的眼睛。
      
      少年点漆似的瞳眸里是张扬到桀骜的自信,他朝前走了几步,身高的决对优势让他看起来更加盛气凌人,“想打她的主意?”
      
      罗弋的声音很轻,尾音上扬,似询问又非询问,他嗤笑了一声,视线上下游移,打量张屹凡的眼神里尽是轻蔑,“也不看看,你配不配。”
      
      话落,罗弋直接撞过张屹凡的肩膀阔步离开。
      
      直到人走远了,张屹凡才回过神,回头看了一眼罗弋,如果他刚才没看错的话,他的腕表是百达翡丽周年纪念版,已经停产的款式。
      
      张屹凡轻叹一口气,进了录音室。
      
      从工作室离开的罗弋直接打车去了市中心的仁立医院。
      
      “double kill!”罗弋推开门迎接他的就是这一声游戏提示音,他咳了一声。
      
      陆礼听到动静扫了个眼风过来,翻了个身继续玩游戏。
      
      “啧”罗弋舔了舔后槽牙,“还没废?”
      
      陆礼不想理他,直接装没听见。
      跟个小媳妇闹别扭似的。
      
      罗弋对他可没那么多的耐心。
      他用脚尖勾了个椅子坐,双腿交叠,脚搭在陆礼的病床边上,又毫不客气地从旁边的小桌上顺了个橘子慢条斯理地剥了起来。
      
      听到背后窸窸窣窣的声音,陆礼翻身回头,后背正好抵上他的鞋,待看清他的姿势,陆礼直接从病床上弹坐起来,边拍后背边骂脏话。
      
      罗弋勾唇笑笑,“这么生龙活虎,看来没事。”
      
      “我操,要不是我奶奶拦着,我特么昨天就被我爸废了,你现在跟我说没事?”
      
      罗弋朝嘴里塞了一瓣橘子,“那不还没有吗,你放心,哪天你要真让你家老爷子给废了,我一定给你放挂鞭庆祝。”
      
      陆礼不甘示弱地回怼他,“你放心,等你哪天被你爸妈和你老姐揪回去,我不光放挂鞭庆祝,我再给你立个祠堂,日日祭拜。”
      
      “当祖宗一样供着我?”罗弋把橘子皮空投进垃圾桶里,笑了笑,“也行。”
      
      陆礼掀了他一眼,纠正道:“当死人一样供着你。”
      
      罗弋勾唇一笑,没搭话,舌尖抵了抵内腮,他敛下心神,直直地盯着陆礼,“咱俩是不是还有账没算?”
      
      陆礼被他盯着看了一会儿,心里发毛,他吞了吞口水,认怂道:“哥,我错了,我真错了。”
      
      “哦?”罗弋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你错哪了?”
      
      陆礼挠了挠头,斟酌着说:“我错不该低估哥你的能力,给你上去帮忙?”
      
      “你特么帮的那是忙吗?”罗弋把缠了绷带的手平摊到他面前,“你说,小爷什么时候打架打得这么狼狈过。”
      
      陆礼按下他的手,一脸愧疚。
      
      “错了,哥,真错了,下次一定听你的,不凑热闹了。”
      
      罗弋挑眉,“你也承认自己是凑热闹了?”
      
      陆礼一脸哂笑。
      
      罗弋无动于衷,“还有呢?”
      
      “还有?”陆礼沉思片刻,怎么也想不到还有哪惹到这位娇大爷了。
      
      看他一脸懵逼样,罗弋直接开口:“昨天你给我姐打的电话?”
      
      “啊……呃……是……是吧。”
      
      “是……吧?!”
      罗弋挑眉,语气加重了几分。
      
      陆礼直了直脊背,“那要不是哥你给老爷子打电话,我也不能给咱姐打电话不是?”
      
      罗弋啧了一声,看着陆礼就来气,“你跟谁咱姐呢!”
      
      “那我也不能说是我媳妇儿吧。”陆礼咕囔了一句。
      
      罗家和陆家是世交,两家人在上一辈人都还在的时候就立过联姻的约定,陆礼上头本来还有一个哥哥,不过两岁的时候生病夭折了,联姻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你少跟我贫。”罗弋直接顺了一个橘子砸到他身上,警告道:“以后我的事,你少跟我姐他们告状,否则,陆礼,我废了你,你信不信?”
      
      “信!信!信!”陆礼看他这样子,也知道自己玩脱了,剥了橘子递到罗弋面前,“生气容易长皱纹,消消气,哥。”
      
      罗弋接过东西,不再跟他计较。
      “今天我心情好,昨天……”
      
      罗弋话还没说完,陆礼就激动地掀身下床,拉起他就是一阵催促:“走,走,走,今天一定要把那什么破队打得屁滚尿流的,不给他点厉害瞧瞧,他还真当自己是根葱呢!”
      
      因为兴趣,陆礼曾经拉着几个人组过一个电竞队,罗弋看过他们的操作,感觉这几个人跟小孩子过家家闹似的。
      
      但就是这么个诸葛亮再生也扶不起来的阿斗在陆礼的带领下竟然也赢了几场比赛,虽然不是什么含金量特别高的大型赛事,但也够陆礼吹牛皮的了。
      
      当时他们队眼看着就要入围决赛圈了,只差一步之遥,却被复活赛里的黑马px战队捷足先登。
      
      陆礼当时那叫一个气啊。
      
      只是可惜,他这一气就气了两三年。
      
      ——
      
      因为王导临时有事,耽搁了差不多一上午的时间,元兮这天录到九点多才从录音棚出来,跟她一起出来的还有张屹凡。
      
      “元兮。”
      “嗯?”
      在元兮离开去赶夜班公交之前,张屹凡唤住她。
      
      “怎么了吗?”
      
      张屹凡提了一口气,斟酌着问她,“今天录音室门口的那个男生……”
      
      元兮反应了一下,才想起来当时张屹凡也在录音室门口。
      
      她和南钰关系好,玩笑话和正经话彼此心照不宣,可张屹凡就不一样了,他只不过是工作上的搭档,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同事。
      
      为免他有什么误会,往后造成不好的影响,元兮朝他解释道:“他只是我弟弟,有些调皮,你别放在心上。”
      
      “是亲弟弟吗?”张屹凡又问。
      
      “不是,是我大学室友的弟弟,当年我室友对我挺照顾的,现在他们一家都在国外,只剩他一个人留居在这儿,我自然要多上点心,有什么问题吗?”
      
      元兮觉得张屹凡今天怪怪的,他好像对罗弋有很大兴趣似的。
      
      “没。”她的私事,他自然没有权利过问,只是想起少年自信笃定的气场,张屹凡还是忍不住提醒她,“我知道我说这句话很突兀,但元兮,你们没有血缘关系,我觉得你还是提防一点儿他比较好。”
      
      “提防谁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