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你心动

作者:奶油有点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罗弋双手插兜,斜倚着不远处的一根路灯杆,刺亮的白光洒下,照得他本就疏离淡漠的面容更添阴鸷乖戾。
      
      他微抬着下颌,瞳眸微眯,目光紧锁着张屹凡。
      
      如果不是他今天不放心元兮一个人回家,早早地来了工作室门口等她,他还真看不到这出好戏。
      
      “罗弋,你怎么来了?”元兮有些吃惊,现在这个时间,按道理,他该在学校的。
      
      罗弋阔步上前,站到元兮身边,直直地盯着张屹凡,“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提防谁啊?”
      语气冰冷,不虞之色溢于言表。
      
      “没,没提防谁。”张屹凡不太敢看他的眼睛,在背后议论别人的是非长短本就是一件极其小人的事。
      更何况,还被正主逮个正着。
      
      元兮看张屹凡脸色有些不正常,扯了一下罗弋,“不好意思啊,他有时候就是这样,说话不礼貌,但他没有恶意的,你别放在心上。”
      
      “不会。”张屹凡朝元兮尴尬一笑。
      
      元兮回了他个温和妥帖的笑,扯着罗弋离开。
      
      直到走远了,元兮才开口教训他:“你刚刚怎么那样说话,不礼貌,知不知道?”
      
      “什么是礼貌?”罗弋不服,“他在背后跟你说我坏话就是礼貌?”
      
      “他在背后说你坏话确实不对,可嘴长在别人身上,别人想说什么我们管不着,我们能管的只有自己,可你刚才是什么态度?”
      
      “你想我什么态度?兮兮,刚才如果换作是我,有人在我面前说你的坏话,不论男女,我都会不择手段地废了他,可你呢?你却只是怪我态度不好。”
      
      罗弋唇线拉得绷直,隔着星辉月色,隔着炽亮路灯,隔着汽笛喧嚣,他抿唇直直地盯着她,良久,才缓缓问出一句话,“还是说,在你心里,我就真的像他说得那样不堪,理所当然被你提防?”
      
      元兮拧眉,很不喜欢听他说这样的话,“罗弋,张屹凡他没这个意思,我也没有这个想法。”
      
      “你现在是没有,可久而久之呢?他每天一句提醒警示,你就能永远保证不会怀疑我?不会对我渐渐疏远吗?”罗弋看着她,声音变轻变缓,“兮兮,张屹凡他什么心思,你真的看不出来吗?”
      
      元兮不是傻子,话至于此,他也听出来了罗弋的意思。
      只是……他刚才的反应是不是有些过激了?
      
      “罗弋,我们只是普通的工作搭档,那些话也只是出于朋友的关怀,没什么恶意。”元兮耐心地向他解释,“要是你真觉得气,我替他跟你道个歉。”
      
      “为什么你要替他道歉?”罗弋的目光凛然,含着摄人的严肃。
      
      元兮有些看不懂他的眼神,“你不是生气了吗?”
      
      言外之意是因为他生气了,不开心,她才想着替张屹凡道歉的。
      
      可罗弋显然没有反应过来她话里的意思,他逼近几分,目光执拗又复杂,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语调略重,“为什么你要替他道歉?”
      
      他面色冰得凝霜,两个人距离极近,元兮稍稍后退几步,看着他的眼神里多了几分莫名其妙。
      
      罗弋一把拉过她的胳膊朝自己的方向扯带了几分,他压低身子,抿唇对上她的眼睛,隔了几秒,才晦涩着嗓音开口:“还是说,兮兮,你喜欢那个张屹凡?”
      
      元兮往回抽着胳膊,他的力道不轻不重,却也让她难以挣脱。
      
      “罗弋,你今天怎么回事?我说过了,我们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他不过是说了你一句不好的话,又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你反应怎么这么大?”
      
      这句话倒像是个提醒。
      
      是啊,他反应不该这么大的。
      
      手下兀的松了力道,元兮得了自由,后退了好几步,轻轻揉捏了一下胳膊。
      
      罗弋垂下眼睫,抿了抿唇,“对不起,弄疼你了吧?”
      
      说着,他就要上前查看她的胳膊,元兮垂下手,“没什么,你今天怎么了?这么不正常?”
      
      罗弋蜷了蜷指尖,元兮皮肤嫩,白皙的胳膊上泛着一小圈红,罗弋低垂着目光,心里酸涩鼓胀,“今天遇到了一些不好的事。”他抬眼看她,“对不起,我不该迁怒于你的。”
      
      元兮也有过心情不好,情绪失控的时候,虽然他刚才的举动确实吓到她了,但元兮还是不忍看他伤心,她轻叹一口气,摸了摸他的头,安慰道:“现在好点儿了吗?”
      
      罗弋拉下她的手,“兮兮,我现在心情很不好,能抱你一下吗?”
      目光中闪着让人无法忽视的渴求。
      
      元兮有一瞬间的怔愣。
      
      罗弋看到了她神色里的踟蹰,他垂下眼,眸中的光在一瞬间寂灭。
      是他痴心妄想了。
      
      就在他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缓解一下尴尬气氛的时候,胸膛贴上一堵温软,元兮抱着他,手不停地顺着他的后脊线,“呼噜呼噜毛,不伤心了。”
      
      心跳一点点地加速,这久违又熟悉的温度,罗弋埋首在她的颈窝,小心翼翼地汲取着她身上的每一分温度。
      
      这是时隔一千零八十七天,他再一次抱她。
      
      手臂环过她纤瘦的脊背,罗弋忍不住加大力度。
      
      想紧一点,再紧一点。
      恨不得把她刻进骨子里。
      可那样,会吓到她。
      
      罗弋的目光落在两个人紧紧相拥的影子上,他忍不住轻轻吻了一下她的发丝。
      
      “对不起,这句不是替张屹凡说的,是替我自己,给十五岁的小罗弋,对不起,那次我心情不好,说了伤人的话。”
      
      罗弋十五岁的时候,元兮二十一岁,刚结束大三生活,当时她家里乌烟瘴气,父母关系恶化到极点,两个人离婚的事闹得沸沸扬扬。
      
      那是第一次,元兮想要逃避,罗曼知道了她的情况后,借着给罗弋补课的名义收留了无家可归的元兮。
      
      那天,元兮手机就放在一边,开着扬声器,里面是一句接着一句愤恨的哭诉声,夹杂着噼里啪啦摔东西的声音。
      
      元兮屈膝靠坐在床沿,头埋在双臂间,她咬着唇,无声地流泪。
      
      元兮不知道罗弋是什么时候进她房间的,她回过神的时候,电话已经被挂断。
      
      那天,罗弋刚洗过澡,正擦着头发往回走,路过元兮房间的时候,只听到里面好像有窸窸窣窣的杂音,他贴近几分,想努力辨识一下的时候,又觉得声音好像是没有了。
      
      房间隔音效果好,罗弋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才刚走出没几步,又觉得放心不下,他倒退回来,敲了几下门,没动静。
      
      那一刻,罗弋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入室抢劫的案例。
      
      他慌乱地去拧门把手,几乎是推撞进去的,他踉跄了一下才堪堪稳住身形,这才瞧清屋子里的情形。
      
      元兮抱着脑袋靠坐在床角,床上放着手机,里面传来女人鬼哭狼嚎般的咒骂声。
      
      罗弋拧眉上前,他蹲下身子去探寻元兮的神情,这才看清她睡衣膝盖处湿漉漉的水痕。
      
      罗弋心惊地去拉她的手,视线猝不及防地撞见她绯红的鼻尖和咬得泛着血丝的唇瓣。
      
      电话里的人还在讲着什么,啜泣声和对骂声混杂在一起,罗弋皱眉,抬手直接挂断了电话。
      
      元兮还在哭,罗弋心疼地厉害。
      
      罗弋想起自己难受的时候,元兮总会顺着他的脊背安抚他,像安抚受了伤的小奶猫一样。
      
      他把她揽进怀里,屈指擦掉她眼角的泪水。
      
      元兮哭得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直到脸上传来温凉的触感,泪水被人擦净,她才回过神瞧清眼前的人。
      
      当时的元兮,排斥所有异性的靠近,她直接推开罗弋,语气严厉,“别碰我。”
      
      “兮兮,我是罗弋。”
      说着,罗弋又要上前。
      
      元兮抹了一把泪水,看着他的目光满是鄙夷,“有区别吗?你们都一个德行!”
      
      后来,罗弋没再上前抱她,只颓坐在她旁边,陪着她,等她发泄完所有的坏情绪。
      
      最后,元兮是哭累睡着的。
      
      第二天,元兮心情平复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她寻机会探罗弋的口风。
      
      罗弋却对那晚的事闭口不谈,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对元兮一如既往,只是再也没有要求她抱过他。
      
      ……
      
      “还说自己不是小孩子,还跟以前一样,一伤心就喜欢撒娇要人抱。”元兮顺着他的脊背,“现在心情好些了吗?”
      
      “不好,兮兮,我想再抱一会儿。”罗弋紧了紧手臂,将她箍得更紧了些。
      
      元兮觉得空气些许逼仄,却也没说什么,只是任由他抱着。
      
      罗弋埋首在她的颈窝里,蹭了又蹭,一呼一吸间都是她身上浅淡的茉莉花香,心里满满的都是欢喜。
      
      “兮兮,别喜欢那个张屹凡,他在我面前怂地连句话都不敢说,他不好,别喜欢他。”
      
      他的鼻息滚烫,尽数喷洒在耳侧,元兮朝一边拉了拉脖子,去推他的肩膀,“好了,罗弋,我喘不过气了。”
      
      察觉到她的推拒,罗弋才意犹未尽地松开手。
      
      “心情好些了吧?我送你回学校?”
      
      罗弋拉住她的手,“兮兮,我有东西落在你家里了。”
      
      “什么东西?”
      
      罗弋低垂着眼,目光落在她的手上,“我的表,昨晚睡觉的时候脱下来放在茶几上忘记拿了。”
      
      元兮正想说明天找找给他送回学校,罗弋又开口道:“现在还早,我拿完东西再回学校也是一样。”
      
      他半咬着唇看向她的样子像极了雨天里无家可归的小狗。
      
      元兮向来受不住他这样可怜的眼神,点了点头,算是同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