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你心动

作者:奶油有点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
      罗曼愣了一瞬,随即像点了火的油桶一样炸开,“小小年纪,你脑子里都装的什么?你老姐我在跑步!跑步你懂吗?”
      
      罗弋不懂,也不想懂,直接撂了一句:“有话说,有屁放。”
      
      哪怕对方是亲姐姐,他说话也没有半分谦让。
      
      “嘿,我……”罗曼刚要开口教训他几句,又反应过来罗弋今天有点儿反常,她嘚瑟地问道:“怎么?被打了?心情不好?”
      
      罗弋嗤笑一声:“你觉得就那几个小喽啰能碰到我一根汗毛?”
      
      罗曼在电话那边翻了个白眼,“那我怎么听说你被人划破了手?”
      
      “谁说的?陆礼?”
      罗曼没再说话。
      
      “他的话,你也信?”
      听他这么一说,罗曼也有点儿怀疑了,她问:“你真没事?”
      
      罗弋还没来得及回她,元兮已经拉开了阳台的推拉门,喊他吃饭。
      
      “罗弋,你跟兮兮在一起?”
      
      夜风寂寂,吹乱了元兮的及肩短发,她指尖勾着一缕发丝,看到他在打电话,元兮抿了一下唇,用手势示意了一下,转身就要回屋内。
      
      罗弋突然拉住她的手,把手机塞给她,喉结轻滑,“我姐,要跟你说话。”
      
      元兮和罗曼是大学同学,四年室友,元兮读的是配音,罗曼读的是编导。
      
      毕业后,元兮签了工作室,接一些影视剧的配音,马马虎虎地倒也能养活自己,罗曼被家里人安排着出了国,想拍东西的时候就拍些东西,不想拍东西的时候就守着自家公司坐吃山空。
      
      毕业两年,两个人联系也不少,不过考虑到两地时差和对方生活作息习惯,倒也不那么频繁。
      
      罗曼是个话痨,逮着个说话的人能可劲说。
      
      她问了很多关于罗弋的事,大到这次的打架事件,小到平时吃什么穿什么,元兮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后来,还是罗弋看不下去,朝电话里没好气地怼了一句:“你说完没?元兮姐还没吃晚饭。”
      
      话落,他直接从元兮手里抽回手机,挂断电话。
      
      “怎么对你姐姐那个样子?她也是关心你。”
      
      罗弋没接话,只是好整以暇地看着她,问:“那你呢?”
      
      元兮笑了一下,“我自然也是关心你的。”
      
      “好,那我问你,我跟你电话里的那个人谁更重要?”
      
      罗弋板着一张脸,明明是一匹凶恶的狼,元兮却看成了一只奶凶奶凶的猫,她揉了揉他的头发,语气宠溺,“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什么都要比个高低?”
      
      罗弋皱眉拉开她的手,一字一句,语气带着绝对的认真:“兮兮,我成年了。”
      我是个大人了,我可以喜欢你了。
      
      元兮不在意地笑了一下,附和他,“好,成年了,成年人也要吃饭不是?”
      
      元兮把筷子递给他,又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对了,你等一下。”
      
      她转身进了厨房,再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姜茶,罗弋见状直接上前从她手里接过东西放到餐桌上。
      
      指腹灼得又痛又麻,元兮揉着耳朵散热,罗弋拉过她的手,小心揉着她被烫得微红的指腹,“下次这种事情,直接喊我做就好了,疼不疼?”
      
      元兮抽回手,按着他坐下,调着笑说:“你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少爷还是好好喝你的姜汤吧。”
      
      罗弋是个实打实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公子哥,父母爱幼儿,爷奶偏长孙,偏这两样罗弋占个齐全,他从小就是众星捧月一般的存在,向来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除了在暗恋元兮这件事上。
      
      吃过饭后,罗弋主动帮忙收拾碗筷。
      
      元兮从冰箱里拿了些金桔,雪梨,红枣和枸杞,准备熬个果茶润润嗓子。
      
      厨房里,两个人并肩而立,一个在刷碗,一个在切水果。
      
      四下静谧的夜里,透过厨房窗户还能看到对面楼上的点点灯火,狭小的空间里时不时地传出刀刃擦过水果的沙沙声,很轻。
      
      两个人缩在小小的厨房里一起做家务,像是在一起生活了很久,彼此有着不用言明的默契。
      
      罗弋悄悄看了一眼旁边的人,心里像是煮着糖水,甜到冒泡。
      
      外面的雨早已恢复成了之前淅淅沥沥的模样,现在已经是晚上将近十一点了。
      
      罗弋读的学校是元兮的母校,她知道学校是十二点的门禁,所以,刚喝完金桔雪梨茶,元兮就催促着罗弋赶紧叫个车回学校。
      
      “兮兮,时间来不及了。”
      
      “嗯?”元兮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距离十二点还有一个小时十七分钟,再说大学城离这里也不远,叫个车完全来得及。
      
      罗弋将目光从她脸上移开,也盯着墙上挂钟看,“学校门禁时间改了,现在是十一点门禁。”
      
      “十一点?怎么会?不一直都是十二点吗?”
      
      罗弋舔了舔下唇,面色从容,“上一年就改了。”
      
      想想自己从小学到大学,每次都是一毕业,学校就优化改革,元兮扁了扁嘴,也没再纠结这个话题。
      
      “那你今晚去老宅住?还是订个酒店?”
      
      “我不能住在这里吗?”
      
      元兮眉心一跳,且不说她租的是个一室一厅的小房子,就算是有多余的房间,元兮也没有留人借宿的习惯。
      
      罗弋把受伤的手伸过去,唇角下拉,一抹晶莹在眼眶里打转,“兮兮,我疼。”
      
      元兮视线越过他的手落在他委屈请求的脸上,风雨不惊地陈述一件事实,“你刚才还单手刷碗。”
      
      “兮兮。”罗弋屈指蹭了蹭她的手背,看她没反应,又大着胆子勾住她的食指轻轻揉捏,“外面天黑,又下着雨,万一我再不小心摔了。”
      
      “兮兮,你放心,我不给你添麻烦,我就睡沙发上,不用被子,也不用枕头,我躺着就能睡,而且,我睡相很好的,不打呼,不磨牙,也不梦游,我不会打扰到你休息的。”
      
      “兮兮,我怕。”
      罗弋下拉着唇角,眼睛像是会说话似的,水光盈盈。
      
      对上他渴求的目光,这一刻,元兮也有些动摇了。
      他还只是个没长大的小孩,自己担心个什么劲。
      
      元兮抿了一下唇,妥协道:“算了,你想留下来就留下来吧,只是,沙发可能睡不好,你不一定习惯。”
      
      罗弋笑着摇摇头,“我不娇气。”
      
      元兮给他拿了被子,枕头,把他安置妥帖后,她已经困得眼皮子打架了,草草洗漱了一下,元兮直接一头栽进了柔软的床垫里。
      
      罗弋身上盖着她盖过的被子,颈下垫着她枕过的枕头。
      
      古人都说同衾共枕,他们盖过一床被子,枕过一个枕头。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他们躺过同一张床。
      四舍五入,就是,他们……睡过了?
      再四舍五入就是……
      
      罗弋把脸埋进枕头里,一股茉莉幽香裹着他,和她身上的气息一模一样。
      
      临睡之前,罗弋还不忘给自家老姐发了个信息。
      
      远在美国的罗曼,刚用过餐,放下刀叉,就收到一条消息——“我的事,别跟爸妈说。”
      
      罗曼撇撇嘴,收了手机。
      
      翌日,元兮是被一阵闹铃吵醒的,她伸了个懒腰,反应了一会儿,才翻身下床洗漱。
      
      等她收拾好从洗手间出来,罗弋也恰好从外面买完早餐回来。
      
      元兮愣了一下,又随即反应过来,罗弋昨天是在这里睡的。
      
      沙发角落规规矩矩地叠放着一床被子。
      
      “昨晚没睡好吧?”
      
      罗弋边把早餐分类归置好,边笑着回她:“昨晚睡得很好,从来没睡那么好过。”
      
      元兮半信半疑,拉开餐桌椅坐下来吃饭。
      
      用过早餐后,元兮要上班,罗弋跟她一起出了门。
      
      元兮租住的地方离公交车站很近,出了小区,元兮看罗弋跟在她旁边走,没有丝毫要叫车的打算,偏头疑惑地问他:“你不叫车回学校吗?”
      
      “今天上午没课,我有点儿其他事。”
      元兮点了点头。
      
      清晨的阳光透过繁密的梧桐枝叶泄下星星点点的亮斑,天空是雨后初霁的靛青色,整个世界透着一股浆洗后的清明澄澈。
      
      早高峰的公交车里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元兮被挤在接近公交下行车门口的地方,旁边的拉手都有人抓着,身边也没有什么可以借力的东西,她只能自己小心维持着平衡。
      
      罗弋单手握住公交车最上方的横拉杠,垂眸看了一眼,直接握住她的手腕搭放在自己屈拉着横杆的手臂上。
      
      元兮昂着头看他,罗弋真的很高,165的元兮只能堪堪到他的喉结处。
      
      这一刻,元兮突然有一种罗弋长大了的感觉。
      
      她仔细打量着眼前的人,罗弋真的变了很多,眉眼长开了,脸型轮廓也利落刚毅了许多,不同于青春期的稚嫩青涩,现在的他身上有股难言的魅力,成熟稳重中又带了点儿少年风发意气。
      
      窗外的风景一闪而过,罗弋的目光落在一旁的窗玻璃上久久难以移开,上面倒映出两个人的身影,罗弋不自觉地弯了唇角。
      
      正愣神际,元兮身体突然不受控制地前撞,罗弋手忙脚乱地一手箍住她的腰,一手攥紧了拉杆艰难维持平衡,他也止不住地后仰撞到了身后的人。
      
      等车稳下来后,元兮整个人都贴在了罗弋身上,薄唇紧贴着他的锁骨。
      
      元兮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唇上传来刺痛,铁锈般的血腥味直冲咽喉,元兮瞬间红了眼眶。
      
      罗弋觉得锁骨处有软软的触感,却……又痛得微麻。
      
      他小心扶住她的肩膀,轻声问她:“怎么样?还好吗?”
      
      元兮捂着嘴巴,垂着眼睫含糊不清地咕哝道:“撞疼你了吧?对不起。”
      
      这时,车里的人也都从刚才的变故中回过神,本来早高峰已经挤得人们心烦气躁了,再来这么一出,车里不少人在骂骂咧咧,一时噪杂纷乱。
      
      罗弋握住她的手腕,一滴眼泪猝不及防地砸在手背上。
      
      罗弋心慌地拉下她的手,低头去看。
      
      元兮的下唇被磕破了,血珠连续不断地冒出来,她抿了又抿,唇上沾了殷红,看起来有点儿骇人。
      
      “师傅!开门!”
      罗弋整个人透着一股烦躁。
      
      车门开启,罗弋拉着元兮径直进了路边的一家药店里。
      
      元兮被磕得生疼,牙根微麻,牙齿都有些松动,她浑浑噩噩地任由他拉着走。
      
      等两个人从药店里出来,元兮下唇上的伤口已经结了痂。
      
      罗弋挤了点儿药膏在指腹上,压低身子帮她涂药。
      
      伤口处传来刺痛,元兮受惊似的后仰了一下脑袋。
      
      看她疼,罗弋心里更疼。
      “我轻点儿,很快就不疼了,你忍忍。”
      
      元兮躲闪了一下,“我自己来。”
      “别动。”罗弋直接扣住她的后颈,动作轻柔地帮她涂药。
      
      他的指腹蹭过她软软的唇,两个人离得很近,呼吸缠绵交织在一起。
      
      元兮看着眼前放大的五官,他眉心微蹙,薄唇紧紧地抿着,认真地盯着她唇上的伤口,鸦羽般的长睫轻轻振晃。
      
      这一刻,元兮想到了盛夏天里,炽热阳光下随风摇曳的婆娑树影。
      
      药膏带着一点薄荷的清香,挥发在两个人交错的鼻息间。
      
      罗弋抬眸,两个人的视线相撞,少年的瞳眸黑而深,一双桃花眼像是盛了一汪清酒,似醉非醉。
      
      这一刻,元兮突然有点儿气息不顺,连心跳都快了许多。
      
      耳边响起一阵汽车喇叭声,拉扯回了元兮纷乱的神绪。
      
      她瞥开眼睛,拉下他的手,说:“可以了。”
      
      罗弋蜷了蜷指尖,没说什么。
      
      经此一耽搁,元兮没有再坐公交,而是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她刚打开车门,正要猫着身子坐进去的时候,突然发现罗弋没跟上,又回头去寻他的身影。
      
      少年就站在离她几米远的地方,单手插兜,另一只手抬起,食指指腹轻轻擦过唇瓣。
      
      “罗弋。”
      
      元兮喊了他一声,罗弋这才回过神,舔了舔唇,阔步上前。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