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凶兽

作者:妖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22什么都能丢,当爹的尊严不能丢

      四个俊美的男人,在这片冰天雪地里一边灭杀魔气,一边寻找根源。
      
      直到天色转为浓黑,妖力消耗巨大的他们,停下来短暂的休息。
      
      穷奇掐了一个除尘决,半靠在洁白的冰渊墙壁上,声音幽幽地问:“老四,如果你遇到一个有可能是敌人的人,有可能不是,你会怎么办?”
      
      “杀了就好了呀?”梼杌满脸不解,“我们是凶兽,又不是那些正道之士,三哥你在纠结啥?”
      
      穷奇:“……”
      
      说的好有道理,他竟无言以对。
      
      轻咳了一声,穷奇有些难以启齿道:“万一那东西,又小又可爱,有点不舍得杀呢?”
      
      他算是看出来了,他们凶兽看着凶,实则吧,估计就喜欢跟自己截然相反,柔弱而温暖的东西。
      
      “不舍得杀就养着呀。”一旁若有所思的饕鬄,冷不丁地丢出一句,“养得他依赖你,舍不得你,从此为你所用。只要不像老二那样,把自己搭进去就行。”
      
      低垂着头,胸口鼓起一团,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混沌,突然被点名,茫然抬起了头:“大哥,你是在叫我吗?”
      
      他的怀里,也冒出了一个雪白的小脑袋,一双黑宝石般的眼睛同样望了过来。
      
      “啧!”饕鬄嗤笑一声,“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玩你的兔子去吧。”
      
      “哦!”混沌还真低下了头,对着冒出脑袋的兔子担忧道:“你别出来,外面冷。”
      
      “二哥,你怎么来杀魔族还带只兔子?”
      
      梼杌凑了过来,黑暗丝毫不影响他们四凶的视线,他想摸一摸兔头,却不想混沌已经眼急手快先一步塞回了怀里,笑得一脸温和。
      
      “我出门时,她一定要跟来,我害怕她单独呆在混沌之虚会害怕,就带了过来。”
      
      梼杌:“……”
      
      二哥这铲屎官当的真合格。
      
      摸了摸肚子,梼杌饿了,而且出门的急,他都没有带吃的。
      
      他把目光转向了混沌,商量道:“二哥,把你的兔子烤了吧,回去我还你十只。”
      
      原本一脸呆萌的混沌,闻言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黑沉沉的目光瞪着面前的男人,声音比这极地之渊的冰川还要冷:“老四你想死就直说。”
      
      梼杌:“……”
      
      他们四凶真的要玩完,二哥居然小气到舍不得送他只兔子,这么一对比,突然发现只是鸽了他的三哥,对他还是挺不错的。
      
      穷奇默默地从斗嘴的两人身上移开了视线,梼杌性子急,又藏不住秘密,所以除了他以外,他跟大哥都知道,二哥养了一个女人。
      
      不过那个女人早在几千年前已身体消亡,魂魄飘散。不知道二哥用了什么办法,这些年收集了她的灵魂碎片,一次又一次送她入轮回。
      
      也不知是因为她魂魄不全,还是怎么回事,那个女人每次重新投胎后,没有记忆不说,再次降生的物种也不一样。
      
      这一世,她恰好是只兔子。
      
      跟二哥养的女人比起来,他发现那人族小姑娘既省心又可爱,养养也不是不可以。
      
      **
      
      苏瑶回来了,狼妖夫妇高兴坏了,嘘寒问暖好半天后,听到她肚子不和谐的‘咕咕’声,才意识到早该吃午饭了。
      
      “崽崽你喜欢吃什么?娘去给你做。”
      
      石英撸起袖子,风风火火地下了床,显然是要大展身手。
      
      苏瑶想到狼妈的手艺,不由得抚额:“娘,我们吃,火锅吧。”
      
      简单,速度快,只要弄好调味料和食材,水烧开涮一涮,蘸酱就能吃。吃了还全身暖乎乎,正适合天冷的秋冬季节。
      
      狼妖夫妇对女儿总是冒出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早已见怪不怪。细心问了做法,狼妈冲进了厨房,而林风则抱着女儿,带她去摘院子里那两颗大树上的果子。
      
      “咦,爹,那是什么?”
      
      被林风稳稳抱着,爬上树的苏瑶也不害怕。她正准备去摸身边不远处的那颗大果子,却不想一抬头,便见院子的大门外,那颗两人都合抱不过来的大树上,挂着一个十分眼熟的东西。
      
      长长的,水桶那么粗,青色中夹杂着黑色的斑点,分明就是那天想要杀她,令她想起就害怕的蛇妖。
      
      “那是我们村的蛇姬,她想杀你,这次是你运气好,被别的妖救了,下次却未必有这样的好运气。”
      
      摸了摸怀里失而复得的女儿的小脑袋,林风的眼中闪过一抹狠意:“所以我们把她的尸体挂在外面,是要警告周围的所有妖,谁敢伤害你,是要付出血的代价。”
      
      这个世界,果然好凶残。
      
      小孩子就不要操心大人的事,苏瑶从丑陋的蛇尸上挪开视线,指着一个又大又圆的果子,兴奋道:“爹,就摘它。”
      
      林风的脸立马柔和起来,一道风刃飞过去,切断了枝桠。
      
      风力托着果实慢慢落到了地面,林风也抱着女儿纵身跳下,捡起果子回到了客厅里。
      
      “爹,这是什么果?”
      
      看着洗了手,幻化出狼爪的傻爹小心翼翼地划开坚硬的果皮,一旁等吃的苏瑶趴在桌子边,好奇地问。
      
      “我们都叫它黄果。”
      
      族中的小幼崽很喜欢吃这种果子,当初他跟妻子从族中离开时,憧憬着他们能有个孩子,便带了好几株幼苗出来。
      
      却不想这东西极难种活,即便他跟妻子小心了又小心,也才种活了两株。
      
      而且这东西别看长得大,数量却极少,今年算是大丰收,两棵树上的果子加起来大约也只有一百个左右。
      
      篮球那么大的金黄果子,去了皮后就只有排球那么大了。里面是像柚子一样,一瓣一瓣被层白膜包裹着紧密排列在一起。
      
      每一瓣里的果肉,像石榴一样晶莹剔透。不过却是黄色的,每颗都有拇指头那么大。
      
      “尝尝看喜不喜欢?”林风拿了一颗,塞进了苏瑶嘴巴里。
      
      她下意识一咬,发现果肉里没有果核,咬起来就像QQ糖一样酸甜有弹性。
      
      “好吃!”苏瑶一口就爱了。
      
      不过这东西叫黄果也太随便了吧,自然界那么多黄色的果子,都叫黄果岂不是要混淆?
      
      “爹,我们叫它多宝糖吧。”
      
      某个女儿奴爹立刻点头:“这个名好,就叫它了。”
      
      院子里架了一口大锅,锅下是熊熊燃烧的木块,旁边的小桌子上各种要涮的菜已准备齐全。
      
      一眼看过去,全是肉,零星几点绿是特意给苏瑶准备的蔬菜。
      
      这顿饭吃的浑身冒汗,苏瑶也很满意,尤其是多宝糖,能磨牙,能解腻,都是果糖,易分解不长胖,真是个好东西。
      
      “笃笃!”
      
      陈旧的木门传来了沉闷的敲击声,吃饱饭的苏瑶抱着多宝糖,脚步一颤一颤地藏进了厨房里。
      
      狼妖夫妻愣了一下,石英很快奔向了贴心得让她内疚的女儿,而林风则走向了大门。
      
      “你们怎么来了,有事吗?”
      
      一打开门,看到乌压压的同村人,林风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他现在看谁,都有种要害他们家崽的紧张感。
      
      众人被他冷硬的声音问的很尴尬,你推推我,我瞅瞅你,最后还是狮子家萱草开了口:“林大哥,你们家崽崽……”
      
      他们家崽崽不是死了吗?
      
      前几天那伤心痛苦的狼嚎,方圆几十里都能听到。怎么他们家今天院里飘香,还时不时能听到夫妻俩的笑声?
      
      林风挠了挠头,解释道:“我家崽崽那天快被蛇姬咬死了,幸好路过的大妖救了他,那位恩人找了妖医治好了她,今天把她送回来了……”
      
      “怪不得!”
      
      林风话还没说完,乌鸦姐已经抢了话。见众妖都盯着她,她缩了缩脖子,嘟哝道:“我刚才看到余鸟飞进了林大哥家,还以为看错了呢……”
      
      其他妖闻言,顿时信了林风的说词。
      
      在妖族,一向奉行强者为尊。
      
      有些种族天生就比别族强,便也成了物种中的贵族。
      
      比如鸟族中的凤凰,毕方,重明这些神鸟。
      
      余鸟虽然比不上前面那些名气大,但他们可以驱凶,也算是一种祥瑞之鸟。
      
      他们这种贫瘠的小山村,是很难看到这种高贵的鸟族。
      
      萱草叹息一声:“崽崽没事就好,林大哥等会我把你们家的灵谷给你们送来。”
      
      “谢谢你们呀。”
      
      前几天他们夫妻一脸颓废,女儿回来了,也要考虑过冬的食物问题。
      
      周围人陆续散去,高壮的熊大山磨蹭到了最后,他看了一眼旁边树上挂着的蛇尸,脸上写满了苦涩:“林兄弟,可不可以让我把蛇姬带走?”
      
      “不行!”林风立刻变了脸,“你心疼她,可我家崽崽又做错了什么?她差点就死在了她手上。”
      
      话落,林风‘砰’的一声就关上了木门。
      
      熊大山在门边僵立良久,再次看了一眼那蛇尸,挪着步子落寞地离开。
      
      林风的声音那么大,躲在厨房的苏瑶都听见了。
      
      等他回来后,她爬上了他的大腿,奶声道:“爹,你让熊大叔,把蛇姬的尸体,拿去埋了吧。”
      
      林风还没有说话,一旁石英已经严肃开了口:“暴露尸体是要警示周围所有妖,伤害我们家幼崽是会没命的。崽崽,你不能对伤害过你的妖心软。”
      
      “我没心软,主要搁门口,好恶心,好臭呀。”
      
      现在天气虽然冷,可也没有冷到零度以下,尸体会慢慢腐烂,风一吹,还要不要过日子了。
      
      石英:“……”
      
      她差点忘了,她家这只崽,格外的爱干净。
      
      林风挠了挠头,有些为难。
      
      苏瑶眼睛转了转:“要不,爹把蛇姬,的尸体,挂到她家,门口去?”
      
      林风一拍手:“好主意。”
      
      挂到蛇姬家门口,他们家就不会臭了呀。
      
      苏瑶瞥了一眼狼爹,叹息着离开,这爹太好糊弄了。
      
      石英也嫌弃地拍了一下丈夫的脑袋:“笨蛋。”
      
      一头雾水的林风很是不服气:“我哪笨了?”
      
      “我问你,你把蛇姬的尸体挂她家门口,会每天去守着吗?”
      
      “当然不会呀。”
      
      “这不就结了,你不守着,熊大山还不早就拿去埋了?”石英叹气,“你这是给人家送尸上门呀,还不如卖个人情,让他把蛇姬的尸体带走。”
      
      反正也挂那么多天了,想来也警告够了。
      
      林风:“……”
      
      智商受到辗压的他,不服气地嘀咕:“崽崽那么小,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心眼?她肯定只是嫌臭……”
      
      绝不能承认,他没有崽崽聪明,什么都能丢,当爹的尊严不能丢。
      
      最终,狼妖夫妇同意让熊大山把蛇姬的尸体带走。
      
      为此,苏瑶很是惋惜,那位憨厚的大叔,怎么偏偏就眼瘸地看上了蛇姬那个蛇蝎女人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