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凶兽

作者:妖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21回家见爹娘

      熊孩子闹了一出,反而妹妹长妹妹短的稀罕起苏瑶,还说要经常来找她玩,脑回路也是清奇。
      
      等他们回到赢茶身边时,才知老人已经通知了余鸟家族。
      
      三位羽毛艳丽的成年余鸟,虎着一张鸟脸瞪了过来,晴炽一看暗叫不好,转身就想逃。
      
      成年鸟的速度更快,他们从三个方向包抄而来,一只抢过了苏瑶,另外两只翅膀高高地扇下,直接把熊孩子扇的哇哇痛叫,从空中坠落下去。
      
      真惨!
      
      苏瑶在心里默默给熊孩子点了一根蜡,嘴角的笑容却满是幸灾乐祸。既然他喜欢熊,自然是要付出代价。
      
      接下来的路程,换成了抢过苏瑶的长辈送她回家,她是晴炽的母亲。
      
      而留在原地教训晴炽的,是他的父亲和哥哥。
      
      一边飞翔,这位母亲一边歉疚道:“孩子,抱歉,我生晴炽的时候,他的蛋太大,我努力了好久才把他生出来。这孩子自从破壳后,脑子就跟别的余鸟有点不同……”
      
      苏瑶:“……”
      
      所以,别人都是脑袋被门夹了,晴炽他的脑袋是被产道夹了吗?怪不得他如此熊。
      
      算了算了,不能跟脑子不太好的小孩子计较。
      
      “阿姨,没关系的,我跟晴炽,已经是,好朋友了。他还送了我,他翅膀上,的正羽,让我辟邪用。”
      
      “他是不是又跟你吹嘘他是重明鸟的后裔了?”这位鸟妈妈闻言哈哈大笑起来,“我跟他爹都只是普普通通的余鸟,祖上也不曾与重明鸟有亲缘关系。”
      
      “余鸟的血肉的确有辟邪破除幻象的作用,但那要成年后修为高深的余鸟才行。晴炽还那么小,体内根本没有多少妖力,羽毛就只是好看而已。”
      
      苏瑶:“……”
      
      熊孩子果然不靠谱。
      
      最终,苏瑶还是没把那根彩色的鸟羽扔了。算了,也不占啥地方,就留着吧。
      
      哼,她才不是怕熊孩子伤心。
      
      **
      
      太阳爬到正当空的时候,那座熟悉的小村庄出现在了苏瑶的视线里,粗狂的树屋,陈旧的篱笆墙,以及那两颗结满金黄果实的大树。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
      
      余鸟妈妈寻芳直接落到了院子里,驮着包裹的赢茶,悄无声息地落在了她身后。
      
      苏瑶快速地滑下鸟背,一边跌跌撞撞往屋子里走,一边奶声奶气地喊:“爹,娘,我回来了。”
      
      卧室里,因为担忧女儿,已经五天睡不安稳,也极少进食的狼妖夫妇,一脸的颓废。
      
      他们依偎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回忆着孩子的点点滴滴。
      
      “我不是个好爹爹,第一次叼她,那时只顾着兴奋,把崽儿的脑袋磕了个大包,她都没有怪我……”
      
      “我也不是好母亲,当初还拿了生的蛋液给她喝。”
      
      “那天捣蜂巢,其实崽崽不想去,是我一定要把她抱上山。”
      
      “那天我不应该只顾着秋收,把她独自一个人放在家里。”
      
      “那事怪我,我应该早点回来看她的。”
      
      ……
      
      越说,夫妻俩越难受。
      
      他们不是合格的父母,但他们的孩子太贴心了,以至于记忆里全是她的美好,他们的愧疚。
      
      从怀里拿出那张被小心叠放的羊皮纸,林风抹了一把满是泪水的眼睛,声音哽咽道:“我这几天都在琢磨崽崽寄回来的这封信。媳妇儿你看,这是崽崽的小爪子,这是我们家的房子,崽崽在中间画了一条线,但这条线歪歪扭扭,中间还断了一点。你说,崽崽她是不是要跟我们一刀两断呀?”
      
      “别瞎说。”石英不高兴地反驳,“崽崽那么小,她画这些的时候肯定手不稳,那线断一点点不是很正常吗?”
      
      “可她这么多天都不回来。”林风捏着那一小撮人类婴儿柔软的头发,眼泪流的更凶,“她都没毛,平时掉一根都要心疼老半天,这次剪了这么多送过来,肯定是想跟我们一刀两断后,留这个给我们做个念想……”
      
      越说越伤心,林风眼泪快要流成河。
      
      猛汉落泪,画面说不出的滑稽,可是石英却没有笑,反而因为丈夫的话也担忧起来。
      
      能用得起那么好的羊皮纸,还让讯鸟来传讯,想来救崽崽那妖能力非凡。
      
      她怕崽崽养着养着,就是别人家的了,毕竟她太小了,他们又才捡到她一个多月,她很容易就把他们忘了。
      
      “爹,娘,我回来了。”
      
      屋外隐约传来孩子的稚嫩声音,林风揉了揉耳朵,迟疑地问:“媳妇儿,我刚才听到崽崽的声音了,是不是我出现幻觉了?”
      
      “不,我也听到了,是崽崽回来了。”石英‘腾’的一声站了起来,向屋外冲去。
      
      林风也激动坏了,等他们跑到院子里时,果然看到向他们奋力走来,小小的身影。
      
      害怕一切都是幻觉,夫妻俩还神同步地揉了揉眼睛。
      
      “娘!”苏瑶看到石英那一刻,立刻扑进了她怀里,抱了抱她的大腿。
      
      咦,娘的大腿似乎小了一点点,她顿时仰起了脸,皱眉问:“娘,你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
      
      “吃,等会娘就吃一大盆。”石英弯腰把她抱了起来,忙不迭保证。
      
      林风凑了一个脑袋过来,双眼红红的,脸上满是泪痕:“崽崽,爹爹可想你了。”
      
      “傻爹。”苏瑶嫌弃地瞥了一眼他又脏又乱的头发,想了想,还是凑过去抱了抱他,“这几天,我也有,想爹爹。”
      
      林风张开双臂环了过来,把妻子女儿,一起抱进了怀里。
      
      一家人重逢的温馨,感染了院子里的另外两人。寻芳满是感慨:“如果我家那皮小子,有一半这么暖心,我也就满足了。”
      
      赢茶也在一旁附和:“是呀,小姐一向懂事。”
      
      明明只短暂地相处了五天,可她已经舍不得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可惜呀,她不是王的女儿,要不然留在王宫里,那该有多好。
      
      一家人亲密够了,石英这才发现院子里还有其他人,她把女儿交到丈夫手中,走到了两个鸟族女人面前。
      
      “是你们救了我的女儿?真是太感谢了。”
      
      赢茶摇了摇头:“是我的主子救了她,今日我们只是送她回家而已。”
      
      “敢问您家主子尊名,改日我跟丈夫,带着孩子登门酬谢。”
      
      “不用了,我家主子说他跟小姑娘有缘,今后你们好好照顾她吧。”
      
      苏瑶闻言,大概是明白,那位凶兽妖王,并不愿意透露身份。
      
      她爬下狼爹怀抱,走到赢茶面前,脑门蹭了蹭她的翅膀:“阿奶,谢谢你,这些天,的照顾。”
      
      “不用谢,今后你要照顾好自己。”
      
      赢茶依依不舍地抱了抱她,放下包袱,跟着寻芳再次展翅离开。
      
      **
      
      石英拎着包裹,林风抱着女儿,一家人回到了卧室。
      
      卧室早已打扫干净,看不到撞翻的东西,碎瓷片、鲜血以及酒液,更看不到那条让人心生恐惧的巨大蛇尸。
      
      把苏瑶放到床上,石英摸着她的小手,轻声问:“崽崽,那天你伤哪了?”
      
      “就脚脚,被毒牙咬了,两个血洞。”苏瑶指了指左脚,笑得毫不在意,“都好了,疤都没留,娘别担心。”
      
      掀起裤腿,夫妻俩仔细检查了一番,那白嫩的皮肤上的确只有新长的肉留下的一点浅粉。
      
      见他们沉默不语,苏瑶蹭了蹭两人的胸膛:“我真的没事,你们笑一笑。”
      
      “都是爹跟娘不好,我们再不会单独丢下你。”
      
      夫妻俩很愧疚,明知崽崽柔弱,为什么他们养育她的时候,就没有再小心一点?
      
      这一次是运气好,有恰好路过的妖救了她,那下一次呢?
      
      他们已无法承受,再一次失去她。
      
      好在,等过了这个漫长而寒冷的冬季,明年开春天暖时,孩子也能抱出去见人了,未来的日子他们肯定会越过越好。
      
      想到这里,石英总算高兴了一些,她慌忙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黑灰色的东西过来,“崽儿你看,娘给你把毛衣织好了……”
      
      早在女儿出事前,趁着她跟丈夫熟睡的夜里,她爬起来偷偷织的。
      
      中途拆了织,织了拆,也向别人请教过,总算是磕磕巴巴地织好了。
      
      “我要穿。”苏瑶很给面子地张开了双手。
      
      狼爹的毛毛是纯粹的黑色,狼妈的毛有许多灰色,所以这件狼毛衣是黑灰色的。
      
      颜色不怎么好看,而且有点大,苏瑶穿在身上有点松垮。
      
      但她知道,狼妈织这样一件衣服不容易,现在他们两兽型时,肚皮上还是秃的呢。
      
      “谢谢娘,我好喜欢。”苏瑶亲了狼妈一口,“现在穿热,娘你给我收着,我冬天再穿。”
      
      石英乐呵呵地帮她又把衣服脱了下来,重新放回了柜子里。
      
      苏瑶身体一滚,爬到了她带回来的包裹旁,笑得眉眼弯弯:“爹娘,我也给你们,带了礼物哦……”
      
      话落,她扯开了上面系着的绳子,口子散开,里面压实的东西,顿时膨胀出来。
      
      漂亮的木匣子,让人眼花缭乱的彩色衣服,还有一些精致的小玩意儿。这都表明,救女儿那人不但有钱,对她还很好。
      
      即便这样,她还愿意回到他们身边来,呜呜,他们的女儿真的是太暖心了。
      
      狼妖夫妇更加感动,苏瑶却笑呵呵的把东西分了类:“这红内、、裤是爹的。”
      
      她给他备了五条,今年肯定是够用,看不到穷奇变超人,看狼爹也是一样的。
      
      “这是娘的。”
      
      除了内、、裤外,她还给娘备了小罩罩,有助于人形干活时两座山峰不乱晃。
      
      哎,她这个小孩子,也太操心了,怪不得头发老是不长。
      
      **
      
      与此同时,极地之渊。
      
      在这最西北的地方,刚一入秋便开始下雪,随着秋季渐深,这里早已万里冰封,到处雪白一片。
      
      深渊底全是冻得五米深的冰层,怪异的是,这冰层下面有些地方总是冒出一股黑气。
      
      这些黑气把冰层腐蚀出裂隙,从里面飘出来,有的黑气凝结成了人形,有的则快速升空,飘到渊顶,找到野兽或者是妖兽为宿主,进行寄生。
      
      四位容貌俊美的男人,游走在深渊底,脸色越来越凝重。
      
      “魔气比昨天更多了。”梼杌一脸的暴躁,“这东西怎么总是灭不干净?”
      
      “不是灭不干净。”饕鬄眸色里闪过一抹幽暗阴鸷,“我怀疑是有人,把魔域的出口连通到了极地之渊。”
      
      其他三人闻言,眼中又怒,又是错愕。
      
      放逐大陆外面的世界叫大荒,他们位于大荒的东北角上。
      
      而魔族生活在魔域,魔域位于大荒的西南地区,所以魔域跟放逐大陆,实际上是位于一条线段的两个端点上。
      
      正常情况下,他们是最不可能受到魔气侵蚀的。可偏偏就是这么怪异,魔气渗透到放逐大陆来了,如果不是外界搞了鬼,谁信?
      
      穷奇沉声道:“想办法找到渗入口,一定要快点封印起来。”
      
      否则,放逐大陆将会有灭顶之灾。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苏瑶:我jio的我会婴儿秃。感谢在2020-09-13 10:52:28~2020-09-14 11:10: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ggc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