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凶兽

作者:妖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23藏冬(含入V公告)

      当第一片雪花从天空中飘落,亲吻上大地母亲时,苏瑶所在的小村庄也快速地进入了长达六个月,寒冷而孤寂的冬季。
      
      这场雪来的悄无声息,却一连下了好几天,把青翠的树林染成了苍茫的白色。枝桠间屋檐下,除了落雪外,还能看到无数锋利而透明的冰棱。
      
      整个世界变成了冰雪的王国,气温一下子骤降到了零度以下,不论是妖兽还是野兽,都躲在了家里,开始藏冬。
      
      苏瑶换上了最厚的衣服,整个人胖成了一个球,可她还是觉得冷。
      
      这个时候她就无比羡慕狼爸狼妈,在下雪前,他们的兽体换上了一层又厚又长,格外密实的毛毛,整个兽体都膨胀了一大圈。
      
      晚上盖两床小被子都冷的她,他们变成兽体往床上一趴,被子不用盖就能睡得呼噜震天。
      
      玉篮子也小了,蜷缩着身体的苏瑶睡的不舒服。这天早上她醒来时,发现是在狼妈的怀里。
      
      她把她团在她胸前蓬松而柔软的毛毛处,身上还盖着小被子,入冬以来她第一次感受到了热得冒汗。
      
      “原来可以抱着崽崽睡吗?”妻子睡到了正中间,被挤到床最外边的林风满脸羡慕,“我还以为她只喜欢睡玉篮子,今晚我也要搂着崽崽睡。”
      
      苏瑶觉得无所谓,正要答应的时候,一旁的石英已经冷着脸拒绝:“不行,你睡着了就像死了一样,那么大个,一不小心翻身都能把崽崽压死。”
      
      苏瑶看了看狼爹的体型,很是认同地点了点头。
      
      林风沮丧地问:“那我什么时候能抱着崽崽睡?”
      
      “等崽崽大了的时候吧。”
      
      “好吧。”
      
      苏瑶:“……”
      
      傻爹,女儿大了怎么可能跟爹睡?亲爹也不可以吧。
      
      已经暗自决定明年开春天暖,就提出分房睡的苏瑶,默默地同情了狼爹几秒,每天都活在妻女的千层套路中,真是不容易。
      
      **
      
      家里的猎物堆积如山,灵谷也晒干储存了起来,木块堆满了一间大屋子,这些东西是一家人撑过整个漫长而寒冷的冬季的保障。
      
      大家在藏冬的时候,也不是完全不出门。事实上,村子里组织了人手,每天都会有人在村子周边巡视。
      
      按狼爸狼妈的说法,这些年放逐大陆灵力越来越稀薄,不论是山林里自然生长的食物,还是他们种的东西,产量都大幅度减少。
      
      产量减少,这就意味着,许多不会冬眠的野兽和妖兽吃不饱。
      
      这么冷的天气一旦饿肚子,会感到更冷,饥寒交迫下很容易没命。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灵谷要成熟时,被鸟儿老鼠祸害,狼妈会那么着急。为什么他们明明不放心还是要把她单独留在家,赶去抢收。
      
      对于修为低下的妖来说,食物太珍贵了。
      
      大多数妖会想尽办法在下雪前储存食物,但也有一些想不劳而获的妖,他们会抢劫别的妖。
      
      再加上林中的野兽也会因为饥饿冲下山,这个时候就体现出村庄群居的好处,每天有人巡逻,大家也能睡个安稳觉。
      
      今日轮到狼爹出去巡查,他的速度快,按理一个时辰就能回来。
      
      但直到午饭点,他才拖着几乎冻僵的身体,艰难地跑了回来。
      
      原本顺滑的长毛,不知为何湿了,冻成了刺猬毛一样,硬硬地炸了起来。
      
      “爹,快来烤火。”
      
      苏瑶焦急地招呼了一声,摇摇摆摆地走回卧室抱了两条大毛巾过来。
      
      石英揭开了锅盖,舀了一碗锅里一直炖着的骨头汤,端到丈夫身边,慢慢喂进了他的嘴巴里。
      
      被温暖的火烤着,喝了热汤,浑身快要没知觉的林风才觉得好受些。
      
      他身上的冰也开始融化,像下雨一样从他的毛毛上滴落到地面。
      
      苏瑶跟石英一人拿了一块毛巾,不停擦着他身上的水,又过了半个小时,他才彻底缓过来,声音缓慢地开口。
      
      “今年情况不妙,我今天巡视的时候,发现村子周围有不少鬣狗的脚印。”
      
      鬣狗每次都是集体出动,个体战斗力虽然不强,但是群体配合的很好。每次遭遇鬣狗群的袭击,大家都会损失惨重。
      
      石英面色也沉重了起来:“你跟它们打架了?”
      
      “没有,它们行动很隐蔽,我也差点就忽略了。”林风在地面拍了拍爪子,拍碎了肉垫上因为融化而松动的冰层,“我回来的时候,发现村西边花豹家最小的那只幼崽掉冰窟里去了,我下去把他叼了上来,才弄成了这样……”
      
      咦,这么大冷的天,熊孩子就这么坐不住吗?竟然还跑到外面去玩。
      
      苏瑶正这么想着,一旁的石英指尖顿了一下,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雨季的时候,他们家男人进森林打猎就没回来,据说是遇到了烈焰兽,人没了。”
      
      “今年花豹嫂子又生了两只幼崽,上次收灵谷的时候我看到她走路一瘸一拐的,估计没有存下多少过冬的食物,定然是养不活母子三人。”
      
      尽管石英的话很委婉,林风还是听出来了,有些错愕道:“你是说,他家故意把幼崽扔进了河里。”
      
      “故意应该不会,但肯定看到幼崽偷溜出了门,却没有阻止。”
      
      大自然遵从优胜劣汰,在没有办法养活两只幼崽的情况下,妖兽们往往会选择养育最强壮的那一只,而弱小的就会被遗弃。
      
      林风抿了抿唇,没再说话。怪不得他把那冻僵的小崽子送回去的时候,花豹嫂子并没有露出感激高兴的表情。
      
      苏瑶也有点被吓到,这个世界,远比她上辈子生活的人类世界残酷的多。
      
      **
      
      刚开始下雪时,上辈子作为一个南方人,苏瑶还挺高兴的,还特意让狼爸在院子里给她堆了一个雪人。
      
      可是一连下好几个月,外面全是白茫茫的一片,苏瑶便觉得无聊了。
      
      她翻出了穷奇送她的那几张记载着功法的纸,让狼爸狼妈教她认字。
      
      但是狼爸狼妈却告诉她,纸上面用的是巫文,他们根本就不认识。
      
      这可真让人沮丧,苏瑶退而求其次,跟着狼爸狼妈学妖族的文字。
      
      “这是锅。”
      
      一家三口睡的大床上放了一张小木桌,小木桌上放了一个大木盆,木盆里装着细沙。
      
      林风想了半天,终于捏着树枝,在压平的细沙上画了一个像蚯蚓一样歪七扭八的字。
      
      苏瑶穿着火红的小袄,双手撑着桌面,仔细看完后,顿时皱起了小眉头:“你刚刚,明明说,这个字是碗,吃饭饭用的,那个碗。”
      
      林风心虚地挠了挠头:“是……是吗?”
      
      “那你在旁边,再写个碗。”
      
      林风在女儿认真的视线里,手抖了半天,都没有把那个碗字憋出来。
      
      “好像,它们俩长一样。”
      
      苏瑶:“……”
      
      锅跟碗两个字为什么会长一样?难不成妖族也有多音字?
      
      苏瑶脑子里一团乱,她还没有崩溃,一边的林风见到掀帘子进屋的石英,却先一步哭嚎起来:“媳妇儿你来教崽崽认字吧。”
      
      太可怕了,明明他小的时候先生怎么教他都不会,为什么崽崽看几遍就会了?认字数量两个巴掌都数得过来的他,完全教不了。
      
      端着热水的石英,被逗的噗嗤一笑。矮油,有的人总想在女儿面前显摆,这回翻车了吧。
      
      “娘也识不了几个字。”怜爱地摸了摸女儿的小脸,“崽崽爱读书呀,那等你大一点,爹娘送你去上学。”
      
      **
      
      冬天才过了一半,村子周围鬣狗的脚印便越来越多,显然,它们快要忍不住了。
      
      即便是苏瑶,也能感受到狼爸跟狼妈的紧张。他们巡视的时间被拉长,也越来越频繁。
      
      这天夜里,苏瑶埋在狼妈的长毛毛里睡的正香,被一道愤怒的狮吼惊醒了。
      
      “媳妇儿,你在家看着崽崽,我出去一趟。”
      
      林风眨眼间便消失不见,苏瑶揉了揉眼睛,担忧地问:“娘,是不是鬣狗?”
      
      “听声音的确是鬣狗,别怕,我们也不是吃素的。”
      
      石英把小家伙塞进了玉篮子里,盖好小被子。她趴在了窗户边,弓起脊背,发绿的双眼透过半开的窗户,戒备地望向院子。
      
      几道轻盈的身影,踩着彼此的背,从篱笆墙处窜进了院子。
      
      一只,两只……总共有五只。
      
      石英皱起了眉,他们家虽然处于村子的外围,又靠近山脚下。
      
      但能从村里人组织的包围圈里突围成功,还能分出五只跑进他们家,可见这回袭村的鬣狗,至少在五十只以上。
      
      石英面色凝重,她不敢离开女儿,只能趴在窗户边,朝着院里吐风刃。
      
      好在这五只鬣狗都只是普通的野兽,并不像灵兽那样会运用灵力。
      
      风刃杀了三只后,另外两只见情况不妙想要逃,石英扑过去,几爪子便把它们抓死了。
      
      也不知是身体里有灵力的原因,还是怎么回事,苏瑶竟也有一点夜视能力。看到狼妈凶残的模样,她对狼妖夫妻的实力又有了新的认知。
      
      半个时辰后,浑身血迹斑斑的林风也回来了。
      
      他抹了一把脸,沉重道:“这次来了八十只鬣狗,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野兽,加起来差不多有一百只。其中有十只是灵兽,大家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尤其是兔子家,死了两个,旁边几户人家,猎物也遭到了洗劫。”
      
      说到这,林风声音一顿,有些不敢看妻子的眼睛,闷声丢出一句:“我用了风系法术。”
      
      他们当初脱离家族,特意找了这么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重新开始,原本约定好了,谁也不在人前使用天赋能力。
      
      可是今晚那种情况,如果他不暴露的话,死的同伴会更多。
      
      一个村子共同生活了十多年,他实在不忍心见死不救。
      
      “暴露了就暴露了吧。”石英叹了一口气,“咱们崽崽是人形,总要见人的,到时候知道我们天赋好,那么崽崽化形早,他们也才不会怀疑。”
      
      这一夜,整个村子的人都没有睡好,时不时能听到痛苦的嚎叫。
      
      天亮后,林风把院子里鬣狗的尸体拖到了村长家。他们家不缺食物,这些鬣狗可以让村长分给被抢,以及牺牲了的人家。
      
      苏瑶也在这个夜里第一次深刻地认识到,这个世界弱肉强食,作为脆皮人类,她想要好好活下去,必须要尽快学会修练。
      
      …………
      
      鬣狗袭击的那一次,山中的野兽也损失惨重,或许是它们被杀怕了,又或许是它们已经抢到了足够的猎物,这个冬天,没再来侵扰。
      
      北方依然一片冰封时,南边的泉水已经开始叮咚作响,春天的脚步声响彻在放逐大陆。
      
      在极地之渊忙碌了好几个月,好不容易封印好魔族通往放逐大陆的四凶们,又匆忙赶到神殿。
      
      他们开始结阵布局,不断攻击两界的结界,准备破开一个口子,把大荒的灵力引渡过来。
      
      而外界金碧辉煌的宫殿里,一名美艳的妇人从巫阵里睁开了眼睛。
      
      她扫了一眼通灵镜,查觉到两界封印的动荡,却没有告诉任何人,反而抬手,苍白修长的指尖把通灵镜上的画面全部抹去。
      
      精致的拖地长裙,从地面旖旎而过,女人的眸色里却一片死寂的冰霜。
      
      上次死魂傀儡居然没有杀掉那小丫头,这一次,她准备亲自走一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V啦,谢谢大家的一路支持!
    明天下午万字更新,首订很重要,跪求各位看客老爷的订阅。
    夹子前全订能参加一万币的抽奖活动。
    另外,推一下作者君两本预收。
    预收一:《我的老公是凶兽(混沌篇)》
    大荒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天女女魃,容颜倾城,修为高深,曾与龙之始祖相爱。
    天女为父亲的大业披荆斩棘,却落了个毁容流放的下场,最后更是被心爱之人斩杀。
    那个为了父亲,为了心爱之人牺牲了容貌,血肉,最后连魂魄都消弭于天地间的绝色女子,念念不知别人谈起时用的何种表情,但她脑中只有一个字,‘蠢!’。
    可不是蠢么,她的父亲成了天帝,她爱的男人杀了她获得神格,得以飞升。
    唯有她,最后变成了人人喊打的旱魃,死了都总有人想找到她的棺材板,抠开再加几根入骨钉。
    念念听到天女的故事,情绪总是波动的厉害。直到有一天,得知她前世便是那倒霉的天女,她心里就只剩下MMP。
    好在这一世她从黄沙中来,无父无母,心是沙石所化,血肉来自天地,她再不会干前世那些蠢事。
    至于某些人想火葬厂,不用抢救了,直接厚葬吧。
    文案二:
    放逐大陆的妖都以为,穷奇是第一个脱单的四凶之一。却无人知,早在几千年前,有个面容丑陋的女子,逃到了这里。
    她所到之处,赤地千里,江河枯竭,寸草不生。
    所有的人都厌恶她,她被无情斩杀后,一片混沌虚空包裹住了她。
    那片荒芜之地,有个少年不厌其烦地收集她的灵魂碎片,一次又一次地送她入轮回,历经万年,终把她拼成了完整的模样。 
    预收二:《跨物种相爱》
    一觉醒来,地球少女云梦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巨大的休眠舱内,等她艰难爬出来时才发现,距离她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几千年,甚至她脚下的土地也早已不属于银河系。
    偏远的星球上,充满了贫穷,战乱,血腥。
    艰难求生的云梦,有一天双腿却突然化成了鱼尾巴。
    她的鱼味,招来了一只大黑豹。
      
    初相识:
    捂着鱼尾的云梦:“别吃我。”
    舌尖划过鱼鳞的黑豹:“我就舔舔。”
      
    后来:
    捂着鱼尾的云梦:莫挨老子,我是鱼你是豹,老子不谈跨物种的恋爱。
    厚脸皮黑豹:古地球不是有种生物叫豹鱼吗?亲爱的,我们之间根本就不存在生殖隔离。
    云梦:……
    “我的新娘,以兽族的忠贞,我来迎你回家!”
    暴力很能打星空兽人VS甜美人鱼小姑娘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