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反派反杀了[穿书]

作者:昙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夜色渐深,陆宁宁这会儿刚回到府中歇下,裴贞那头却还点着灯。
      
      月色如银盘般挂在天空之上,裴贞翻阅卷宗,研磨铺开宣纸,提笔之时,忽有一黑衣人从窗户跳入,俯身半跪于地道:“大人,属下查到了三皇子的动静。”
      
      裴贞笔尖一顿,墨比在宣纸上晕染出一大片墨迹,他的思绪也飘散开来。
      
      上一世他被斩首之后,灵魂飘到了一个纯白色的异世空间中。在那个空间里,他看了一本书。书中所写,便是他生活过的世界,连他的命运,也分毫不差。
      
      他这才知道,萧璟才是书中所谓的气运之子,是真正的男主角。
      
      而他,只是反派,是注定牺牲的垫脚石。对于造物主来说,他只是一颗弃子。
      
      但如果有朝一日,这颗弃子也有了自己的想法呢?
      
      裴贞想起那个异世空间之中,那个自称系统的声音对他所说的话,眼中眸色一冷。
      
      自称系统的人告诉他,创造这个世界的造物主,已经来到男主角的身边。
      
      系统给他一次机会,只要他能找出造物主并且杀掉她,就能逆天改命。
      
      “大人?”燕云见他不答,出声问了一句。裴贞的思绪缓缓收回,用手指扣了一下桌案道:“无碍,方才想到了一些事情。你继续说。”
      
      “三皇子今日去了城郊的一个药圃。药圃的主人是一个女子,叫苏清清。另外国公府那个陆小姐,也去见了萧璟。至于他们说了什么,属下并未听清。”
      
      裴贞微微皱了一下眉,沉思道:“去查苏清清与萧璟是什么关系。”
      
      他提笔用朱笔写下几行字,递给燕云道,“命天甲二人继续盯紧萧璟和五皇子,另找机会潜入钦天监,将此信交给陈监司,他会知道怎么做。”
      
      燕云看着那封红信,抖了一抖,语气有些颤抖:“大……大人?这是您的生辰八字,陈监司主婚姻占卜之卦象,大人难道要——”
      
      裴贞微微翘唇,眼中却冷若寒冰:“陆宁儿得付出代价。在这之前,她还不能死。”
      
      “若皇上要给陆宁儿和萧璟赐婚,便让陈监司找机会从中破坏。届时,由我来求娶陆宁儿。将萧璟和陆国公府势力分而化之,当可一举两得。”
      
      “那您也犯不着把自己搭进去啊。那陆宁儿如此好色,若娶了她,大人的清白岂不是……咳,而且您怎么知道陆宁儿嫁给三皇子就会死?”燕云总觉得自家大人自从几天前醒来,便像是未卜先知一样,平白安排了好多莫名其妙的计划。
      
      裴贞停了笔,狭长的凤眼微微眯起,“燕云,你的话太多了。”
      
      “哦。”燕云抱了抱拳,转身便走:“属下这就闭嘴,不打扰大人了。”
      
      “慢着,从明日起,你盯紧陆宁儿,她的一举一动事无巨细向我汇报。赐婚之前,决不能让她和萧璟再见面。否则将会影响我们的计划。”裴贞忽然叫住他道。
      
      “属下遵命。”燕云得令,纵身轻点,从窗户飞身离开。
      
      ————
      
      太后大寿,宫宴的日子一天天地临近。此次太后寿宴,惯常是要为三皇子和五皇子择亲,听到小道消息的世家贵女们早就开始准备起来。
      
      陆宁宁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在古代举办一场盛大宴会,要提前准备这么多东西。为了使自己这次在宴会上不出丑,她已经学了几个时辰的规矩了。
      
      陆宁宁跟着国公府二房三房的几位小姐一起跟随教习嬷嬷学习宫规。
      
      她只觉得浑身开始酸麻,揉了揉已经酸麻的胳膊,做出的动作也是漫不经心的。索性偷偷把跪坐的姿势变成了一屁股坐了下来,开始悄悄偷懒。
      
      那教习嬷嬷眼睛如针尖一般,敏锐地捕捉到了陆宁宁的动作,恨铁不成钢道:“大小姐,坐姿又错了!还有,敬酒时应掩袖,右手覆在左手之上!”
      
      “不学了,我腿都麻了。”陆宁宁干脆放飞自我,靠着美人榻躺了下来。
      
      开玩笑,她进宫也就是走个过场,又不打算嫁给什么王公贵子,反正她很快就能回家了。
      
      教习嬷嬷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她原先瞧着这大小姐虽然跋扈了些,眉目间又有贵气,入宫中贵人之眼也不是什么难事,谁想竟如此愚笨惫懒。
      
      “宁儿,你这样躺着成何体统!”陆国公正巧从花厅走过,看到陆宁宁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这些天他好容易才请了些门生帮忙,到底把那日游湖之事给她压了下去,没传到圣上的耳朵里,只说是三殿下救了落水的陆宁儿,传成了一番美谈。
      
      只要这次皇上高兴,没准就赐下婚事,也算是圆了女儿的一场梦。
      
      哪知她竟如此懒散,真是白费他的一番苦心,若是嫁入皇家,少不得要吃苦。
      
      陆国公脸快黑成了锅底,陆宁儿一个鲤鱼打挺从美人榻上蹦起来,乖巧地朝他行了一礼,拖长了音道:“爹,我有话跟你说。女儿现在不想嫁给三殿下了!”
      
      “你——”陆国公气得呛到自己,陆宁宁忙上前几步,帮他拍了拍后背,靠着他的肩膀开始撒娇道,“女儿真的想通了!况且那三殿下早有中意之人,女儿不想嫁了,女儿年纪还小,还想多陪在爹娘身边待两年,承欢膝下。”
      
      “你既是如此说,莫非真的喜欢上裴少卿了?”陆国公瞧着她的表情,冷哼了一声,他这个当爹的再清楚不过了,陆宁儿哪有这份孝顺的心思?
      
      “不不不——”陆宁宁的头摇成了拨浪鼓。虽说她很馋裴贞的颜,但若是真的嫁了裴贞那只老狐狸,指不定被吃得骨头都不剩下。再说他很快就会死,若是真的嫁了过去,那岂不是很快就要守寡?好好做国公府大小姐它不香吗?
      
      “女儿看破红尘了。”陆宁宁一脸高深莫测道,“女儿现在谁都不想嫁。”
      
      “胡闹!既然你不愿嫁三皇子,那你就嫁给裴少卿!当众轻薄男子,若你不嫁,这国公府的脸面往哪里搁?”陆国公刚想来一句家法处置,末了又语重心长道,“宁儿也要为爹考虑下。”
      
      “那……裴大人他不愿意娶我呢?他容颜俊美,官居四品,女儿臭名在外,他肯定不会喜欢我的。”陆宁宁急了,试图跟自家爹讲道理。
      
      “我陆俞成的女儿,他想娶也得娶,不想娶也得娶!这事你别担心,裴少卿虽年纪轻轻身居高位,但并非世家大族,也没什么根基,只要爹将此事告知皇上,皇上念在我们陆家是开国功臣的份上,也会赐下一纸婚书。”陆国公打断她。
      
      “……”陆宁宁一时哭笑不得,又有些感动,但见陆国公有些动怒的模样,生怕他真的狠下心来给裴贞施压,赌气道,“父亲,女儿真的不想嫁给他,若是您再逼我,女儿明日这就绞了头发去庙里当姑子去!”
      
      “好了好了,既然宁儿不愿嫁,那便由着她罢。总之年纪也还不大,还可以再相看两年。裴大人在朝中如鱼得水,岂是好相与的?我看他与宁儿并不相配。宁儿这般脾气,要嫁,也得嫁一温润体贴夫郎。”陆夫人人还未到,声音先到,带着两个下人从花厅里走过来,开始打圆场。
      
      “谢谢母亲!”陆宁宁见到了救星,飞奔过去挽住了陆夫人的手。
      
      此时此刻,虽然陆家这二位并不是她的亲生父母,但她也不由得生出一丝感动来。她北漂多年,现在也有些想爸妈了,若是这次能回到现实世界,她一定要回家一趟。
      
      “那你可别忘记你今日所说的话!”陆国公还想生气,却见陆宁宁挽起袖子,对着陆夫人哭诉道,“母亲你看,宁儿跪了几个时辰,这手也酸了,腿也疼了。既然不嫁入皇家,这宫规女儿也可以不用学了吧?反正寿宴就是走个过场……”
      
      唉,真是恨铁不成钢!陆国公甩了一下袖子,只道这女儿到底是他亲生的,从小到大没吃过苦,这会儿心也软了两分,既她已打下包票,那便随她去了。
      
      花厅外,一黑衣人影将陆宁宁的话从头到尾听了个遍,眼中一惊,顺便记了下来,一纸飞鸽传书送进了裴贞的府中。
      
      信鸽落在裴贞的窗前。裴贞见那个代表重要事件的红蜡封住的纸筒,以为出了什么紧急事件,面色凝重地打开信,看着看着,脸色微变,越加阴沉如墨。
      
      “辰时三刻,陆宁儿早膳食云糕一盘,白粥一碗,房中偷吃烧鸡半只。”
      
      “午时二刻,陆宁儿与众女同学宫规,屡次出错偷懒,并扬言不嫁萧璟。”
      
      “陆国公及陆夫人言语辱骂瞧不起大人,是否需要小惩大戒之……”
      
      裴贞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有些咬牙切齿。
      
      这个燕云,令他汇报陆宁儿的动向,只捡要紧之事汇报即可。但他可没说让燕云连陆宁儿早膳吃了什么,干了什么也一并写上。
      
      裴贞研磨提笔,开始回信:“按兵不动,继续盯着。”
      
      他可不相信,陆宁儿落水一回,便会突然放下对萧璟的执念。
      
      再者,她那日虽然落水处于不清醒的状态,但他分明能感觉到此女垂涎他的美色,本性好色至极。既如此,为何她忽然性情大变,宁愿出家也不愿意嫁给他?
      
      如果不是与萧璟密谈了什么,暗中筹谋着什么计划,就只有一种可能。
      
      她陆宁儿,知道他裴贞抄家灭族的结局。难道,她——就是造物主?
      
      他如今看似重获新生,但实则步履维艰,如履薄冰。
      
      只要造物主不死,他的一切计划都是白费,他现今唯一的敌人不是萧璟,而是造物主。就如前世那般,他分明将萧璟逼入了乱剑谷,可萧璟还是莫名其妙地又活了下来。
      
      裴贞眼中闪过一丝杀意,视线又落到那封信上。
      
      陆宁儿早膳过后还偷吃了半只烧鸡。
      
      可真能吃。他微微皱眉,将心头冒出来的无稽之念散去,松了口气。
      
      此女如此粗鄙,恐怕是他想多了。姑且试探一番。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