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反派反杀了[穿书]

作者:昙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过了几日,便到了十五之期太后寿宴。寿宴设在未央宫。
      
      太后属鸡,从前一晚酉时开始,长京之内便处处点灯不灭,直至第二日酉时,寓意灯火长明。
      
      第二日酉时刚过,陆宁宁沐浴熏香之后,碧荷手里捧着一个盒子,欢喜地进了门道,“小姐,大公子回来了!还给小姐带了礼物!”
      
      大公子?陆宁宁想了想,应该是她这具身体的亲哥哥,陆白渊。
      
      她打开盒子,入眼便看到一条黛色立领广袖长裙,以浙州蚕丝织成,从上到下,黛色如笔墨般淡淡晕染开来,裙身绣有叫不出名字的花朵,但花瓣层层叠叠以金丝缀边,腰间特意裁剪较为紧俏,显得体态袅娜,华丽雅致。
      
      碧荷服侍着她穿上这件裙子,挽着个凌云发髻,衬得她整个人华丽雅致,尤其是那一身衣裙,走动之间金丝闪动,仿若荧光,夺目至极。
      
      “小姐,大公子对你可真好!碧荷从未见过如此美——”碧荷整个眼里都在闪着光。
      
      陆宁宁对着铜镜自我欣赏了一下自己的美貌,摆了摆手,正欲自谦一下,就看到碧荷一脸惋惜地道:“果然是人靠衣装,碧荷从未见过如此美的衣裳。”
      
      陆宁宁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就在这时,一名公子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束腰紫衣,面容温煦,身材颀长,眉眼之中略带关切,自有一番沉稳气度。
      
      “宁儿真好看。”陆白渊从门外走进来,朝陆宁宁笑了笑,“不认识哥哥了?”
      
      “大哥……”陆宁宁微微一怔。她真的没想过,陆白渊也有如此气度,脱下一身戎装的陆白渊,比她更像一个真正的世家贵族。怪不得长京贵女只知陆家公子美名远扬。
      
      陆宁儿在京城如此嚣张却没人敢欺负,也是因为陆白渊在外守着边关。
      
      “我奉圣上之命,半月前便启程从边关快马加鞭赶回来,就是为了第一时间看看你和父亲母亲。你们安好,我也就放心了。此次我只能短暂停留一日,太后寿宴结束,哥哥便要赶回去了。宁儿,长京可有人欺负你?这衣服可还喜欢?”
      
      陆白渊温柔地看了她一眼,摸了摸陆宁宁的头:“真是出落得亭亭玉立了。”
      
      陆宁宁微微别开眼。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她忽然想起陆白渊的结局。
      
      事实上,写这个人物的时候,她哭湿了几包纸巾。
      
      小说中,陆白渊带兵围剿乱匪,死在了西南途中,被敌人乱箭射死。
      
      她从前认为,悲剧就是将美好的东西打碎给人看。
      
      如此一腔热血,满腹才华,对内恭顺,对国忠诚之人结局惨死,才能赚取读者好一波眼泪。
      
      但真正进入到这个世界,遇到了活生生的陆国公,陆夫人,还有陆白渊以后,陆宁宁忽然有些惶恐了。她忽然感觉他们似乎不像是她所想象的纸片人。
      
      如果他们知道,一切的悲剧结局都是她所书写的,他们会如何看待她?
      
      她终究只是一个异世来客,一个占据了原本的陆宁儿身体的陆宁宁。
      
      她占据了属于陆宁儿的生活,占据了她的这些亲人,原主不知道去了哪里。
      
      “大公子,大小姐,时间已到,该启程进宫了。”外人的通传打断了陆宁宁纷乱的思绪。
      
      陆白渊点了点头道,“好了,宁儿,我们走吧。”
      
      陆宁宁心情复杂地跟在他的身后,陆白渊为她掀了帘子,扶她上了马车。
      
      世家贵胄的马车穿过朱雀街,转入青龙道,繁华热闹的市集渐渐远离视线,周围的建筑也多了些肃穆庄重的味道,再往前走,便可见到一道高大的宫墙。
      
      此时夕阳映照着层层叠叠的宫殿飞檐,越发金碧辉煌,举世无双。
      
      马车在宫门外停下,依次经过了玄武门,宣德门,正阳门,处处都有皇宫禁军严查,随后才在最后的宫门停下,几个太监早已等在一旁,迎上前去。
      
      宫宴之上灯火通明,金帐珠帘,满席佳肴摆满了整个未央宫,如此宫宴,讲究更是礼制繁复,不管席位的安排,金杯银箸的摆放还是食物的烹制上都要花很多心思,光是各色佳肴都已琳琅满目,先是冷盘,随后便是热汤、荤菜、素菜。
      
      主位上坐着皇帝、皇后和太后,依次下来便是各位高位分的贵妃、嫔妃,对面则是按照各位皇子、重臣依次排列,陆宁宁一一看去,只觉眼花缭乱。
      
      男女分席而坐,陆宁宁被安排右下世家贵女的席位上,第一次参加这种规模的皇家正规宴会,陆宁宁不敢懈怠,尽量表现得端庄有礼。
      
      她悄悄抬起眼看了看,三皇子萧璟位于左侧,位于太子旁边,其次便是五皇子。
      
      五皇子身着深青色长袍,头戴朱冠,面相凌厉,眼中有一丝阴鸷。而萧璟坐在他的身侧,身着深紫色麒麟服,头戴十三珠玉冠,身材修长,越发显得气宇轩昂。
      
      就在陆宁宁悄悄打量之时,她忽然感觉一道视线盯着她。
      
      陆宁宁抬眼望去,只见裴贞就在她的对面,微微朝她一笑。
      
      美男笑了。陆宁宁感觉这个笑容如雪山初融,让她目眩神迷,直击心脏。
      
      哎不行不行,虽然她是颜控,但还是有原则的。裴贞不死,她回不了家。
      
      陆宁宁稍稍定神,将脑中旖旎抹去,悄悄收回视线。过了片刻,宴会正式开始。各路官员照例是跪了一地,进献礼物,恭祝皇帝太后千秋万代,万世无疆。
      
      不一会儿,宴会开动,歌舞音乐兴起,众人举杯庆贺,喝得脸上微醺。
      
      陆宁宁秉持着低调原则,只顾自己低头吃菜。
      
      片刻之后,她忽然见到五皇子从席位上站了起来,手里拿了一个鸳鸯碧玉酒壶!
      
      开始了开始了!陆宁宁的心顿时激动起来,连菜也忘记吃,目光灼灼地盯着那边看去。
      
      “太子,三皇兄,皇弟敬你们一杯。”五皇子萧峥含笑朝着两人举杯。
      
      萧峥亲自倒了三杯酒,一杯放到自己面前,另外两杯递给了太子和萧璟。
      
      “五皇弟客气了。”萧璟心中一直默默盯着萧峥的动作,眼看他倒了第三杯酒递给了自己,心中微微一紧。他神色复杂地端起酒杯,不管陆宁宁所说是真是假,这杯酒,他不敢喝。
      
      好在,他早有准备。萧璟暗自做了一个手势。
      
      与此同时,一边的官员忽然不小心喝醉,从凳子上歪倒过去,闹出了一点动静,趁着萧峥分神的一瞬间,萧璟飞快地换掉了那杯酒,然后与五皇子萧峥举杯对饮起来。
      
      刺激!这一瞬间的机会抓得刚刚好。看来萧璟的动作比她想象得还要快。
      
      陆宁宁望眼欲穿地盯了一会儿,萧璟果然又动了。他也站起身来,依次向众官员同僚敬酒,一轮轮敬过,转眼就到了裴贞眼前。裴贞也立即站起身来。
      
      陆宁宁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一半。接下来,就是看萧璟将那杯毒酒送给裴贞了。那毒酒之中的毒异常凶猛,看似无色无味,却与一味食物有关,只要吃了那芸豆糕,必然会引发中毒。
      
      陆宁宁知道,裴贞喜爱甜食。正巧她刚刚就看到裴贞桌前有芸豆糕。
      
      此时这两人相对而立。裴贞今日身着大理寺少卿的绯色官服,比起那一日的仙气飘飘,多了些气度肃然。萧璟身着深色麒麟袍,显出天家之威。
      
      裴贞和萧璟相互对视了一眼,在互相客套一番后,两人同时举杯。
      
      陆宁宁按住了自己的心脏。不行,她太有些激动了,紧张到心跳飞快。
      
      这两人互为宿敌,表面上和和气气,心里早已想着怎么弄死对方。
      
      只不过现在的萧璟还远不如裴贞心思狡诈。陆宁宁望眼欲穿,眼看着裴贞举杯,正要喝下那杯酒,就在这时,她忽然发现裴贞的嘴角勾动了一下,视线越过众人,最后停留在了她的身上。
      
      他的眼神看着她,似乎在与她无声地交流。什么鬼,陆宁宁心虚地别开眼睛。
      
      裴贞微微扬唇,将那杯酒一饮而尽,放下酒杯。
      
      陆宁宁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她刚刚紧张地冒汗,心脏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还好裴贞只是怀疑,并没有发觉。那毒是五皇子下的,即使裴贞毒发身亡,查来查去也只会查到五皇子的身上,萧璟应该能顺利脱身。
      
      陆宁宁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五脏庙已经呱呱叫了。
      
      刚才她全程紧张地要命,都没什么食欲。现在应该可以放心大胆地吃东西了。陆宁宁的眼睛瞥见自己桌案前的一只冒油的烧鸡,犹豫了片刻,夹了一只鸡腿,放进了自己的碗里。
      
      只不过,刚咽下了第一口,陆宁宁就发觉有些不对。一股淡淡的苦涩味道在她的嘴里蔓延开来,舌尖整个儿都变成了苦味,胃里开始不停地翻涌起来。
      
      糟糕,有毒!陆宁宁的脸色变成了菜瓜,她想要干呕,却碍于这么多人在场,只好脸带微笑,装作憋闷的样子站起身来,从席位间跑了出去。
      
      来到没人的花树底下,陆宁宁靠着宫墙,拼命地干呕起来。
      
      完了完了,她现在已经感觉到四肢有些麻痹了,她不会就这么死了吧?
      
      到底是谁给她下的毒?这她小说里没写过啊。
      
      陆宁宁的脸憋得通红,差点要哭了出来。就在这时,她忽然听到一个凉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陆小姐这是怎么了?裴某看着,不像是不胜酒力,反倒像是吃坏了肚子。”
      
      陆宁宁感觉四肢百骸都僵硬起来。不对,算算时间,裴贞应该要毒性发作了,怎么会在这里?
      
      她分明看着他喝了那杯酒,难道事情出了什么变故?
      
      裴贞如此奸诈狡猾,可能看破了萧璟的技俩。难道……这毒是他干的?
      
      可是他无缘无故给自己下毒干嘛?
      
      她挺多也就是从中撺掇了一下,难道是因为自己亲了他,所以要报仇?
      
      眼看着裴贞朝她走近,眼底笑意越来越浓,陆宁宁就越想越害怕。
      
      她捂着胸口,想到自己即将毒发,七窍流血惨死的模样,气愤不已地指着他道:“裴贞,我是不是吃坏肚子,你心里没点B数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