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反派反杀了[穿书]

作者:昙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陆宁宁知道弄死裴贞没有那么容易,不管是□□还是暗地嫁祸,凭她一个不学无术的花架子深闺小姐怎么可能斗得过裴贞。除了一个人……她的亲儿子。
      
      陆宁宁心思白转,喝完一口茶,忽然想到一个妙计,猛地拍了拍桌子站起身来,连带着耳边的明月珰也跟着一起晃,语气兴奋道:“走,我们去找萧璟。”
      
      “哎小姐,夫人吩咐过,不能让您出门,这……”碧荷追在陆宁宁的屁股后面劝,但陆宁宁铁了心,不管不顾地将袖子唰上去,寻了国公府后门的一处假山,开始□□。
      
      长京郊外,一处药圃之内。身着便服的萧璟正没有形象地蹲在田间,一手拿着小铲子,一手提着一个药篓,小心翼翼地将草药挖出来,放进药篓之中。
      
      他虽只穿了一身黑衣便服,但眉眼之中的丰神俊朗仍不掩华贵之气。
      
      “三殿下,您快放着,还是我来吧。三殿下身份尊贵,怎可做这些粗活?”
      
      黄衫女子微微向他行了一礼,走上前来,微微俯身便要去接他手边的药篓。
      
      她虽然只穿了一身最普通的衣裳,常年劳作的手也不似京城贵女那般柔嫩,但她一双眼睛明亮又清冷,又不似弱柳扶风,而是自有一股坚韧不屈的气度。
      
      “苏姑娘,我说过,在你面前,我只是萧璟,不是什么三皇子。”萧璟微微朝她挑眉道:“苏姑娘那日救下我时,不也没想过我身负重伤,可能会是刺客么?”
      
      萧璟站起身来,与她仅有半步的距离。苏清清见他与自己离得如此之近,脸色微红,飞快地退后了一步,咬了咬唇道:“清清身份卑微,乃一介民女,从不奢求与三殿下能有什么交集。那日救人也是无心之举,三殿下往后莫要再来了。”
      
      “如果我非要来呢?”萧璟微微一笑,气势逼人,上前两步,朝她压近。
      
      “三殿下……”苏清清看着萧璟越凑越近,呼吸越来越慌乱,她下意识地要退后,却脚下一滑,被萧璟飞快揽住,二人目光对视,含情脉脉。
      
      就在这时,萧璟忽然侧头一转,飞快地放开了苏清清,冷声道:“谁?”
      
      “按头啊,亲她啊!这都不上,还是男人吗!”陆宁宁脸上逐渐从姨母笑变成了恨铁不成钢。
      
      这亲儿子怎么这么不争气呢,苏清清明显就已经动心了啊!
      
      宁一个大男人,稍微强势一点,强吻上去,这感情线不就水到渠成,还用得着我水了一百多章虐心戏码吗?陆宁宁叹了口气,从草丛里钻出来。
      
      “陆、宁、儿!你跟踪我?”萧璟一看是她,脸色瞬间变成了铁青。
      
      “我说这是偶遇,你信吗?你们一对璧人,我可不是故意打扰你们的。”
      
      陆宁宁耸耸肩,伸手拽掉头上的一根草叶,拉着碧荷往萧璟这边走过来。
      
      “你少在这里阴阳怪气!我告诉你,几日前的落水之事也就罢了。我是不会娶你的。你既然能跟踪我到这里,想必也知道了清清的身份,她只是一介医女,不似你嚣张跋扈,你若敢伤害她一根毫毛,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萧璟咬牙切齿。
      
      “说得好,有气魄!”陆宁宁一边露出笑容一边鼓掌。她还没说啥呢,萧璟就像一只大狼狗自顾自演起了霸总戏码,实力护妻,他们俩快点相爱,她陆宁宁就能早点回去。
      
      “你——”萧璟被陆宁宁气得气结,他冷笑了一声,又道:“你又想耍什么欲擒故纵的手段?说是偶遇,你信吗?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就是有点事和你商量一下,占用你一点时间。”陆宁宁转了一下眼睛,用牙齿咬着下唇,目光飘忽在萧璟身上,微微仰望45°角,露出明媚又忧伤的模样,“三殿下,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就是想跟你说几句话而已,说完我就走,绝对不再纠缠你!”
      
      萧璟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陆宁宁含羞带怯地眼神乱瞟。
      
      萧璟的眉心更紧了,他正要怒斥她不识好歹,谁知陆宁宁怯怯抬眼,还没说话眼圈就红了。
      
      萧璟愣了一下,有些诧异道:“你哭什么!”
      
      “三殿下,我喜欢你这么久,你就看在可怜可怜我的份上,连句话也不愿意和我说吗?如果被殿下厌恶至此,宁儿不如现在一头撞死算了!”陆宁宁咬着唇,睫毛颤动,落下一滴泪。
      
      她低声下气装成了最纯洁的白莲花,果然看到了萧璟此时明显有些措手不及。
      
      苏清清此时也恰好朝着陆宁宁望去,只见她一身蓝衣,如闲花照影,玉兰含苞,偏得又十分天真可爱,不像是传言中那般嚣张跋扈,反而颇有淑女气度。
      
      陆宁宁这个该死的女人,出现得真不是时候,偏偏打扰他和苏清清约会。可今日的她难得娇弱,竟然让他生不起气来。萧璟压下心头的烦躁,转头对苏清清道:“苏姑娘,可否等我片刻?”
      
      “好。”苏清清见着萧璟的背影,咬了咬唇,心中掠过一丝酸涩。三殿下只唤她苏姑娘,却对陆宁儿直呼其名。他总说不喜欢陆宁儿,但对谁更亲密,一目了然。
      
      陆宁宁自然是不知道苏清清吃了一肚子醋,不由得对自己的机智沾沾自喜。
      
      渣男锡纸烫,渣女大波浪。装婊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果然,再暴躁的男人都吃装可怜这一套,再讨厌她,还是被绿茶的手段折服了,这就是直男。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萧璟按了一下太阳穴,叹了口气道:“就算你再死乞白赖喜欢我,我也不会娶你。陆宁儿,你何苦呢?”
      
      “三殿下,我今天来找你不是跟你讨论这事。你放心,我知道你喜欢苏姑娘,我今后不会再骚扰,也不会再胡闹要嫁给你。”陆宁宁用袖子擦了擦眼睛,假惺惺地抹了一下并不存在的眼泪。
      
      嫁给萧璟?她绞了头发当姑子也不会嫁给他,怕不是嫌活命太长?
      
      “你……”萧璟微微一惊,皱了皱眉。陆宁宁能说出这番话来,倒是他没想到的。
      
      往日他极为厌烦陆宁宁死缠烂打,但如今听得她说出此话,竟是心情复杂。
      
      “我今日来,只是有个消息要告诉你。半月后太后寿宴,五皇子会对你下毒。毒药放在鸳鸯壶倒出来的第三杯酒里。看在我喜欢你的份上,我不希望你死。”陆宁宁压低了声音说道。
      
      “你说的可是真的,你从何得知?”萧璟的神色陡然一紧,眉间冷厉了几分。
      
      他早已掌握了五皇子母妃郭贵妃勾结外人的证据,还想着在太后寿宴上把郭贵妃一举拉下马。谁知五皇子竟然先他一步想要下手除掉他。
      
      “你什么都可以怀疑我,难道你还怀疑我对你的感情吗?”陆宁宁挤出来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嘴唇也开始颤抖,“还有一件事希望殿下注意。殿下要小心裴贞……”
      
      “你倒是知道的挺多。”萧璟眯了眯眼睛,眉间有了一丝沉思之色。
      
      陆宁宁见他的样子,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大半。
      
      萧璟的疑心病也很重,他本就对裴贞有所怀疑,此次肯定会借机对裴贞下手。
      
      只要裴贞死了,她回家就是板上钉钉了。
      
      陆宁宁心中沾沾自喜,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继续泪眼朦胧道,“我知殿下母妃出身低微,你在宫中境遇并不好过。原本,我喜欢你,也是想帮你一把。父亲疼爱我,若是我嫁给了你,国公府定会站在你这边。”
      
      萧璟动了动嘴唇,正要说些什么,却见陆宁宁凄苦一笑,痛哭失声道,“可现在我知道,你有了心爱之人,所以我决定放弃,成全你们。将来若是殿下需要帮助,宁儿也会竭尽所能帮助殿下。是宁儿与殿下无缘,宁儿祝你们幸福。”
      
      “等等,你若真对我情根深重……”萧璟心头一软,见陆宁宁转身要走,上前抓住了她的手。
      
      呸!想撩你妈,渣男!陆宁宁正要拽回自己的袖子,却见端着茶水的苏清清从里头走出来。
      
      苏清清的视线落在两人交缠的手,唇色发白,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苏姑娘……”萧璟迅速地放开陆宁宁。陆宁宁趁机重重地踩了他一脚。
      
      苏清清强装无事,笑了笑道:“三殿下,陆小姐率真可爱,希望三殿下不要错过良人。殿下以后也不要再来找清清了,清清也不想介入你们之间,平白惹人误会。”
      
      苏清清放下手中茶盘,行了一礼,逃也似的转过身。
      
      陆宁宁重重地拧了一下眉,朝她伸出尔康手——“哎,清清,你听我说,你才是女主,我喝完茶……不,我现在就走!你们回来接着谈情说爱啊!我——”
      
      苏清清真是健步如飞,气得小碎步都变成了跨栏,也不知道听到了多少。
      
      陆宁宁抽动了一下嘴角,她大意了。要是刚刚那番话破坏了男女主感情可怎生是好?
      
      她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剧情服务,为了回家服务。
      
      “还不快去追!”陆宁宁回过头来,狠狠地白了萧璟一眼。
      
      她现在深切怀疑她笔下的男主脑子有点问题。说好的实力护妻呢?
      
      萧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快步离开,朝着苏清清的方向追去。
      
      终于搞定了,陆宁宁松了一口气。碧荷小跑着从田埂沟渠边抱了几根笋尖一样的东西回来:“小姐,快看这个。新鲜的芦笋,奴婢找到了一些,小姐一定没有吃过。”
      
      “你就是个吃货。”陆宁宁讶异地将一根芦笋放进嘴里,咬了一口,笋尖清甜脆嫩,口齿留香。
      
      碧荷又道,“沟渠里还有虾子小鱼呢。若是小姐想吃,奴婢命车夫抓一些带回去。”
      
      两人顺着药圃慢慢往回走。陆宁宁城里长大,头一次见到乡村自然风光,倒也玩得不亦乐乎。
      
      夕阳从田埂之间洒下来,将两人的身影镀上了一层金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