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滨料理事件簿

作者:瑞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车站的初见

      同日上午的横滨,国木田独步一面进行着调查,一面在热闹的大街上寻找着失踪的搭档。
      这个入社不过数日就为他带来了无数麻烦的、在灾星下出生的男人,即使是在炸弹恐吓事件的紧要关头,也不肯好好工作。一早就翘掉了社里关于此事的讨论会——对此他倒也有所准备,所以算不上什么困扰。然而这种态度、这种态度简直——!
      
      找到人的时候,对方正坐在某家古色古香的咖啡馆里,和前日救出的、来访者连续失踪事件的被害人,气氛良好地聊着天。
      ——甚至把他国木田独步的事情当作了谈资。
      
      “喂、太宰。”
      国木田听得脑后青筋直跳,在那个有着乱蓬蓬黑发的脑袋上狠敲了一记:“别在这里翘班了!我这边有重要的事情,你也跟着一起来。”
      
      和佐佐城信子女士道别,太宰治揉着脑袋,拖沓着脚步跟在国木田后面:“是说要做什么啊国木田君?那位佐佐城女士不仅是心理受到了创伤的被害人,还是有名的犯罪学研究者、能力过人的年轻副教授哦?她很愿意帮助我们呢,就这么不由分说地把我拉走真的没问题吗?”
      
      “没时间听你在这里瞎扯,”
      国木田快步走在前面,打开笔记本确认信息:“我们的援军就要到了。甘茶小姐乘坐的班次上午九点一分从东京站发车,再有十四分钟就要到达横滨站。为了找你,预计的出发时间已经推迟了五分钟——”
      
      太宰的话语有一瞬间的凝滞。最终他以一贯轻佻的语调这样说道:
      “…………诶?这种时候放下调查、反而去车站接人?怜香惜玉的事情我倒是很乐意做啦,但这好像不是国木田君应有的举止哦。是被废弃医院里的幽灵占据了身体吗?国木田君都变成这样的话,说不准是个惊天动地的大色鬼呢。”
      
      “大白天的你说什么幽灵……不,晚上更不行!总之你见到人就知道了。只要有她在,炸弹立刻就能被找出来。”
      
      于是太宰治就见到了那个人。
      少女站在车站里冷白色的灯光之中,肌肤是几乎要融进光里的、不可思议的莹白。长长的烟紫色头发披散下来,使她看起来像是被雾气笼罩一样朦胧。
      
      “甘茶小姐!”
      国木田独步的声音将来往人流都无法影响的那份虚幻打破。
      少女仰起光洁的小脸,那双色泽浓郁的、藤紫色的眼睛令人联想到天幕之上安定闪耀的启明星。
      
      她微微笑起来:“麻烦你来接我啦,国木田先生——还有这位……啊,是新社员、太宰先生,对吗?初次见面,今后还请您多多关照。”
      甘茶友好地对面前瘦高的黑发青年伸出手。
      
      然后立即被紧紧握住了。
      对方精致俊美的脸庞上浮现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哎、哎?开玩笑吧,社里竟然有这么可爱的女孩?是叫做甘茶吗,就连名字也是如此甜美——真是远天霞雾一般的美人啊,不知道您是否愿意与我一同殉情?”
      
      “……”甘茶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她冷静地抽回手,礼貌道:“我会把您的意见转达给社长的。”
      “?”对方歪着头,表情是可爱的疑惑。
      
      “社长是甘茶小姐的监护人——你这个浪荡的、为人资格考试只能拿零分的家伙!我后悔了,我就不该带你一起过来。”
      国木田独步给了他一拳,让他到一边去,自己拉过行李箱,带着甘茶往停车的地方走去:“我听说了,甘茶小姐要参加料理比赛的事情。准备还顺利吗?”
      
      “那可是太顺利啦,”甘茶轻松地回答,“看到题目的时候我都要笑出来了,咖喱料理——这我太有经验了。连试吃的人都是现成的。”
      “啊,他的话有多少都会高兴地吃下去吧,但是他喜欢的辣度真的不会太超过吗?”
      
      “只要端上我自己满意的作品就好,比赛什么的无所谓啦。”
      少女漫不经心地说:“料理这种东西,就是要首先满足身边的人才行啊。”
      
      两人仿佛在打哑谜的对话意外地没有引来任何询问。
      国木田走了几步,感到某人不同寻常的沉默,转头喊他,却见太宰治盯着甘茶的背影,脸上的表情有些恍惚。
      
      他皱起眉,正要说些什么,对方又像往常一样挂着轻浮的笑容粘了过来:“什么什么?甘茶小姐竟然擅长料理吗?啊,不知道我是否有幸品尝您的作品、顺便一提我喜欢螃蟹——”
      ……还真敢说啊你这个刚刚才邀请别人殉情的家伙。
      
      “紧急叫你从东京回来真是不好意思,不过乱步先生他们来不及在日落以前从九州赶回来,我们确实需要你的帮助。”
      走到社里的公用车边,国木田将跃跃欲试想要开车的太宰赶去副驾驶,自己坐上了驾驶位,启动了车辆。
      
      “哎、说帮助什么的,国木田先生还是这么多礼呢——”
      甘茶盘着腿,整个人陷进黑色的皮质座椅里,望着车窗外一掠而过的街景,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悠闲而飘忽:“有我在就不必劳动乱步啦。就让他们在九州好好玩上几天吧,乱步一直很想吃那里的温泉蛋和小鸡馒头。话说我也好想吃博多的拉面,晚上我来做做看吧?中午先把猪骨浓汤准备起来……两位晚上留在社里吃饭吧?”
      
      坐在副驾上的太宰用看戏的兴致勃勃的眼神目视国木田,等待他的反应。
      “啊,非常令人期待。不,不如说是想念——不止是我,大家都非常想念你的手艺,连楼下咖啡店的老板都经常唉声叹气呢。听说你今天回来,他们立刻就把厨房里为你预留的位置清理出来了。”
      国木田独步盯着前方的红绿灯,平静地回复道。
      
      “唔,大家真是热情啊。”
      “这也是应有之事。”
      
      “……国、国木田君,你没有失忆吧?”太宰此刻的眼神十分复杂,“是撞到头了吗?还是说真的和幽灵有关、要去庙里找人来给你驱鬼吗?或者我等下就去买一捧豆子——”
      “哈?你在说什么啊太宰,而且我不是说过了、不要再提幽灵的事情了吗!”
      “啊,这个还记得……那、那是只忘掉了炸弹的事情吗?唉,这种「该工作了」的提醒怎么会从我嘴里说出来的……”
      “哦,你也知道啊?这种话被你说出来都要脏掉了。炸弹的话甘茶小姐很快就能找到的,这种事情用不着你来说。”
      
      “…………”
      太宰瞥了后座一眼,用三人都能听见的音量,假装小小声地建议道:“我说啊,其实完全不必如此哦?就算是对待上司的子女也用不着这样谄媚,国木田君你可是坚持理想的高洁之人啊?”
      “啊?你又在搞什么鬼,我说的任何一句都是事实。”国木田奇怪地瞪着他。
      “哈哈哈,太宰先生其实很会说笑啊?”反倒是后座的甘茶被逗乐了,“国木田先生没和您说过关于我的事情吧?太宰先生的疑问满得都要溢出来了。”
      
      “是呀,我真的搞不懂——从昨天开始就急吼吼的国木田君现在反而悠闲地说起了晚餐,简直可以归进世界十大不可思议。还是说甘茶小姐有什么能够一眼看穿真相的异能力?”
      “咦,您已经知道乱步的能力了吗?我没有那么天才啦。不过找个炸弹的话,我的异能力还是很好用的。”
      
      “诶?可以说说看吗?”
      “「生命之河」,我的异能力,”
      甘茶对此毫无隐瞒之意,解释道:“发动能力的时候,视野之中所有人或事物、从过往到未来的生命轨迹,都能以河流的形式展现在我面前。”
      
      “河流?”
      甘茶微笑起来:“听起来是不是有点抽象?不过,通过河流的长宽、流向和颜色,可以推断出很多信息。通过照片与视频等媒介也能使用。所以只要使用我的能力,就可以很轻易地排查出将要发生爆炸的地点。”
      
      太宰治若有所思:“这样的话我大致上可以想像……不过还有点疑问。关于那个未来的生命轨迹——”
      他拉长了声音,本来已经转向后座的脑袋伸得更靠后了,双眼里闪着亮晶晶的光:“连死期都能看见吗?那麻烦甘茶小姐看看我吧,什么时候我的生命之河才能够断流呢、我希望那就是明天!”
      
      “…………”
      甘茶本能地往后靠,以避开对方忽然靠近的、长着柔软黑发的脑袋。然而车内空间终究狭小,那双鸢色眼眸依旧对上了她的视线。
      在闪亮的期待之情下方,似乎存在着层层叠叠、翻涌奔腾的某些东西,即使看不懂也几乎要将她淹没。
      
      “太宰——!”国木田独步用威吓的低沉声音喝道。
      “怎么啦,国木田君?”
      
      “——不许你在甘茶小姐面前说这种胡话。”国木田说,“而且你的异能力是无效化,这种事情也做不到。”
      “那不是可以通过照片和视频嘛。试试看嘛甘茶小姐?”太宰撅起了嘴。
      
      “……”
      甘茶看着正眨眼对自己撒娇的青年,慢慢地说道:“您确定?我或许会说八十年后呢。毕竟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说出什么答案都是看我心情哦?”
      
      “……八十年。”太宰露出了嫌弃的表情,“恶。简直是最可怕的诅咒,就算是假话也不想听啊——”
      他蔫哒哒地坐了回去:“好吧,我不问了。那么回归正题——甘茶小姐看见的未来轨迹,是说、从眼下的情况出发、将会出现的结果?比如说这次的炸弹。目前大家都不知道炸弹安放的地点,所以只要甘茶小姐看到了寿数将尽的建筑,就能确定那里是爆炸现场。”
      
      果然,这是个相当敏锐的人。
      她点点头:“是的。但如果有人现在已经发现了炸弹、有能力并且决定拆除,那就一切风平浪静、无事发生。不过那样的话问题也已经解决了,社长也不必喊我回来。”
      
      “唔,甘茶小姐真是可靠呢,怪不得连固执的国木田前辈都变得好说话起来了~”
      甘茶笑了笑,不再作声,闭眼靠在了座位上。从后视镜里,只能看见她长长的、淡色的、平静的睫毛。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