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滨料理事件簿

作者:瑞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某日的回家

      进入八月以后,天气愈发炎热起来了。早上推开窗户的时候,感受到的不是清晨的凉风,而是涌动着一波波袭来的热度。
      极星寮的学生们陆陆续续地差不多都回家了,幸平创真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只觉得偌大的宿舍空空荡荡,安静得过分。直到靠近了红木地板铺就的玄关大厅,才隐约听见从餐厅传来的谈笑声。
      
      “……一定不是普通的鲣鱼昆布高汤。让我想想,这样清甜的味道,小甘茶,你放的是蛤蜊和鲑鱼?”
      带着笑意的男声顿了顿,又补充道:“调味是白胡椒?额外增添了清爽和层次感,相当天才的创意呢。”
      
      稍显弱气的女声迟疑着猜测道:“还有一点点干香菇的粉末吧?我好像闻到了特殊的香味……”
      
      “说对了。”
      清透的少女声音肯定了一句,然后不紧不慢地给出了最终的答案:
      “那些以外,味醂也用凉子的五号米汁代替了。我想食材本身已经足够鲜甜,再加甜口味醂会有点喧宾夺主。而且,对于夏天早上来说可能也太腻了点。”
      
      创真眼睛一亮,三两步走进了餐厅。
      “早啊,你们在说什么呢?”
      
      正在讨论料理做法的三人纷纷转向了他。
      
      “啊,创真君!”
      面朝门口坐着的田所惠高兴地率先朝他挥手,搭在肩头的两根深蓝色麻花辫随着动作一跳一跳。
      
      而在她身旁,茶色头发的英俊少年,一色慧,穿着惊世骇俗的裸|体围裙,对着创真灿烂一笑:
      “早上好,创真君。我们在讨论小甘茶做的茶碗蒸哦。品尝起来仿佛能看到清晨的山间河流、闻到雨后树林的清香呢。夏天的倦怠都一扫而空了,真是非常厉害、又贴心的料理。”
      
      被热烈称赞的少女闻言不禁失笑。
      她坐在二人对面,笼罩在玻璃窗滤过的虹光之中,捧着一杯清茶,侧过脸看了过来。
      少女的肌肤白皙得仿佛能被光线穿透,藤紫色的眼眸掩在浓密的睫翼之下。她用带着笑意的视线与创真打了个招呼,又转向了过分夸张的前辈:
      “一色前辈总是这样,就算是我也会不好意思的啊。其实只是利用了研究咖喱剩下的食材而已——”
      
      她所说的,即是入秋以后,远月学园即将迎来的盛会——秋季选拔比赛。校方精挑细选的高等部一年级新生们将在这一舞台上汇聚,展现他们在料理上的创意与才华,而秋选中的佼佼者,通常也是之后立于远月顶点的十人——远月十杰,有力的候选人。
      暑假过后便是秋选的初赛,主题是咖喱料理,因此最近入选秋选的学生们都在努力开发参赛的菜式。
      
      “啊,这么说好像确实是的!昨晚甘茶做的马萨拉茶奶油咖喱,就是用的蛤蜊和鲑肚……”
      田所惠回忆着昨夜品尝到的料理,手指点着脸颊,眼睛亮亮地说着。
      
      现任远月十杰第七席,二年生的一色慧,露出了颇感兴趣的表情。
      “听起来很有意思啊。灵感来源是马萨拉茶的香料配方和奶油咖喱鸡?可是为什么是蛤蜊和鲑鱼呢?”
      
      “因为蛤蜊奶油浓汤和奶油鲑鱼都是经典做法嘛。除此之外我也有点好奇海鲜和奶油咖喱的相性。”甘茶答道。
      “哈哈哈,小甘茶还真是喜欢尝试新奇的搭配。那么结果如何呢?”
      “是意料之外的清爽美味哦,连我自己都有点惊讶。”
      
      “啊,是你的话做到也不奇怪吧,毕竟你最擅长的就是平衡与调和。”创真端着早餐从后厨走了出来,拉开甘茶身旁的椅子坐下,“咖喱有头绪了?”
      “那个的话一直都有哦,不如说因为某件事咖喱料理简直是刻进我灵魂的东西呢。只不过具体的材料还需要再稍微斟酌一下。”少女替他挪开桌面上的报纸,笃定地回答。
      
      平时一贯没有什么胜负欲的少女,此刻竟然显得格外傲气。
      “诶——”幸平创真睁着半月眼,“你竟然也会说这样的话啊。总觉得是很了不得的事情。”
      甘茶垂着眼对杯中茶水吹气,笑而不语。
      
      幸平创真也不纠结这个,爽快地提起了另一件事:“说起来,那个是什么?”
      他指着少女脚边的银色拉杆箱,以及其上小巧的苍绿色手提包,“今天要回老家的是田所吧?为什么你的箱子会在这里?”
      
      “嗯?你看到了。其实我也正想说这个——我今天也要回横滨了。”
      “这么突然?”
      “这也是没办法的。”海老泽甘茶放下杯子,懒洋洋地向后一靠,拢了拢肩头散落的发丝:“今早收到了联络,家里有点事让我回去帮忙。因为稍微有点着急,我定了最近的一班新干线,吃完饭就出发。”
      
      “回横滨啊。”幸平创真摸着下巴想了想,“要送你回去吗?横滨最近是不是不怎么太平?那个来访者连续失踪、什么的。”
      “真亏你知道这个啊。”甘茶意外地看他一眼。
      
      “虽然横滨的消息不怎么往外传,我确实也不是很在意料理以外的事情。”
      对方坦坦荡荡地承认了自己对公共事务的态度,又格外自然地说道,“不过那件事不是挺严重的吗?而且,我不是认识了一个横滨人嘛。稍微关注一点,也不奇怪吧?”
      
      怎么说呢。
      同为转入生的两人,又在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处,成为朋友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更何况他们的父母曾是前后辈关系,幸平创真的父亲城一郎还是甘茶的料理老师。知道了这些以后,彼此对待对方都格外亲近了一点。
      不过,幸平创真这样心无旁骛、眼中只有料理和幸平餐馆的人,会为了谁去关注什么信息,这样的事情甘茶也确实没有想过。
      ——为了报答他的好意,连续失踪事件昨日告破、犯人已被秘密扣押在军警处,这件事就不必说出来了。
      
      “啊,多谢——不过路上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也有人会去车站接我。”
      甘茶补充道:“是品行高尚的好人,武力值上可以一瞬间徒手撂倒三名壮汉,非常值得信赖。”
      为了表达话语中的含义,她甚至还确信似的用力点点头。
      
      “……”每当说起横滨和家人的事情,甘茶的描述都好像有点超乎寻常,小镇女孩田所惠心想。
      比如什么用柴刀治病救人的医生姐姐,或者只要一眼就能看穿真相的名侦探——横滨原来是这么厉害的地方吗?要说的话这次的人似乎要朴实得多呢。
      
      不过另外两人完全不觉得有任何奇怪之处。
      “听起来不错,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幸平创真爽朗地点点头。
      
      “嗯,那个……”
      田所惠迟疑着,终于问出了一开始就很在意的事情:“甘茶是说家里有事发生是吗?是什么样的事呢?如、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
      甘茶微不可查地顿了顿,然后朝忐忑的蓝发少女露出了一个安抚的笑容:“不是什么大事哦。只是一个有时间限制的委托,所以召回所有可用的人手而已——不用担心啦。”
      
      “委托啊,”出身名门、对许多事情都有所耳闻的一色慧,此刻的表情有些意味深长,“小甘茶好像是远月少有的、家里并不从事餐饮业的学生?”
      “嗯,我家是开侦探社的。”
      说到这里,少女很引以为傲地挑起了眉:“我可是有名的侦探哦?”
      “哈哈哈,那还真是了不起——”
      
      *
      
      愉快的早餐过后,甘茶就拎着手提包、拉着箱子,在三名舍友的目送下离开了极星寮。临走前还答应了给大家带土特产。虽然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本地人被问到自家特产的时候通常都会脑子一懵,她也一样。
      ——话说横滨的土特产是什么,黑手党吗?
      
      想什么来什么。当邻座的先生放下报纸,起身帮她将拉杆箱放上行李架的时候,甘茶简直要为自己的好运笑出声来。
      两年了,除了头发稍微长了一点以外,这个人好像一点也没变。
      ……喔,身高也是。
      
      甘茶轻轻放开了捏着的手包,仰起头,看着对方被黑色手套包裹的修长手指,以及微微散发着红黑色光芒的行李箱,弯起眉眼:“呀,真是巧遇。”
      “好久不见了——好心的帽子先生。”
      
      面前的青年有着几乎可以称作是嚣张的美貌。艳丽的赭色发丝散落在脸颊两侧,钴蓝色的双眼澄澈而通透,如同横滨的海。短外套和西装马甲勾勒出纤细的腰身,脖子上的黑色choker微妙地诱人,但一身的凛然威势,却又令人不敢逼视。
      
      港口黑手党年轻的干部,重力使中原中也。
      其实她对港口黑手党、尤其是他们的首领有点成见,不过这个人除外。两年前甘茶曾被他所救,虽然那件事并不单纯,但这与帽子先生无关,他是在当时纷繁复杂的局面之中,唯一心无旁骛的人。
      
      青年闻声朝她看去,略微顿了一下,便挑起了眉:“是你啊,武装侦探社的小丫头。”
      “是我呢。”甘茶点点头,乖巧地应道。
      
      无视了过道另一边四名男性偷偷摸摸打量的目光,甘茶从青年为她让出的通道经过,在靠窗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两年都没能在横滨碰见过您,反倒是在东京遇上了,真是想不到呢。您一向都好吗?”
      “啊。”中原中也漫不经心地应着,拿起暂放在座位上的帽子,在她身边落座,“你一个人跑到东京来做什么?”
      
      “来上学。”甘茶回答道,“现在是假期,准备回家——帽子先生呢?”
      她态度自然地反问,假装自己一无所知。
      “出差。”对方简短地回答道。
      
      确实倒也是出差。
      多年来接受乱步的熏陶,她早就练就了一双敏锐的眼睛,即使无意刺探他人隐私也能够发现点什么。走进车厢的时候,帽子先生那四名乔装成普通上班族的、八卦心十足的部下就被她锁定了。
      
      即使坐下也未解开西装外套,肩膀处的衣料有轻微的鼓起,说明腰间携带弹匣,身上绑着枪支背带,但他们的神色都可说是轻松,任务已经完成了。帽子先生作为干部,回横滨竟然乘坐了普通的交通工具,而且除了放在架子上的行李和敞开的食品袋以外,靠墙坐着的人身边还放着一个灰色的挎包,他们在车站里交割了走私品——通过车站的密码置物柜进行的小宗交易,因为港黑禁止毒品,所以大概率是昂贵的艺术品或珠宝。
      
      而港黑此代的首领是个连石头里都想挤出水来的狡诈之人,不可能浪费一名干部的精力、千里迢迢地做这点微不足道的事,他们应该是首先在外地完成了某项任务,返回横滨途中顺路进行的交易。原本匆匆一瞥她是看不出他们去过哪里的,但食品袋里有一小包淡绿色的茧状点心,这是作为料理人的她曾经了解过的、群马县富冈制丝厂的特色伴手礼。仔细看的话,其中一人的领带也格外崭新。
      
      群马、近几天的报纸上的消息,是多人伤亡的火拼还是去世的议员?
      ……算了,这都与她无关,想这些做什么?一开始也只不过是想要确认眼下没有危险而已。
      
      “这样啊。”于是她说,“不过我很高兴呢,两年过去了,您还记得我——”
      赭发青年满脸无语:“哈?你们兄妹两个硬是把人拉近家里吃饭、临走前还要塞一个五层的饭盒……年纪小小的就像是乡下的老妈,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忘记?”
      
      实际上,若不是甘茶提起,救人的事情他早就抛在脑后了,反倒是后来的事情令人印象深刻。姓氏不同的一家三口——刚刚遇袭回家就若无其事开始做饭的女孩,闹哄哄比妹妹还要像个小屁孩的哥哥,两人的监护人、凶巴巴看上去很强的武士大叔。
      “那是因为帽子先生救了我啊?而且乡下的老妈什么的也太过分了吧,我做的料理难道不好吃吗?”
      
      “……咳、挺不错的。”
      只要稍一回想,当年感受到的惊艳便立即涌上心头。中也一瞬间不自觉地露出了满足的表情。
      少女淡粉色的唇边勾起一抹小小的、自得的微笑。
      
      车程只有不到三十分钟,很快,他们就回到了横滨。
      下车以后,甘茶喊住了正要离开的中原中也:“请等一下,帽子先生——”
      
      “啊?什么事?”
      戴上了礼帽的青年对走在前面的部下使了个眼色,回头看向她。
      
      “当时时间仓促没能好好表达感谢,您说不方便留下联系方式,但后来也再没有遇见过。我们一直很在意呢。”
      少女笑道:“无论是乱步还是社长都非常喜欢您,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想请您来家里做客。”
      
      “啊……那点事情算不了什么。”
      中也满不在乎地摆摆手,然后露出了难以言喻的表情:“做客就算了吧,我可不想再陪你哥哥玩了——”
      
      少女眼神漂移了一瞬,假装没有听见后面那句话,若无其事地接了下去。
      “那可是救命之恩。”她笑着摇摇头,“不过即使这么说,今天也只是偶然遇见,我身上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只有一个东西倒是能拿得出手——”
      “我现在在远月学园读书,有一个朋友来自榊一家,是他们发酵工艺的继承人,这就是她的大作。”
      
      她打开箱子,从里面取出一个长条形的物品。中也好奇地看着她撕开用于减震的气泡棉,露出一个棕色的酒瓶。
      远月学园自不必提,榊一家作为“发酵屋本铺”的美名,即使偏好红酒一类,作为爱酒之人的中原中也也是听说过的——就连最普通的量产货都要卖到两万日元一瓶,当家亲手酿造的清酒更是有价无市。
      
      “在远月上学吗……”中原中也点点头,“倒是挺适合你的。”
      “虽然不知道您喜不喜欢酒……”
      甘茶将酒瓶递给中也——才怪,她知道的,这个人超喜欢喝酒,当年他就一脸想把她的梅酒抱回家的样子:“但这一款是大家公认的、她最棒的作品,无论是口感还是香气都十分高雅柔和。还请您务必收下。”
      
      “……哦。”中原中也接过酒瓶,面色古怪,“……你是个学生吧?未成年饮酒?”
      虽然他自己也是未成年饮酒的惯犯,但他可是个黑手党啊?
      
      甘茶微笑:“哪有这回事——这是米做的果汁,才不是那种违法的东西呢。”
      中也挑挑眉。他摇了摇手中的酒瓶:“瓶底的沉积,还有这个手写标签……而且你刚才明明说了的吧,问我喜不喜欢喝酒?”
      
      “没有呢,是您听错了。”
      少女柔和的藤紫色双眸注视着他,将长发别到耳后,展颜一笑。
      
      “……好吧,米做的果汁。”
      中也笑了一声,压了压帽子转身离去,戴着黑色手套的手随意地挥了挥,“我收下了,多谢。”
      
      目送他离开后,少女拉着重新扣好的箱子,走向了另一个出口——与来接人的侦探社成员,约好的见面地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才写了个开头就先发出来了,调剂一下被漫画神威身份伤害到的小心脏。虽然最后一张芥芥的新造型和出场都很帅气,但如果神威真的是【消音】的话好心疼社长和乱步
    (手动马赛克以免剧透
    我个人倾向那个也是书页的作用,不然就太草了TT但似乎各路分析都锤死是他了,害怕
    以及铁肠太可爱了555是美女!第四季动画准备什么时候出哇,想看会动的军花
    食戟剧情会魔改,而且莫得黑暗料理人篇,那个我看得一头雾水,新出的动画也没看
    听说后来漫画里异能都出来了……就,嗯。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