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滨料理事件簿

作者:瑞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生命之河

      三人很快便回到了侦探社。
      武装侦探社的事务所位于一栋五层的红砖楼内。那是沿着横滨港湾旁的坡路向上、某个路口的一座不太起眼的小楼,因为风雨与日晒的缘故,外墙有些剥落,水管和电线杆也显得锈迹斑斑。尽管如此这栋建筑实际上相当牢靠,即使是机枪的子弹也无法穿透墙体——这种事情时有发生,多年以来就连周围的居民都早已习惯了。
      
      侦探社位于四楼,不过在走进电梯以前,甘茶特意去了一趟一楼的旋涡咖啡厅。当然得到了热烈的欢迎——十一岁起就开始为咖啡厅提供菜谱,空闲时常常在这里客串店员,大批量采购新鲜食材的时候老板夫妇也总要请她把关。
      
      将自己托人买来的一袋高级咖啡豆送给老板,收获了刚出炉的抹茶曲奇作为回礼,甘茶拎着饼干盒、国木田拉着行李箱、太宰双手插兜哼着歌,三人坐上电梯来到四层。
      社长福泽谕吉和另一名调查员兼社医与谢野晶子都各有公务,不在事务所内。在路上甘茶便已经听国木田说过了,所以并未因见不到人而疑惑。正为炸弹事件忙碌的事务员们看见甘茶,纷纷露出了久别重逢的欣喜与松了一口气的信赖表情。
      
      “眼下缺乏关于炸弹犯的信息。”
      返身将会议室的门关上,国木田说道:“已经向公安和军警方面的协助部门问询过了,之前的战争除外,国内没有发生过死伤超过百人的爆炸事件,能够制造此等规模炸弹的专家中也没有嫌疑人,所以炸弹犯大概率是外国人。但那样的话又难以盘查。如果能够锁定犯人的身份,便能通过他惯用的手法以及炸药的配比,将可能的炸弹安置场所范围缩小。然而如今只有「若引爆便可杀伤百余人」这一点……可能的地方可以说是不计其数。要辛苦你了。”
      他看着甘茶,声音很郑重。
      
      烟紫色长发的少女对他笑了笑,说了声“没问题的”,便抱着从事务员处拿到的资料和会议记录,在长桌另一侧、正对着投影幕布的位置落座。隔着一个空位的地方已经坐了太宰治,他正单手托腮,面前摆着咖啡厅老板送给甘茶的小饼干。
      
      在国木田的瞪视下,这个夺走少女小零食的无耻之徒还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啊哈哈,味道真不错呢。就是没有相配的饮品稍微有点可惜——是说国木田君也不要这么严肃啦,我有在思考哦?”
      “哦?你想了什么?”
      国木田独步在另一边坐下,打开笔记本电脑与投影仪连接,安装在墙面上的大幅幕布上出现了启动的标记。
      
      “在想这些曲奇似乎香得有点过分——”
      “喂!”
      
      “是因为加了粘米粉和榛子粉哦。”
      甘茶合上资料,闲闲地回答:“一般的食谱里加的是杏仁粉,但是那个味道太明显了所以不用。加粘米粉是英式马卡龙的做法,借鉴过来以后发现也不错,烤制以后会有特殊的香气。”
      
      “原来如此——”太宰治摆出一副夸张的恍然大悟的样子。
      “就是这样!专业人士都给出答案了,你给我消停一点。”国木田独步不容置喙地说道。
      太宰忽然安静了下来,沉默地注视着国木田。那目光非常好懂——写满了“国木田君,这样的优待我也想要”。
      
      甘茶不禁莞尔。不过她立即转移了话题。
      “好啦,我们来说说搜索范围吧。”她曲指弹了弹手上的资料,发出“啪”的一声脆响,“正如国木田先生所说,已知条件太少了。针对杀伤人数一点,以车站和高楼为首的公共设施都有可能。除此之外,因为手法未知,考虑到犯人可能通过引发二次爆炸摧毁整条街区、或是利用爆炸后的烟尘、毒气等事故造成伤亡……”
      
      “也就是说,范围几乎是整个横滨。”太宰表现出些许意外,“工作量怎么说也太大了点,时间来得及吗?”
      “就算把横滨翻来覆去看个二十遍也完全来得及。”
      少女轻轻笑了一声:“那个不是问题。而且目前还是可以排出优先级的——虽然比较宽泛。”
      
      “首先锁定人口密度大、经济繁荣的区域。看信里装模作样的措辞,苍之使徒大概是个注重形式的人。若要对侦探社进行完美无缺的名誉攻击,一定会尽力避免可能出现的「爆炸发生在这种犄角旮旯的偏僻地方侦探社找不到也很正常」的诟病。此外,如果是在国际上引起过恶性爆炸事件的惯犯来到日本,这回一定也是大手笔,因此可以先往后果最严重的地方考虑。综合经济损失和社会影响,地标建筑和重工业区可能会是他的攻击目标。”
      “找到炸弹以后,分析配比与成分,应该对寻找炸弹犯有帮助吧。”她如此总结道。
      
      国木田点点头:“确实。制造炸弹的专业人士都有一套独自的调配比例,只要能够分析炸|药的成分,与国际上发生过的重大爆炸事件使用的炸弹对比,就能找出嫌疑人。不过我们协助部门的手上并没有那样的嫌疑人名单。”
      
      “呼呼——”静静旁听的太宰忽然露出了坏笑。
      “那个名单,我知道哪里有。”
      他欢快地说:“海外谍报机构——为了本国利益而四处钻营的他们,手头一定握有这种潜在恐怖分子的名单啦。说不定马上就能给你指出来是谁在辛苦工作呢。”
      
      “说不定还安排了一卡车的探员跟在那个人旁边、这回也在吃着薯片看笑话呢。”
      少女面上带着淡淡笑意,粉色的双唇里却说出了讥诮的话语:“太宰先生在那种地方有熟人吗?”
      
      好像对她的反应感到有趣似的,太宰治看了她好几眼,然后才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回答道:“没有耶。”
      “不过您看起来有办法。”
      “是啦,要找他们不难哦。而且是很有意思的——”他满面笑容地说。
      
      国木田露出了狐疑而抗拒的表情:“等等等等。虽然才几天但我已经感觉到了,只要这个人做出这种恶心吧啦的样子就准没好事——”
      “讨厌啦国木田君。我可是很认真地在提出建议的哦?”
      
      这个所谓很有意思的办法,就是冲进外国的大使馆、假装自己是想要流亡的作家,快活地大闹一场,以此引出能够请来谍报人员的使馆高层。非常简陋、乱来、给人添麻烦——但可行性很高的计划。
      
      国木田独步捂着胃,咬牙:“我就知道!”
      
      甘茶眨眨眼。她忽然有点好奇了,这位新人太宰先生是个什么来头?
      他身上找不出一丝线索。其敏锐程度、思考之深刻、神来一笔的谋划,以及绝没有人能够忘记的、车上那时候的眼神——
      
      “或许就是个不错的主意呢。”她说道。
      “是吧?不过还需要国木田君的配合呢。”太宰治笑眯眯。
      国木田独步面色发青地答应了一声。
      
      既然如此她也没什么好操心的了。
      “……总之就加油吧,我负责把炸弹的位置找出来,其他的事情就拜托二位了。”
      
      短暂的停顿过后,少女仿佛要撒手不管似的往椅背上一靠,轻松地说:“国木田先生,请帮我调出地图。从神奈川区的海岸线看起。”
      国木田熟练地将卫星地图投影在屏幕上:“啊。比例的话1:2500可以吗?”
      “1:5000吧。爆炸规模大反而不用找那么细致了,只要保证所有建筑物都能单独出现就行。”
      
      太宰饶有兴致地看着习惯了这一套操作流程的两人。
      很快,200寸的商业投影幕布上就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楼房、植物与马路。那是足以让密集恐惧者看一眼就尖叫着破窗而逃的程度。会议室里关上了灯,只有荧幕上斑斓色块交织而成的淡光照在三人脸上。
      
      少女藤紫色的双眸缓缓扫过荧幕。
      她的眼瞳中仿佛倒映着流动的光河。那视线轻柔得像是白鸟的羽翅点过水面,思考却锐利得如同来自神座的凝视。
      ——异能力【生命之河】。
      
      “找到了。”
      两分钟内更换了四个区域。当矶子区的地图投影出来的瞬间,眼睛从未离开屏幕的少女便立刻道:“犯人的目标、炸弹的位置——我找到了!”
      
      “在哪里?”国木田独步撑着桌面,追问道。
      甘茶用手指虚点着屏幕:“这里——渔具店停车场。”
      
      “……啊,我明白了。”盯着地图的太宰喃喃道,“目标是根岸制油厂啊。”
      “!”国木田精神一震。
      
      渔具店四周的环境虽然简单,然而却离石油保管设施不足百米。一旦那里发生爆炸,卷入其中的、附近的大量石油保管罐将会使爆炸蔓延至海边的石油联合工厂,引发覆盖整个海湾的工业火灾。后果之恶劣令人难以想象。
      
      国木田坐不住了。
      “必须要马上阻止这件事才行!”他匆匆谢过甘茶,扯着太宰就准备出门。
      
      “啊呀,国木田君真是个心急的人。”
      太宰反手想要拉住他,因为体术不佳,差点被加大力度的国木田拽飞起来——那一瞬间他露出了欢快的笑容。
      
      他俏皮地对甘茶眨眨眼,道:“还有件事情要麻烦甘茶小姐——”
      “没问题,我会盯着的。你们就按照自己的节奏来吧。”
      甘茶朝他们挥挥手,漂亮的紫色眼睛里还闪烁着星光,“小心别受伤哦。”
      
      *
      
      两人离开侦探社,乘电梯下楼。
      
      “你刚刚那是什么意思?”
      “也不是什么太特别的事。”太宰治轻快地说,“现在离日落还早着呢。不如先去一趟大使馆、拿到炸弹犯的名单怎么样?恐吓信上对于爆炸情景的描写如此写实,这位炸弹专家看起来还是个喜欢欣赏现场的偷窥狂呢。拿到名单以后再去渔具店,说不定可以把炸弹和犯人一锅端呢。”
      
      “就算是那样,日落也只是信上那么一写。万一犯人提前引爆、不对——”国木田说到一半便顿住了,看向了太宰。
      “是啊。所以才要请甘茶小姐看着那里嘛。”太宰治微微点头,“她可是立马就知道我的意思了哦?这些事情她应该也早就想到了吧,什么也不说,对我们还真是信赖啊。”
      那是因为她大概也猜到了这就是你的入社测试——国木田这么想道。
      
      “不过能想到这些,对她来说应该也不算什么难事吧。”
      “虽然确实如此,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她的异能力。那可不是一眼就能看到结果的方便东西——她也说过了,能看到的只是具现化出来的河流的特征和轨迹而已。建筑物的寿命大概是通过长度、结合过往的经验推算的吧,如果她只是看看单张的图片,那也不算稀奇。但能够在两分钟以内将四个大区、八十多平方公里的面积解析完毕,拥有这种计算分析、以及信息处理能力的人,当然不会错过恐吓信里的这点信息。果然我稍微起个头她就明白我想做什么了。”
      
      太宰伸了个懒腰,打开车门坐了进去:“那个异能力,如果没有相匹配的头脑的话,恐怕平时只能当作河流纪录片来看着玩吧。在她手上却可以成为利器——想来用处也不仅这点而已。我稍微有点明白大家看见她的时候、那种高兴的心情了呢。”
      
      “啊,你说的没错。”国木田启动车辆,向驻日合众国大使馆的所在地驶去,“我之前听社长说过,甘茶小姐觉醒异能力是在八岁那年。后来花了两年时间、在乱步先生的帮助下磨练自身,因此在龙头战争时期成功救助了不少平民。侦探社在市民中的美誉多少也有赖于她。不过她并非依赖异能之人,若非必要不会轻易对人使用异能。用得更多的反而是——”
      
      “是什么?”
      
      “是在采购的场合。”国木田如同平时一样板着脸,眼神却像是在期待着什么一样瞥向了太宰,“楼下咖啡厅要进行大采购的时候通常都会请她帮忙。用她的能力,就算是在十公斤红豆里混进一粒坏的,都能被精准地找出来。托她的福还没有人敢在向这条街供货的时候做手脚。”
      
      “……”
      太宰如他所期待的那样,露出了难得一见的惊讶表情。国木田欣赏完那昙花一现的震惊情绪,心满意足地转回头去继续看路。
      
      “……什么嘛。”太宰笑着说,“虽然猜到国木田君是准备说些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了,不过内容还真是有趣得超乎想象呢。”
      “哼,我就是看不惯你那副好像看透了一切的样子——”
      
      “那只是针对国木田君啦。毕竟你是个比自己所认为的还要单纯的人嘛——哎呀,开车可别走神。话说回来,我注意到甘茶小姐对海外谍报机构好像有点看法耶。是发生过什么事吗?”
      
      “没有吧。”
      短暂的思考过后,国木田答道:“在加入侦探社以前我就是社长的学生了,不记得有发生过那种事情。不过反感那些对灾难和痛苦视而不见的人也不需要什么理由吧。”
      “也是呢。真是个好心的小姑娘啊。”太宰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令国木田感到不爽的、意味深长的笑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