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上分攻略

作者:燕窝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番外一 子夜歌

      始欲识郎时,两心望如一。理丝入残机,何悟不成疋。
      ——《子夜歌》
      
      该从何说起呢?
      
      一步错,步步错。直至行至山穷水尽,悔无可悔,我才恍然发觉自己的一生写尽了荒唐。
      
      “阿云,阿云!我愿生生世世和你结为夫妻,永不分离。”
      
      我曾经以为听到的是缱绻情话,恨不得将每一个音调揉碎了融进血肉,把汹涌的爱意刻入骨髓。那时我曾想,他要什么也便给了。
      
      我蒙住了自己的眼,只在心中描绘他最好的模样。
      
      可最后我才懂得,永世相随,是最阴冷恶毒的诅咒。
      
      “……牡丹娘子要嫁人,石榴姐姐做媒人。桃花园里铺行嫁,梅花园里结成亲……”
      
      隔壁的疯女人又在哼歌了。恍惚间,我又想起了那个雷雨交加的夏日,那个令我悔之莫及的初见。
      
      仲夏的雨总是来去匆匆,可那日不知为什么,下了许久也不见停下。小院里积水渐渐深了起来,我被炸雷吵得睡不着,索性起身去院中踩水玩。
      
      即使是在内院,也是不合规矩的。乳母大呼小叫地站在廊上,提着衣裙想要冲下来。我笑嘻嘻地举着一把伞,却抵不过雨滴从四面八方打过来,衣裳很快淋得透湿,发髻也散了,湿漉漉地贴在脸颊上,是一种我从未感受过的奇异触感。
      
      这样逾矩的行为很快被制止,乳母将我带回屋子,热热地烧了水泡澡,又煮了姜汤命我一口气喝下,她一面添着热水,一面唠叨着要去告诉父母,说我是如何的顽劣。
      
      雨夜带来的片刻凉意,就这样转瞬间,溜走了。
      
      然而乳母保护得再周全,我还是着了凉,鼻子闷闷地有些透不过气来。我不敢去找阿雁,只好一个人在府中转来转去。
      
      听丫鬟说,先前府里来了个避雨的商人,狼狈不堪地叩响了门。我好奇心起,想要看看别人淋成落汤鸡究竟是什么样子。
      
      等我在厅堂外探头探脑时,他也早已换了衣裳,端坐着和父亲交谈。他虽然年纪极轻,看着也有些富态,可谈吐之间极有见地,不似寻常商贾般媚俗。
      
      我正听得频频点头,冷不防打了个喷嚏,打断了屋里的对话。他循着声音看过来,视线交错的瞬间,他猛地吸了口气,掩饰性地转过了头,红了脸抓紧扶手。
      
      那天之后,他循了借口多住了两日,只说与父亲投缘,要讨论字画。可我知道,他夜夜笨拙地翻过墙,在窗前倾诉他的惊艳爱慕,讲述他走南闯北,第一次溺在了一个人的眼里。
      
      我何曾听过这样的情话。
      
      乳母要赶他,被我拦下了。我虽不出声回应,心中却是欢喜——这是命定的姻缘,我晓得的。
      
      直到最后一夜,他把家传的玉佩挂在窗前,祈求等他一个月,等他回了家就来提亲。我开窗摘了玉佩,面对着他局促讶然的申请,笑得羞涩期冀:“我等你。”
      
      那玉佩我视若珍宝,每日都偷偷藏在怀里,只在无人处拿出来,贴在面上,微热的温润仿佛他的眼神,令我不禁微笑。
      
      夏日的傍晚云淡风轻,白日的闷热消减了不少,乳母陪着我在湖边乘凉,有一搭没一搭地闪着蒲扇,驱赶前赴后继的蚊虫。我想着之后的生活,心下一片温柔。
      
      “……牡丹娘子要嫁人,石榴姐姐做媒人。桃花园里铺行嫁,梅花园里结成亲……”
      
      忽然间,沙哑的歌声不知从何处传来,带着无处诉说的哀怨悔意。我惊奇地左顾右盼,却怎么也找不到歌声的源头。
      
      仿佛被什么看不见的人引着,我不由自主地起身向湖边走去。在歌声中,我缓缓拿出了视若珍宝的玉佩,一向无忧无虑的心中,竟是从未有过的凄惶无助。
      
      仿佛经历了漫长岁月,逃无可逃的绝望。
      
      乳母还没来得及反应,我已经举起了手,将玉佩狠狠地丢入湖中。小小的水花溅起,涟漪一圈圈荡开,像是层层叠叠的心事,再也无法数清。湖边栖着的鹭鸟惊得飞起,在脚下投下模糊的光影。
      
      湖中心,红绳缓缓沉入黑暗,直到消失不见。
      
      我闭了闭眼睛,不知道脑海中刚刚闪过的短短一生,究竟是真是幻。我几乎不受控制地扔了玉佩,像是扔掉那个回忆中陌生扭曲的自己。
      
      可我隐隐知道,必须要这么做。
      
      天边的流云绮丽辉煌,宛如少女旖旎的梦境。我望着晚霞,忽然笑了起来。伸手捂住了脸,却沾满了滚烫泪水。
      
      那么但愿此生,你我再无交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注:《子夜歌》多以女子视角讲述爱情悲欢。
    这个番外大概可以理解为,虽然一切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但是平行时空的齐婉云可以改变命运吧orz
    明天开码第二案,有奖竞猜第二案的主题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