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上分攻略

作者:燕窝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景微

      听无斋重武轻文,学生大都是虎背熊腰的壮汉,女子已是少之又少,更何况面前的女子冷艳出尘,端庄静雅,坐在一群大老粗中间,更加被衬得仙气飘飘。
      
      见她唤了顾亭之道名字,屋里众人纷纷转头看向门口的两人。顾亭之也一讶,微笑着点了点头:“景姑娘,好巧。”
      
      两人大概是熟识的。虞简明显感到,听无斋众人怨恨的目光,已经快把顾亭之扎透了。
      
      她飞速地介绍了顾亭之,随手扯了个借口把沈镜云揪了出来,劈头盖脸问道:“那姑娘是谁?我怎么之前没见过?”
      
      她不问还好,一问之下,沈镜云英武刚毅的面上浮起了可疑的红晕,扭捏了片刻才坦白从宽:“那是昭衡院的景微姑娘……我在卫指挥司认识的。”
      
      嚯!虞简八卦心起,催促着让他说详细些。沈镜云更加不好意思,挠着脑袋交代了事情经过。他去卫指挥司的第一天,遇上了司中的医师景微,惊为天人,想方设法地搭上了话,努力混了个脸熟。
      
      他满怀期待地搓了搓手,问虞简:“简简,你说她既然今天肯来,是不是就还挺有希望?”
      
      虞简有些无语凝噎,她不知道怎么委婉地告诉好友,人家姑娘可能……只是看他一身腱子肉,害怕拒绝就会被揍而已。她犹豫几番,叹了口气转移话题:“就算有吧……她是昭衡院的?那她做什么?”
      
      有顾亭之在前,她下意识觉得,昭衡院出来的都是身怀绝技的天才。
      
      说到景微,沈镜云的眼睛都亮了起来:“景姑娘她是学医的。她自请到卫指挥司,就是因为指挥司盛产伤员,伤势种类也多,她为了多些经验才来的。”
      
      ……昭衡院果然都是思维清奇的怪人,虞简在心中下了定论。
      
      然而沈镜云已经满心欢喜地一拍脑门:“对呀,我下次故意受点伤,不就能多和她说说话了嘛!”
      
      毫无出息的模样再次让虞简翻了个白眼。
      
      他念叨完了心仪的姑娘,终于想起来关心一下朋友:“不过话又说回来,顾亭之那个人到底怎么样?”
      
      虞简只当他在问断案的事情,随口回答:“他挺好的啊。”
      
      直到她看见沈镜云脸上贱兮兮的笑容,立刻反应过来,恼羞成怒地拍了他一巴掌:“那是我搭档,你在乱想什么!”
      
      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偏要吃窝边草的猛汉兔子沈镜云露出一个“我懂”的表情,气得虞简又是一个手刀飞过去,被他笑嘻嘻地偏头躲过。
      
      和他说不通道理,虞简跺了跺脚,转身回了房间里,不再理他。
      
      鹤饮居的酒菜在京城都是出了名的,温了几盏酒,大家的话都多了起来。加上众人年龄相仿,又都是一斋一院的学生,师出同门,很快就熟稔不少。只有顾亭之仍是寡言,除了偶尔淡淡应和几句,极少开口说些什么。
      
      虞简担心生人太多,他不自在,偏过了头偷偷看他。顾亭之没有察觉,搛了块笋片咬了一口。但下一瞬,他立刻蹙起了眉,端起酒盅饮了一口,似乎味道有什么不对。
      
      难道是饭菜有什么?虞简顿时警惕,俯身过去,小声问道:“师兄,怎么了吗?”
      
      见她注意到自己,顾亭之难得地有些尴尬,但她脸上神色关切,摆了摆手,轻声道:“没事……吃到了生姜。”
      
      这下换虞简不好意思,觉得自己有些草木皆兵,讪讪地笑了笑——她怎么能想到,师兄竟然不吃生姜嘛。
      
      悄悄关注身边人的却不止虞简一人。沈镜云几盏酒下肚,两颊通红,突然醉醺醺地站起来向着景微,几次欲言又止。虞简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盯紧了他,生怕他一时冲动说出什么蠢话来。
      
      他一站起来,所有人都看向他,等他说些什么。沈镜云开弓没有回头箭,憋了半晌,只有哗哗给自己斟了一碗酒,豪气干云地一举:“景姑娘,以后还有许多麻烦你的地方,我敬你!”
      
      不等景微回答,他自顾自一饮而尽,被呛得咳嗽了几声。
      
      ……不知道老板娘看见他这么牛嚼牡丹,会不会直接把他扔出去。
      
      被他点名的景微一怔,浅笑着端起酒杯,温声道:“我倒希望,以后帮不上沈公子的忙呢。”说罢也喝尽了杯中酒。
      
      帮不上沈镜云的忙,就是希望他不必受伤了。虞简看了看自家好友,遗憾地摇了摇头——仙女不仅人长得好看,还这么会说话,沈镜云可能要等到下辈子才有机会了。
      
      然而得到回应的沈镜云丝毫没有丢人的自觉,精神一振,立刻给自己倒了第二碗,摇摇晃晃地又站起来,老和尚念经一般:“顾兄,我也要敬你,多谢你照顾简简……”
      
      还有完没完了?
      
      忍无可忍的虞简一个扫堂腿撂倒了他,稳稳地劈手夺过盛酒的碗,堪堪洒出些许。她在众人的哄闹声中,将碗向前举了举,展颜一笑:“师兄别理他。原该我敬你一杯的。”
      
      这话是真心实意。
      
      她正想一口气喝了,手上却忽然一轻,却是顾亭之将碗接了过去。他仰头喝尽了酒,向她微笑道:“心意我领了,小姑娘家少喝些烈酒吧。”
      
      已经喝大了的沈镜云刚从地上爬起来,就看到了这一幕。他看热闹不嫌事大,快乐地拍了拍巴掌:“顾兄爽快!我与你再喝一杯!”
      
      话音未落,身边的朋友赶紧捂住了他的嘴,把他摁在了椅子上,顺手又在他嘴里塞了个鸡腿——虞简眼神快要杀人,他再这么闹,恐怕景微姑娘立刻就能喜迎病患。
      
      还是身受重伤的那种。
      
      笑笑闹闹间,也到了散席的时候。沈镜云早就喝得晕晕乎乎,满嘴傻话,被几个朋友搀着扶回了卫指挥司。景微走在一边,长身玉立,愈发显得沈镜云像个蓬头垢面的大狗熊。
      
      狗熊犹自不死心地回头,口齿不清地挥了挥手:“顾兄,简简,有空咱们再一起喝一局……”
      
      朋友赶紧把他拖走了。
      
      于是只剩下顾亭之和虞简两人,慢慢走回清正阁。虞简本来神智清醒,被微凉的夜风一吹,才恍惚觉得自己脚步有些发飘,话也控制不住地多了起来。
      
      等她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蹦蹦跳跳地走在了前面,滔滔不绝宛如沈镜云第二:“我压根就不想入清正阁嘛,可斋长偏偏要选我,又能怎么办?不过这次的案子之后,我想了很久,好像在清正阁里,匡扶正义,也是一件蛮不错的事……”
      
      顾亭之负了手,慢悠悠地跟在她后面,时不时“嗯”一声。虞简脚步欢快,嘴上不停:“但我一直担心呀,我没有师兄那么聪明,若是拖了后腿才怎么办呢?”
      
      她有些苦恼地叹了口气,但很快又笑起来:“师兄你放心,我呀,身手好得很,之后不论遇到了什么,一定不会让别人伤到你的。”
      
      这是她第二次这么信誓旦旦地许诺了。
      
      在她身后,清冷如月的少年微微弯起嘴角,以她听不见的声音道:“你怎么会拖后腿。”
      
      少年含了浅淡的笑意,低声补充道:“……我也会护你周全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听无斋祖传debuff:醉酒降智
    今天晚些有双更哦(第一案的番外)
    第二案即将开启~撒花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