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上分攻略

作者:燕窝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发簪

      “我从前觉得呀,每天无所事事还有薪水可领,简直是世间最快乐的事情了。”
      
      虞简叹了口气,伸手剥了一个小橘子,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清爽的甜香在屋中弥散,盖住了原本死气沉沉的灰尘味道。
      
      在她面前,顾亭之在一堆陈年卷宗中安营扎寨,一边飞速翻看着泛黄的书册,一心二用地听着她的废话连篇,偶尔点点头表示自己听见了。
      
      自从上次从鹤饮居回来,两人心照不宣地变的更熟悉了些。阁中一直没有新的任务派发下来,虞简闲得几乎要长出蘑菇,干脆每日去找顾亭之聊天解闷——其实只是她叽叽喳喳地说,顾亭之听着而已。
      
      一来二去,这样的相处竟也成了习惯。
      
      虞简利落地把另一个橘子剥皮抽筋,开始新一轮的长吁短叹:“可这都大半个月了,未免也太无聊了吧……师兄你不觉得闷吗?想不想出去走走?”
      
      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顾亭之能老僧入定一般读那么久的案卷。
      
      说话间,第三个橘子也惨死当场。虞简心满意足地吃完,将指尖放在鼻端闻嗅了嗅,犹豫着要不要向剩下的几个橘子下手。
      
      师兄还一个都没吃呢。
      
      顾亭之正好翻完了最后一页,闻言合上手中的书册,答应得爽快:“好啊,你想去哪儿?”
      
      虞简伸向橘子的手一顿。她只是随口一问而已,没想到顾亭之真的愿意同意了。她思索半晌,试探性地问道:“最近京城新来了个戏班,师兄想去看看吗?”
      
      她记得沈镜云之前提过,这个戏班虽然刚进京不久,但已经小有名气,甚至许多达官贵人都愿意捧上一捧,想必还是值得一看的。顾亭之倒是无所谓,他看出虞简无事可做,索性陪她一同散散心,由着她选了地方。
      
      那新进京的戏班名叫霖春,听说是从南方来的,在京城周围辗转表演了许多年,知道今年才终于算是熬出了头,混出了一些名堂。
      
      霖春班今天唱的是一出《打严嵩》。痛打奸佞,扬眉吐气的故事向来是观众喜闻乐见的,戏楼里喝彩声声,众人不时发出阵阵欢笑叫好。虞简也跟着鼓掌欢呼,神色间流露出几分孩子气。顾亭之听得入神,台上的邹应龙唱到“管教老贼两眼平”一句时,严嵩被打得狼狈,他也忍俊不禁。
      
      但随着临近终了,虞简反而安静下来,眉头微蹙,似乎有心事一般,直到谢幕返场时也兴趣缺缺,敷衍地拍了几下巴掌就过了,一直在垂首想着什么。
      
      顾亭之注意到她忽然的沉默,偏过了头问她:“怎么了?他们唱的不好吗?”
      
      他虽于京戏不甚了解,可也感觉这出戏是极出彩的。
      
      此时戏楼里已经散了场,两人随着人流走出戏楼。虞简仍是有些情绪低落,小声道:“我只是觉得,这样的故事也只能出现在戏文里了。”
      
      ——倘若当真奸臣当道,又有几人敢如此驳了他的面子?戏文如此,不过是顺应民心,添作笑料罢了。
      
      她知道自己较了真,急急地补充道:“戏自然是好的——是我钻了牛角尖而已。”
      
      顾亭之却并未笑她,只是道:“戏文之中,不正大多是想而不敢的事情吗?迎合权贵,卑躬屈膝,才是世人常态罢了。”
      
      虞简心知他说的是实情,心下黯然。两人一时无言,并肩走了一会,她才没头没脑的问了句:“那么师兄也会如此吗?”
      
      ——师兄你也会趋于权势,违背本心吗?
      
      这句话有些突兀,顾亭之却听懂了她话中的含义,轻声道:“我这一生,但求俯仰无愧于天地。”
      
      听他答得坦荡。虞简顿觉心安,方才释然地笑了起来。春日暖阳在她脸上投下好看的阴影,明艳嬿婉。顾亭之觉得自己面上莫名其妙地有些发烫,轻咳一声,转过了头去。
      
      偏偏路边的店主不适时宜地将头伸过来,唾沫横飞地招揽生意:“公子小姐,本店新到的首饰,可要进来看一看吗?”他看顾亭之和虞简气度不凡,认定了他们俩兜里有钱,不遗余力地邀请两人进店。
      
      虞简几乎被他手上一排戒指晃花了眼,想要拒绝,可又阻挡不了首饰的诱惑,求助般地看了眼顾亭之。老板是个人精,见状立即转向顾亭之,挥洒热情:“本店童叟无欺,价格公道,买不买不要紧,先进来看一看嘛。”
      
      他的脸上已经明目张胆地刻了“奸商”两个字。然而虞简恍若不觉,眼睛亮了亮:“师兄,进去看一看吧?”
      
      ……刚刚还以为她心怀天下,现在看来,她心里估计只剩下一个首饰盒了。
      
      店铺门面虽小,进去才发现别有洞天。说是首饰店,倒不如说是杂货铺。所有首饰被杂乱无章地摆放在架子上,无论色泽材质,大家毫无芥蒂,亲亲热热地挤在一起,仿佛论斤批发的破铜烂铁一般。
      
      虞简进了屋子就有些后悔,被老板眼疾手快地一把拦住:“这位小姐,你再看看嘛,价格绝对公道,我还给你打个折扣,保证物超所值。”
      
      穷光蛋虞简再次心动,一边在心中痛骂自己没有出息,一边诚实地浏览起架子上的首饰来。
      
      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老板也不完全是在忽悠。货架上良莠不齐,但仔细找找,居然也有一些做工精良的玉镯步摇之类。虞简从未逛过这种寻宝似的店铺,兴致勃勃地看了起来。
      
      店中东西实在太多,她才看完了第一个货架,就已经觉得自己挑花了眼。她索性随手选了个还算顺眼的白玉并蒂海棠发簪,递给老板,示意他结账。
      
      在她身后,顾亭之悄悄松了口气——他还以为,虞简今晚要住在这店里精挑细选了。
      
      老板眼见一单生意做成,笑得脸上的褶子都堆起一寸深,龇着口焦黄错列的虫牙拍她马屁听:“小姐的眼光实在是好!这是前两天刚到的新货,还没入库清点,我给您再便宜些。您看这做工成色,最起码也值二十两——”
      
      他看见虞简瞬间变绿的脸色,话锋一转:“可我能这么坑您吗?那必然不能够!四两银子,再给您打个对折——二两一口价,不能再便宜了。”
      
      瞬间就把价格打到了一折。
      
      虞简从来没见过这么随性的买卖,可抵不过手中的发簪精致可爱,怎么也不止二两银子,立刻掏出了荷包,乖乖交钱。老板眉开眼笑地接过银子,连声欢迎他们下次再来,点头哈腰地把他们送到了门口,十分殷勤。
      
      直到两人走出了些距离,虞简又遥遥望了店铺一眼,奇道:“哪里有这样做生意的,不怕亏破产吗?”
      
      她第一次见到抢在客人面前砍价,生怕客人买不起的店铺。
      
      顾亭之也笑:“老板也真是大方。看样子是新店开张,想要招揽回头客吧。”
      
      只是二十两的发簪就这么贱卖,老板也算是舍得下血本。
      
      捡漏得到一个发簪,虞简先前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两人一路闲闲走回清正阁,却被蹲守在大门口的师姐抓个正着。
      
      “程院长在等你们——苍元府那边有新的任务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玩家【顾亭之】【虞简】获得【青州任务】*1,即将开启传送。
    感谢在2020-07-06 13:59:35~2020-07-07 16:16: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太阳崽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