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我真的只是一条咸鱼

作者:墨染安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大学的那几年是我这辈子最轻松的日子。虽然一直逼迫着自己,把时间压榨到了极致,但是那时,身上的负担都离我而去了。
      许是前半生受了太多苦,苦到连老天都看不过去了。上天让我遇到这辈子我最爱的女孩佐藤奈良。
      
      那时正是江梅已谢,柳絮初生的时候。竹内砚坐在教室内低头查看从图书馆借来的资料,窗外飘过一阵阵少女银铃般的欢笑声,笑声感染了他。一直因为压力而微皱的眉宇终于舒展开。
      
      竹内砚没忍住好奇,看向了窗外。
      
      那是一群巧笑倩兮正在追逐嬉闹的女孩们,在人群中,他一眼就望见了她,少女身着一袭天青色的长裙,正和旁边的女孩说着话。
      像是命运注定般,恰巧她也抬头对上了他的视线。
      佐藤奈良对他笑了笑,笑容是还没经历阴霾的阳光干净。
      
      这是他们的初见,一眼沦陷。
      
      大学城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后面他们又相遇了几次,再一次帮她赶走公车色狼后。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
      
      佐藤奈良得知他经济上有困窘后,她没有看不起他,反而还推荐了许多能赚外快的课题给他。在学校也格外照顾他。
      佐藤怕他自尊心受挫,羞红着脸小声对竹内砚道:“你不要想太多,这些只是对你帮我的答谢而已。”声音软糯,令人毫不生厌。
      
      从没有被人这般关心过的竹内砚看着少女发红的耳垂,身形挺拔,气质斐然的他若有所思的笑着点点头,声音低沉悦耳的道了声,“谢谢。”
      
      竹内砚从前的生活是一片泥沼,更是一处干涸的腐土。但有一天,阳光透过厚厚的阴云照射了进来。从那之后他的生活焕然一新,之后的每一天都是值得令人期待的。
      
      两人的关系越发好了。经常一起去食堂吃饭,相约去图书馆看书。好的身边的人都以为他们已经在一起了。
      
      佐藤奈良的朋友打趣道:“呐呐,没想到平时一声不响的,一出手就把学校的’高冷校草’摘下了,可以啊你!”
      
      佐藤羞红了脸,解释道:“我们只是朋友!人其实一点也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冷淡,他只是平时太忙了,忙到没空交朋友而已。”
      
      “所以就有空和你‘交朋友’咯!”朋友笑的更大声了,一脸的我懂了,你不用解释的表情看着她。
      佐藤奈良被气得懒得理她了。
      
      夜深人静,情怀泛滥。
      
      佐藤想到好友的打趣,以及竹内砚俊秀的外表,平时和她相处时下意识关心却又克制的举动,还有她现在快速的心跳声。早就过了情窦初开的年纪的她明白自己喜欢上了那个优秀的男孩。
      “啊——好烦啊,睡觉睡觉,不想了!”
      把头埋在被子里,少女怀揣着满腔的心事入了眠。
      
      岁月辗转,天空清远。时光就这样浅浅深深,悄无声息地溜走了。两人始终都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就这么维持着友人以上,恋人未满的状态到了毕业。
      
      大学毕业后,竹内砚没有回家,而是选择在当地进入了一家薪资待遇都不错的企业工作。除非逢年过节不会回去。每月也都有定时打钱回去。
      
      过了几年,竹内砚攒够了钱,一个人偷偷的去店里按照平日观察到的尺寸买了对戒指。他之前一穷二白,虽然知道佐藤并不介意,但他身为男人又怎能什么保障都没有地就和对方在一起呢。他不想让奈良和他一起吃苦。
      
      他虽然从小到大没体会过什么父母地温情,但不用想也知道天底下疼爱孩子的父母都会希望自己的孩子找到一份好归宿的。所以为了两人的未来能少些坎坷,他愿意先走完那一百步路,只要他的女孩不拒绝他,他就心满意足了。
      
      竹内砚约了佐藤奈良一起参加夏日祭。
      
      到了夏日祭那天,他们置身于人流中,头顶是绚烂的烟火。
      盛大的烟花在夜幕中绽放开来,伴随着路人的惊呼声。
      
      夜色下,向来沉稳的竹内砚,垂在身旁的手紧张地握成了拳,他眉眼温柔的看向身边的女孩,语气不免带着些许的紧张,眼中满是期盼的开口道:“奈良,我喜欢你!”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抱歉,阿砚。我...”出乎意料的是,佐藤奈良拒绝了。
      
      佐藤奈良苍白着脸红着眼眶低垂着头,眼神躲闪语气慌张,“...我现在不想和人在一起!”
      竹内砚虽然失望,但没有气馁。
      
      眼带坚定,语气温柔的安抚她,“没关系,我可以等你!”
      
      月色下,佐藤奈良在路边灯光的照射下,面容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向来在察言观色方面十分锐利的竹内砚察觉到了不对劲。眼带担忧的摸了摸佐藤奈良的额头。
      
      “这么怎么冰,你是不是病了,别瞒着我让我担心好吗?有什么事你可以和我说!”竹内砚握着对方的手,语带恳求的询问对方。
      
      即使夏季的夜晚在寒冷人的体温也不该怎么低,竹内砚内心有了不好的预感,如果只是小病奈良不会瞒着他,不说的。一定是出了什么他不知道的大事。
      
      佐藤奈良知道瞒不了他,却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他察觉到了不对。
      
      想了想,还是决定坦白了,她语气哽噎的哭着诉说,“我……我上次体检结果出来,医生说我的了绝症,只剩下一个多月的时间了!”
      “......对不起,我刚知道的时候本来想告诉你的,但那时候你每天都工作到很晚,眼底都是血丝,我不想让你知道了担心,分神!”
      
      晴天霹雳!
      
      竹内砚的脊柱中好像有寒气不断的注入,又向四肢百骸蔓延。他红着眼眶,自己却完全未成察觉。只是盯着面前这人,觉得实在是荒诞极了。】
      
      【竹内砚在这之后不顾对方的反对辞了工作,一直陪着她在医院做着最后的治疗。
      平时话不多的奈良,在最后的时间里却是有着说不完的话,仿佛想要把后半生所有的话都对他说完一般。
      
      “以后不要动不动就熬夜工作到很晚啦”
      
      “答应我,要记得按时吃饭”
      
      “...我走了,不要守着我,重新开始吧,未来你会找到一位能与你共度一生的人的。”
      
      “虽然很不甘心,但我希望你能幸福,...如果,我是说……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不要忘了我!”佐藤奈良终于还是没忍住崩溃的哭了出来。一想到她的男孩终将会属于另一个人她心里就仿佛又成千上百的蚂蚁在啃噬她的心脏般难受。
      
      一直坐在病床边沉默安静地听着应好的竹内砚,俯下身将对方抱入怀中。“其他我都能答应,只这一条不行,我竹内砚此生唯一的妻子只有你,也只能是你!”
      
      他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戒指,跪在地上,对着现在瘦若枯枝、黑眼窝、灰暗的气色的女孩笑着道:“从很久前开始,我就不相信爱情这回事,可是上天偏偏让我遇见了你。后来我想啊,人这一辈子总要相信一次,哪怕一次也好。”
      
      对着呆愣住的女孩,他低下头,语气哽咽但坚定的说:“爱上你,不光是因为你的样子,还因为,和你在一起时,我的样子。我的心为你而跳,爱上你我不后悔。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是遇见你,而最大的不幸却是不能留下你。美丽的佐藤小姐你愿意做我竹内砚此生唯一的妻子吗?”
      
      过了好一会儿,佐藤奈良才似哭似笑的道:“我愿意!”
      竹内砚动作轻柔而珍重的为她戴上早就准备好的戒指,小心翼翼的亲吻着对方的手尖。
      
      佐藤奈良是幸运的,在她这短暂的一生里,她遇到了,她确定的,这就是她命定的良人。
      他们是一种精神上的契合,这种契合,与能够待在一起多久,毫无关系。
      
      时光飞逝,很快到了最后的时刻,竹内砚只是一直看着她的脸,仿佛想要将她刻在心里一样。
      
      佐藤奈良安静的走了,仿佛连着竹内砚的心一起带走了。
      
      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突然逝去,第一反应也许不是灭顶的哀恸,而是拒绝相信。
      
      怎么会就这么死了呢?怎么这么快?!
      
      医生在耳边的话语仿佛从天边传来似的。他僵硬的站着。双腿仿佛灌了铅般的沉重。
      
      在佐藤奈良的葬礼上,那是竹内砚长大成人后第一次哭。在公司受同伴排挤没哭;电话里被家人冷嘲热讽没哭;在医院陪她时发现自己有抑郁症倾向时没哭。
      但在面对爱人冰冷的墓碑时他哭了,一直挺得笔直的脊背弯了下来,他哭得面目狰狞,歇斯底里,狼狈极了,犹如一头痛失所爱的困兽般的悲鸣。
      
      葬礼上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最后只剩佐藤奈良的父母,佐藤父亲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了声,“保重!”
      
      才和妻子互相掺扶着,瞒跚着步伐离开了这伤心地。在医院竹内砚的表现他都看在眼里,可惜他的女儿没这福气。
      两位老人的背影看上去苍老了不少。
      
      曜日西沉,带走了最后一丝暖色。
      
      墓地的夜晚既冷又恐怖,竹内砚的眼眶红肿不堪,四肢冰冷麻木的连知觉仿佛都感觉不到了。只是一直靠着冰冷的石碑痴痴的盯着墓碑上的照片。
      
      等到第二天晨光熹微时,像个木偶般的他才终于慢慢的动了。伸出手,手指轻轻的抚摸着照片上人的笑颜。上面的她笑颜如花。
      
      竹内砚闭着眼,俯身轻轻的亲吻了一下照片中的她。动作虔诚的像对待他此生唯一的神明或救赎。
      
      他起身再最后深深地看了眼石碑,才脚步跌撞的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身后照片中的女孩带着笑意的眼睛静静地注视着他的背影,送别着他的离去。
      
      ————
      
      竹内砚坐在回家的车上,看着快速后退的景物,心里没有一丝触动。
      
      “遇到她是因为一场意外,此生最美好的意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天生理期,腰酸的不行,但一想到你们我今天就有源源不断的动力,今天终于熬夜码完这一章了。
    爱你们哟,么么哒^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