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我真的只是一条咸鱼

作者:墨染安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小川惠子是一所学校的高中生,最近学校里的同学老师都在讨论青木老师的作品,为了融入集体,她下午放学后特地去了书店,按照书店老板的推荐买了青木老师出版的第一本书《抑郁症》。
      回到家和父母打过招呼后,她回到房间翻开书看了起来。
      
      书的开头就是男主竹内砚的自述:【我是一个抑郁症患者,一个饱受疾病折磨的懦弱的男人。网上看到专家说抑郁症患者占自杀人数的52%,而我最近也确实有过想要轻生的想法。
      怕我没准什么时候就死在一个无人得知的角落,而周围却连一个知道认识我的人都没有。
      那样就太过可悲了。
      所以我选择把我的经历记录下来。免得死后大家连我为什么自杀的原因都不知道。】
      
      小川惠子皱了皱眉又继续往下看。
      
      【从我有意识开始,我就是一家孤儿院的孤儿了,在孤儿院待到我五岁时,我被现在的父母领养了。养父母和我的关系一般,他们在收养我的一年多后有了自己的孩子,所以对我并不是很上心。
      
      因为知道自己不是父母的亲生孩子,所以我从小就有意识的讨好着周围的所有人。
      我不知道这个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仔细想来大概是高中吧,因为长相和成绩都不错,女性缘比较好,性格又怕得罪人所以和大家混的好的缘故。我被教室最后几排的一群男生霸凌了。
      
      竹内砚面无表情坐在桌前写字的手顿了顿,撕开了自己血淋淋的内心,回想了下这段糟糕的经历。继续不带个人感情色彩的以一种公正的视角写了下去。
      他们把我堵在学校废弃的仓库狠狠地揍了一顿,估计是惯犯,找的尽是些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下手。揍完后就把我锁在了里面。笑着勾肩搭背的离去了。
      
      我在那个昏暗潮湿的仓库呆了很久,久到从一开始还抱着期待看到我不见的同学老师能来找我,到后面声音沙哑的连话都要喊不出了。
      我背靠着冰冷的铁门,那一刻感觉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了,没有人记得我,关心我。或许从那时候开始就有抑郁的征兆了吧。
      直到了下午放学,人都走光了。才被一个过来躲着抽烟的保安大叔放了出来,我记得当时那位大叔还含着烟被我的求救声狠狠的吓了一跳呢。
      ......
      我狼狈的回到了家,家里当时正在吃饭。
      他们看到我时原本温馨的气氛一下子就僵硬了起来,我到现在都还清楚的记得养父母眼中那个嫌弃的眼神。
      在沉默的气氛中,我僵着脸笑着表示已经吃过了,径直回到了那个属于我一个人的窄小的阁楼。
      其实我那一整天什么都没吃,但没有人会过问我。
      
      竹内砚自嘲的笑了笑,也是,他们才是一家人,而我,从始至终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外人罢了。
      
      只有十六岁的我也有默默地躲在被窝里哭过,抱怨过。但哭过后,还是要硬撑着,饥饿的抗到了第二天,最后还要在学校里因为没有交作业而被老师罚在教室外面罚站。
      面对同学们新奇惊讶的眼神,只能羞红着脸默默忍受着。】
      
      小川惠子心不在焉的和父母吃着饭,看着母亲夹着菜放到自己碗里,突然就想到了《抑郁症》的男主竹内砚,他当时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笑出来的呢?
      急切的吃完了饭,回到干净温馨的卧室的小川惠子,又想到了竹内砚那个逼仄的小阁楼,她家也有个阁楼,因为阁楼冬冷夏热,人又连身都舒展不开的缘故,被她母亲当杂物房使了,平时根本没人会上去。
      她心情复杂的继续看起了书。
      
      【日子就这么不温不火的过着,很快就到了高三,学习最紧要的一年。我清楚的知道如果高考失败,父母并不会支持我重考。
      学习是我改变命运的最好的方法,高考成了当时毫无谋生手段的我的唯一的出路。我拼了命般的努力学习着。
      
      在高三的下学期,我和父母爆发了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一次争吵,因为那个成绩不如我的弟弟。
      弟弟竹内桑原因为周围人嘲笑他不如一个养子的话,感到非常耻辱。故意诬陷我偷了父母给他买的限量版手机。我知道父母可能也知道我并不会如此做,但他们并不会承认他们的孩子其实是个品性不一的人。
      所以他们严厉的指责了我,罚我干了很多活,并禁止我进入他们房间。
      我委屈地红了眼眶,但我知道为了能在这个家继续待着,我只能选择接受。
      这些家务活占用了我很多学习的时间,好在我基础不错,成绩并没有下降多少。
      
      可竹内桑原并没有就此而止,他把这件事散布到了学校,学校分为初中部跟高中部。我和他同校。
      学校虽然因为我能考上名校的可能,并没有对我进行处罚。但我被其他学生用异样的眼光整整冷暴力了好几个月。直到高考完才摆脱掉了他们。
      我从他们眼中看的出他们‘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的眼光。
      没有人问我是不是真的,我想争辩,又觉得没必要,因为争辩也没用。可能他们都更相信我那个名义上的弟弟的爆料吧。
      
      每天我的抽屉里都会莫名其妙的多出一堆垃圾,书也被撕坏过几次,作业被人故意藏起来,书包被扔垃圾桶。但我早就习惯了被冷暴力了,在家里经历的还少吗?
      告诉老师没用后,我默默的忍受了下来。毕竟我已经习惯了忍耐。六岁的时候忍耐着邻里们,“你父母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不会要你了。”的闲言碎语;九、十岁的时候,因为弟弟抢了属于他的食物,他没忍住反抗了。忍耐着父母的指责唾骂;就连现在也要在家里忍耐着家人的冷眼相待。
      
      大家可能意识到了我并不在意的态度,这些行为慢慢就停止了。
      毕竟在过分的话,老师也怕闹大了不好收拾。老师为了面子问题,即使也看我不顺眼,也会出来解决的。
      
      我后来查过关于冷暴力方面的资料,知道有时候很多人并不是真的不想和我做朋友,只是当所有人都选择站在与我对立的一边的时候,我的朋友也不能站在我这边,因为这样他们也会被孤立,被伤害。
      我能理解,但这和我恨他们毁了我最美好的18岁并不冲突。
      ......
      “尽管我现在变好了,也慢慢释怀了,但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们。”
      已经二十七岁的竹内砚冷漠的写下这些话,漠不关心的就像经历这些的不是自己似的。
      但怎么可能真正的不在意,释怀呢!直到现在那段痛苦的经历,依然还是人生阴影。】
      
      【高考完,我的分数很好。在填志愿时,我特地选了所离家,离这块区域最远的大学。我要摆脱掉他们。
      父母给的生活费并不够用,我知道开口要也要不到多少,反而还会被责骂一顿。
      为了生存下去,一个人每天要坚持做好几份兼职,就这样一边打工一边学习着。因为属于个人的时间少的可怜,所以和其他人的交流也很少。慢慢的就成了大家眼中的‘高冷’。
      虽然很想改变现状,但那时的我真的是有心无力。
      总是一个人的我慢慢的也习惯了孤独, 所以说习惯真的是一种很讨厌的心理!
      
      置身于喧嚣的人群中,我会经常想要逃离人群。
      或许生命原本就不过是一场孤独的跋涉吧,我们总是在自己的哭喊声中孤独地降落,又在别人的哭喊声中孤独地离去。
      
      竹内砚冷漠的脸上突然流下两道泪痕,他愣愣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喃喃自语到,“...原来我还是会哭的啊!”
      声音轻到了不凑近了听根本就听不到程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情戏我都要想放弃了,真的太难了,所以我还是选择事业线吧。
    写这章的时候,看着网上找的那些关于抑郁症的资料,我自己都快要抑郁了。(????)
    要你们的评论安慰才能好! ?(? ε?*)?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