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的酒

作者:来恰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呸我自己

      *
      事情一般都是这样的:你军训快开始的前几天,天天乌云密布雷雨不断;等到你军训的时候,太阳就赶投胎似的爬出来了。
      
      站着军姿的每一个人都想问学这些正步齐步下蹲跨立到底有什么用,坐着的每一位领导都觉得这用处可大了。
      
      起初上午的时候正巧操场边的树遮住了我站的位置,结果十分钟之后一位迟到的小伙就低着头跑进队伍站在了我前面,成功让我晒到了太阳。
      
      队伍是按身高排的,我本来就排在了倒数第二排,这么一推后我成功排到了一米八的世界。
      
      好巧。”我身边传来低低的笑。我心里一沉,意识到说话的正是先前折磨我膀胱的兄弟。
      我稍稍偏过头,谢铭阳正一本正经地站着军姿目不斜视,只是嘴角稍稍勾起。阳光洒在他身上莫名的合适,衬着整个人散发着说不出的暖意温和。
      
      我心里啧啧几声,不知他这幅皮囊能骗过多少小姑娘。
      
      “全体再站十五分钟。”领导的屁股终于舍得从凳子上挪开,走到观众台往底下的学生扫了扫,很是霸气地说着狗话。
      
      学生纷纷炸开了锅。
      
      “草,狗领导。”
      “你他妈不下来站?”
      “有本事你别坐阴凉底儿下啊?”
      
      隔了老远的领导压根听不到这些侮辱性的字眼,只觉得底下学生嗡嗡叫的吵闹,不满地皱起眉,一旁的总训练官立马会意,拿起话筒很有经验地威胁:“再吵再加十五分钟!”
      
      底下立刻识相地安静了,比起对领导的恨自己少站会更重要。
      
      我默默叹了口气,稍稍弯了弯僵硬的膝盖,果然听到咔哒的骨头声。
      突然一阵重量压在我左侧。我一个踉跄站稳,侧头一看发现谢铭阳整个人靠在我手臂上,好看的眉蹙在一起,鼻尖微微有汗珠。本来就白的不像话的脸蛋此刻显得有些惨白,双唇也失去红润。
      
      “你不舒服?”我赶忙扶起他。
      
      “嗯。”他顺势搭上我的肩膀整个人靠在我怀里。
      
      我急忙撑住他,一边举手想让教官过来。奈何教官正和王霞吹水吹得起劲,压根没往这边看。
      我咬咬牙扛起比我高半个头的谢铭阳往教官那边走。
      
      “教官他不舒服。”我打断正眉飞色舞向王霞讲自己英雄事迹的教官。
      
      王霞如梦初醒,急急忙忙跑过来:“怎么了?是铭阳吗?哪里不舒服?”
      教官脸色也很难看,谁都怕自己带的班里学生出了事家长来闹,急忙让我带着谢铭阳去医务室。
      
      “我跟你一起去。”王霞很贴心的想要搭把手。
      
      “不用了老师。”谢铭阳诈尸似的从我肩膀上抬起头,虚弱地说:“林徐生很可靠。”
      
      我突然有些怀疑,看着谢铭阳惨白的嘴唇还是咬咬牙向王霞点了点头。
      我就这么扛着一个一米八几的大汉踉踉跄跄地走向医务室。
      半路上我刚想停下来喘口气,忽然肩膀上一轻。我回过头一看,谢铭阳好生生地站在一旁捋了捋皱了的军训服。
      
      “谢了兄弟。”他的表情称得上诚恳。
      “谢铭阳我草你妈。”我平静地骂道,转身就想回去。
      “别走。”谢铭阳一把拽住我的胳膊,另一只手从裤兜里翻出手机,“帮我盯着有没有老师。”
      
      我想甩开他的手,却由于身高优势被他拽着往医务室后的小池塘边走。到了地方谢铭阳自顾自地松开我的手,一个人走进池塘边的亭子里打起了电话。
      
      我默默骂了声神经病,想要直接走掉时才发觉这地方比外面骄阳似火的操场凉快太多。池塘边的树丛不仅遮阴还隐蔽,蹲在这里逃军训根本不会给人发现。我又看了看操场上的情况,领导再次从凳子上挪动加长了训练时间。
      
      我于是忍辱负重地选择了留下,靠着旁边的树慢慢坐下。
      
      就在我靠着快要睡着时忽然有人踢了我一下。我下意识地以为是煲电话粥的谢铭阳终于出来了,下意识骂了句“踢个屁。”
      
      “是你吗林徐生?”公鸭般怪声怪气的嗓音传到我耳朵里。我下意识睁开眼,看到黑了八个度的毛翔宇贴着退热贴一只脚对着我的脸站在我面前。
      
      “是你爹。”我厌恶地用手肘撞开他的脚,站了起来,“滚开。”
      
      “以为这还是你爸开的幼儿园呢?”毛翔宇干笑了两声,“又不是你买的地你让我走就走?”
      我没有理会他,侧身准备离开。
      “等等,”毛翔宇抬脚拦住我,“你他妈怎么在这?”
      
      “关你屁事。”
      
      “我还不知道你在这学校呢。”毛翔宇凑过来盯着我笑,“我要是知道,现在肯定全校都知道你是基佬了。”
      
      我愣了一下,转过身冷冷地看着他。
      
      “不过现在也不迟。”毛翔宇继续说,“或者你以后见到我就叫爸爸,我说不定能替你保密。”
      “毛翔宇你幼不幼稚。”我回答道。
      
      “全天下就你这个基佬最不幼稚。”毛翔宇阴阳怪气地重复,“你妈身体怎么样啊最近?你说你要再闹的全校都知道你是基佬你妈能不能气死?”
      
      我迅速抬手扇了他一巴掌。
      
      毛翔宇被扇的一懵,随即笑了起来。
      
      “林徐生你他妈打从幼儿园起就没打赢过老子。”他慢慢的撕掉退热贴挽起袖子,“又想挨揍是不是?”
      
      “我也就幼儿园和你打过架。”我平静地回答。
      
      毛翔宇伸手就是一拳。我急忙后退,却被树边的台阶绊了一下,于是整个人往后倒去。
      
      然而却莫名其妙撞到一个人怀里。我反应过来该是谢铭阳打完电话了,看到对面表情愈加兴奋的毛翔宇突然感觉不妙。
      
      “徐生?你没事吧?”谢铭阳慢慢把我扶起,颇带有疑惑地看了看我们俩。
      
      我推开他的怀抱,捋了捋衣服:“没事,遇到一神经病。咱赶紧走吧。”
      
      “你是谢铭阳?”对面的毛翔宇拦在我们面前,打量了会谢铭阳,问道。
      
      我心里一沉,完犊子,还他妈的认识。
      
      “你好。”谢铭阳礼貌地向他点点头,“我不认识你。”
      
      我心里一喜:“不认识啊?那咱走吧别理他。”
      
      “好像有点印象。”谢铭阳不知抽什么风抬手揉了揉我的头发示意我别急,“我们是不是在乔榆家见过?”
      我一愣,反应过来有些想笑,真你妈什么事都能被我撞上。
      
      “是是是,”毛翔宇哈巴狗似的点头,“我和乔榆是好哥们,去他家打游戏见过你。”
      
      谢铭阳平静地点了点头,看着他。
      
      毛翔宇被他看的有些不自然,挠了挠头像刚想起来似的说:“乔榆的朋友就是我朋友,作为朋友我提醒你一句,”他指了指我,“这人以前喜欢乔榆,是个基佬,最好离他远点。”
      我颇为嘲讽地勾了勾嘴角,静静地等待这出闹剧的继续。
      然而谢铭阳却平静的出奇。
      “我知道。”
      
      他淡淡地回答。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