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的酒

作者:来恰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呸我自己

      我看着嘴角青了一块儿的谢铭阳,莫名有些想笑。
      
      “你有没有良心。”谢铭阳抬眼幽怨地看了我一眼,额角处理好的伤口泛着淡淡的紫色。
      
      “谁让你凑上去给他揍。”我识相地接过他手里的药,拿起棉签处理他嘴角的伤口,“哪有你这种打完人还站在原地给对方还手的。”
      
      谢铭阳也笑了,“确实傻。”
      
      我心里明白谢铭阳是怕我俩没人挂彩到时候毛翔宇要去告状就理直气壮了,但也跟着附和地点点头。
      
      “跟谁打电话打那么久?”我漫不经心地问,一边给他的嘴角上药。“女朋友?”
      谢铭阳整个人神色都缓和不少。准确地说是和刚刚揍毛翔宇顺便平静地问候对方全家的谢铭阳判若两人。
      
      “嗯。”他笑着应了一声,“小姑娘一个人在国外生理期肚子疼,我安慰几句。”
      
      我心里啧啧感叹还是异国恋,一边打趣道:“我就不会有这种烦恼。”说完才发现我这有点一语双关的意味,我没有女朋友,也不会有女朋友。
      
      谢铭阳看了我一眼,没有接话。
      
      我尴尬地咳了一声,“伤口处理好了。是继续在这赖着还是回去?”
      
      谢铭阳想都没想说了句赖着。医务室里面躺满了或真或假的病号,轮班的校医嫌热又把空调调低了几度,搁谁都不会想从这里面出去回到火炉一样的操场。
      
      “那你躺着,做出点不舒服的样子。”我指挥着谢铭阳,谢铭阳乖乖照做。我突然想起他之前一幅真病的模样,好奇问他:“你之前怎么整的,脸白嘴也白的,我还以为你真不舒服。”
      谢铭阳闭着眼从裤兜翻出一瓶防晒霜。
      
      “无语,”我没忍住笑了出来,“你一大老爷们用什么防晒霜。”
      
      “女朋友给的。”谢铭阳淡淡地回答。
      
      我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乔榆让我有机会帮他和你道个歉。”谢铭阳声音闷闷的,像是要睡着了。
      
      我一愣,回味了一下这句话觉得有些可笑,闭上眼靠在一旁假装没听到。
      
      “我没答应。”谢铭阳又说了一句。
      
      “什么?”我一下没听清。
      
      “我没答应,”谢铭阳耐心地重复,“我让他别装孙子,要道歉自己来道。”
      我沉默了一会,冲他笑了笑。
      
      “干得漂亮。”
      
      我俩于是在医务室赖到操场吹哨解散才慢悠悠地准备离开。谢铭阳很有先见之明地把饭卡随身揣在了兜里,并很识相地主动要求请我吃饭。
      
      “谢铭阳你没事吧。”我刚准备把借来的毛毯还给校医时,门口突然传来略熟悉的女生。
      我往门口看了看,是许思越满头大汗地赶来了,手里还捧着一个铁饭盒,在空调房里慢慢冒着热气儿。
      
      我心里啧啧感慨谢铭阳好福气,一边友善地向许思越打了声招呼 。
      
      “你也在呀,”许思越像是很惊喜,“来,你还没吃饭吧,这份给你吃。”
      
      我听的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许思越已经自顾自地把饭盒塞进我手里。
      
      “许思越你有没有心。”谢铭阳懒散地靠在校医室的长凳上,一脸幽怨地盯着我这边看。
      许思越翻了个白眼,径直走过去一扯谢铭阳青了一块的嘴角:“你有没有心,居然用自残来逃军训?”
      
      谢铭阳笑了笑没有否认,轻轻拍开许思越的手站起来往我这边走。
      
      “你饿的话给你吃。”我很识相地把饭盒递给他,温和地对许思越说:“谢谢你,多少钱?我待会给你。”
      
      “不用了,”许思越咧嘴一笑,我恍然觉得这姑娘某些方面很像徐子洋,“王老师给了我们任务,要准备下军歌大赛和给教官的礼物。”
      
      我点点头,“你有想法吗?”
      
      许思越一愣,随即想了想,诚恳地回答:“没有。”
      
      我们就这么尴尬地对视了几秒。一旁的谢铭阳慢悠悠地打开饭盒盖子抱怨了句“怎么打了豆芽”,一旁的校医皱着眉撵他出去吃。
      
      我们于是走到了校医室外。许思越边走边告诉我王霞布置的具体事项,顺便通知我中午要开会如果要吃饭的话要赶紧。谢铭阳在一旁听得没趣,打了声招呼便伸着懒腰走远了。
      
      “哦对了,”许思越一拍脑门,梳得高高的马尾跟着一晃:“咱们班文娱委员不参加军训,王老师找了咱们班的徐子洋代替。”
      
      我一乐:“怎么找上她了?”
      
      许思越耸耸肩表示不知道,随即好奇地问:“你们认识?”
      
      我点了点头,边思考着这姑娘还准备和我闲聊多久才肯放我去吃饭:“我们是幼儿园同学。”
      
      许思越噗嗤一笑:“这都记得呀。”她顿了顿,又说道:“我和谢铭阳是初中同学,就是这所高中的附属中学。我俩对这学校都挺熟的,你有什么都可以问我俩。”
      
      我一边有些感慨许思越的热心肠和自来熟,一边道了句谢谢,寻思着话题也差不多结束,慢慢把
      脚步放慢准备拐向饭堂。
      
      “我以前和他在一起过。”许思越突然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
      
      我一时没听清:“嗯?”
      
      “我初中的时候和谢铭阳在一起过,”许思越慢慢地重复,“没多久就分了。”
      
      我不大明白剧情的走向怎么变成这样,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许思越继续自顾自地说:“可我前几天试了试他的微信和游戏账号,密码还是我生日。”她冲我笑了笑,“挺怪的这人。”
      
      我着实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这姑娘唱的是哪出,想了想还是应和了句:“哈哈是挺怪的。”
      
      许思越有些怪异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如释重负似的笑了笑:“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你说起这个了,要帮我保密哦。”
      
      我不知该说什么好,只能点了点头。
      
      “你人真好。”许思越朝我笑了笑,“那我先走啦,你快去吃饭。”
      
      我抬手看了看表,离许思越告诉我的开会时间只剩五分钟。
      
      许思越有些尴尬地看着我:“对不起,我耽误你吃饭时间了。”
      
      我心里回答可不就是你耽误的,面上无所谓地笑了笑告诉她没关系,提议一起去开会的地点。
      
      许思越欣然表示同意,想起什么似的从口袋里拿出一袋蛋黄派,面带歉意地让我先吃点垫肚子。
      
      我颇为好奇怎么会有人吃完饭兜里还留着一块蛋黄派,但还是乖乖接过,和许思越边走边拆开包装吃了起来。
      
      “谢铭阳也喜欢吃蛋黄派。”走在路上许思越又突然来这么一句。
      
      我嚼了一半的蛋黄派在她说这句话之时顺着喉咙卡在了食道处,一时半会噎得慌,腾不出空回答她莫名其妙的发言,只好佯装疑惑地看着她。
      
      许思越似乎没有意识到我是噎住了,自顾自抱歉地冲我笑笑,“你别误会,我也没有还喜欢他,我和他女朋友关系也挺好的。我们只是朋友。”
      
      我很想告诉这小姑娘我并没有误会什么,想了想还是点点头附和他。
      
      “以前我们班的女生几乎都喜欢他。”许思越又说,“要不是他和我在一起了大家都以为他喜欢男生呢,总拒人千里之外的。”
      
      我一个没忍住又噎住了,卡在食道的蛋黄派使我不得不剧烈咳嗽起来,许思越像是刚注意到我还在吃东西一般,忙拍着我的背帮我顺气,一边道歉说自己话太多了。
      我好不容易把气儿顺过来,客气地朝许思越笑笑,说了声没关系,一边心里默默祈求她别再开口了,保不准我在路上就被自己给呛死。
      
      然而好景不长,没几分钟许思越又开始了。
      
      “跟你说个事,”许思越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你千万先别告诉铭阳。”
      
      我扯了扯嘴角:“那你还是别告诉我了。”
      
      许思越坚决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后抬头看着我。
      
      “上个月谢铭阳女朋友私下跟我说,觉得谢铭阳喜欢的根本不是她。”
      
      我手一抖,剩下的半块蛋黄派摔在了地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