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的酒

作者:来恰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呸我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
    耽美文/无敌黑历史/文风古早/第一人称/真的不建议折磨自己
      *
      认出林子洋倒不是因为她从幼儿园到现在样子都没变过。只是她在看着手中那本分类在青春言情类的小说时脸上那副一本正经的模样,瞬间让我想起了她幼儿园时当着我的面说“黑小虎根本不喜欢蓝兔”时的表情。
      
      “林子洋?”我拉开她旁边的凳子,把新领到的教材放到桌上。
      
      林子样几乎是下意识地合上了书本,并用手遮住了书名。她有些茫然地抬头看着我,盯了许久也没出声。
      
      “我是林徐生,”我故意叹了口气慢慢坐下,“你幼儿园还向我告白来着。”
      
      林子洋一副恍然的表情,紧接着没好气地反驳我:“我哪有表白,我不都是暗恋来着?”
      
      我颇为同情地看了她一眼。这丫头除了脸上长了些青春痘,脑子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大灵光。
      
      “你声音怎么变了,”林子样咳了一声,悄悄地把手上的小说放回抽屉,“样子也变了。”
      
      “可能是因为这个东西吧。”我指了指自己的喉结。林子洋傻傻地点了点头,沉默地从抽屉中抽出一本教材随意翻着。
      
      “音来…”林子洋不一会又开口,“我记得你以前和音来还挺熟的,她现在怎样?”
      
      “挺好,”我如实回答,“她现在在星海附中,准备艺考钢琴。”
      
      林子洋“哦”了一声,随后又“噢”了一声。
      
      “她真厉害。”林子样露出羡慕的神色,“她从小就跟我说以后要做钢琴家,还说要给张韶涵当伴奏。”
      
      我回想起音来一脸鼻涕眼泪地向我哭诉成绩太差考不上华附只能艺考的情景,忍着笑点了点头。
      
      林子洋像是没话说了,又低下头看着桌面的历史教材不知在想什么。
      
      我想了想,试探着问:“刘芸芸,你们还有联系吗?”
      
      林子洋转过头冲我笑,“当然有,我们一直是好朋友。”随后又加上了一句,“她现在在十六中。”
      
      我点了点头,仔细回忆了一下刘芸芸的模样。
      
      “这是我微信,”林子洋从兜里掏出手机,递到我面前,“我可以把她推给你。”
      
      一句“我加她干什么”就要说出口,被我硬生生咽了回去。我于是拿出手机点开微信,扫林子洋递到我面前的二维码。
      
      “那我一会把音来的微信推给你。”我随口说道。
      
      林子洋的表情就差把“我加她干什么”几个字刻在脸上。她张了张嘴,最后尴尬地笑了笑,说:“好啊。”
      
      我们莫名其妙地推给对方十几年前的幼儿园同学后,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打破沉默的是班主任王霞。她刚进来的时候没有人会相信她是一个教龄八年的老师,都以为是哪个没穿校服的倒霉鬼。
      
      “同学们安静一下,”王霞脚步轻快地走上讲台,边讲边试图打开讲台上的麦克风,试了几次也没成功,脸上的笑容逐渐尴尬起来。
      
      “老师,讲台电闸没开。”坐第一排的一个女生提醒她。
      
      “噢这样啊,你帮我开一下,来来来,”王霞招手让她上来。
      
      “我也开不了,”女生难为情地看着她,“要学校发通电卡才能开。”
      
      “啊,”王霞一拍脑门,从自己的文件袋里翻出一张卡,“是不是这个?我就说给我这个干嘛,呵呵...”
      
      王霞站在讲台自顾自地笑,不一会就发现台下没一个学生跟着自己笑,又尴尬地咳了两声。
      
      我旁边的徐子洋捂着嘴憋了许久,终于莫名其妙笑得整个人抖起来。
      
      王霞开了麦克风之后絮絮叨叨地讲了一些话,最终看我们都兴致不高提议把她准备军训之后再选
      的班干部留到今天由我们竞选。她似乎极为满意自己临时想出来的提议,兴冲冲地在黑板上写下班长课代表等职务,然后走到一边攥着手等待。
      
      接下来是许久的沉默。
      
      “你不去?”徐子洋小声地向我叨叨,“你不是幼儿园就当班长吗?”
      
      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你怎么不去?”
      
      “那我去,我去完你去。”她很高兴似的用手一撑桌面往讲台上走。
      
      我恍然明白这丫头估计是怕自己尴尬,想拉个人一起丢脸。
      
      徐子洋走上去的气势不小,抬眼一扫最终却在生物课代表的位置写下自己的名字。
      
      王霞眼里的失望一览无遗。
      
      小姑娘语言混乱地做了段自我介绍,表明选生物科代是因为喜欢动物后,飞快地走下讲台。
      
      “该你了。”徐子洋坐回座位之后用手肘戳了戳我。
      
      我假装没听到,徐子洋愤怒地用手肘往我手上撞,却不小心撞到桌角。
      
      与此同时又有人走上了讲台,在物理课代表下写上自己的名字。
      
      接着像是生怕课代表都被人抢了似的,不少人走上讲台争先恐后地抢着课代表的职位。一会又有
      人填上了学委宣委之类的空缺,黑板上只剩下班长的职位。
      
      班上自然地又陷入了沉默。本来睡意十足的我此刻忽然感觉有那么点想上厕所,抬眼看了看王霞的脸色意识到时机不对。
      
      时间又过去了五分钟。王霞已经有些站不住了,清了清嗓子开始说些鼓励的话。
      
      徐子洋也在一旁叨叨着问我怎么不去竞选一下。
      
      最先和陈霞搭话的前排女生突然站了起来,走上讲台,在班长的职位下写上自己的名字。
      
      王霞带头鼓起了手,不一会班上响起了掌声。
      
      “我叫许思越,初中的时候也是班长,希望接下来的三年能继续管理好班级,和同学们好好相处,”女生笑着等掌声渐小后开口,然后像想起什么似的又加上一句,“如果我能竞选成功的话。”
      
      王霞欣慰地冲她点头,一边对着台下说:“你看看咱们班女生。”
      
      徐子洋冲我翻了个白眼:“你看看人家。”
      
      我随口搭了句“看着呢”,一边是困意一边是尿意地等着王霞说放学。
      
      “我还想选一位男班长,”王霞一句话让我期望破灭,“有没有人主动上来呀?”
      
      所有男生都心有灵犀似的低下头。
      
      王霞似乎铁了心要强人所难,也站在台上不说话。
      
      我实在是又困又想上厕所,再加上徐子洋在一旁不断地唠叨,叹了口气准备起身去打破这不知还要多久的静默。
      
      然而我刚刚站起时,另一个人也从我的斜前方起来。
      
      王霞的眼睛“噌”地亮了起来,像是饿了八百年的猫看到了老鼠。
      
      我心里骂着前面的人怎么这么会掐时间,一边迅速换上笑容看着王霞说:“老师不好意思,我想去上个厕所。”
      
      这虽然不是我站起来的初衷但也是实话,我坦然地看着王霞眼中的光亮逐渐暗淡。
      我似乎听到前面的人笑了笑。我心想你笑个屁都是你害的老子这么尴尬,一边带着歉意的笑准备走出座位。
      
      “好巧,”前面举手的男生转过身来,眼里的笑意藏不住:“我也想去上厕所。”
      徐子洋这丫头的表情实在好懂,就差把“我草帅哥”四个字刻在脸上。跟我抬杠的男生一张脸生的白净,挺拔的鼻梁呈着一双眼格外好看,棱角分明的脸颊下修长白皙的脖颈处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男生站的懒散,微微倚靠着桌角浅浅地笑。
      
      然而我此刻着实没心情欣赏这幅美男图。王霞在讲台上的脸色难看的不像话,而罪魁祸首还在一脸笑意地盯着我看。
      “...上厕所前顺便竞选一下班长。”我咬着牙挤出一句。
      
      我等着那个莫名其妙的人再来一句“好巧”,他却点点头自顾自地坐下,乖巧的说了一句“老师那我等下再去。”
      我忍着想给他来一下的冲动,走上讲台在许思越的名字旁边写下自己的名字。
      
      “我叫林徐生,”我开口介绍自己,“跟我们的女班长有相似的经历,幼儿园当过班长。”
      
      底下传来低低的笑声,我看见徐子洋那丫头又笑得翻来覆去。
      
      我继续说:“希望接下来三年能和大家好好相处,谢谢大家。”
      
      王霞在一旁不满地皱起眉头:“结束了?”
      
      我诚实地回答:“结束了。”
      
      底下又传来一阵笑声。王霞不死心地又问:“你不讲讲你为什么要竞选班干?你有什么特长?有没有女朋友之类的?”
      
      最后一个问题成功在今天头一回点燃了在座的各位。不少人发出起哄的声音,徐子洋甚至吹了声口哨。
      
      “不为什么,没有特长,没有女朋友。”我迅速地做出回答,冲王霞笑了笑,“老师我能去厕所了吗?挺急的。”
      
      王霞只好点了点头。
      那个男生又一次站了起来。我以为他也要去厕所,他却径直走向讲台。
      
      “老师,我也想竞选班长。”他温和地冲王霞笑了笑,自顾自地走上讲台。
      
      王霞高兴地点了点头,向我招了招手:“徐生你等一下,还得竞选。”
      我只想冲上去给这个挑战我膀胱韧性的狗男人暴打一顿。
      男生慢慢悠悠地在我的名字旁边写下谢铭阳三个字。
      
      “我叫谢铭阳。”谢铭阳惜字如金地说了这五个字。
      
      “…铭阳你多说几句?”王霞的笑容僵在脸上。
      谢铭阳仿佛很认真地低头思考了一会,然后添上了几个字。
      
      “有女朋友。”
      
      班上静默了三秒。不一会底下起哄声就盖过了王霞扯着嗓子维持纪律的声音。
      我对自己究竟还能不能去厕所这件事充满怀疑。
      
      王霞看起来颇为绝望,在班级逐渐安静下来后兴致索然地说了一句大家投票吧。
      
      我赶紧说道:“老师我退出。”
      陈霞怒目一瞪:“不准。”
      
      我绝望地在原地等待王霞慢慢地数着投票的人数。谢铭阳像是没兴趣了似的开始研究讲台的话筒,坐在前排的许思越像是认识他跟他说了几句话。谢铭阳半吊子地有一句没一句地回应。
      那天的竞选结果大约是平票。最后王霞瞎扯了一段原因大概表达了谢铭阳有对象这事影响不好,
      敲定由我“暂时”作为班级的男班长。
      谢铭阳倒是很绅士地到我面前拍了拍我的肩说恭喜。
      我只想把他这张小白脸摁到马桶,为我痛苦的膀胱报仇。我深吸了一口气说了句谢谢,抬脚准备去厕所。
      
      “你去厕所?”谢铭阳很不识趣地又跟上来。
      
      我很想回一句“废话”,出于礼貌还是点了点头。
      
      “我也去,一起吧。”谢铭阳很自然地走到我旁边。
      
      “...我们认识吗?”我忍不住问。
      
      “一起上厕所也要认识吗?”谢铭阳勾起嘴角偏头看我,“别有心理压力,你就当是顺路。”
      
      我在心里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表面笑了笑没理会他。
      
      “我们认识一下吧。”快到厕所时谢铭阳又不知道抽什么风停了下来,向我伸出手,“我叫谢铭阳。”
      
      “...兄弟我真想上厕所。”我终于忍不住挖苦他。
      
      谢铭阳像是听不到似的还伸着他那只骨节分明的手。
      
      我叹了口气,伸手和他握了握:“我叫林徐生。”
      
      许久以后我回想起这个滑稽的画面,总会想如果当时我一巴掌拍掉他的手,或者遵从心意把他脑袋摁马桶里,一切的结局会不会完全不一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