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 Lumos 照亮你

作者:机智费尔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圣芒戈节日初体验

      这个圣诞节假期注定单调。
      
      斯图尔特庄园一改以往的灯火通明,甚至连门前的两株香樟树也未装饰,捕捉不到一丝节日的气息。琼安作为唯一在家中的成员,没有心思去点亮那些油灯,即使是用魔法,她也懒得掏魔杖。
      
      非常不凑巧,她原本以为回到家就能见到哥哥,可家里的小精灵佩奇拿来了爸爸留下的信条,他们还在圣芒戈。
      
      “小主人不要太过忧心,佩奇陪着小主人过圣诞节!”
      
      “谢谢你,佩奇,但我想圣诞节那天我还是得去圣芒戈。帮我收拾一下东西,特别是桌上包好的礼物,别忘了。”
      
      琼安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眼眶,随后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最后,在躺下前叮嘱道:“圣诞节当天...如果有猫头鹰飞来家里,记得给它们喂点口粮和水。”
      
      “晚安,佩奇。”
      
      “晚安,小主人。”小精灵随即打下响指消失。
      
      愿梦里的圣诞节一如往昔。
      
      ===================
      
      圣芒戈每一处走廊都充斥着消毒药剂的味道,洁白的墙,洁白的床铺,可能正因如此,吉恩的脸色才被映得如此苍白。
      
      “妈妈,我敢打赌待会琼安会皱着一张脸进来。”他咬下一口玛西亚·斯图尔特削好的苹果,嘴里含糊不清地猜测。
      
      然后琼安推开房间的门,面无表情地把一个用绸缎包好的盒子扔到他身上。几月未见,斯图尔特夫人面露喜悦,立马迎上来,给了她一个紧紧的拥抱。
      
      “好了,让琼安陪你多说会儿话,我也得去解决一下那些堆成山的信件了,要知道,长辈们都很关心你。”斯图尔特夫人用轻柔的腔调说着话,摸了摸儿子的头发,再亲吻了一下女儿的额头,这套流程在他们家十分常见,“我很抱歉让你的圣诞假期在这里度过...待会儿见,亲爱的。”
      
      琼安回以一个理解的微笑。
      
      玛西亚放下心来,拿上手提包,维持着优雅的步伐走出病房,关上了门。
      
      “嘿,你来了,”吉恩坐在病床上,笑吟吟地抱住盒子,防止它滑落到地上,“你到得可真早,竟然没睡懒觉的吗?让我来看看你给我准备的什么。”
      
      琼安注意到床边已经堆放了好几个礼物盒子,都已经被拆过。
      
      吉恩絮絮叨叨地说着:“今天一大早,德拉科就派他家的猫头鹰来啄窗户了,他对节日的热情程度还真是只增不减。”
      
      当他拆开盒子,看到里面的一本厚厚书籍后,脸色僵了一下,无辜地眨了眨双眼,然后若无其事地转移话题:“说起来,他今年还是送的一样的东西?”
      
      “得回去了才能知道,毕竟他应该想不到我会在圣芒戈过圣诞节。”琼安回忆起在霍格沃茨特快上的那段对话,若有所思,“不过...也许今年的会有点特别?”
      
      “噢...那可能是他搞到了一块七色的玛瑙吧。”
      
      正在马尔福庄园里参加圣诞宴会的德拉科打了个喷嚏。
      
      “爸爸呢。”
      
      “他总得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吧,我也并不希望时时刻刻都围着我转,我可不是小孩子了。”
      
      “那看来我今天来对了,至少可以陪你解解闷。”
      
      “但是请你放心,我很好,”吉恩大幅度地活动了一下胳膊,自我鼓励式地粲然一笑道,“我现在的情况已经比之前好上许多,我个人感觉魔力也恢复了一点点。”
      
      “虽然只是一点点...”他眨眨眼,不甚在意,“但也比彻头彻尾的麻瓜强上许多,不是吗?”
      
      “别忘了,我可是斯图尔特。”他挑了一下眉毛,眼尾眉梢尽是骄傲。
      
      ===================
      
      圣诞节的第二天,琼安睡到接近中午才醒来,洗漱完毕后她换上玛西亚送的圣诞礼物——一条定制的泡泡袖长裙,然后随意挽了一个丸子头。
      
      楼下有熟悉的交谈声,走下楼梯,她轻轻推开了客厅的门,结果里面的人还是被吓了一跳。
      
      “...?”
      
      “噢...你别一副我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表情。”德拉科眼尾倨傲地挑起,十分不满地说道,“吉恩是我从小到大的朋友,在霍格沃茨是我们学院的级长,在魁地奇球队是我的队长...”
      
      “于公于私,我出现在这里,一点也不奇怪!”
      
      琼安明显刚睡醒,还有些懵,她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又倒下第二杯,递给德拉科。
      
      “嗯...那你吃早饭了吗?”
      
      “...?”德拉科面露不解。
      
      “噢...你别一副我怎么会问这个的表情,”她打了一个哈欠,“...我只是饿了,想问问你要不要一起来碗面条?”
      
      “亲爱的,早上看你睡得正好,就没有叫你一起用餐,”玛西亚走过来亲昵地用额头轻轻碰碰她的,温柔地开口解释,“意面可以吗?要蘑菇培根,还是番茄肉酱?”
      
      “肉酱,谢谢妈妈。”琼安在料理台上撑着脑袋,乖巧地朝母亲笑着。
      
      “德拉科,你呢?”玛西亚很自然也很亲切地转头询问马尔福少爷的意见,“和琼安一样,还是?”
      
      “跟她一样就好,谢谢您。”德拉科起身,微微弯腰颔首,十分得体地微笑着,事实上,卢修斯一大早就将他拽进了飞路网壁炉内,确实连早饭也没有吃就跑来了圣芒戈,碍于这该死的体面,他总不可能刚到就说他肚子饿。
      
      他看了一眼围在斯图尔特夫人身边打转的女孩,好吧,也谢谢她。
      
      吉恩在一旁玩味地摸索着下巴,抖着一双大长腿,什么优雅高贵,碎了一地。
      
      “好吧,现在来谈谈你。”德拉科瞪过去,重新在他身边坐下,深吸一口气,摆出一副像是在谈判的气势,“你是怎么搞的?”
      
      吉恩收敛了笑容,看了一眼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母亲和妹妹。
      
      “很明显,是我一时的疏忽大意。”
      
      “呵,那你真应该看看,斯内普教授当时铁青的脸,魔药成绩第一的学生竟然会喝错药水。”德拉科灰蓝的眼珠紧紧盯着对方,“大概是感冒导致鼻塞了吧”
      
      “是的,是的,没错。”吉恩坦然地回视。
      
      “但愿斯内普教授尽快将真相查出来。”德拉科没再继续追问,清了清嗓子,“也希望明年的魁地奇世界杯你不会让我一个人去看。”
      
      “这是约会邀请吗?德拉科?”吉恩作出要拒绝的样子,表情夸张又惊恐,“你知道,我没这样的爱好。”
      
      “收回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德拉科瞬间换上和他一样的表情,并将压低声音,“我只是不想和我父亲去包厢,无趣死了!”
      
      “那很巧,我们想的一样。”
      
      “Boring.”
      
      “Boring.”
      
      “立刻停止,我觉得我们现在很像两个人...”
      
      “格兰芬多那对双胞胎?”
      
      “够了!闭嘴!”德拉科用手掌挡住脸,极不优雅地翻了一个白眼。
      
      “你们凑在一起,话真的很多。”玛西亚去了另一间屋子,琼安走过来坐到吉恩的另一边,打断了他们的嘀嘀咕咕。在学校里,级长的身份导致吉恩时常都要板着一张英俊帅气的脸,即使这不是他的本意,但用一张严肃的臭脸树立权威,显然是很有必要的,就像他们的院长那样,这直接使他在公共场合很少大谈特谈;而德拉科除了在化身蛇蝎毒嘴的时候表情能够丰富一点(因为不管是讥讽嘲笑还是目中无人,他总得换着来),其他时候他就是一个漠然处于学校上层阶级的高贵少爷,不屑于多花费时间去交谈。
      
      “如果吵到你了,那我可真抱歉。”即使这样说着,但丝毫听不出来话里的歉意,德拉科斜睨着她,一副“你能拿我怎样”的欠揍模样。
      
      “收敛一点,至少在我面前不要这么明目张胆的气我妹妹。”吉恩在一旁小声提醒,但他绽放出的笑容很好的说明了,他正在看好戏。
      
      “算了吧,”德拉科嗤笑一声,“我昨天午夜的时候,准时让猫宁(他养的猫头鹰)带着圣诞礼物飞去你们家,结果除了小精灵外一个人影都没有!”
      
      他甚至因为打扰了自家猫头鹰睡觉,手指被啄上好几口。
      
      “真抱歉,德拉科,”听起来同样没有任何歉意,琼安的黑色眼珠对着他闪了又闪,“至少在特快上的时候,我还并不知道他们都在圣芒戈。”
      
      即使他正凶巴巴地瞪着她,但他嘴里还是说:“当然,我才不会因为这种事生气。”
      
      德拉科特意准备的礼物已经被家养小精灵在猫头鹰身上取下,放进了斯图尔特家中,他绝不可能又去敲门要回来,再带去圣芒戈,那他会在半路就被卢修斯用蛇杖撵回去。
      
      “所以你给我准备的礼物呢?”他刚一开口,琼安就像提早料到一般,从收缩袋里掏出一个盒子,抛物线,准确无误地击中他的侧腰。
      
      “嘶——”德拉科被盒子的一角磕到,疼得倒吸一口凉气,但终归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让我看看,嗯...嗯?”
      
      一条毛毯被他从盒子里拽了出来。
      
      平心而论,这条法兰绒毛毯做工非常精细,且被施了长久性的“清理一新”,只需主人定期重新施咒,便能一直保持干净状态。
      
      可是,是什么错觉,让人觉得,他堂堂马尔福,会缺一条毛毯?
      
      这便是德拉科·马尔福的逻辑,他将疑惑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脸上。
      
      “你还想怎么样呢?她只给我准备了一套魔药百科全书。”吉恩换了个更舒适的姿势,靠在抱枕上,无情地嘲笑他。
      
      “我想,地窖绝对需要一条这样的毛毯。”琼安没有被德拉科的沉默威慑到,依旧冷静地解释。
      
      “我再说一遍,我很喜欢我们学院的休息室和宿舍。好吧,我就知道,确实不该抱什么希望,但你一定要记得回去看看我给你准备的。”
      
      德拉科在晚饭前道了别,直到扔下飞路粉的那一刹,他还在用嘴型提醒着琼安——
      
      圣、诞、礼、物!
      
      “我敢肯定,这次的玛瑙绝对会不一样些。”吉恩摸摸下巴冒了一点头的胡须,下了定论。
      
      “或许你认识手艺不错的工匠吗?最好就在对角巷,这样方便一些。”
      
      “你想...?”
      
      “至少别辜负了人家的心意,做点首饰也不错?”
      
      “...好主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