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 Lumos 照亮你

作者:机智费尔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和巨怪一样蠢”

      斯图尔特一家在圣芒戈度过了一半的假期,当他们一行人回到庄园,即使积雪还未融化,但小精灵十分称职,进门前的道路被清扫得干干净净。
      
      范伦丁·斯图尔特在家中匆匆清理一番,便幻影移形赶回了法国魔法部,这段时间落下太多公务了,他不得不马不停蹄地回去处理。
      
      归家后的家庭气氛仿佛跟从前没什么太大区别。
      
      吉恩已经能独自下地行走,在没事做的时候就会拿着他的魔杖坐在地毯上练习...初级魔法。
      
      “也许我该换一根魔杖。”他平静地说,目光紧紧盯着手中跟了他七年的魔杖。
      
      鹅尔枥木,独角兽毛杖芯,13英寸。
      
      “每个巫师一生大多只会拥有一根魔杖,不过如果你坚持的话,我会陪你去奥利凡德那儿看看。”琼安端着一壶红茶过来,给空了的茶杯续满茶汤。
      
      吉恩耸了耸肩,将那根被擦得光洁锃亮的魔杖搁置在一旁,然后才淡淡地开口:“那就再说吧,或许只是杖芯‘枯萎’了,换成新的就行。”
      
      杖芯...‘枯萎’?
      
      琼安抬头看了一眼正撑着脑袋闭目养神的哥哥,心下泛起一丝疑惑。
      
      回到房间后,她坐在桌前写了一封信给赫敏,询问关于魔杖杖芯的事。她动用了一点小聪明,因为就算赫敏现在还不清楚,但当有问题涉及到自己的知识盲区时,也会去探寻得明明白白。
      
      猫头鹰对着主人不满地摇了摇毛茸茸的小屁股,这才向窗外飞了出去。
      
      果然,傍晚时分就收到了赫敏的回信。
      
      “琼安,给我几天时间,我保证在返校之前会把这个问题弄清楚的。”
      
      琼安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给赫敏的猫头鹰喂了满满一盅饲料,然后目送这个小家伙挺着圆滚滚的肚皮原路返回。
      
      之后,她总算想起了被堆砌成一摞“小山”的圣诞礼物,在看到那座“小山”的同时,也想起了某金发少爷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这的确让人很难不好奇。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盘腿坐在地毯上,耐心地将大大小小的盒子铺成两列,看起来颇有仪式感,其实只是为了方便从大同小异的圣诞包装盒中找出德拉科的那一份。
      
      暗色火漆上印有盘绕的银蛇,马尔福家徽被端端正正地印在其中一个盒子的开启处,琼安将它拿起来,摇了摇,单从响声上还猜不出来答案,她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无聊的单人游戏,老老实实将它拆开。
      
      她将在盒子中静静躺着的透明锥形瓶拿在手里,在灯光的照射下,她低头用手指抚摸着瓶身上同样被印着的两条银蛇。
      
      马尔福家大概是恨不得将所有属于他们的东西都印上标记。
      
      阳光般的金黄色液体随着晃动逐渐在表面浮出几个细小的气泡,琼安对着这瓶液体思考了几秒,到底是没有白和赫敏做两年室友。
      
      这是一瓶欢欣剂。
      
      甚至在三年级的课堂上,还没有学到它的制作方法。
      
      德拉科想买到它并不难,想知道它的熬制方法也不难,她见过马尔福家的藏书室,众多类型的孤本已经可以和霍格沃茨的图书馆相比拟。
      
      她很喜欢这个礼物。
      
      于是她提笔给德拉科写了一封回信:
      
      “谢谢你的欢欣剂,这可比鸽子蛋一般的钻石玛瑙酷多了。”
      
      唤来猫头鹰的时候,这只已经在白天送过一次信的毛茸茸显然有些不满,直到它发现目的地就在隔壁,才不情不愿扑扇着翅膀飞走。琼安觉得,如果又是让它长途飞行,那它很有可能罢工,真是一只被惯坏的,需要□□一下的叛逆家伙。
      
      德拉科似乎处于空闲状态,大概是已经完成了今日的家庭课程,直接让她的猫头鹰将回信带了回来。
      
      “噢,你竟然还知道那是什么,还不错,但你却只准备了一条本少爷并不缺的毯子而已,真是好样的。”
      
      马尔福家的专属继承人课程中,真的没有一门是教导他别去计较这些小事的吗?
      
      琼安不想回信了。
      
      圣诞假期,终于还是结束。斯图尔特夫妇坚持在繁忙的工作中抽身,将琼安送到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琼安在分别与他们拥抱后,欲言又止地抓住了范伦丁的衣袖。
      
      “怎么了,琼安?”范伦丁·斯图尔特摸了摸女儿的头发,低头轻声询问。
      
      玛西亚作为母亲,终究心思细腻些,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眼神略带伤感却温柔至极,将她再次拥进怀里,安慰道:“放心吧,亲爱的,我保证吉恩会好起来的,他是那么优秀。现在当务之急是他的身体,其他的都不需要去考虑,斯图尔特这个姓氏将永远是你们的后盾。”
      
      即使因身处古老的纯血家族,吉恩失去魔力的残酷事实将使她和丈夫在未来顶着巨大的压力。
      
      但他们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儿子,绝不。
      
      列车开始鸣笛催促站台上还未上车的学生,琼安终于向他们告别,跑上了列车。
      
      车窗外的一切开始随着列车的快速行驶变得模糊,她在颠簸的车厢中左摇右晃,寻找着有熟悉面孔的车厢。
      
      随着又一波猝不及防的加速,她一下重心不稳,向后跌去。
      
      可接住她的不是冰冷的地板,而是一个宽敞又柔软的胸膛,鼻尖已经捕捉到一丝清甜的薄荷叶香,她大概已经猜到了这人是谁。
      
      “你背后是长了眼睛吗,德拉科刚走到你身后,你就向后倒过来了。”先说话的却是旁边的人,琼安将身体摆正站好,不显一丝狼狈,神色冷漠地看向了那个说话的人。
      
      “潘西,如果你对背后长眼睛的生物这么感兴趣,就别再以肚子疼的理由逃掉海格的保护神奇动物课,这对你来说会是笔巨大的损失。”
      
      “噢,琼安,我就是友好地调侃一下罢了,”潘西反应很快,一下就听出了话里的威胁,她可不想被拆穿,更不想去那个大胡子的课上跟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打交道,立马换上标准的谄媚笑容,“跟我们去车厢坐坐吧,我想高尔他们已经占好了。”
      
      说完,也并不在意琼安有没有跟上,自顾自绕过他们先往前走了,确实真够表面功夫的。
      
      德拉科在一旁站着,他的双手插进裤兜,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他淡淡地看着潘西施展完“变脸术”,然后丢下他们自己走了,果真是个标准的斯莱特林。
      
      他回过头看向琼安,未施粉黛的脸蛋稚气未脱,而她也正看着自己。
      
      所以他愣了一下,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开口第一句话应该从个单词说起。
      
      还是她先说话了:“潘西这样子,在你们学院真的不会被揪头发吗?”
      
      即使在刚刚的对垒中大获全胜,可她还是有些愤愤的模样。
      
      德拉科因此感到有些好笑,他试着将嘴角用力向下压着,可晶莹闪烁的笑意还是从灰蓝的双眸中溢了出来。
      
      他右手攥成一个拳头,抵在下唇,假装清了清嗓子:“虽然没人敢真的这样干,但大概他们心里已经排练过无数次了。”
      
      琼安满意地点了头:“嗯,我想也是这样。”
      
      “欢欣剂,”德拉科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你在使用的时候或许会出现一些轻微的副作用,再加一点椒薄荷进去就可以抵消。”
      
      琼安换上了惊讶的表情,引得德拉科莫名其妙地眯了眯眼看着她。
      
      “居然真的是你自己做的?”她显然不太相信。
      
      “不然你以为呢?”
      
      “我以为你去魔药商店买回来的可能性会更大。”
      
      德拉科逐渐变了脸色,眉毛也拧到了一起,原本秀气惯了的脸庞微微泛着红:“我看你真是在格兰芬多呆傻了,这种药水难道能难倒我?”
      
      “别挡我路,希望下次你的背后别再长出眼睛!”
      
      德拉科气冲冲地走掉了,琼安在原地飞快意识到了这个误会的严重性,果断朝着他背影消失的方向跟了过去。在中途路过零食小推车的时候,她对着琳琅满目的商品思考了几秒,掏出钱袋,买下了两只巧克力蛙。
      
      找到德拉科所在的包厢时,她在原地踌躇了几个回合,还是毅然决然地推开了门钻进去。
      
      潘西像是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看了她一眼,便回头继续一手拿镜子,一手拿魔杖,对着自己施展美容魔法。
      
      德拉科见她进来,鼻子不屑地哼出一声,然后扭过头再也不去看她。
      
      只有坐在对面位置的布雷斯从一本厚厚的书中抬起头来,朝她友好地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埋下头看书。
      
      琼安也朝他点点头,顺势瞟到他手中正翻动的书页,从配图上看,明显不太像是什么与课程相关的书籍,但这不是她现在要去关心的。
      
      “德拉科,巧克力蛙,你吃过吧?”在没有一个人说话的安静车厢中,她硬着头皮,小声对着原本就没有搭理她的德拉科说道。
      
      巧克力蛙对于已经三年级的他们来说,早就不稀奇了,德拉科早在很多年前,就一次性买下几大箱这东西,凑齐了所有巫师卡片。
      
      琼安自然也是知道的。
      
      所以德拉科决定看看她到底想做什么,即使他还没有消气。
      
      看到德拉科终于肯转过身来看着自己,琼安掏出了在进门前就被她施了咒的两只巧克力蛙,将它们面对面的摆放着,挥动魔杖,将包装一起撕开。
      
      两只被施了咒的巧克力蛙瞬间从包装盒中齐齐跳出,然后不负众望地撞到了一起,掉在了地上。
      
      “噢...德拉科,你看看,它们可真蠢,”琼安惋惜地捡起一块巧克力碎渣,正好是巧克力蛙的头部,“真是没脑子,蠢到家了,就像我一样。”
      
      这下寓意已经非常明显,琼安脸上已经有些挂不住,德拉科却始终盯着她,迟迟不肯表态。
      
      到底是还在生气还是已经消气了,好歹给点信号,连潘西都已经不再欣赏自己的美貌,看向气氛古怪的两个人,布雷斯更是早就笑吟吟地看着那堆巧克力残骸摇头。
      
      琼安无声地叹息。
      
      德拉科又将她盯了一会,终于移开了目光,对着车厢里另外两人若无其事道:
      
      “笑什么,布雷斯,你想吃巧克力,就让那群追着你跑的女生买给你就是,还有你,潘西,你的头发翘起来了。”
      
      潘西小声尖叫了一声,转头恨不得立马钻进那面小镜子。
      
      列车已经行驶进一片山地,阳光越过山峰,穿过玻璃,洒在德拉科棱角分明的脸庞,他铂金色的头发此时更加耀眼了。他回头看向脸颊粉红的女孩,还是假装板着脸,可语气已经柔和了不止一星半点。
      
      “对,没错,你就是和巨怪一样蠢。”
      
      琼安顶着一张乖巧的脸蛋,看着他,没有说话。
      
      德拉科从兜里抓出一把用五颜六色高档糖纸包裹住的糖果,仗着手臂长,恶作剧似地将它们塞到了她宽大校袍的后兜帽里。糖果是早上纳西莎刚做好的,此时适口性恰到好处。
      
      “吃点马尔福家的糖果,长长智商。”他这样严肃地解释道。
      
      到达霍格沃茨后,琼安告别了德拉科,却在转身下车的时候又不小心撞到一个人。
      
      “抱歉。”她飞快道了歉,她看见了蒂凡尼和赫敏就在前方不远处。
      
      “不碍事。”对方是名斯莱特林,蛇形院徽张扬在胸前,男生的嗓音清冽,但又疏远冷淡。
      
      “西奥多,”德拉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他走上前来,跟这名男生说话,“怎么在列车上没看见你。”
      
      这个被叫做西奥多的男生扫了一眼德拉科,以及他身后的一众人,平淡开口:“人太多的地方,我不去。”
      
      德拉科微微眯着眼睛,沉默了两秒,似乎是想从他不为所动的脸上探究出什么,过了一会才开口道:“哦,那随你。”
      
      琼安看见了蒂凡尼和赫敏就在前方不远处,于是再次向德拉科告了别,向前小跑过去,跟她的女孩们汇合。
      
      夜晚回到寝室后,琼安换下校袍,在将袍子挂到衣帽架上的一瞬间,她的脑袋被从帽子中掉落出来的糖果“哗啦啦”地砸中。
      
      在蒂凡尼和赫敏目瞪口呆,想笑却又一直憋着的注视中,她只想把这掉落一地的糖果从塔顶扔进地窖,如果能砸中某个金头发的家伙,那就再好不过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