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 Lumos 照亮你

作者:机智费尔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天气不错,写个日记

      或许是由于巫师本就具备不同寻常的能力,在霍格沃兹的生活并不那么平静。
      
      特指每一学年都会发生奇怪而又危险的事。
      
      第一学年,黑魔法防御教授似乎被某种力量控制,几名格兰芬多被牵涉进去,其中就有琼安。
      
      第二学年,传闻中的斯莱特林密室被再度打开,麻瓜血统的学生相继被攻击石化,琼安不会被盯上,因为她是纯血,而她那位同学格兰杰没有逃得掉。
      
      在进入霍格沃兹的第三年,阿兹卡班一名囚犯越狱,据说潜入了学校。
      
      然后...吉恩退学了。
      
      他误喝下一瓶魔药,之后魔力便再也施展不出来,这样糟糕的情况,无法继续待在霍格沃茨。
      
      可是用来装魔药的瓶子没了踪迹,无法得知他喝下的到底是什么,如果要光凭他现在的状况判断,即使是斯内普教授也无能为力。
      
      事发在圣诞节假期前夕,斯图尔特夫妇很快赶来将吉恩接去了圣芒戈,那里有最好的医师。
      
      德拉科的日记写到这里有些烦闷,就算没心没肺如他,说不担心吉恩那也是假的。多年相处的情分在,即使他们依旧没有很对盘,但出事之后,他还是几次想找到琼安询问情况,可始终找不到人影,她总是不在礼堂,像是不用吃饭,而少有的几门共同课程,他总不可能扎进狮子堆,要知道,她身边总是有哈利那几个他不喜欢的人。
      
      来自一个马尔福的好意到此为止,后来他只能从家里寄来的信中了解一二。
      
      咒立停后,羽毛笔失去控制“啪”地掉在桌上,他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
      
      斯莱特林宿舍建在湖底,望出去只有黑茫茫的一片,同样是夜晚,他们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
      
      他抽出魔杖,杖尖轻轻一点,朝着玻璃外阴森森的湖底施出一记荧光闪烁。银星点点的光芒即使聚成一团,唯一被照亮的只有窗前的一方书桌,徒劳一场,湖底黑暗依旧。
      
      最后他将魔杖远远扔开,仰面躺在了身后的大床上,脑袋枕着一只手臂,望着天花板发呆。
      
      室友布雷斯察觉了不对劲,要知道,平日里德拉科走个路都恨不得把地板踏出个洞,像刚才这样安安静静伏在桌前写点东西,然后把自己扔进被褥里的场景未免太过诡异。
      
      可他暂时不想多管闲事,因为还有一堆作业没完成,所以只要德拉科不开口,他便不会去开这个头,当然如果是仰慕德拉科的女孩们在这里,那便是另一个说法。
      
      而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在塔楼八层的格兰芬多休息室里。
      
      赫敏扔下魔药课作业,和蒂凡尼一起把琼安从图书馆驾回了寝室。
      
      “我说...你们...”琼安坐在床边,有些头疼地揉揉太阳穴,但同时又觉得很好笑,“你们放着作业不写,我以为你们是打算去哪儿快活?”
      
      “听着,琼安。”赫敏在旁边坐下,握住她的手,褐色的瞳孔牢牢将她锁定,企图捕捉下所有的情绪,“我们对你哥哥的遭遇感到非常抱歉,可是作为朋友,我们不希望你这样下去,相信邓布利多,总会找到办法解决这个困境的。”
      
      吉恩离开学校之后,赫敏感到万分惋惜。经常泡在图书馆的她,不止一次在知名魔法学术刊物上看见吉恩·斯图尔特这个名字,来到霍格沃兹之后,以她对巫师界愈发深入的了解,这个名字另有其人的情况微乎其微。
      
      他们唯一的一次单独交集让她不再对斯莱特林以偏概全。
      
      “你是琼安的朋友?”从图书馆晚归的赫敏被巡夜的斯莱特林级长抓住,吉恩左手熟练地把玩着魔杖,似笑非笑地凑近她,和妹妹如出一辙的黑色瞳孔隐匿在昏暗的夜色中,神情让人琢磨不透。
      
      静默了几秒没有得到回应的级长已经在心中有了答案,自顾自地对着她说话:“我妹妹有时候不太爱表达,希望你别介意。”
      
      “当然不会,她很好。”赫敏下意识地回答道。
      
      然后吉恩将另一只手上提着的油灯递到了她手边,催促着:“快回去吧,再晚一点我就真的要扣分咯,德拉科可是在我巡夜前不停念叨了好久...”
      
      后半句他说得小声,赫敏来不及听清楚便小跑着离开。
      
      “我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对吗?”赫敏回忆结束,神色认真地问道。
      
      “当然。”琼安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笑容。
      
      “那当你不开心的时候一定会告诉我们的,对吗?”赫敏穷追不舍,继续提问。
      
      “是的,同时你们也一样。”
      
      赫敏心满意足地点头,准备给她一个拥抱。
      
      在一旁的蒂凡尼忍无可忍,伸出手臂将她们隔开。
      
      噢,梅林,她们暂时不是来和琼安谈心的。她再不好好吃饭,一定会在哪天突然晕倒在霍格沃兹的某个角落。
      
      “你知道,赫奇帕奇对厨房非常熟悉,于是我们拜托了塞德里克学长给我们带路,喏——”
      
      她拿出一个四层的魔法食盒,在咒语缓缓念出后,食盒逐渐打开,每一格都盛满了色香味俱全的食物,有些甚至是没在礼堂见过的。
      
      “这是我羡慕他们的第三年。”蒂凡尼叹了口气,收起魔杖,把漂浮在半空的食盒轻轻推到琼安面前。
      
      琼安确实太过瘦弱了,她总是整夜整夜的想着那瓶不知所踪的魔药,白天即使是到了礼堂也吃不下什么东西,不到一个月,脸色已经苍白得不正常,下巴比从前更加尖细。
      
      她知道自己没有理由推脱这份真诚的心意,于是在赫敏和蒂凡尼的监督下很快吃得腮帮子满满。
      
      赫敏终于满意了,然后她看了一眼时钟,惊叫了一声:“糟糕,我忘记跟哈利他们约好见面的。”
      
      她飞快的在衣架子取下一件校袍,胡乱套在身上后出了门。
      
      “事实上,她刚才穿的那件袍子是我的,她竟然没发现袖子短了一截吗?”蒂凡尼一脸幽怨,但也开始担心起来,“肯定又去跟哈利、罗恩商量什么奇奇怪怪的事,真希望他们三个人的勇气有一天能被挥霍一空!”
      
      琼安漫不经心咬下最后一块花生酥,自从一年级她被意外卷入魔法石事件后,赫敏对自己的歉意持续至今,这也是她现在无论如何也绝口不提跟哈利相关的事的原因。
      
      即使她知道哈利是一个非常靠得住的朋友。在上一学年,赫敏被石化后,她见过哈利独自在休息室的壁炉旁发呆。她不太清楚最后密室事件是如何解决的,因为那时候吉恩还在学校,那段时间几乎是护送她上课下课,让她没有多余的机会去了解。但好在赫敏回来了,一切相安无事,恢复正轨。
      
      “我总感觉这一学年霍格沃兹也不会太平。”蒂凡尼幽幽说道,像是在自言自语。
      
      房间里,除了那只趴在床头的暹罗猫在低低地呜咽,没有人再发出一个音节。
      
      ===================
      
      圣诞节假期前的最后一节课是魔药课,碍于没人敢在这个课堂上放肆,就算假期在即,教室内也只有翻书本和处理材料的声音。
      
      然而杜绝任何交谈显然是不可能的。
      
      琼安正在将一团蝙蝠脾脏切成三段,戴上手套将这堆黏糊糊的材料丢进滚烫冒泡的坩埚内,接着静静掐算着时间。
      
      “我想不通,为什么最后一节会是魔药课?如果是弗立维教授的魔咒课,他肯定会让我们自习!”蒂凡尼正在铆足劲将干荨麻捣碎,可就算这样也没能让她忘记碎碎念,“如果是海格的话,他甚至会提前下课!”
      
      现实显然非常残酷,像老鹰一般阴沉的斯内普教授要求在下课前,每人都必须完成肿胀药水的熬制,否则将会留堂,直到制出为止,那就意味着,倒霉的留堂生会错过今天最后一班列车。
      
      “好了,就是现在!快把你处理好的干荨麻倒进坩埚里搅拌,不然我也救不了你!”赫敏在另一头训斥完罗恩,又匆匆跑回来关心她们这一桌的进度,“琼安,你的魔药颜色非常漂亮,接近完美!记得掌握火候!”
      
      斯内普在巡视完一圈后,像是装有隐形雷达,他踱步到赫敏桌前停下,眉头皱得紧紧的,嘴角却是轻翘,然而不用解读就能看出这其中的嘲讽。他向来对这位万事通小姐不太客气。
      
      “格兰杰小姐真是乐于助人,可是在我的课堂上未免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别再让我看见你跑到别的桌去。”
      
      “扣十分。”
      
      斯莱特林那边传来一长串低低的笑声,而这位教授置若罔闻。
      
      大家都已经习惯,他的爱好之一就是给除开自家之外的学院扣分。
      
      格兰芬多首当其冲。
      
      德拉科的魔药熬制已经接近尾声,事实上,他没理由不在这门课上拿“优秀”,就算他无所谓,他的教父——西弗勒斯·斯内普,也绝不会答应。他不可能容忍教子在自己的课上逊色于旁人。
      
      “德拉科,今年的圣诞礼物麻烦你用点心,别再随手扔颗玛瑙进去,拜托你,行吗?”潘西和他一组,顺着他的步骤,她也完成得八九不离十,所以现在有了闲功夫来叽叽喳喳。
      
      “知道了知道了。”德拉科将头随意偏向一边,视线懒散地落在刚熬好的魔药上,勉强答应下来,语气却还是淡淡的。
      
      那今年就把玛瑙换成随便几克拉的钻石吧,总之来来去去就是这些东西,他每年也不会花太多时间在挑选礼物上。
      
      但形式总是要完成的,所以今年他在给斯图尔特两兄妹选礼物的时候,头一次犯了难。
      
      往年他和吉恩都是互赠一套按照世界杯参赛标准来定制的魁地奇套装,至于琼安,他也是在礼物盒子里塞进一块随便什么颜色规格的宝石,唯一不同的是,碍于是好友的妹妹,敷衍也得是认真的敷衍,他会再象征性写上一张祝福卡片,内容类似但不限于:
      
      “希望你来年能长高一些,圣诞快乐,DM。”
      
      “小姑娘应该可爱一点,圣诞快乐,DM”
      
      “如果你今年给我的礼物合我心意,我就考虑开学送你一把火□□,圣诞快乐,DM。”
      
      如今的情况,显然送什么都不太合适。
      
      “看呐,愚蠢的女巫又害他们学院扣分了。”
      
      潘西的幸灾乐祸让他暂时停止了思考,抬起头看向了斯内普在的那一方,可今天的他好像没有闲情逸致欣赏那群人“精彩”的表情。
      
      他看到琼安搅动着坩埚的动作不曾停顿,要知道,很多时候面对斯内普无端的学院针对,在课堂上屡屡顶撞,也是常有,如果说格兰杰是公认的发言第一,那在这个方面,她一定稳居第二。然而她今天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从始至终都在专心熬着她的魔药。
      
      突然间他心里有了一个答案。
      
      这节课的最后,琼安拿到一个“E”,蒂凡尼勉强拿到一个“A”,幸好大家都顺利踏上了回家的列车,否则就得再等一个晚上了。
      
      “你怎么会多搅拌一圈呢?不然你一定能拿到‘O’!”赫敏总是在这些方面有出奇的执念。
      
      “大概是我在想其他的事情,分心了,”琼安叹气,无可奈何解释道,“我在想回家见到我哥哥时,该跟他说些什么,好让他的难受减轻一点。”
      
      “不要有压力,”蒂凡尼盘腿坐在座位上,掰下一块巧克力塞进琼安嘴里,“陪着他就好了,你哥哥那么疼你!”
      
      “是的,蒂凡尼说得没错!”赫敏也重重点头。
      
      列车过道里嘈杂得很,多是低年级的学生抑制不住回家的喜悦,在不停的打闹。
      
      德拉科已经穿行了两节狭窄的车厢,中途教训了三个不知好歹撞到他的小矮子,他敢说,如果再有人踩到他的皮鞋,他就立马回到自己那边去,下车前绝不再出来。
      
      好在梅林听到了他内心的咆哮,再往前走了一会,他就找到了他的目的地。
      
      当赫敏看到那个铂金色的脑袋钻进他们车厢的时候,她下意识将手伸进兜里,握住了自己的魔杖。
      
      马尔福的突然出现让她的警钟被敲响,即使哈利不在这个车厢,但单独算起来,他们的过节也不是一般的大了,可她还是下意识看向了琼安,毕竟琼安和马尔福的关系不像她和这个恶棍一样差劲。
      
      而德拉科看都没看其他人一眼,直接了当地朝琼安扬了扬下巴,示意她出去,末了还补上一句:“快点,别让我等!”
      
      然后就飞快地将脑袋缩了回去。
      
      琼安并不太在意他恶狠狠的恐吓,她甚至又再吃了一块蒂凡尼的巧克力,才出了车厢。
      
      德拉科一只肩膀抵在过道的墙壁上,上半身都斜靠在那儿,手臂习惯性地抄在胸前,见她出来,小声地嘟囔:“慢吞吞的。”
      
      琼安学着他,同样将手臂抄着,好整以暇等待着他的下文。
      
      “...咳,虽然这个时候不太合时宜,但马尔福家良好的修养让我不得不礼貌性询问你...今年圣诞节要不要来我家过?”德拉科略显踌躇,虽然事实上自从进入霍格沃兹,每年圣诞他和吉恩、琼安都会在一起,这点不假。
      
      还不等琼安接受或拒绝,他又自己把话接了下去:“好吧,我知道你没心情参加聚会,不过今年你一定要亲手拆开我的圣诞礼物!”
      
      别以为他不知道有时吉恩会“代劳”,不然他也不会每年都被嘲讽毫无新意。
      
      “今年你搞到一块七色的玛瑙?”琼安挑了下眉,一副了然的样子。
      
      果然,他还是为自己往年的随意付出了代价,但他也只是皱了一下眉毛,没像平日那样嘲讽回击,非要这样的话,那他可太拿手了。
      
      “我以为你们女生都会喜欢那之类的东西...”他难得心虚地摸摸鼻子,眼神胡乱瞟着周围。
      
      “好吧,为了不浪费马尔福少爷的心意,我会考虑给自己打造一顶镶满了玛瑙的皇冠,”琼安十分真诚,“并且每年都再加上一颗。”
      
      “好了好了,总之你记得在家里等着!”
      
      马尔福家脸皮薄的少爷,在交代完要求后,扭头愤然离去,不管过了多少年,他果然还是拿这个丫头没辙!
      
      “德拉科,你去哪儿了。”潘西拿着一把长柄古董镜,坐在光线最佳的窗边,欣赏着自己日复一日的精致妆容,看到德拉科回来,随口一问。
      
      “找不痛快去了。”德拉科抓了一把头发,有些郁闷。
      
      潘西“哦”了一声,只当他又找波特的麻烦去了,却没注意他的身边没有高尔和克拉布。
      
      只有布雷斯一边翻书一边不动声色翘了一下嘴角。
      
      一回到家中,德拉科就将自己泡进了书房,纳西莎端着甜点进来的时候,他正同时翻着两本书籍。
      
      “德拉科,你在找什么吗,如果是有什么问题,你在学校可以多问问你的教授们。”纳西莎知道儿子在逐渐成长后,许多事情不再愿意与卢修斯分享,这主要源于她的丈夫太过严厉,她已经指责过很多次,这不利于成就亲近的父子关系。
      
      “没事,妈妈。”只要不是卢修斯站在面前,德拉科就不会停下他正在进行的事,纳西莎甚至不会多问,给了他足够的空间,这点他很感激。
      
      “Getit!”他终于在一本有些陈旧的书籍上找到了他想要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