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双重生)

作者:四喜圆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侍寝

      小夏子疾步走在前头,心里早已是乐开了花,巴不得快点到崇仁宫才好。
      
      与他心情截然相反的,却是那一旁的赵嬷嬷,她此时脸一阵红,一阵白,心里更是万分忐忑不安,巴不得到不了崇仁宫才好。
      
      身为她这样的嬷嬷,她的责任便是教导新人,如何侍奉圣上,可是偏偏这姝才人倒好,噎得她一句话都说不出,这件事倒也罢了,怕就怕,这个姝才人不知天高地厚,若是上了龙榻,冒犯了陛下龙体,那可怎么得了。
      
      这么一想,心里就更加慌乱了,那冷汗流淌不止,身上的衣服竟全湿透了。
      
      前头的宫人突然道:“主子,崇仁宫到了。”
      
      车里头的崔静姝,那车外的赵嬷嬷惧是一惊。
      
      崔静姝定了定心神,才轻轻嗯了声道:“知道了。”便在小夏子的搀扶下,下了车。
      
      “主子。”小夏子讨好的说,“仔细脚下!”
      
      这话才出口,刚一抬头不由愣住,小夏子揉了揉眼睛,这才相信自己并没有眼花。
      
      居然……居然是陛下的身影,此时那高高在上的帝王,竟破天荒的,迎风而立,候在大殿门口翘首以盼。
      
      那模样说来倒是……倒像是盼着郎归的妇人一样。
      
      “是陛下。”小夏子又喜又激动,不由道:“主子,您看,陛下他……在等您呐!”
      
      这是何等的大喜,又是何等的大幸,只怕这天下,没有哪个帝王能做到这样了!
      
      姝才人果真是个有福气的!
      
      孝文帝一眼,便看到了崔静姝,蓦的脸上一笑,深情不言而喻。
      
      他快步走下台阶,那黄公公还未反应,便已到了崔静姝身前。
      
      莫说在场的宫人,就连崔静姝也是措不及防,不知该如何应对了,这前世里,她侍寝时,可没有这一出啊!
      
      鼻端那醉人的龙延香,薰得她一阵晕眩,忍不住想要后退,可是理智告诉她,万万不可。
      
      于是只得违心的福下身去,刚准备开口问安时,她的手就被孝文帝一把握住:“不必多礼,随朕来!”说完就牵着她,朝殿里走去。
      
      崔静姝无法,只得硬着头皮,轻声应了声是。
      
      孝文帝的手心很热,就如前世里那样,只是此刻,崔静姝的心,仿如置身在冰窖中一样,浑身上下没有点热气。
      
      “手怎这样凉?”孝文帝突然开口,语气隐隐有些担忧:“莫不是哪里不适?”说着便抬手,习惯性的向崔静姝额上探去。
      
      没料他的手还未碰到阿姝,便被她偏头躲了过去。
      
      “回陛下,臣妾无碍,只是臣妾贪凉,撩起帘子,看了一路景色,吹了点风罢了,倒是让陛下担心了。”
      
      趁着孝文帝分神之际,崔静姝那柔若无骨的素手,已从孝文帝的掌心里快速抽了回去。
      
      孝文帝一愣,旋即笑道:“无碍就好!无碍就好!”
      
      二人步入内殿,小夏子才笑嘻嘻的迎上前道:“陛下,一切都已准备妥当了,要立即传膳么?”
      
      今日他的差事当得圆满,瞧姝才人现在的势头,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位列九嫔之上,他这大腿可是抱对了。
      
      孝文帝没有回答,而是一脸温柔的看向崔静姝,道:“可有什么想吃的?朕让他们再准备准备?”自上次一别,阿姝竟又瘦了些,这怎能不叫他心疼。
      
      小夏子一愣,这御膳已经可以说是珍馐百味,无可挑剔的了,没想到……没想到……陛下竟如此厚爱姝才人,这样万般的迁就她!
      
      崔静姝一脸淡然,道:“陛下吃什么,臣妾就吃什么。”现下她哪里还有心思吃,脑子早已乱成一团,想着接下来,又该如何才好?纵然吃龙肉,也食不知味?
      
      听阿姝这么说了,孝文帝对黄公公吩咐:“去将那栗子糕,熘胸脯,鲜蛏萝卜丝羹传一份过来。”
      
      这栗子有补脾益气的功效,新鲜的蛏肉肉质极好,又爽滑,又鲜嫩,最是开胃。
      
      不一会儿,菜肴就端了上来,只是崔静姝胃口极小,每样只勉强动了几筷子,便不吃了,黄公公在旁伺候,也未免觉得,这姝才人也吃得太少了点,就算是做样子,也不至于吧!
      
      反观孝文帝,则是胃口大开,心情看来,却是前所未有的好。
      
      黄公公抿嘴一笑,果然是心病还需心药医,姝才人可…真真是陛下的灵丹妙药。
      
      “痛快!”孝文帝长嘘了口气,放下碗筷笑道:“真是痛快!”这段日子,恐怕只有今日,才是他吃得最饱的一次了。
      
      “这就饱了么?”孝文帝看着阿姝只动了几筷子,忍不住问道:“可是不合胃口?若是不合,朕再命传些别的?”
      
      重来一世,阿姝到底是不同了,也不知怎的,不仅性情变了,就连那胃口也变了。
      
      崔静姝始终低垂着头,淡淡道:“臣妾饱了,陛下不必费心。”始终都是那样疏离的态度,不冷不热。
      
      这不禁让孝文帝很受伤,心猛地难受起来。
      
      前世里,他与阿姝情投意合,就算是初时,也不至于生分成这样。
      
      阿姝不知情倒也罢了,可是奈何他这个知情人,那过往的情义,又怎可说了就了的?
      
      见膳已用完,黄公公这才走上前,手里捧着盥洗,伺候孝文帝净口,而另一头的小夏子也没闲着,手里同样捧着盥洗,来到崔静姝身前。
      
      待二人漱完口后,才弯着腰慢慢退下,小夏子步到殿门口,见那赵嬷嬷还在那,整个人像掉了魂似的。
      
      就对她使眼色,示意她出来。
      
      想平日里这赵嬷嬷也跋扈惯了,今日在姝才人手里吃了暗亏,竟吓成这样,小夏子暗自想着好笑。
      
      见四下无人,那赵嬷嬷只得厚着脸皮过来,小声赔笑:“夏公公,那姝才人她?”
      
      说着干笑了两声,竟不说下去了,小夏子是何等聪明之人,自然明白她所指,于是漫不经心,做了个手势。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在这宫里当差的,又有哪个不是看钱?贪小便宜的?
      
      赵嬷嬷摸摸荷包,咬咬牙,将身上仅有的五两碎银,全掏出来给了小夏子。
      
      小夏子在手里掂量了下,这才笑道:“嬷嬷放心得了,这姝才人可是陛下心尖上的人,您就甭担心了,啊!”说着拿了银子,乐颠颠的走了。
      
      而殿内,静得落针可闻,此时满殿的宫人都已退下,崔静姝静静的站在那,只觉得心跳加速,怦怦不止。
      
      熟悉的崇仁殿,前世里,她不曾少待在这,有时甚至比她在那关雎宫的时日还多。
      
      那时二人琴瑟和谐,你浓我浓,他唤她“阿姝!”
      
      她唤他“七郎!” 郎情妾意,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孝文帝步到榻前,伸出手来,对她柔声唤道:“过来!”说着拍了拍榻,示意她过来坐下。
      
      龙榻上端坐着的,是当今的天子,是这个世上最尊贵的男子,同样的,也是她崔静姝,恨之入骨的人。
      
      他此时眉目含笑,一脸期盼的看着她,喜爱之情荡漾脸上,却是再也掩藏不住。
      
      在孝文帝的眼里,恐怕此时此刻,没有什么,比得过阿姝重要,也没有什么,比得过这一刻,与之重聚的片刻欢愉。
      
      那心里自是真情流露,不加任何掩饰。
      
      他本是温润的性子,耐性也比寻常人多了几分,饶是帝王之尊的身份,也从未以此来压迫阿姝。
      
      他想,纵使阿姝此刻不能接受他,总有一日,也会改变,可是……良久,阿姝竟如定在原地一般,竟迟迟没有挪动一步的意思。
      
      眼前的女子,依旧眉目如画,清丽脱俗,只是比起前世里,整个人似乎素净了许多,就连性子,也淡然了起来。
      
      她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儿,身上的裙衫颜色极浅,在这昏暗的大殿内,竟隐隐有些透着冷光,她的发鬓更是极为素雅,或者说,她通身上下,没有过多的修饰,唯一的亮点,便是她那如星子般的双眸。
      
      只是现在,那双眸子却始终有意无意的低垂着,看着脚下,似乎刚才所言,并未听见似的。
      
      天色暗了几分,殿内的烛火早已点上多时了,现下除了那灯芯烧得“啪啦”作响的声音,竟静得不像话。
      
      其实此时,崔静姝心里早已乱成了麻,心里千头万绪,不知该如何是好?是以只能立在原地,装聋作哑。
      
      这种事,莫说是她,就算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恐怕都是难以应对?
      
      孝文帝看到的,只是恬静淡然的美态,哪知她心里,竟有那样多的想法。
      
      良久,孝文帝低笑一声,又道:“你要一直在那儿,站上一夜么?”声音还是那样温柔,带着三分调侃,七分宽纵,却并无一分一毫怪罪之意。
      
      崔静姝无法,见再无可避,只得咬了咬唇,轻声应了声是,这才缓缓朝榻边步去。
      
      其实,龙榻相距不远,可是崔静姝每走一步,都觉得心下沉重,就连脚下,都觉得像被巨石压着,令她喘不上气。
      
      人步到榻前,竟是没了半分气力,就像是又死了一回,整个脸看上去,竟又苍白了几分,双唇忍不住微微颤抖,就像刚刚大病了一场。
      
      映着烛火,这种病态越发明显,这一幕不禁让孝文帝心里一惊,转眼间,不假思索,将她的手一把握住,竟比刚才进来时,还要凉上几分。
      
      这一惊非同小可,不待崔静姝挣扎,就顺势将她整个人,搂入怀中,想渡点热气给她。
      
      “陛下!你!”崔静姝心下大跳,整个人抖得更厉害了,想要推开,却不及孝文帝半分力气。
      
      “莫动!”孝文帝鼻子呼出的热气喷洒在她的脸蛋上,却没有半分非分之意,“这样凉,怕是着了风了,若再病了,可怎么是好!”
      
      语气里,说不出的着急担心,不知怎的,阿姝身子骨竟弱成这样,自上次选秀之初,就大病了一场,没想到,这才没多久,又眼看着不好,可不要年纪轻轻,就落下什么病根才好。
      
      说着不再迟疑,忙对外头的黄公公吩咐:“德富,去把陆院判请来!要快!”
      
      外头的黄公公本候在门外,一直没有离开,本想着今日陛下大喜,是以也没做多想,没想到,竟会在这种日子,唤太医进殿。
      
      不由得一愣,还道是自个听岔了,直到孝文帝又唤了声,他才听清,不禁心下一跳,还道陛下龙体欠安,这下还不心急如焚。
      
      正欲离去时,却听里间道:“陛下,不必了,臣妾没事,不用劳烦陆院判了。”是姝才人的声音,这一来,黄公公才心下稍安,长长吁了口气。
      
      可是转念一想啊,这姝才人,身子这样弱,也不是个事啊!陛下这样厚爱她,那可真是让陛下伤心了。
      
      直到陆院判来,孝文帝才不舍松开了阿姝,也在这一刻,崔静姝才终于缓了下来,刚才她本以为孝文帝抱她,是为了……后来才发现,竟是自个想岔了。
      
      原来,刚才她的身子一直不受控制,抖得厉害,孝文帝发现,并未多说别的,而是在她耳边道:“莫怕,朕不会碰你!你且安心!”
      
      就是这句话,才让她渐渐安静下来。想想也是可笑,从前那样恩爱的二人,却因那绝情的一刀,将过往的情分,都磨灭得灰飞湮灭。
      
      带着悔恨,不甘,绝望,本以为这一切,都永远结束了,可没想到,重来一世,依然没有逃过弄人的命运?
      
      到底是缘?是孽?谁也说不清?
      
      只是在崔静姝心里,早已死了那份心,绝了那份情,断了那份爱,如果仅有的,恐怕也只有恨了!
      
      陆院判进来,一直低垂着头,这姝才人他不是没诊治过,可是他没料到,这才没多久,竟又病上了。
      
      这可怎么得了?
      
      这………瞧陛下对她宠爱有加的样子,若是她老这样病怏怏的,陛下会不会因此治他个昏庸无能之罪,也不好说啊!
      
      宫里的那些主子娘娘,大多体态康宁,面色红润,是以倒也不用劳烦他,作为御医,最怕的就是顽疾之症,若是医得好,好说 。
      
      若是医不好,那可是怕要掉脑袋的。
      
      从陆院判进来,孝文帝的目光就定格在他脸上,想瞧瞧他脸上是否有不妥,若不是疑难杂症,一般医者的神态都会轻松许多,所以关心则乱,孝文帝如此,也只是用心良苦罢了。
      
      可是被孝文帝这么盯着,陆院判就更紧张了,完全没办法凝神探脉,手心不免全汗湿了。
      
      过了会,他的眉心才稍微舒展开,脸上却是胸有成竹的笑意,这一来,孝文帝也跟着放松下来。
      
      陆院判抬头请示一旁的孝文帝,道:“陛下,臣斗胆,可否瞧瞧姝才人的脸?”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他探了脉象,还算安好,这气色再瞧瞧,大致也差不多了,是以现在想孝文帝请示,也只是循例罢了。
      
      得到孝文帝首肯,崔静姝才从帐内探出头来,陆院判不敢久看,只是轻轻瞟了一眼。
      
      顿觉呼吸一窒,三魂不见了七魄,这…这……哪里是才人,怕是仙人也不为过。
      
      原来上次,崔静姝病着,一直未睁开眼,虽瞧着美矣,却少了些灵气,哪有如今这样,顾盼生辉,冰雪可人。
      
      孝文帝道:“可有不妥?”
      
      陆院判道:“没……没,回陛下的话,臣瞧来并无大碍,只是……”
      
      孝文帝忍不住催促:“只是什么?不防直说?”
      
      陆院判道:“只是……瘦了点,臣以为……姝才人,身子这样瘦弱,是脾胃失调所致,想来调养好了,也就无大碍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很遗憾,今天没有车,心结没有解开,难得开车,小伙伴们失望了吗?哈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