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双重生)

作者:四喜圆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春恩

      谷雨过后,又是风调雨顺的一年,因孝文帝祈福有灵,得苍天庇佑,那久不落雨的渭北,竟破天荒的,降下甘霖,当地府尹感动得几欲痛哭流涕,是以上奏的文书,皆是溜须拍马,恭维之类的话。
      
      孝文帝并非好大喜功之人,是以随便翻看了两页,就随手丢到了一边,一旁的黄公公见了,适时将手里的茶水递到他手中,笑道:“陛下,有大半日了,先吃口茶吧!”
      
      孝文帝诧异道:“这么晚。”抬头一看天色,明媚的阳光早已收了大半,顺手接过茶,抿了一口,和之前喝的不太一样。
      
      随口问了句,“这是什么茶?”
      
      黄公公道:“回陛下的话,此乃菊普茶,是
      菊花和普洱泡的,奴才看之前的茶水,陛下您也吃腻了,就自作主张,让茶房的宫人新配的茶方子。”
      
      孝文帝笑了笑道:“好茶!”既没有之前的陈味,还满口留香,生津止渴,又嘉奖的看了黄公公一眼:“心思不错!”说着一饮而尽。
      
      黄公公看他龙颜大悦,自个也是极高兴的,忙道:“陛下喜欢,是奴才的福气,谈不上心思不心思的,能为陛下解忧,本是奴才的分内事。”
      
      若是别的奴才这么说,孝文帝一定会觉得他献媚虚伪,但是黄公公,他是知道的,莫说这十年相处,他尽心尽责,凡事亲力亲为。
      
      就拿前世里,在他最难熬,最绝望的日子里,满朝文武皆是逼迫于他,让他亲手下诏,赐死阿姝。
      
      在这样的境地下,除了几个为数不多的朝臣,站在他这边,剩下的,也就只有黄公公一人了。
      
      刚喝完茶,寿康宫的李友亮就来了,这个李友亮是仅次于那崔姑姑,在闵太后心里还能能排得上些地位,说得上话的。
      
      李友亮见了孝文帝,笑得极为喜庆,待行过礼后,才满脸堆笑,说了原委,原来啊,这闵太后一闲下来,又免不了想到那子嗣之事,便指了他过来。
      
      明着说,也就是过问皇帝的床笫之事,想来这闵太后也等得不耐烦了,皇帝也登基一年多了,莫说皇子,就是连个公主也没有。
      
      这让一心想要抱孙的闵太后能不着急么?所以这才让李友亮过来问问,李友亮也是巧舌如簧之人,所以说这些话,既不露骨,也点到即止的,让孝文帝听明白了。
      
      话说落梅轩那头,崔静姝正在沉思旧事,突然殿外传来白兰惊喜的声音,“主子,是好消息哩!夏公公刚刚过来,他说………今日个陛下传您过去!现下春恩车还候在外面,让您好生准备准备。”
      
      “啪”的一声脆响,茶盏子应声落地,把屋外的小夏子惊动了,紧张道:“出了什么事?可是才人她?”说这话时,小夏子急得就差推门而入了。
      
      “没事,公公不必担心,不过是奴婢手笨,杯子滑了而已。”是白兰的声音。
      
      小夏子拍了拍胸口,舒了口气,又默念了声太上老君保佑。
      
      这姝才人,现下可是炙手可热的主,可千万不要出什么岔子才好,要不然他这差事可当得够晦气。
      
      过了一会儿,屋子内有清扫碎片的声音,只听白兰道:“有劳公公了,奴婢这就为姝才人梳妆打扮去。”脚步声渐去,料想是去了内室。
      
      内室里,白兰握着崔静姝的手,不由得心下一惊,没想到……才人的手竟凉成这样,刚才还好好的,难道是?
      
      “主子,您?”话刚出口,竟不知如何问下去了,难道跟主子说,您不想侍寝么?这又从何说起?
      
      在这宫里头,哪个主子不想被陛下那样对待,这可是飞上枝头变凤凰,多少人想都都想不来的美事,怎么到了才人这里,就如那上了刑场般。
      
      呸呸呸!!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竟想些晦气事。
      
      崔静姝被白兰这么瞧着,心里渐渐平复下来,莫说白兰瞧得出,只怕她这样子出去,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瞧得出。
      
      失节事小,对陛下不敬,那可是大大的罪过了。
      
      刚才她陡然听到这一消息,惊慌之下,不慎将那桌上的杯盏失手打翻,白兰也是担心她,才对外面的小夏子撒谎,这才将他诓骗了过去。
      
      在宫里头,步步都是刀尖,走错一步,都可能令自个死无葬身之地。
      
      至少前世里,崔静姝对孝文帝是来者不拒,有求必应的,直到后来二人琴瑟和谐,感情与日俱增,才免了那些俗礼。
      
      沉默良久,崔静姝才慢慢开口道:“为我梳妆吧!”到底是重活一世,崔静姝有了比前世更多的理智。
      
      若是她再推脱,恐怕是以抗旨不尊论罪,就算是她想以病体唯由,恐怕也很难搪塞过去。
      
      想到哥哥,想到自身,唯有活着,才能继续走下去。
      
      白兰心里虽有太多疑虑,但也不知如何问起,是以听姝才人吩咐了,只得应了声是。
      
      “主子,妆面要淡点的?还是浓点的?”白兰的手抚在崔静姝脸上,触手都是细滑如丝,吹弹可破。
      
      才人的肌肤可真好,就算不上粉,都是那样莹白如玉的,这后宫的女子,恐怕也没哪个能比得上了。
      
      崔静姝道:“不用上粉了,就用青黛描一下吧!”前世里,崔静姝也不喜欢上粉,总觉得那些粉脂,涂在脸上很不舒服。
      
      平日里,她最多的,便是画个眉,涂上唇脂,清清爽爽的,多干净。
      
      现下若不是要面圣,她连眉都不想画,更别提梳各种各样的鬓了。
      
      白兰细细看了看,手里的眉黛最终落下,姝才人脸蛋儿下颚略尖,两颊圆润,是标准的鹅蛋脸,所以月眉最合适,既能显出女子的柔美,又平添妩媚风情。
      
      在崔静姝的要求下,白兰已是竭力从简,以她的巧手,本可以梳个更好看的倭堕鬓,现在也只能用垂云鬓代替。
      
      就连那珠钗儿,才人也不许她多配戴一个,是以还是先前的银饰珠钗,白兰从柜里挑出几样衣物,崔静姝看也没看,随便选了件色泽淡雅的,就这么完事了。
      
      待沐浴后,方才换上,屋外的赵嬷嬷早已等得不耐了,见姝才人出来,本是极喜,没想到蓦的,瞧见这一素得不像话的行头,便道:“我的好主子啊!您……您怎的这身打扮?这…这未免……”
      
      未免什么?未免太不敬陛下了?这话那赵嬷嬷自然是不敢说,不由得瞪了白兰一眼:“你这婢子,怎么当差的!啊!枉你还是这落梅轩的掌事姑姑,竟这样不懂规矩!这差还要不要当了!”
      
      哪个主子面圣,不是盛装迎驾,以表示对陛下尊重,可是……可是,赵嬷嬷气得有些头疼,恨不得马上发落了白兰。
      
      “这位嬷嬷,是我吩咐的,不怪她。”不等那赵嬷嬷开口,崔静姝道:“我素来不喜艳丽之色,若是因这样,惹陛下不快的话,姑姑大可与陛下说去,不必难为我手里的人。”
      
      听姝才人这么说了,赵嬷嬷直得赔笑道,“岂敢!岂敢!姝才人您说笑了,奴婢也是一时心急,才口不择言,望才人您……不要放到心里去。”
      
      说这话时,赵嬷嬷心里捏了把冷汗,这个姝才人,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气势倒还不小,听说前段日子,丽妃娘娘的发簪不见了,还是太后娘娘亲自问审的,有多少嫔妃,都等着看笑话!
      
      没想到,竟被她三言两语,糊弄了过去,就连丽妃身旁的刘贵公公,也被她呛得哑口无言,这张小嘴着实厉害!
      
      今日个,自个倒是糊涂了,这个主儿,可不是好惹的,若是侍寝的时候,陛下听了她几句枕边风,那首先倒霉的就是她了。
      
      “啊呦喂,我的主子啊!”那小夏子等了许久,因尿急走开了会,没想到一出来,就见赵嬷嬷低头哈腰,擦着冷汗赔罪。
      
      于是乎,打着原场道:“时辰不早了,陛下还等着在呢!”说着向那赵嬷嬷打眼色,那赵嬷嬷才灰溜溜的退了下去。
      
      小夏子上前,脸上笑开了花:“真是恭喜主子!贺喜主子了!这次入宫的那些主子,都还未曾侍寝,您还是头一个享这个头彩呢!”
      
      对于他们这些宫人来说,主子侍寝便是天大的福气,也是那些主子巴不得,求之不得的美事。
      
      见崔静姝不说话,那小夏子又道:“主子,您可还记得奴才?”
      
      这句话他早就想问了,只是上次来送圣菜,和后来的一两次,他都没有机会,今朝侍寝,实在是难得的好日子。
      
      其实这小夏子这么问,也有他的私心在里头,因此前在海棠苑,他见皇帝那样待这个未册封的秀女,心里早有意巴结。
      
      这次还不逮到机会,多近乎近乎。
      
      崔静姝看了他一眼,道:“你是……之前在海棠苑里当差的公公?”
      
      她本没什么印象,但听这小夏子提及,才想起,因之前在海棠苑里,这个圆脸宫人对她格外热心,所以这会儿细瞧,才慢慢想起。
      
      小夏子连连点头,喜道:“是的,是的,主子您的记性可真好。”
      
      此时崔静姝已上了春恩车,那小夏子这才住嘴,赵嬷嬷赶忙低着头,小心翼翼的步上前来,将那帘子撩起,附耳交待起来。
      
      本来她可以入屋伺候,再与这姝才人细说,没想到,姝才人性子古怪,是以她一直在屋外候着。
      
      现在人都坐上春恩车了,只怕再不交待,都来不及了。
      
      没想到她刚一开口,那姝才人就冷冷道:“嬷嬷不必说了,我知道如何。”
      
      这一句话,把赵嬷嬷的一腔心血死死堵住,让她一时以为是自个听岔了。
      
      这个姝才人莫不是……脑子有毛病,不知有多少主子想要爬上龙床,又怕不知陛下喜性,而惶恐不安。
      
      巴不得她这个嬷嬷多说,多提点呢,这个……这个也……她一时愣住,都不知接什么话才好。
      
      其实这个赵嬷嬷也只是一知半解,她不过是拿从前先帝的那套,用在孝文帝身上,她以为男人都会喜欢,哪知她却…花错了心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ω??)??最近好冷清,小伙伴们在看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