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双重生)

作者:四喜圆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册封

      橘黄的光影,透着惨白的月色,将巍峨的大殿,照得更为冷清。
      
      子时已过,大多宫人早已歇下,只有那刘贵公公,和几个当值的宫人,还守在殿内。
      
      刘贵公公抬头,看着那倚在门边的艳红身影,叹了口气,才缓步过去,道:“娘娘,夜已深了,若是再不歇息,可是伤身啊!”语气里是万分的焦急和忧心。
      
      自那春恩车驶过,丽妃娘娘就一直在这儿了,就像个石头一样,一动不动,这怎能不叫他这个做奴才的忧心呢?
      
      “是你……刚才在唤本宫么?”丽妃缓缓回头,双眸早已失了往日的神采,整个人看上去痴痴呆呆地,哪里还有平日盛气凌人的样子。
      
      刘贵一瞧之下,心顿时揪成了一团。
      
      丽妃抬手指着前方,幽幽道:“你瞧!那儿还有灯火,就在刚刚……全熄了。”又哑声问刘贵:“你说……他和她是不是已经歇下了?”
      
      丽妃口中的她,自然是那姝才人,而另一个他,就是当今的陛下。
      
      他终于还是临幸了她么?丽妃想到这里,心竟那样的痛,就好比被人凌迟了般,痛彻心扉。
      
      刘贵不敢回答,更不想回答,丽妃娘娘爱陛下之深,对陛下之情,是有目共睹的,何况他对丽妃是那样忠诚,这个时候,又怎忍心在她伤口,狠狠插上一刀。
      
      刘贵“噗通”一声,重重跪在地上,对丽妃磕着响头:“娘娘!请恕奴才多言,就算您再难过,再伤心也好,也要顾惜自个身子才是!”
      
      说到这,刘贵仰起头,含泪哀求道:“若是您心里不畅快,大可骂奴才,甚至打奴才,奴才觉不会怨您半分,若是这样,就可以让您解气,奴才愿意代娘娘受过,好过娘娘您自个跟自个过不去啊!娘娘!”
      
      刘贵边说边磕头,没一会头上已淤青一片。
      
      丽妃虽蛮横,但对这个刘贵公公,还是颇为看重的,见他如此自虐,多少于心不忍,只得道:“起来说话罢!”
      
      被刘贵这么一闹,她又似乎清醒了几分,眼里的凌厉之色,又再次复起,远远看了崇仁宫一眼,冷冷道:“大半夜的,本宫也乏了,回屋吧!。”
      
      刘贵听了心头一喜,连忙应是,这才搀扶着丽妃退了下去。
      
      翌日一早,白兰就立在落梅轩门口,等着姝才人回来,除了白兰,银杏几个也喜滋滋的立在一旁,这对她们落梅轩来说,那可是天大的喜事哩!
      
      听说今次入宫的主子,分得这一份圣宠的,还仅仅只有她们姝才人一人,这要放在哪个宫里当差的宫人,都会喜闻乐见的。
      
      很快,春恩车的金铃,发出叮的一声脆响,银杏当先笑道:“主子回来了!主子…可算回来了!”声音雀跃激动,恨不得马上冲到门口迎接。
      
      白兰轻斥了一声:“没规矩!莫让旁的公公笑话!”
      
      银杏吐了吐舌头,这才老实的低下头,只是那双眼瞟了瞟外面。
      
      当先进来的是那小夏子,只见他满脸堆笑,一脸和善的看着众人,后头跟着三四个宫人,崔静姝是在他们的簇拥下,步入院内。
      
      此时她已换了身衣裳,粉桃色的上衫,下配一件翠色烟罗裙,随着她那轻盈的步态,整个人,竟如莲花般清丽脱俗。
      
      斑驳的阳光照在她脸上,衬托着桃粉之色,一时间,华光溢彩,让在场的众人,都忘了呼吸。
      
      小夏子手里捏着圣旨,见崔静姝步到门口,才清了清嗓子,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姝才人性行温良,克娴内则,深慰朕心,即着封为正四品美人,钦此!”
      
      这满院的宫人一听,皆是大喜过望,忙跟着磕头谢恩,就比自个得了封赏还要开心。
      
      反而是崔静姝一直都是神色淡淡的,既无喜,也无乐,就如那遁入空门的得道之人,看破红尘,一切富贵都与她无关。
      
      这还没完,接着身后又有三四个宫人,每人手里各持红木托盘,皆是用红绸布盖住,不用看,便知是那必不可少的恩物。
      
      果不其然,只听那小夏子又喜滋滋道:“这些都是陛下赏给姝美人的。”说着给那宫人一个眼色,示意他奉上去。
      
      又听他念道:“赐鎏银八宝明灯一盏,鎏金蟠花烛台一对,鎏金嵌南珠梳子一双,翡翠如意镶金玉镯一对。”
      
      每念一样物品,那些宫人都会奉上前,让崔静姝过目,完了后,才小心翼翼的送进里屋,直到后面的,便是一些名贵药材,何首乌,千年灵芝,人参类的滋补之物。
      
      没一会。里面的桌子就堆满了,看起来颇为丰富。
      
      小夏子宣完旨意,又满脸堆笑,在崔静姝面前巧言说了几句漂亮话,这才告退,回宫复命去了。
      
      待小夏子一走,银杏几个才快步上前,笑道:主子,恭喜您了,这真是大喜啊!”
      
      小春子脸上也笑出花来:“谁说不是呢?我们主子就是个有福气的,这等好事,可不是人人都有的哩!”
      
      不一会,院子里的其他宫人上来,将崔静姝团团围住,纷纷道贺。
      
      这也是,作为奴才,谁不想攀高枝,找个好的主子,为后半生有个倚靠,这主子好,便是他们好,正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自是发自内心,高兴得忘乎所以了。
      
      白兰见崔静姝面无表情,不太愿说话,便道:“主子也累了,你们先下去忙吧!”又对银杏和石榴吩咐:“你们两个,快去打点热水,伺候主子沐浴。”
      
      被白兰这么一说,银杏和石榴连忙应是,又暗暗骂自己糊涂,怎的这点事,都未想到,还是白兰姐姐心细。
      
      四下终于清净下来,白兰笑道:“主子,您也累了,先进屋里歇歇吧!”崔静姝点了点头,这才朝里屋走去。
      
      不一会,热水就打来了,因崔静姝喜静,所以银杏和石榴自觉的退了下去,只留下白兰一人伺候。
      
      对白兰而言,她不过才服侍崔静姝不久,但对崔静姝而言,白兰却是她在这世上的半个至亲,待她自然比旁的宫人要亲近得多。
      
      木桶里渗透着玫瑰花粉的香气,是御庭液的宫人,在每年的五月里新鲜采摘,在晾晒干后,研磨成花粉,即可以用来泡茶喝,又可以用来泡热汤,可谓是一举两得的佳品。
      
      玫瑰的香味浸透进肌肤里,清而不浊、芳香甘美,令人神爽,更因为用它泡热汤,能使肌肤光滑紧致,更添红润透亮色泽,所以被宫中众多女子所喜爱。
      
      就连闵太后,和那些太妃们,都常年不断的用。
      
      白兰望着幽幽出神的崔静姝,关切询问:主子,您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不妨说出来,与奴婢听听?就算奴婢不能为您解忧,也可排解排解心中苦闷也好。”
      
      自那日海棠苑初见,白兰就觉得这个主子,心里藏着事,明明是花一样的年纪,却总是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身上总有些淡淡的忧伤,这本不该是她这个年纪有的。
      
      顿了顿又道:“恕奴婢多嘴,奴婢也只是想让主子您开心点,并没有旁的意思。”
      
      见崔静姝不说话,白兰道突然问:“陛下………待您好么?”说到这,隐隐脸上一红,这本不该她问的。
      
      可是不知为什么?又脱口而出了。
      
      陛下待主子,她心里比谁都清楚。之所以这么问,也不过是想听听,主子怎么想的。
      
      之前,主子不曾侍寝,自然对陛下多少有所保留,如今可不一样了。兴许过了这个坎,主子就会放下执念,与陛下恩恩爱爱,和和美美,一切不都过去了。
      
      她的娘亲曾说,一个女人这一生,莫过于碰到一个疼爱自己的好男人,是真心实意善待于她,宽纵着她。
      
      若是如此,就算嫁了,她这一生也就不亏了。
      
      因为她的娘亲与爹爹也是这般,在爹爹还未与娘亲成亲时。
      
      娘亲也曾看不上爹爹,可是自打成亲后,爹爹待娘亲那真叫一个好,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日久生情,所以白兰想,主子的心境兴许如此,何况现在木已成舟,说不定时日久了,主子或许想转了,也就好了。
      
      好?崔静姝心里冷笑,从前不也是这样么?可是后来又怎样?
      
      帝王无情,江山与美人?孰轻孰重?
      
      难道她现在还看不透么?
      
      寿康宫内,闵太后看着身侧的孝文帝,漫不经心道:“昨日个……那姝美人服侍得可还好?”
      
      其实闵太后不用问,也能从孝文帝脸上察觉到,他自然是极喜的,甚至比前些日子,更精神了许多。
      
      果然,提到崔静姝,孝文帝脸上笑得极为舒心:“尚可。”简简单单两个字,便足以表明一切。
      
      其实昨日发生什么,除了他宫里的几个贴心的宫人,便是那陆院判了,没有他的准许,想来陆院判也不会说些什么。
      
      再说了,母后也不至于去刨根问底,去追究这些。
      
      对于孝文帝而言,阿姝能再次失而复得,远比什么都好,自然也不会肤浅于一时之快。
      
      昨夜自陆院判走后,孝文帝见阿姝似乎对他怕得厉害,想来是不适应,或是不习惯那些亲近。
      
      是以只是笑了笑,便将龙榻让于她,自个在一旁的胡床上,独独守了一夜,偏偏是这样的一晚,却让他的心极为满足。
      
      见儿子笑得这样满意,闵太后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了,于是只得将话题一转,又说到了丽妃身上。
      
      总不是那些陈年旧事,要皇帝多宽待她的那些旧话,在闵太后心里,不管丽妃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她多少还是向着她,念着她。
      
      她也做过嫔妃,哪里不知云珠儿是个什么想法,总不是一时糊涂,做错了事也是有的。
      
      只是后来香芹借着御猫一事,来将这误会解开了,所以闵太后也只得揣着明白装糊涂,就这么算了。
      
      终归是,只要云珠儿不要一错再错,也就罢了!
      
      不过自这件事后,闵太后对崔静姝的态度。也缓和了下来,没有之前的咄咄逼人之态。
      
      想着她还算安分守己,这也是难得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