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和尚的杂耍猴子

作者:何仙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寂止回来的时候,已经快晌午了,晋婧还在呼呼大睡。
      
      “懒猴!”
      
      他揪住她的耳朵将她拎起来,晋婧捂着耳朵,哎呦叫唤着。寂止一松手,她就飞快跑了。
      
      这样懒怠的小猴儿,什么时候才能修成人形,将珠子的修为拿回来?
      
      晋婧也委屈,怪只怪床榻太软,山上太静,太好睡了!
      
      等了一会儿,见屋里没动静,她又偷偷折返,趴在门框边探进半个脑袋。盛夏酷热,他身上却散发着阵阵寒气,使得整间屋子都跟着清凉不少。
      
      他俊眉一挑,晋婧被冷气一激灵,赶紧说:“我错了,我明天一定早起!”
      
      寂止不予计较,自身后取出一个小布包丢到她面前。
      
      是给我的吗?
      
      晋婧大着胆子凑上前,快飞拆开那个布包,“呀!”竟然是一双小鞋!
      
      大红的鞋面,鞋头上面绣了一只憨态可掬的小老虎,还用兔毛在虎头周围镶了边,五色彩线装饰虎须,做工极精细。
      
      “这真是给我的!”晋婧捧着虎头鞋左看右看,爱不释手。
      
      来了这么久,除了杂耍时穿的大红褂子,还没人给她买过衣服呢!
      
      可怜见的,天天光着个腚满大街跑。
      
      还没等到回答又飞快抱着鞋子跑了,再回来的时候鞋子已经穿在脚上了。
      
      晋婧将毛绒绒的猴腿伸到他面前,“大师你看,正合脚呢,我可是洗干净了脚才穿的哟!”
      
      她后腿站立,背着手像模像样在屋走了一圈,不时低头看看脚下的鞋,越看越喜欢。
      
      他一夜未眠,又与妖物斗法,加之伤势未愈,已经很疲倦了,逐挥手驱赶她。晋婧也不再扰他,说了一声:“那我去看书啦!”便蹦蹦跳跳出去了。
      
      门半敞着,晋婧背靠菩提树坐在蒲团上,时不时抬眼就能看见他在屋内打坐。树上空空的,老和尚不在,不知道又上哪去了,总是神出鬼没的。
      
      只是这经书晦涩难懂,她看了好一会儿还是不知其意。夏日午后,蝉鸣阵阵,微风送来些许清凉,小猴儿又想偷懒睡觉了。
      
      她趴在蒲团上,经书搁在面前,爪子一页页翻阅着,越来越困……
      
      这个时候,半掩的寺庙大门却吱呀一声,小猴立马警觉,飞快爬起来。
      
      门外一个红果子咕噜噜滚了进来,十分有目的性地滚在她面前,停下。
      
      晋婧急忙扔掉经书,上前将果子揣进怀里,小声问:“谁呀?”
      
      又一个红果子滚了进来,停在她前面几丈,晋婧又叫了一声,还是无人应答。
      
      一连扔了七八个红果子,终于将她引到了寺庙大门前。
      
      晋婧抱着一堆果子,悄悄探头,只见门外有一只黑底白花的小野猪。
      
      小野猪看见她,吭哧两声,竟口吐人言:“你快出来呀!”
      
      晋婧一愣,也说:“你快过来呀!”
      
      小野猪急得团团转,他只是一只寻常小妖,寺里佛光逼得他睁不开眼,哪敢过去?
      
      小野猪原地转了一圈,变成一个七八岁大的男娃,身上穿着一件黑坎肩,竟屈膝下跪,对着晋婧结结实实拜了三拜。
      
      “这是做什么?”晋婧不解。
      
      男娃急得满头大汗,一顿连说带比划。
      
      晋婧好半天才听懂,原来这小猪妖的同伴昨天被人抓走了,要被卖给城里的大酒楼。
      
      他会说的话不多,笨拙地比划着,又指了指晋婧。
      
      晋婧手搭着高高的门槛说:“你的同伴也是一只猴子?”
      
      小猪妖忙不迭地点头,手掌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做了一个掀开和吃饭的动作!
      
      晋婧很快明白过来,生吃猴脑!这种吃法非常残忍,是将猴子拴住,只让脑袋露出桌面,将头顶的毛发剃光,随后用开水一浇,再用铁锤撬开头骨,放入调料,像拌豆腐脑一样拌着吃!
      
      其间,猴子仍是活着的,不住地痛苦挣扎,哀嚎惨叫。
      
      为什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因为她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亲眼见过!若不是遇见刘福,见她毛色生得漂亮又机灵将她买走,现在恐怕也早就做了别人的盘中餐了!
      
      都是猴子,不能见死不救哇!
      
      晋婧想了想,答应一声,转身就走。
      
      她蹑手蹑脚跑回来,趴着门边往里喊:“大师大师,外面有人找!”
      
      寂止许久才回神,睁开眼睛,长长出了一口气。
      
      他闻言不慌不忙起了身,举步往外走去。晋婧赶紧跑回树下,假装继续看书,时不时伸长脖子看那边的情况。
      
      不一会儿,听见大门吱呀一声响,晋婧忙用经书遮住脸,黑溜溜的大眼睛在下面转来转去。
      
      脚步声越来越近,头顶投下一片高大的阴影。晋婧仰头看他,挠挠头,假装不知:“是谁啊?”
      
      寂止不答,只是盯着她,目光淡然。
      
      她挪了挪屁股,又看了看天,说:“今天好像没吃午饭哈?”
      
      他还是如石雕一般,一动不动。
      
      晋婧摸了摸自己毛乎乎的猴脸蛋,猜想:早上没洗脸?偷吃果子被发现了?鞋子丢了?
      
      悄悄低头一看,鞋子好好的,一只也没少呀。
      
      寂止伸出两根细长的手指夹住经书抽出来,扔到她怀里,“书拿倒了。”
      
      ……
      
      傍晚吃饭的时候,晋婧心里还惦记着小猪妖的事,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回复的。
      
      虽然心里有事,但嘴上可是一点不耽搁。许是苦日子过得久了,一些小毛病短时间内也改不掉,吃饭的时候活像饿死鬼投胎!
      
      爪子看着小,用起筷子倒是很灵活。好家伙,量少的菜一筷子能下去半盘。
      
      第一次吃饭的时候,她连着碗里的剩汤剩水也泡着米饭吃了个一干二净,简直跟刚洗过的一样。
      
      寂止虽然不爱说话,倒也还算体谅,养猴也不吝啬,做饭都多做好几个人的量。但每次都被吃得一滴不剩,从不浪费,也不知道她小小的肚皮怎么装得下那么多。
      
      吃过饭他叮嘱过就出门去了,晋婧答应一声,躺在蒲团上歇了一会儿就乖乖爬起来打坐了。
      
      修行必先要会引气吐纳,第一境界便是将自然之气吸入体内,意念引导气体与体内血脉和通。之后将身体当作丹炉,炼气化精,凝成自己的,独一无二的内丹。
      
      寂止教的都是非常浅显易懂的,也是妖族最常用最安全的修炼法门。晋婧虽然不爱念经,但也不笨,很认真的学,争取早点做人。
      
      加上她体内有二百五十年的正神修为加持,初时已经小有成效,专心打坐了两个时辰,便觉得身体轻盈不少。
      
      打坐完,又看了一会儿经书,实在看不下去。在寺里无所事事胡逛了几圈,寂止还没有回来,她索性用长长的尾巴卷在树干上倒掉着玩。
      
      晋婧荡到树冠顶上,翘着脚仰面躺在树杈上晒月亮。今晚的月亮不太圆,不宜修炼。
      
      寂止说过,正午是一天当中最宜汲取日华的时刻。但是中午那么困,只想睡觉啊。
      
      而最宜汲取月华的只有每月十五月圆之时,赶上天气好,月亮大,一天抵得上十天呢。可是这么晚了,不该睡觉吗?
      
      晋婧琢磨着,有没有一种既能睡觉又能修炼的功法呢?
      
      正胡思乱想着,外面突然有人喊:“小猴儿!小猴儿快来!”
      
      晋婧顿时警觉,仔细听了一阵,是那老和尚的声音。
      
      她眼睛蓦地一亮,径直从树梢跳到围墙上循着声音找寻,很快在一小块空地上发现了君屠的身影。
      
      老和尚蹲在地上,面前架着一个火堆,似乎是在……烤鸡?
      
      晋婧喊:“师父?”
      
      虽然跟他接触不多,但总觉得这和尚莫名亲切。看见他的时候,也不似在寂止身边时那般拘谨,晋婧对这个便宜师父还是很有好感的!
      
      君屠冲她招手,“快来快来,今天你可赚了大便宜!”
      
      晋婧跳下地,蹲在他身边,“师父,什么大便宜呀?”
      
      君屠扯下一条鸡腿给她,“趁着寂止不在,快吃吧!”说罢扯下剩下一个鸡腿就往嘴里塞。
      
      晋婧叫住他,“师父,出家人不能沾荤腥的。”
      
      “哦?”君屠说:“那可如何是好啊!”说着另一只手打开腰间的酒葫芦灌了两大口。
      
      晋婧说:“让徒儿代劳吧。”
      
      君屠仰头大笑,晋婧也跟着笑,两个人一时喝酒吃肉,好不快活。
      
      吃得差不多了,君屠起身将柴堆踩灭,打了个长长的酒嗝才说:“为师要走了,小猴儿以后跟着寂止,好好修炼。”
      
      晋婧忙拽住他的袖子,紧张:“师父去哪?”咱们才刚见面啊!
      
      君屠不答,只是含笑摸了摸她的脑瓜顶,“小猴儿天赐的好机缘啊,一定要好好修炼,抓住机会!”
      
      晋婧用力点头,来之不易的生的希望,她自然会好好珍惜。可是听老和尚这话怎么有点不太妙呢?
      
      她追着问:“师父去哪?不带我们吗?”
      
      君屠伸了个懒腰,挠了挠肚皮,只是说:“别怕,又不是死了,出去走走。”
      
      晋婧稍稍安心,也听说有的僧人便是云游天下,四海为家的。
      
      老和尚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难道是济公那一挂的?她挠头想。
      
      就这愣神的功夫,君屠已经消失了,只留下一句话在夜晚的深林中回荡:“小猴儿以后要是遇见解决不了的麻烦,就去给寺里的伏虎罗汉多上上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吃野味是不对的!要抵制!猴子是一级保护动物!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