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和尚的杂耍猴子

作者:何仙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

      夏日午后,宜睡觉。
      
      晋婧醒来的时候,太阳都快落山了。她的蒲团被拖到了树荫下,怪不得这么好睡呢。
      
      晋婧挠挠头坐起来,下意识就往屋里望去,榻上空空,和尚不在了!
      
      她急得大喊:“和尚和尚!”一边喊着一边在院中搜寻。
      
      找着找着,她就循着一股香味来到了大殿一侧的厨房。厨房门口支了一张小桌子,上面摆了几碟斋菜,寂止正拿着碗筷出来。
      
      晋婧松了一大口气,“和尚,我还以为你不在了!吓死我了!”
      
      “嗯?”寂止微微皱眉。
      
      晋婧怯怯,“师兄?”
      
      寂止眉头皱得更深,晋婧又改口,“寂止大师。”
      
      他面色稍霁,在桌边坐下,“吃。”
      
      她伸长脖子望了一眼,是饭呀!好久没有吃饭啦!
      
      没想到看起来纤尘不染的寂止大师竟也会做饭。
      
      事实是,谁有那么一个不管事的师父,都得从小学着自立自强。不然早晚得饿死。
      
      晋婧高兴应了一声,自己端着碗盛了大半碗饭,又夹了好多菜堆成一个小山尖尖,才捧着碗一瘸一拐挪到树下,背对着他吃饭。
      
      这猴儿……
      
      寂止看着她背影一耸一耸的,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想笑。
      
      他曲指轻敲桌面,扬声喊:“过来。”
      
      晋婧回头望了一眼,指着自己的鼻子尖,是在叫我吗?她赶紧端起碗用力刨饭,生怕被人抢。
      
      寂止没好气,这小猴儿,真是蠢得可以。
      
      “过来吃!”是命令的语气。
      
      晋婧一愣,手背擦了擦嘴,梗着脖子用力吞下,“我可以上桌吃饭?”
      
      寂止无声叹气,点了点头。算了,只是一只蠢猴儿,不生气。
      
      晋婧喜滋滋回到桌边,起初还陪着小心,见寂止真的没有嫌弃,也放开吃了。
      
      不一会儿,寺门外冲进来一个人,是那老和尚君屠。他喝得烂醉,跌跌撞撞走近,探头望了一眼桌上的斋菜,切了一声。
      
      晋婧赶紧放下碗来到他身边,仰头喊:“师父!你回来了!”
      
      君屠揉揉她的小脑袋,打了个酒嗝,“是小猴儿啊。”说完一个纵身上了树,四肢贴着粗壮的树干,马上开始打呼噜。
      
      晋婧只好回到桌边,继续吃饭。
      
      从头到尾,寂止都没抬过一次眼睛。他吃饭的样子很文雅,细嚼慢咽,不被旁的事打扰。
      
      他身后是厨房低矮的屋檐和土灰色的墙壁,身侧是矮桌与小猴,微风吹动衣角,耳畔蝉鸣阵阵。
      
      晋婧时不时抬眼偷看他,他融于这人间的烟火气中,又好像隔了重重云幕,随时要乘风归去一般。
      
      她不自觉就想到了昨晚那个梦,可是梦里的人有头发,是不是他呢?
      
      许是很久没吃过人类的饭食,晋婧很快又把问题抛到了九霄云外,恨不得把脸都怼进碗里。
      
      吃过了饭,寂止收拾完碗筷,净了手,把她叫到面前,问:“想不想做人。”
      
      晋婧小手摸着吃得圆滚滚的肚皮,歪头看他,“做人?”
      
      寂止问:“识字吗?”
      
      晋婧想了想,还是点头,“识得。”说完她明显感觉到寂止放松了身体,舒了一大口气。
      
      尘澜珠已经在她体内化开,就算杀了她也拿不回来了。可佛珠不能是单数,总得补上。
      
      只能等她修得人形,有了修为之后,再把珠子提炼出来。
      
      但他可没有耐心教一只猴子识字。
      
      寂止扔了一大沓书到她面前,故意问:“这是什么。”
      
      晋婧歪头去看,“《金刚经》、《华严经》、《地藏经》……”
      
      全是经书呀!难不成要出家?
      
      一只没有修为的小猴儿,能开口说话,还识字,寂止内心不禁生疑。
      
      他面上不动声色,随手一指,“念给我听。”
      
      于是晋婧捡起一本经书,翻开。
      
      她看了看,举起经书遮住脸,“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
      
      一字一字磕磕绊绊地念来,寂止抬手示意她停下,问:“何意?”
      
      “额……”小猴石化了。不过真是奇怪呀,明明每个字都认得,但是组合到一起就不认得了!
      
      寂止见她答不上来,反倒放松了些警惕,只是说:“从明日起,卯时起床打坐,辰时到巳时念书,午时休息过,念书到酉时,打坐到亥时初,方可休息。”
      
      晋婧惊讶地张大嘴,为什么要念书啊!不念书可不可以呀!
      
      这是他对自己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可晋婧真想假装没听到。
      
      见她犹豫,寂止沉声问:“想不想做人?”
      
      小猴儿垂下脑袋,做人嘛,还是有点想的。可是为什么一定要念书呢?
      
      她努力争取了一下,“天天都要念书吗?”
      
      看在她只是一只小小猴儿的份上,寂止稍作退让,“七日一休息。”
      
      这是九九六啊!为什么做猴还要当社畜啊!
      
      晋婧垂头丧气,虽然十分不情愿,还是勉为其难答应了。
      
      念书就念书吧,总比演猴戏强。
      
      寂止雷厉风行,马上教她打坐吐纳,如何去吸取天地之间的灵气。
      
      傍晚漫天云霞旖旎,日落沉金,山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高大茂盛的菩提树下,只见一只金色小猴盘腿坐于蒲团上,像模像样地打坐、吐气、吸气……
      
      好不容易挨到晚上,终于可以休息了。
      
      知道他爱洁净,晋婧从柜子里翻出一双旧鞋,洗了脚才敢穿。又洗手洗脸把自己捯饬干净才回到房间,翻身上床。
      
      不敢凑得太近,她还是缩在床尾的角落里。
      
      寂止刚刚沐浴完,身上还带着潮湿的水汽,混着皂荚的清香,味道很好闻。他只着一件单薄中衣,身形稍单薄缺不显羸弱,盘腿坐于榻上,冲她招手,“过来。”
      
      晋婧老实过去,寂止说:“躺下。”
      
      “giao!”躺下!躺下做什么啊!一激动猴语都出来了。
      
      可身体却是异常的老实,马上就躺好,小胳膊小腿绷得笔直!
      
      他勾了勾嘴角,不动声色取了干净的纱布和药瓶。
      
      原来是换药啊,白激动了。
      
      晋婧乖乖躺着,任由他清洗过伤口。天气太过炎热,她的恢复力还不够好,伤口又深,一直没结疤。
      
      伤口泛着若有似无的暗红气息,是那螣蛇留下的。没办法,寂止只好花些灵力为她治伤。毕竟这伤确实是因他而受的。
      
      骨结分明的细长手指挑了些许膏药涂抹患处,清凉苦涩的药味弥漫开,晋婧却没心思看。许是受了伤,许是和尚的床太软,她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在打瞌睡。
      
      他本身也带着伤,又替她输送了大量的灵气,换好纱布的时候,脸色已经有点苍白,而晋婧不知何时已经睡过去了。
      
      “懒猴儿。”他轻声说。
      
      烛火熄灭,寂止盘腿而坐,双手结印,周身再腾起白色光晕,凝神疗伤。
      
      五更天时,他猛地睁开双眼。
      
      旁边晋婧睡得四仰八叉,寂止抬手一道白光笼住她,飞快起身出了门。
      
      他打开寺门,一股阴寒之气顿时扑面而来,外面不知何时竟都被黑色的浓稠雾气笼罩着,静得连风声都听不到。
      
      这附近的妖物似乎知道他受伤,胆子也越发大了。正神之身,确实是最好的补品,不说得道成仙,也能增强修为。
      
      黑暗里,响起细碎的嘘唆声,声音越来越近,如潮水般朝着他快速涌过来。他一撩衣袍,席地而坐,两手结印竖在胸前,开启护身法印,周身泛起浅色金光,照亮一方黑暗。
      
      无数密密麻麻的小虫子快速爬过来,很快就布满了金色的椭圆形结界罩,将他包在里面,裹成了一个巨大的虫球。
      
      结界内,寂止双目紧阖,薄唇轻嚅,低诵经文。他衣袍无风自动,身子慢慢腾起,悬于半空,背后升起一道耀眼的‘卍’字符。
      
      黑色的小虫子不住啃噬着结界,又被纯金色的‘卍’字符烫死,空气里弥漫着奇怪的焦糊味。
      
      虽是对方的试探,却是一场持久战,较量的是双方的修为高低,持久力和耐心。
      
      这一方小世界外,却是一派静谧安详。
      
      君屠对寺外发生的事自然了如指掌,但他从来不管,更不会帮忙,徒弟受了伤也不关心。
      
      倒不是他刻薄,而是不能。正神历劫,旁人无法多加干涉。
      
      事实上,他藏匿身份这么久,又陪了寂止这么久,已经很够意思啦。试问谁家徒弟渡劫师父还亲自下凡,一把屎一把尿将他喂大呢?
      
      本以为从小培养,用爱感化他,能改改他那讨人厌的坏脾气。谁知道,就是一块捂不热的臭石头。不孝徒弟,才不要管他了!
      
      爱死不死!
      
      君屠闭上眼睛,继续贴在树干上睡觉。
      
      直至天明,天边泛起鱼肚白,那些黑色小虫才如潮水般褪去。天光刺破雾霭,寂止才终于睁开眼睛。
      
      他身侧已经堆满了小山一般的虫尸,山风一吹,这些虫尸便如烟尘般散尽,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山里的露水润湿了他的睫羽,他垂眸轻掸雪白袖口,不沾染一丝尘埃。脸色更加苍白,眼神却依旧锐利,像一把刀。
      
      他抬头看了看天,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浅浅弯了弯,举步往山下走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和尚赢啦,和尚狠持久,酣战到天亮。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