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和尚的杂耍猴子

作者:何仙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晋婧顺着墙根往寺庙大门走,刚走出林子就看到寂止。
      
      他身量修长,面容沉静,一袭素白僧衣在朦胧月色下更显脱俗,沿着山道拾级而上,步履沉稳。
      
      晋婧呀了一声,忙迎上去抓着他的袖子汇报情况,“师父说他走了,我猜是云游四海去了,他为什么要走啊……”抛去了吃鸡环节,又将刚才在寺外相遇的经过复述了一遍。
      
      寂止闻言,面上怔忪一闪而过,微不可闻的轻轻嗯了一声。虽是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晋婧还是叽叽喳喳说着,寂止却突然驻步,垂首看她,眉头紧皱了起来。
      
      晋婧愣了一下,忙捂住嘴——不会吧?明明擦干净了呀,狗鼻子吗这么灵?
      
      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寂止捏住她的猴爪子伸到她面前,上面很明显油叽叽的,她无意识用手背擦过嘴。
      
      此前寂止同她说过,不能沾荤腥的。
      
      晋婧不服,声音却弱弱的很没有底气:“我又没有出家……”
      
      捂住耳朵都知道他会说什么,“那你想不想做人?”
      
      说到做人嘛,晋婧又马上抛去了这小小的不愉快,想起自己今晚打坐得来的感悟,追上去问:“大师大师,有没有那种既能睡觉又能修炼的功法啊!”
      
      寂止根本懒得理她。
      
      次日清晨,小猴儿果然又睡到了日上三竿。
      
      她伸了个懒腰坐起来,看见寂止坐在门口不知道在干什么。
      
      咦?怎么没叫我起床呢?
      
      晋婧爬起来穿上鞋子凑过去一看,寂止身边堆了好些稻草,手里还拿着几根,正在编扫把。
      
      晋婧东瞧西望,寺里不缺扫把,为什么要编扫把呀?
      
      不过寂止编的扫把却很是奇怪,竟比寻常的多出了两只手。
      
      他手指细长灵巧,垂着脑袋,长长的睫毛盖下来,被阳光镀上了一层暖金。凑得近了,甚至可以看见脸上细细的绒毛。
      
      晋婧微张着口呆呆看了一会儿,扫把就完工了。
      
      寂止用剪刀将边缘修建整齐,掸去衣袍间的草屑,随后单手结印将一道白光注入,稻草捆的扫帚便顿时活过来了一般,从地上猛地弹起来,足有半人高!
      
      晋婧就看到那扫帚举目扫视一圈,最后将目光定格在自己身上,一下一下跳过来。
      
      晋婧愣在原地,扫把很快来到她身后,跳起来狠狠往她屁股上打了两下。她大叫一声,被扫帚追得满院子跑。
      
      之后的日子,寂止不在或是凝神打坐的时候,就由扫把监督晋婧起床修炼,稍有一点不从就是一顿毒打,她修炼的速度和效率很快就上来了!
      
      寂止常常早出晚归,扫把毫不留情,晋婧也不能懈怠。
      
      傍晚他回来时还会带些新鲜的时令蔬果,他在的时候扫把也会收敛很多,允许她有小小的怠懒。
      
      晋婧抱着在水池里冰过的大西瓜坐在树下,用勺子挖着吃,寂止就在房里打坐,她一抬眼就能看见。
      
      平静的日子如流水一般静静淌过。
      
      这日,是难得的休息日,终于不用念经打坐,扫把也没有叫醒她。
      
      寂止不在,晋婧睡到午时方起,厨房里已经做好了她一天的吃食。她吃过了饭,无所事事,在院子里用尾巴挂在树上吊荡秋千玩。
      
      正百无聊赖,外面响起敲门声。
      
      她精神不由一振,跳下地两三步跑过去,打开寺门。
      
      是那只小野猪妖,看见晋婧他乐得蹦了三蹦,连说带比划:“大猴子,救,和尚,山洞,谢谢!”说着又弯下后腿给她磕了两个头。
      
      晋婧惊喜:“大猴子救回来了!在哪啊?”
      
      小猪妖指向树林远处,又做了个睡觉的动作。
      
      “等我一下!”晋婧飞快跑走,进厨房拿了几个大馒头,折返招呼上小猪妖,“走吧,带路。”
      
      一猴一猪沿着林间小路七绕八绕,又翻了两座山,才来到山腰上一个隐秘的洞穴。
      
      小猪妖拨开半人高的杂草,领着她进洞,洞顶上投下一柱白光,照亮黑暗。晋婧远远就看见一只大猴子躺在石台上,正在闭目休息。
      
      小猪妖吭哧吭哧跑过去,用猪鼻子拱醒大猴子。
      
      这是一只毛发深棕色的猕猴,体型也比晋婧大得多。她跳过去,一眼就看到那猴子头顶上的毛发已经被剃光,成了地中海,脸上还有被开水烫伤的红痕!
      
      晋婧戳了戳他的脑壳顶——距离被吃猴脑就差最后两步,好险好险,大猴子差一点脑袋瓜就给人开瓢了!
      
      晋婧仔细检查,大猴子毛色黯淡,身上还有好多被鞭打的新旧伤痕。身上的毛也是好一块秃一块的,秃的地方黑乎乎的,像被火烧焦的痕迹。显然受了不少罪。
      
      大猴子看见她,想爬起来道谢,晋婧赶紧让他躺下。
      
      晋婧本就是个自来熟,经小猪妖一介绍,三个小妖怪你一言我一语的,很快就熟络了起来。
      
      猴子叫大毛,野猪叫大花。猪是本地猪,猴却是外地猴。
      
      大猴子说话带着黔蜀一带的浓重口音,说是跟妹妹小毛原本住在距离此地千里之外的梵净山。去年冬天下大雪,山里没有吃食,他跟妹妹下山觅食的时候误入了猎人的陷阱。
      
      因为有些浅薄修为,会说话,兄妹俩便被辗转卖到了临安,妹妹小毛却在路上病死了。路过临安城外雾松山的时候,大毛侥幸逃脱逃到了山里,也是那时候认识的大花。
      
      雾松山这一带的深山里,灵气充裕,古树繁茂,地势险峻,少有人烟。不少野兽机缘巧合之下也能借助山中灵气感悟天道,开智,懵懵懂懂修成人身。
      
      大毛和大花一见如故,便在山中相依相伴,一起修炼。
      
      几日前,大毛和大花贪玩下山,大毛又被人捉了去。大花听闻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法力通天的白衣和尚。有小妖曾见过那和尚跟恶妖斗法,斗得天昏地暗、飞沙走石、日月无光,方圆百丈内无法近身,便死马当活马医的上门求救了。
      
      本也没有报希望,却没想到大毛真的回来了。
      
      大毛说起得救那天的场景也是一脸崇拜,彼时他脑袋上刚被浇了一壶滚水,烫得死去活来,酒楼却忽地燃起大火!
      
      火势蔓延得极快,很快就烧到了楼上,吃猴脑宴的宾客纷纷四散而逃。就在他满心绝望之时,身上的枷锁却被一道白光斩断。
      
      他低头一看,救他的竟是一只小小的石头怪!巴掌大的石头怪手里还举着一柄小剑,它无惧烈火炙烤,又连续救了好几只猴子,还为他们指明了逃跑的方向。
      
      得救之后,大毛趁乱马不停蹄往城外逃窜。站在山巅回望之时,只见城中酒楼火光滔天,像一只狰狞的巨兽!
      
      然这巨兽只是虚张声势,不到天明时便化为了一堆废墟。
      
      这事后来还被称为稀奇,那夜火势虽大却无人丧命,但后厨关押的野兽竟全都挣脱牢笼逃跑了!
      
      有人说是他们造孽太多,山神不满故而降下了天火惩罚。
      
      对于鬼神之说,凡人一向怀着敬畏之心,这种说法在城中传得沸沸扬扬,一时无人再敢食野味。
      
      晋婧听完,也觉得惊奇,寂止和尚真是太厉害了!
      
      半晌,她表示安抚的递过去两个馒头,自己也蹲在边上跟着吃:“那你以后别乱跑了,我家和尚很忙的!”
      
      大毛点点头坐起来,因为头顶没毛,脸也皱巴巴的,样子有些滑稽。他接过馒头连连道谢,“晓得咯晓得咯,以后不乱跑咯。”
      
      晋婧见他样子实在可怜,又跟大花一起回了寺里,将之前寂止给她治腿伤的药膏带回山洞。
      
      两猴一猪又在附近的树林里玩了一会儿,眼看着太阳快落山了,晋婧才同他们依依不舍作别。
      
      晚上寂止还没回来,晋婧左右无事可做,便趴在榻上抄录经书。
      
      她看书老是看不下去,便找了个笨办法,将经文一行一行抄录下来,方便加深记忆。
      
      虽是一知半解,但也能磕磕绊绊的背一些了。
      
      其间那扫把过来看了一眼,见她难得这么乖,也没打扰,去墙角立着不动了。
      
      只是抄着抄着,她又睡着了。
      
      快三更天的时候,寂止才风尘仆仆的回来。
      
      月亮在云里悄悄露了半张脸,他站在庭中,透过菩提树繁密的枝丫,看见低矮屋檐下一扇暖黄的窗,静候夜归人。
      
      推门而入,见那小猴支了案几坐在榻上睡着了,猴爪子还捏着笔,哈喇子浸透纸背,毛乎乎的小脸上沾了几处墨渍。
      
      他轻轻坐在一旁,压下喉头腥甜,抽出一张来看,抄的《华严经》卷六《如来现相品》,字迹潦草如狗爬。
      
      “蠢猴儿。”
      
      晋婧似有所感,迷迷糊糊睁开眼,见他回来瞌睡立马跑了一大半,跳起来抓住他的袖子,声音里掩不住的喜悦:“你回来啦!”
      
      他喉咙里嗯了一声,将矮几移开,又将治外伤的药瓶和纱布拿出来,背对着她,解开衣袍。
      
      晋婧这才看清他背上有几条极深的伤口,似被什么野兽的利爪划破的。最深的一条从左肩至右腰侧,褪下的衣衫后背已被鲜血染透。
      
      “天呐!受伤了!是谁伤了你啊!”晋婧急得大叫。
      
      寂止微微侧目,将伤药递给她,回首时目光触及闪烁的烛火,闭上眼睛,“聒噪。”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吃野味是不对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